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萌宝小狂后:妖王夫君田里来》主角王徐丹霖精彩阅读最新章节

《萌宝小狂后:妖王夫君田里来》主角王徐丹霖精彩阅读最新章节

时间:2019-12-04 17:55:51编辑:芋头花 作者:千枝万叶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千枝万叶原创的言情小说《萌宝小狂后:妖王夫君田里来》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王徐丹霖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 “老鼠!”有人叫起来。“这疯婆子,藏只死老鼠干嘛?吓死人了!”周氏也顾不上撒泼打滚了,一个翻身坐起来,离丹娘远远的。“莫不是饿急

萌宝小狂后:妖王夫君田里来

推荐指数:10分

《萌宝小狂后:妖王夫君田里来》 第6章 我相依为命的小耗子 免费试读

“老鼠!”有人叫起来。

“这疯婆子,藏只死老鼠干嘛?吓死人了!”周氏也顾不上撒泼打滚了,一个翻身坐起来,离丹娘远远的。

“莫不是饿急了,想拿老鼠当肉吃吧?”

“太可怜了!”

这其中,只有冯姝儿寒了一张脸,目光放在死老鼠旁边那半个吃剩下的馒头上。

丹娘有意无意地看了冯姝儿一眼,然后看着手里的老鼠,呆呆地说道:“我一个人住在这里,没有人来看我,也没有人跟我说话,只有这只小耗子常常来看我,还跟我一起聊天……”

这话让大家想到丹娘可怜的身世,不禁心生怜悯,目光都去看抛弃了丹娘的冯家人。

“看我干什么?”脸皮够厚的孙氏梗着脖子,说道,“又不是我把她扔这里的,我们冯家好好地把她送回娘家,是她徐家把她扔在这里不管的,可不关我们的事!”

村民们都熟悉孙氏那张嘴,倒没人跟她对嘴,但是不屑的神情却都明摆着。

一个村子里住着,谁不知道谁啊!

孙氏一眼瞪向丹娘,说:“疯婆子,还不快把那只死老鼠放下,死都死了,你还给它送终啊?”

丹娘便看向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孙氏,说:“它死了?它是死了吗?不是睡着了?”

“喂,你别过来!”冯姝儿吓了一跳,双手死死地拽住孙氏的胳膊往后退。

有胆子下毒,却连看一眼这死老鼠的勇气都没有吗?丹娘暗自嗤笑,目光转向冯姝儿,满脸无辜地说,“它为什么会死?”

孙氏也后退了一步,说:“我们怎么知道它怎么会死?一只耗子,谁知道哪里捡了耗子药吃了?死了也是活该的!”

“你昨天给了我一个馒头,我舍不得吃,给小耗子分了一半,今天早上醒来它就死了!”丹娘看着冯姝儿,继续逼近,说,“是不是它吃得太多撑死了?你心这么好,帮我请个大夫看看它吧,它肯定是睡着了!”

“给老鼠请大夫,你疯……”冯姝儿咬咬牙,恨恨地说,“你本来就是个疯子!”

死的怎么不是她?

有个眼毒的看向破布里的包着的馒头,说:“那馒头上的粉末是什么?”

这时,家庭矛盾被打断的周大勇再一次发挥了他口无遮拦的“特点”,说:“姝儿你前几天在药铺买砒霜……”

他说到一半猛地停住,但已经来不及了。

“砒霜?”有年轻的媳妇吓得瞪大了眼睛,说,“你是说这馒头上的粉末就是砒霜!”

“阿弥陀佛,我的佛祖!”先前还曾说丹娘可怜的大娘拍了拍胸口,说,“竟然有这种事,这不是……哎哟哟!”

谁都没有把那几个要命的字说出来,但围观的村民们哪还有不明白的?目光都奇怪地看向冯姝儿和孙氏两人。

孙氏也是一阵愕然,随后也怀疑地看了一眼面无人色的冯姝儿,这次竟然没再开口。

倒是那周老婆子一把揽住冯姝儿,瞪向丹娘,说:“你们可别胡说八道啊,这徐丹娘她是个疯子,她说的话也能信?不知道哪里捡只死耗子回来当个宝!”

“就是!”连忙马后炮地说,“谁家不上药铺买个砒霜药耗子?徐丹娘她嘴馋捡回去,我们也没办法。”

冯姝儿自觉有了倚仗,把头埋在周老婆子怀里可怜兮兮的哭,眼睛却阴狠地瞪向丹娘。

周老婆子和孙氏两人的话也说得通,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可不是那么容易拔除的,今天这一夜过去,冯姝儿下毒谋害亲嫂的事情就会被传出去,这姑娘想要嫁出去就更难了!

丹娘幸灾乐祸,脸上却是一脸哀凄。她朝冯姝儿凑过去,添了一把柴,说:“可是,这馒头明明就是你昨天下午给我的呀!”

冯姝儿一巴掌打掉丹娘手上的东西,说道:“谁给你了?你不要诬赖好人!我有这馒头就算是喂猪喂狗也不会给你!”

“冯姝儿!”秦氏这时忍不住高声说道,“不管怎么说,她到底是你的嫂子!”

“你这么说话可就不对!”那大娘也说。

几个年轻姑娘中也有一个泼辣的,以前就看不惯冯家姑嫂两个,这会儿更是落井下石地说:“怪不得嫁不出去呢!”

这句话正好踩在冯姝儿的痛脚上,她朝那说话年轻媳妇冲过去,说:“周娟子,你胡说什么,看我撕烂你的嘴!”

“哼,怕我说实话吗?”周娟子才不怕她,梗着脖子说,“幸亏丹娘疯了都还知道行善积德,把馒头先分耗子吃了,不然,这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

话一说破,都遣责地看向了冯姝儿。

“我、我没有!”冯姝儿被这些目光唬住,连声说道,“我是买砒霜回来药老鼠的,我、我娘让我买的!”

丹娘闹这一出,等的就是这一句话,但到底是那位便宜婆婆做的,还是冯姝儿为了脱身把事情推过去的?或者,这根本就是母女两人的杰作?

这出戏,还有的唱。

“谁家也没有用馒头药耗子的,也不会偏偏出现在丹娘家里,咱望月村总共也就这么几十户人家,挨家问问就知道究竟是谁投的毒!”秦氏见事情闹大,便说:“事关人命!不能这么……”

“你个小娼妇给我闭嘴!”周老婆子上去就扇了秦氏一个嘴巴。转头看向孙氏,说,“还不把你小姑子领回去!”

孙氏连忙拉着冯姝儿往外走。

这冯姝儿,白给冯家老俩口娇惯了这么多年,养得霸道任Xing,却一点心眼都没有。

徐丹娘捧着耗子继续哭,还照着周老婆子方才的举动现学现卖,拉长了声音说道:“我可怜的小耗子,跟我相依为命两年多,怎么就这么死了……”

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捧着一只死老鼠,本来应该很碜人的场景,但因为丹娘如诉如泣的哭声和茫然无辜的样子,周围看到的人没有不动容的。

周老婆子本来是来找秦氏的麻烦,这下风向猛地转向她的干女儿,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秦氏听丹娘哭得可怜,自己被打了一巴掌也是满心委屈。她上前搂住丹娘的肩膀,两人一起默默地哭。

“都这么可怜了,竟然还容不下她!”有人叹气道。

“其实丹娘疯虽然是疯了,但人还是挺乖的,也不哭也不闹,就偶尔发个疯也很好哄。”那大娘替她不平,说,“不就是一顿饭一双筷子的事吗?也太心狠了!”

“这不是屁话么?他们当年要是不把人赶出去,那丹娘怎么会疯?”周娟子还不饶人地说。

冯家姑嫂两走了,村民们的议论也就更没遮拦了。

周大勇连忙和稀泥,说:“这、这是个误会,大家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了,该回家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