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北宋悠闲生活

更新时间:2021-08-03 05:01:39

北宋悠闲生活 已完结

北宋悠闲生活

来源:落初 作者:凤栖桐 分类:言情 主角:李秦香莲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北宋悠闲生活》的小说,是作者凤栖桐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穿越成了秦香莲,一心要踢掉渣男陈世美。  可去了汴梁才知道,这是个什么崩溃的大宋朝。  弱宋变的兵强马壮也就算了,驸马竟然也能掌权,还有,还有,那啥子包公、五鼠、杨家将……  这到底是个怎样混乱的世界,幸好,姐有空间在手,寻个优质男一起笑看大宋风云变幻,共享人间自在生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萱想起来了,这个汉子就是紧邻陈家的花家儿子,小名叫狗剩的,至于大名叫什么,李萱还真不知道,反正她就听人一直狗剩狗剩的叫着。

又想到这个狗剩还有两个弟弟,大弟弟名叫狗不理,小弟弟名叫狗不逮,李萱就想暴笑,古代人的名字啊,有的时候真的让人无语。

这要搁现代哪家儿子取这么个名字,怕那孩子非得跟父母闹翻天不可。

“狗剩!”

李萱过去叫道,这狗剩比她小一辈,按理说是她的侄子,她完全可以叫名字的。

狗剩听小离叫他的时候,就已经站了起来,看到李萱,憨憨一笑,抓了抓后脑勺:“陈家婶子也来抓鱼啊,我正想着呢,这个水洼鱼不少,抓回去些让我娘给你们家送几条,小离和妞妞也该吃些好的补补身子了。”

这人倒是不错,李萱心里直点头。

“我现在身子好了,该多活动活动,如今家里就剩下我带着两个孩子,自然该勤快些,总不能靠人接济过活吧。”

李萱笑笑说了一句话,走到狗剩旁边看那大水洼子,就见里边的鱼还真不少,一二斤的草鱼就有十来条,剩下的鱼虽然小,可抓回去熬汤还是成的。

从妞妞手里接过渔网,李萱一抖胳膊就要洒网,不料那网被狗剩给拽住了。

李萱不解的看过去,就听狗剩道:“陈家婶子,还是我来吧,我怎么着也是男子汉,这些活计让我干,婶子只管挑鱼就好。”

李萱也不推辞,把渔网往狗剩手里一塞:“那就有劳你了。”

狗剩笑笑,粗壮的胳膊一抖,小渔网洒了出去,不一时,他使劲一拽,网了半兜子的鱼上来。

小离欢呼一声就过去挑鱼,狗剩是个心善的,把大鱼都挑给李萱她们,他自己拿的全是小鱼,李萱看了过意不去,挑了几条二斤来重的鱼一股脑放到狗剩那边的水盆中,嗔道:“本来就是我们沾了光,你要再不拿几条大鱼,我们就不要了。”

狗剩要推辞,看李萱是真的不想占他便宜,就笑笑,端了自己的盆子就走。

李萱看狗剩走了,再看前边全是泥地,确实不好再走,就招呼小离和妞妞一声,娘仨也拽着盆子往回走。

来的时候是空盆,倒是好拽,回去的时候半盆的鱼,李萱这具身体又才好,本身就没多大的劲,妞妞和小离都是小孩子,等把盆拽回去后,三个人累的全都倒在地上直喘粗气。

李萱都有些后悔没让狗剩帮忙所盆子拽回来了,不过想想,她也不能总麻烦人不是,便把这个主意打消了。

歇息一会儿,李萱觉得肚子饿了,又听妞妞和小离肚子也直叫唤,知道小孩子经不住饿,就站起来挽了挽袖子,大声道:“你们俩歇着,娘去做饭。”

妞妞一听,懂事的站了起来:“小离歇着吧,我给娘添柴火去。”

李萱带着妞妞到了厨间,她拿了刀子利落的杀鱼刮鳞,妞妞抱了一捆柴禾进来,双手灵巧的添柴生火,不一会儿火苗就从灶间窜了出来。

这时候,李萱也把鱼杀好了,在灶上的铁锅内添了些水,把洗干净的鱼下锅,回身又找了些葱、姜、蒜切了段或片放到锅里,等放盐的时候,突然间发现家里竟然没盐。

嘟囔了一声,李萱想起来,古代的时候盐可是很贵的,不像现代那么便宜,一般人家吃盐也是很省的,陈家才遭了难,怕是没钱买盐的,也不知道先前这一家子日子都是怎么过来的。

李萱探头出去,对小离招招手:“小离,你去拿条大鱼,到花大娘家换些盐回来。”

小离答应了一声,从木盆中挑出一条最大的鱼,手里拎着,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等锅里冒了热气的时候,小离才回来,一手拿着一个纸包,一手提着鱼。

李萱不解:“这是怎么了?没换着盐?”

小离笑笑:“花大娘给了一包盐,说让咱们先用着,那鱼就不要了,说娘亲带着我们已经很辛苦了,他们家也没多少钱,帮不了太大的忙,可这盐还是能给一点的。”

听了这话,李萱心里感动,接过小离手里的纸包,一看里边包了半包盐,她一边往锅里放盐,一边对妞妞和小离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日咱们受了花大娘家的恩德,以后你们俩要是出息了,可千万不要忘记。”

小离和妞妞受教,都点头表示知道了。

妞妞一边添柴火,一边道:“娘亲放心,我们都知道的,等爹爹回来,必要回报花大娘家。”

小离也大喊着:“爹爹回来买肉吃,也给花大娘吃,给大爷吃,给哥哥吃。”

见孩子们这么欢喜的说起爹爹,李萱低头,心说你们那无良老爹哪里还会回来,这会儿啊,他怕正在公主府享受荣华富贵呢,哪会记起这穷乡僻壤的还有他的妻子骨肉。

该死的陈世美,李萱又骂了一句,就低头专心做汤。

一会儿的功夫,鱼香味上来,小离吸吸鼻子,凑近铁锅闻了闻,馋的直掉口水,李萱看了心疼的不行,就掀开锅盖夹了一筷子鱼肉给小离吃。

小离吃了半口,又让妞妞吃,两个孩子你一口我一口吃的香甜着呢。

“陈家婶子在不?”

门口传来高呼声,李萱听了赶紧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见花家的狗不理带了几个男女正往里张望呢。

“陈家婶子……”

狗不理见李萱出来,笑了笑,一指那几个男女:“他们说是秦家庄来的,是婶子的娘家人,我就把他们领来了。”

娘家人?

李萱仔细辩认了半晌,这才想起来,来的这几个人确实是她的娘家人。

当先一对穿着粗布补丁衣裳的就是李萱这具身体的二伯秦二和二伯母朱氏,后面那对衣饰稍微好一点的是姑姑秦芳和姑父孙不服。

李萱从记忆深处挖出一点有用的消息来。

秦家二伯是个懦弱的主,照现代的话来说,那就是妻管炎,为人老实本分,老实的有些过头了,别人说话他就信,怎么说他怎么信。

记李萱这具身体的原主记忆深刻的是,一次秦家二伯母不在家,秦家二伯煮饺子,这二伯哪里做过什么饭,就问邻家媳妇饺子怎么煮。

那个邻家媳妇也是个刻薄的,知道二伯最老实不过,就告诉他,煮饺子不能掀锅盖,一掀锅盖饺子就熟不了了。

二伯当了真,回去煮了半天饺子,二伯母回来的时候,饺子都煮成一锅面片汤了,可是把二伯母气的哟,在二伯脸上抓了好几个血道子。

这二伯母是个尖酸刻薄,又厉害的人物,为人又贪财,在村子里名声可不怎么好。

那姑姑是嫁出去的女儿,倒不怎么好评论,不过,倒是比二伯母强,姑姑秦芳很要强,Xing子又倔,可胜在为人正直,是个讲理的人。

姑父孙不服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倔驴,谁说话都不听,拉着不服的架势,就得了这么个混号。

“二伯,二伯母,姑姑,姑父,赶紧进来吧!”

李萱想起来人的身份,又把这四个人的资料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才热情的打招呼,招待来人进门。

她又对狗不理笑笑:“人带了来,你也回去吧,你哥哥刚网了好些鱼,我听大娘子说要做鱼汤的。”

狗不理一听这话,哪里还管陈家来了什么人,蹿着就回去了。

秦家二伯一进门就在院中槐树底下的石墩上坐下,从腰间抽出烟袋杆子,就要抽烟。

二伯母一瞧,尖着嗓子嚷了起来:“你个作死的,现在家里都穷的揭不开锅了,我们娘几个都快饿死了,你还有闲钱抽烟,你抽,抽不死你。”

二伯一听这话,赶紧把烟杆子又收了回去。

这是人家的家事,李萱倒是没资格插话的,可秦家姑姑秦芳有些不乐意了,撇撇嘴:“二嫂,二哥怎么都是一家之主,他拼死拼活的做活养活你们一家子人,难道抽个烟都不成了?”

孙不服一梗脖子:“大老爷们让个女人家家的管着,成什么样子。”

李萱眼见着秦家二伯涨红了脸,脖子都粗了,赶紧笑道:“看看我这记Xing,长辈进了门,连口水都没倒。”

她朝屋里喊了一嗓子:“妞妞啊,赶紧端水出来。”

秦家二伯母朱氏一笑:“还是侄女懂事啊,知道端茶倒水了,不像有些人,都不是老秦家的人了,还跟疯狗似的乱叫。”

“你说谁?”

孙不二立时梗了脖子,伸出拳头就要去砸朱氏。

“二姥姥,姑姥爷,喝水!”

拳头没有砸下去呢,妞妞已经很有眼色的端了水,一一的递到几个人手里。

李萱坐在一旁,心里直骂娘,这来的都是什么人啊,到别人家做客还这么狂,不是半路上被狗咬了,得了狂犬病吧?

“二伯,二伯母,怎么今儿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为了不让这些人再吵起来,李萱赶着询问,就是让他们腾不出口来。

朱氏还没有说话,秦芳已经利落的接了话去。

“今儿来也不为别的,一呢,是来瞧瞧你,听说你家遭了灾,你公公婆婆也都没了,你一个单身女子带着孩子也不容易,我们这些娘家人,难帮的也帮一点。”

这话倒是很中听,李萱笑笑:“谢谢姑姑了。”

“二呢,是你弟弟小松要娶媳妇了,已经放了定,日子也订好了,就是下个月初三,我们也通知你一声,到时候回娘家住几天。”

秦芳那张嘴就跟机关枪似的,字一个个的飞快往外蹦。

李萱也听明白了,敢情是她的便宜弟弟要成亲,给她这个当姐姐的下通知来了。

她笑着答应下来,心里却是犯起难来,家里现在没钱,到时候弟弟成亲该怎么回娘家,又要拿什么东西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