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情深以北须尽欢

更新时间:2020-01-06 03:32:44

情深以北须尽欢 连载中

情深以北须尽欢

来源:落初 作者:阿除 分类:言情 主角:沈琼宇沈先生 人气:

完结小说《情深以北须尽欢》是阿除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琼宇沈先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知是谁泄露了消息,说她喜欢他,秦漫深那么别扭的一个人,才不会承认。于是某人拿着一封情书来质问,“听说你喜欢我?”她气鼓鼓道:“怎么可能,少在那里自恋!”他挑眉,故意刺激她:“怎么,有胆子写没胆子承认?”姑娘红着脸结结巴巴:“谁、谁没胆子了!就是我、我写的!”他一脸认真:“为什么不问问我?”“问什么?”“问我喜不喜欢你呀?”姑娘带着一丢丢期许,十分羞涩的问:“那……你喜欢我吗?”他坏坏一笑,把手放在她面前:“真听话,奖励你一颗糖!”“哎?”她信以为真,聚精会神的看着握拳的那只手。谁知他突然俯身亲吻她的唇瓣,扭扭她红尖尖的小耳朵,邪邪一笑:“甜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美人连蹙眉都这么好看,真不愧是常青藤的传奇人物。”

秦漫深睁开眼冷冷的瞪着他:“你调查我?”

他的手顺着她美丽的曲线游移,轻笑道:“倒不是调查,我也是常青藤的学生,算起来还是你的学长。”

秦漫深眉头越皱越深:“把你的爪子拿开!”

赫禹晨果真乖乖的停下手里的动作,却是轻佻的挑起她的下巴:“我今晚缺个女伴,你若是能陪我去参加聚会,我就放了你。”

这样近距离一看,他才发现最美的是她那一双漂亮的褐色眸子,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羽翼,轻轻扇动就能展翅欲飞。

秦漫深望进玩世不恭的眸子,气定神闲道:“我看先生也不是缺女朋友的人。抱歉,对于女伴一事我不感兴趣,你还是另寻他人吧,再见!”

说完,秦漫深就要推开他离去。

“哎,别着急走啊。”

赫禹晨反应迅速的抓着她的胳膊不让她离去。

“放手。”秦漫深飞快的甩掉黏附上来的大掌,双手抱胸,厌烦的盯望一边。

赫禹晨不为所怒,嘴角笑意加深,低声在她耳畔道:“平湘巷第136号。”

她眼眸微微闪动,回头困惑的望着他。

赫禹晨笑着将双手插进裤兜里,痞笑着说:“若是你不愿意,那么我只好让我的那些兄弟抄家伙去你家坐坐了。”

秦漫深隐忍的握紧了拳头,抬头无语的望了望天,瞥见他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秦漫深最终气不过的用尖锐的鞋跟狠狠踩了他一脚。

“垃圾!”

“噢!!!”赫禹晨显然没有预料到她会出招,俊脸抽痛到变形,眼珠不停往外翻白,裤兜里的手也握成拳头,脸上一股难以言语的味道。

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一脚踩得有多狠,看他痛成那样,她心里才爽快那么一丢丢。

嗤笑了一声,秦漫深对他比了比中指,示意道:“走吧,阔少爷!”

赫禹晨的脸黑的深沉,果然和传说一样又毒又辣,不过再听到这句话后,抽痛的俊脸堆出一个及其难看的笑容。

“你……”他指着秦漫深,一时间又说不出什么话,只好瘸着腿去往外走。

秦漫深不紧不慢的跟上去,途中碰上了野性逢良的经理。

经理是一位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漂亮女人,都叫她Zoe姐。

“深深,去哪儿,该你上场了!”

“抱歉Zoe姐,我这里有点事,是个难缠的家伙。”

Zoe会意点点头,转身去看那个瘸腿的身影。

Zoe坏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寓意自求多福:“那一身的牌子,的确不是好惹的主,搞不定的话就call我救场!”

“谢了,Zoe姐!”

“去吧!”

征得上司的同意后,秦漫深就没有顾虑出去了,只是今晚的工钱又泡汤了!

她才刚走出门口,一束强光就打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刺耳的汽笛声。

她别过脸躲开强光,眉心无法忍耐的跳了跳。

最终按捺住想揍人的冲动上了那辆帕加尼的跑车。

“怎么这么慢啊!你是乌龟吗?走路用爬的?!”

“……”

而赫禹晨无谓的耸耸肩,撑着脑袋笑嘻嘻的自顾自的给秦漫深炫耀自己的宝贝爱车。

“怎么样?这车不错吧!你可是第一个坐上来的女人!是不是觉得很有面子?”

秦漫深冷冷斜了他一眼:“别他妈跟个女人一样叽叽歪歪,你有什么破车我一点也不感兴趣!!!”

赫禹晨眸色一沉,脸色有些难堪,便翘着唇角讥讽道:“也是,到底曾经是秦氏集团的千金,我这辆破车你瞧不上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话音刚落,他就瞥见女人变得僵硬的躯体,心里才平衡了不少。

“停车!”秦漫深冷斥道。

他压根没理她,驱着一直往前开。

秦漫深伸手就要去拧车门开关,好在被他及时拦住。

他冲她大吼:“你不要命,我还不想赔命呢!”

见她依旧一副冷冰冰赫禹晨在心里暗骂了句。

他堆起笑脸,赔罪道:“秦小姐别跟我一般见识呀,在上海我可是出了名的嘴贱!sorry啊。”

她秦漫深也知进退,见他有心赔罪道歉,态度放平了许多。

她点头表示非常认同:“是挺贱的!”

赫禹晨偏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噙着愉悦的笑,驱车前往纸醉金迷!

途中赫禹晨手机响了,带上蓝牙接了个电话。

聂阳开口就没好话:“我说赫禹晨,这么晚还不来是死在床上了么?你也不怕*****?要不要我帮你打个120?”

赫禹晨呲了牙看了旁边的秦漫深一眼,低声骂道:“闭嘴!”说完就取了蓝牙耳机扔在一边,踩紧了油门。

红色的帕加尼,像一支离弦的箭羽,在斑驳的公路上飞跃出漂亮的弧度。

秦漫深始终冷漠着一张脸上渐渐出现一丝裂痕。

操,开这么快是要赶去地府投胎?

秦漫深从头到尾脸上都写着不爽二字,她真不明白这个死男人为什么非要让她来当他的女伴!

赫禹晨下车后也没管她,一个人走在前面,双手插在裤兜,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下车后秦漫深头有些犯晕,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直到走到一个包间面前,他才停下脚步。

秦漫深也驻足。

他突然转过身来对她绅士一笑,示意她挽着手。

秦漫深不情不愿的挽了上去。

包间打开,一个送酒水的服务员从里面走了出来对他们点头微笑。

仔细一看,秦漫深发现服务员的手中捏着不少小费。

趁着空档,赫禹晨携秦漫深也走了进去。

包间里面光线比较昏暗,秦漫深隐隐约约看到有两个衣身不菲男人和三个性感妖娆的女人。

一见是他,聂阳顺手就丢了酒瓶过去:“先说好,今天的酒水你全包!”

赫禹晨稳稳的接过:“喝不死你!”

聂阳眯了眯眼,见到秦漫深后吹了口哨:“哪儿来的妞,这么正点!”

被他一提,包间里的男男女女一瞬间都把目光转移到了她身上。

反观当事人,漠不关心的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慢悠悠拿起一杯香槟品。

傅希景微微蹙眉,不动声色的说:“禹晨,介绍一下。”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熟悉,总觉得在哪儿见过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