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狂宠农家妻:小夫君,回家种田

更新时间:2020-12-11 17:05:50

狂宠农家妻:小夫君,回家种田 连载中

狂宠农家妻:小夫君,回家种田

来源:落初 作者:墨莫 分类:言情 主角:杜鹃杜莺 人气:

《狂宠农家妻:小夫君,回家种田》由网络作家墨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杜鹃杜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穿越农家,有爹,时刻想要卖了自己?!有娘,柔弱只听爹的话!有兄,脾气暴戾!有弟,自私自利不顾他人!唯有小妹和自己一条心!要带着小妹发家,要带着小妹致富!要带着小妹狠狠把极品家人踩在脚底下!小竹马举着小拳头:“娘子,还要带着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杜鹃到底是没有坚持走到门口,软软的倒在了院子中间,倒下来的最后一个想法竟然是古代的太阳也那么厉害……

就在杜鹃倒下的一瞬间,院子门被推开了,抱着杜莺的杜二浪看到倒在院子中间的女孩儿,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将杜莺放在地上,跑上前去一把抱起杜鹃,想要找个地方将杜鹃放下来,环视一圈才发现这个地方自己根本就不熟悉。

而杜莺在看到杜鹃的身影的时候,眼泪就再也忍不住的往下流,可是眼睛却惊恐的望向砖瓦房的方向,仿佛里面住了什么魔鬼猛兽一般。

“小妹,你们的房间在哪里?我先把你姐姐抱去房间!”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杜二浪对于杜长松一家不重视杜鹃两姐妹的程度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也不知道杜鹃躺在地上多久了。

杜莺紧闭着自己的嘴巴,指向了柴房的方向。

杜二浪看到破烂不堪,紧挨着猪圈的柴房,眉头皱的更紧了,不敢耽误,回头对站在门口的男人说道:“方大夫,麻烦您了!”

方大夫沉默的点了点头,背着药箱,大步跟在杜二浪的身后进到柴房里面。

杜二浪小心翼翼的将杜鹃放在稻草铺成的床上,杜莺早就在床边等着了,跪坐在床板里面,在杜二浪将杜鹃放在床上的时候,拉住杜鹃的手。

“方大夫,您给看看吧!您放心,看病的银子我出!”杜二浪让出位置,让方大夫能够好好地给杜鹃把把脉

杜莺扬起希冀的目光看着方大夫。

方大夫上前,拉着那一张缺了一角的凳子坐了下来,执起杜鹃的小手,入目是瘦弱如同鸡爪的手,根根骨头仅有一层肉皮连着,而就是那一层肉皮上面,也是一层接着一层厚厚的老茧,干燥暗淡,就这一双手,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双十二三岁孩子的手。

看到杜鹃的小手,杜二浪这个大男人都难得的哽咽了一下。

只有方大夫不为所动,静静地把着脉。

好半晌,方大夫的手才从杜鹃的手腕上离开,杜二浪立刻紧张的问道:“方大夫,怎么样,娟丫头没事吧?”

方大夫一边从袖子里拿出一方手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一边淡淡的说道:“长期营养不良,忧思过度导致身体极度虚弱,加上这一次受伤,身上应该有两处骨折,没死,算是她命大!”

顿了顿,接着说道:“不好好养着,这丫头只怕是活不过十五岁!”

将手里的帕子又塞回衣袖,从药箱里面取出纸笔,说道:“我开一副方子,先让她吃几天看看。不过她这病,重要的还是要靠养!”

杜长松将方大夫所说的话听了个七七八八的,当听到不好好养病活不过十五岁的时候,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张嘴就要说什么,目光落在方大夫身上,却又闭了嘴巴,转身背着手回到了屋里。

“爹,他们说什么?”

杜长松的大儿子杜安峰迫不及待的问道,与杜长松如出一辙的眸子满是不耐,心理寻思着这事完了后回头一定要将臭丫头打一顿,竟然敢随便找人来,露家丑!

“哼!”杜长松冷哼一声,大步走进屋子,到正对着门的主位上坐了下来,杨氏看到杜长松的样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却还是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了杜长松。

杜长松这个样子,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不对劲,杜安林眼珠子转了几圈之后,默默地坐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杨氏则安静的坐在阴影地方,手里拿着一方手巾,飞针走线,像是房间里没有这个人一般。

只有杜安峰一付没心没肺的样子,催促道:“爹,你倒是说啊!”

“贱丫头的身体不好了,这次要养很长一段时间,不然活不过十五岁!”杜长松恨声恨气的说道:“老子好不容易把她养那么大,还没报答老子呢,想死,没那么容易!”

一番话落地,杨氏忍不住僵住了,再不爱她,这丫头也是她的女儿,是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的骨肉,猛然间听人说自己的女儿要死了,任谁也接受不了。

倒是杜安林毫不在意,默默地从怀里掏出一颗松子糖,扔进嘴里。

“就是!”杜安峰紧接着说道:“爹,你可不要相信,说不定贱丫头是骗你的!”

“他爹,你是听方大夫亲口说的这话吗?”杨氏忍不住开口,温柔的声音下面掩藏着一丝她自己都觉察不到的紧张。

因为杜安峰的话,杜长松差一点就想跳起来冲到柴房将那个贱丫头抓起来好好地打一顿,然后杨氏的问话倒是让他冷静了下来:

对啊,这话是方大夫亲口说的,那贱丫头又不认识方大夫,方大夫怎么会骗自己呢?难道……贱丫头真的活不到十五岁吗?想到这,又忍不住心疼,马上就能卖银子了,这个档口竟然出这种差错,!

早知道老子当时就不打那么重了!

***,都怪那个贱丫头,死活要护着小丫头,不护着小丫头让自己直接把小丫头给人做童养媳,一切不都不会发生吗!

被打死了也是活该!

杜长松有一丝后悔,后悔之后却更加气愤,将手里的碗一下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抄起手边的凳子狠狠地往杨氏坐着的地方扔过去,紧接着就响起了凳子和肉体接触发出的啪啪声,然后凳子掉在地上咚咚的声音。

杨氏在杜长松摔杯子的时候,就已经紧绷起自己的神经,却没想到杜长松竟然直接往她身上扔凳子,疼痛感让她瞬间闷哼了一声,却不敢叫,若是叫起来,杜长松打人会更狠。

忍了又忍,感觉到身上的痛感稍微下去了一点之后,杨氏才轻声说道:“他爹,左不过是在养一段时间而已,养好了以后肯定会更好!”

杜长松的动作屋子里的两个男孩儿都当没有看到,已经习以为常了,在这两人的认知里,男人打女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

不过,杜长松到底是将杨氏的话听进去了。

听到院子里的动静,杜长松又站起来。

院子里,杜二浪将方大夫送到了院子门口,说了两句客气话之后,回过身就看到大大小小站在堂屋里面的一家人,眼里闪过一丝鄙夷,不过脸上到底是没有露出来,笑着说道:

“松哥和嫂子都在啊,安峰和安林也在啊,我还以为家里除了两丫头就没其他人呢!”

“二浪轻易倒是不登哥哥的门啊!”在外人面前,杜长松表现的很正常,也是笑语晏晏。

杜二浪呵呵一下,才说道:“松哥说笑,我平日倒是想到你家里来,可是一直也没机会,今儿个倒是赶巧了,从高罗回来,在路上碰到了小妹,才知道娟丫头受伤了,找方大夫帮忙看一看罢了!”解释了一下自己出现在别人家里的原因。

“这两丫头,总是不听话!”杜长松皮笑肉不笑的来了一句,言外之意就是两人因为不听话所以才挨的打。

杜二浪有些无语,不过还是说道:“松哥,说实在话,娟丫头有些不好!”眼神很是沉痛:“方大夫说丫头不好好养养,活不过十五岁!”

“什么活不过十五岁,我看那丫头的身子好着呢,就是想偷懒,给自己找借口!”杜安峰在杜长松还没说话的时候,张嘴大声反驳道:“懒丫头,看以后有那个男人敢要你!”

后一句话却是转头对着柴房的方向大声吼的。

杜鹃还没睁开眼睛,耳边就传来了这么一句,不过她倒是不以为说的是她,毕竟对这个“新家”,她熟悉的也就是早上打她的男人——小杜鹃的爹;拦着那男人的女人——小杜鹃的娘,叫自己姐姐的小女孩——小杜鹃的妹妹。

至于其他人,请恕还对不上号。

当然,即使是知道说的是自己,杜鹃估计也会回一句——关你屁事!

微微动了动手指,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拉着,睁开眼一看,果然是小杜鹃的妹妹,不对,以后是自己的便宜妹妹了!杜鹃忍不住对自己说道。

看到大姐醒了,杜莺松了一口气,裂开了自己的嘴角,揉了揉眼睛,无声的叫着:“大姐……”

杜鹃脸上挂起一抹安慰性的浅笑,示意自己没事,耳朵却忍不住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而院子里杜二浪听到杜安峰如此说话,脸上温和又爽朗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却没接杜安峰的话茬儿,而是接着对杜长松说道:

“松哥,娃儿们年纪还小,平日里也做不上啥大事儿,身子熬坏了可就是全完了,特别是女娃娃,小的时候熬多了就长不大了。方大夫也说了娟丫头身子有些不好,这一段时间就让娟丫头好好休息一下吧!”

杜长松原本就为了让杜鹃卖一个好价钱下决定这一段时间让她好好休息,杜二浪这番说法也只是让自己更有一个台阶下罢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犹豫,点头答应了:

“我自己的闺女,我肯定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