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我的海克斯心脏

更新时间:2020-02-10 08:12:18

我的海克斯心脏 连载中

我的海克斯心脏

来源:落初 作者:可能有猫饼 分类:游戏 主角:杰诺祖安 人气:

火爆新书《我的海克斯心脏》是可能有猫饼所创作的一本游戏风格的小说,主角杰诺祖安,书中主要讲述了:[英雄联盟同人]主角杰诺,英雄简介:祖安,在一场影响深远的重大毒气泄露事故中。你救下了奥莉安娜,从此符文之地上不再有发条魔灵,而你的心脏衰竭,即将死亡。好在你抱紧卡蜜尔的大腿(雾),换上了海克斯心脏。泽三炮跑过来祸祸皮尔特沃夫,你逃到了比尔吉沃特,不然就会被吸干心脏能量。你搬到了救兵,和沙皇一起击败了泽三炮,然后他决定把曾曾曾曾……曾孙女嫁给你,为他延续血脉光复恕瑞玛,还威胁说不接受就把你飞升成狗头人。/doge你坐在逃婚前往暗影岛的船只上,思考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交流群:79755271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尖啸的原名叫做海克斯压力运输机,之所以起名尖啸是因为它发动时,整个岩洞里都会充斥着金属剐蹭的厉响和齿轮咬合的重击声,就如同庞然大物的尖啸。

同样的,关于这台机器的名字也有着许多都市传说。

有人说它名字里的“尖啸”是因为海克斯压力机的顶端有一座铁铸的孤狼塑像正在嚎叫;另外有人信誓旦旦地说有一位黑色面纱的侍者在客舱里阴魂不散,每当他随着升降机远离祖安和他的爱人,他的哀恸嚎哭就会就会撼动机器的金属内核。

但大多数皮尔特沃夫人则不以为然,他们根据声音断定这个名字指的不过是大裂谷中吹过的冷风。

但现在这都不重要,一个男孩在巨大的尖啸声种大吼了一声壮胆,一步跳进了雾里。

落脚的地面消失了,几百米之下就是祖安的下层区,与他之间只剩下毒气。

炽烈的恐惧陡然攫住了瘦弱男孩的心,像一把铁匠用的老虎钳似地挤空了他的肺。

他发现自己正在翻滚着往地面摔去,四肢忍不住像风车一样乱舞,仿佛这样就能像悬崖上的伯劳鸟一样学会飞了。

他近距离看见了舱顶上的巴洛克式栅格,但却没能抓住。

杰诺看见男孩整个人重重的拍在厚玻璃上,然后朝边缘滚动,沿着弧形的窗户流线向边缘更加陡峭的舱壁滑去。他手脚拼命骚爬,想要抓住什么,汗湿的手掌一直打滑,双腿胡蹬乱踹。

但他什么也没有抓到。

“别别别……”奥莉安娜仰头对着杰诺露出了紧致的下巴,双眼紧紧盯着头上险象环生的男孩,杰诺挡在下体前的手腕被她无意识捏的通红。

“迦娜在上!”

一股强风涌起,把他吹得翻起了身子,正好让他看到升降机侧面支着一只铜钩。

他尽力扭动身体扑过去,背后的风似乎推了他一下,不多不少。他的手指死命挂住铜钩,终于在鬼门关前保住了命。

就差一点儿,男孩就要在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射线,最后变成戛然而止的端点。

他找到了落脚点,急切地寻找同伴的下落。他看到她在高处,歇斯底里地大笑着,庆幸自己活了下来。

男孩也忍不住了,一边往尖啸更平坦的顶端爬去,一边像神经病一样咧嘴傻笑。

上去之后,一开始的小子在男孩胸口擂了一拳,然后又大笑着将他拥入怀中。

男孩这一连串求生欲极强,牛顿看了会沉默,伽利略看了会流泪的动作,让杰诺肃然起敬。

迦娜,你这么秀的吗?打辅助真是委屈你了。

“是迦娜回来了吗?”奥莉安娜欢呼:“迦娜救了他!”

“也是你救了他。”杰诺补充道。

“太危险了这样,幸好迦娜即使出手。”

“该庆幸的是那个菜鸟没有穿着铁靴,不然他就会砸到你头上。”

“啊哈哈盒盒盒盒盒盒~”

奥莉安娜咯咯直笑,她肯定杰诺也在笑,只不过有点像是强颜欢笑。

“奥莉安娜,其实我想说,你能稍微松松手指吗……”

“唔……不好意思!人一紧张,总想抓点什么……”

杰诺揉了揉红肿的部位,他其实早早的就在呼唤迦娜,但是一点用都没有,而奥莉安娜一开口马上就奏效了。

这就是信仰之力产出大小引发的区别对待。妈耶!奥莉安娜你是狂信徒吧!惹不起惹不起,我这个高贵的vip认输了。

迦娜是离开了不错,她指引着那对父子前往维克托的救援地点,这趟路程需要几分钟的时间,但是这才距离迦娜离开几十秒而已,照理说迦娜现在应该是在远离尖啸的路上才对。

其实这不难理解,迦娜是一名掌控风暴的神邸,速度堪比巴里艾伦,她去到维克托那里需要几分钟是因为她被父子俩的速度拖累,但她想要回来,只需要一个念头的时间甚至更短,她完全可以瞬间回来救人然后再继续为父子俩带路。

杰诺的呼唤没有生效,是因为他的信仰太小,信号太弱,转眼就淹没在周围那群神迹见证者产生的信仰洪流中,迦娜察觉不到,而奥莉安娜则非常显眼,在迦娜眼里她就像一台信仰织布机,源源不断的有冒出光点汇聚成溪。

迦娜久违的再次收集到这么多信仰之力,她的神力快速恢复,一抬手,整个岩洞与天井里的毒气瞬间排空,无影无踪。

穹顶上的三个人都在大口呼吸,空气清新无比,清冽如刀,让他们舒服得有些头晕。

对于这些搭便车现象,乘客们早已见怪不怪,但不代表他们喜欢这样。

穿着铁罐服装的雇佣警艰难挤到了上层,伸手对着三人大喊:“你们!待会儿别跑,留下来给我乖乖补票!”

“略略略!”男孩对着他做着鬼脸。

街头小子更是夸张,裤子一脱,就地一坐,把屁股印在玻璃上。

“喂,皮城佬,今晚的月亮圆不圆啊?!”

就像一条狗在地上蹭背一样,费恩沿着玻璃往下滑,两瓣屁股压开了花,让底下的人大开眼界。

孩子们哄笑起来,但升降机中的乘客纷纷面如土灰。大人们一边挡着自家孩子的眼睛,一边生气地朝着头顶这个祖安的小流氓挥拳头。

“不许看!会做噩梦的!”

奥莉安娜迅速低下了头,并且也把杰诺的脑袋按了下来。

杰诺哭笑不得,他一个男的怕什么呀,不过屁股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看的,明显是眼前的早熟更圆。

不对,现在是被挤扁的状态。

“你看后面,天井里的毒雾消散,现在看得清了。”奥莉安娜让杰诺看向她的身后。

冲出天井,视线豁然开朗,远远地看下去,祖安像一卷光影交杂的深绿色布匹,在峡谷的岩石地面上伸展开来。工坊林上方笼罩着蒸汽,彩虹勾连其间,炼金熔炉散出的闪光烟雾盘旋直上,随风轻舞。

从这里看,地沟水池盈盈摆摆,如同翡翠色的海市蜃楼。阴影里明灭不定的炉火,宛如细密的星辰。

远在高处,象牙、黄铜、紫铜和黄金的塔楼群熠熠生辉,将皮尔特沃夫托在光晕里。

看惯了高楼大厦霓虹灯,再看看祖安,别有一番景色,同样是钢铁丛林,风格却与现世完全迥异。

“我是第一次坐尖啸,第一次看到。”杰诺感叹到。

一路上,尖啸经过了缓台广场,边境市场,舞步走廊等几个重要站点,但都没有停下,这趟列车现在的到站点只有终点。

“你到了皮城以后,要去哪里?”

到达终点,对奥莉安娜来说意味着两人的分别,她要尽快回家了,她的父亲一定很担心她。

但是杰诺没有回答,他表情凝重,似乎在十分认真的思考。

随着景色的下沉,尖啸的速度渐渐放缓,最后完全停下。

“当前到站,皮尔特沃夫!”管理员大声说道,铃铛形的呐叭将她的声音放大。她调整了一下厚厚的护目镜,然后说,“请带好您的行李尽快下车,一分钟之后升降机关舱下行。”

杰诺跟着奥莉安娜走出尖啸,看着皮尔特沃夫明亮的夜空,还有带着少许腥味的海风,恍如隔世。

“总之先找个地方过夜,比如……你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