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清贫乐

更新时间:2020-11-15 11:53:38

清贫乐 已完结

清贫乐

来源:落初 作者:半花容 分类:言情 主角:苏琴杨磊 人气:

半花容新书《清贫乐》由半花容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琴杨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起点女生网一组B班签约作品】  穿越回古代成为婴儿咋办  没事,咱不计较,毕竟有爹亲,有娘爱。  只是--这幸福遗失的也忒快。身世堪比小白菜。  没事,咱不还有一身的手艺:会女红,会厨艺;会珠算,会做生意。  啥?连自力更生的机会也不给?  那就只好嫁个好相公过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un雨笑骂道:“这两个丫头,就知道说些没用的。你以为周嫂子也和你们一样,跟个猴儿似的不成!”转脸又对周嫂子道:“还不赶紧谢谢夫人!这是夫人答应了用你。”

周嫂子一听,赶紧给陈氏磕了两个响头。庆幸从此以后,她和她女儿也有了立足之地了,再也不用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了。紧绷的那根弦一松,差点瘫坐在地上起不来。

陈氏闭着眼,冲丫头们挥了挥手。她累了,后续事情就让丫头们去忙吧。

到了晚间掌灯时分,Chun雨才带着收拾齐备的周嫂子前来回话。将事情交代齐备后,Chun雨就径直家去了。秋露冬霜也趁周嫂子正好在,一起下去用饭了。

陈氏观察了一会儿,见周嫂子不论是喂Nai,把尿,换衣服都很熟稔,一时起意想要看看周嫂子的女儿:“周嫂子,你去把你女儿也抱过来,两个孩子在一起也好照顾。”

周嫂子的女儿到和艾芬一样,也是个乖巧安静的。一个人不哭不闹,开心地吐口水泡泡玩儿。就是这襁褓比较小点,看起来竟和艾芬的襁褓差不多大。

“周嫂子,这孩子取名儿了吗?”陈氏说完,示意周嫂子将孩子抱过来她好仔细看看。

周嫂子上前两步将孩子往陈氏手里一送,笑道:“她爹去的早,没人给起个正经名字。我给起了个Ru名,叫梦圆。”

天下那个做母亲的不盼望自己的女儿一生好梦能圆?可是这梦圆让人心酸得都不忍心看第二眼:头顶几根稀拉发黄的胎发,满脸褶子到现在还没长开。额头宽且突,和年画里的寿星脑门儿似的!眼睛也肿得不能完全睁开。小嘴儿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饿的,有点发乌。整张小脸看起来总让人联想到霜打过的茄子,蔫不拉叽的。

陈氏扶着梦圆的直往下掉小脑袋瓜儿,托着梦圆软趴趴的身子,不由得有点心酸,这样子和小耗子也差不了多少!只怕是还没有艾芬重!也亏的梦圆命,大居然能活到现在。

陈氏正想开口说话,忽然瞥见艾芬好像——好像在流泪?陈氏忙将梦圆还给周嫂子,自抱起艾芬,一面哄着艾芬一面对周嫂子道:“梦圆若只吃糊糊也不是个办法。”她以前没看见梦圆也就算了。现在既然到了眼跟前,哪里还忍心梦圆挨饿受冻!

不受冻倒是好解决,府里的丫鬟婆子每个季度都有两匹粗布做衣裳,最多再给周嫂子添一匹。周嫂子是艾芬的Nai妈子,这样的待遇也说的过去。只是吃——看梦圆这样子,怕是周嫂子怀胎的时候,除了担惊受怕,也没吃过啥好东西。梦圆的身子,要是只吃糊糊,必定是挨不到长大的……

陈氏回过神来,见屋子里的几个小丫头听正挤眉弄眼地相互推搡,忙指着那几个小丫头问道:“你们这几个做什么怪相呢!有什么解决的好办法,赶紧说出来!”

一个小丫头推搡不过,站出来笑道:“夫人记不记得给老爷赶车那个刘把式?”见陈氏点头,便继续道:“我们几个和他家的姑娘都交好,这两天听她说起,她家有一头耕地用的牛刚下了小牛崽儿。要是周嬷嬷不嫌弃的话,这牛Nai也喂得人。”

陈氏侧头想了想,刘把式是府里一直得用的老人。每日要他点牛Nai因该也不难。何况这样做还将两个孩子的吃Nai的问题都解决了……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啊!梦圆的身体又瘦又弱,只要随便一个伤风就能被阎王爷要了小命去。现在有了牛Nai,只要梦圆喝上三个来月,四五个月上就完全可以跟着周嫂子喝点粥了。

陈氏不搭小丫头的话儿,周嫂子狂喜的心又被不安驱走了大半儿,牛是农家最重要劳力,牛Nai当然也不好要;李氏会为了一个下人的女儿,去开这个口吗?一喜一忧之下,周嫂子的额头上竟然浸出了一层薄汗。

周嫂子绷紧了身子如临大敌的模样,让陈氏直感叹,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忙收回心神,宽慰周嫂子:“周嫂子你觉得如何?”

得了准信儿后,周嫂子感激的要下跪,陈氏赶紧摇头道:“免了吧。这抱着孩子下跪不方便不说,咱这府里也没有动不动就下跪的规矩。只要你以后服侍我女儿也似你女儿这般上心,就算谢了我了。”

周嫂子将孩子往刚才说话那小丫头身上一送。退后两步,肃面,掸衣,恭敬地朝陈氏拜了几拜:“夫人恩典,我徐周氏至死不忘!我是实诚人,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儿来。”陈氏相当于给了她和梦圆一条命!

艾芬这下不仅有了个稳妥的Nai妈子,连带着以后的闺蜜也有了。

周嫂子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待艾芬,郑重举手指天发誓:“我徐周氏对天发誓,只要有我徐周氏一日,就尽心服侍姑娘一日。”顿了顿,补充道:“他日若违此誓言,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陈氏唬了一跳,这誓可不能乱发!忙拉着周嫂子:“快别这么说!这么说不是存心让我和我女儿不心安么?”低头一看,艾芬还在流泪。

陈氏并没有多少照顾孩子的实际经验,见艾芬只管哭,顿时就没了主意,慌张地朝着周嫂子求救:“周嫂子,你快来看看?姑娘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还是怎么了?你快看她,没有哭声却一直掉眼泪?要不要赶紧请大夫?”

周嫂子上前看了看也觉得奇怪,正要说还是请大夫来看看的话,听见“滋滋,滋滋”的声音,抬起一看,油灯的灯芯趴下了,阵阵烟雾顺着灯罩冒了出来。大人习惯了不觉得难受,小孩子家娇贵可能受不了。

周嫂子一面腾出一只手来挑了下灯芯,一面道:“可能是这烟太重,熏着了姑娘的眼睛。”顺手再将油灯放得桌子对面。

艾芬为什么流泪?是因为想念她前世的父母,越想到美好的地方越忍不住流泪。这时候看着陈氏焦急的脸忽然明白过来: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陈氏就是她的母亲,艾定邦就是她的父亲啊!既然她后悔前世的任Xing,那为什么还要让这种任Xing继续,伤害这世父母亲的心?

艾芬那颗虽然还在心酸的心,在陈氏的怀抱里却异常地平静起来,那种平静的感觉很舒服,舒服到让艾芬可以完全放放开心灵,放松身体全心全意地依赖着陈氏!就像任何一个依在母亲怀里撒娇女儿,再平凡不过。

“我的乖女儿怎么啦?”院子里传来艾定邦的声音。

眨眼间,艾定邦就跨进了门槛。周嫂子见男主人回来了,慌得四处找地方想要避开。

这时候艾芬已经不哭了,睁着一双清凉的眼睛望着陈氏。陈氏高兴,直说还是周嫂子有经验:“你是个寡妇,又是我女儿的Nai妈子,哪里需要避讳这个。”

周嫂子想想也是,她已经是艾家的下人,没有下人回避主子的说法。忙上前两步,给艾定邦见礼。

脱了斗篷之后,艾定邦心里眼里只有陈氏很艾芬,对周嫂子不甚在意的挥挥手。艾定邦走到陈氏跟前伸手想抱抱艾芬,不想手还没碰见艾芬的襁褓,就被陈氏嗔了一眼:“衣服也不换就要抱女儿。你刚从外面回来,身上多少寒气?也不怕冻着女儿!”见艾定邦的斗篷上还有些许的水渍,差异道:“又下雪了?”

艾定邦点了点头,眼见抱艾芬无望,无奈得弯腰狠亲了艾芬两口。亲完哈哈大笑,不让抱,那亲亲总是可以的吧?

艾芬被艾定邦的胡子一扎,撇撇嘴像是又要哭。陈氏赶紧将艾芬抱离艾定邦两丈远,瞪着眼睛催道:“还不赶快去换衣服!一身的酒味儿,就不怕熏着女儿!”

不是冻着女儿就是熏这女儿,艾定邦两手一摊,只好转身换衣服去。看见在屋子里多了陌生媳妇子,料定这是新给女儿找的Nai妈子。转眼又看见这个媳妇子怀里还抱着个婴儿,大奇:“这又是哪里来的别人家的小孩子?”

陈氏大概的解释了一遍。艾定邦听后随便问了周嫂子几句,便换衣服去了。

等艾定邦换好家常衣服回来时,里屋只剩下陈氏在床上逗艾芬玩耍。

艾定邦赶紧上前,和陈氏一起逗艾芬。过了一会儿陈氏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艾定邦顺着陈氏的话反问道:“夫人,你怎么就用了周嫂子?她自己就有个吃Nai的女儿需要照顾,怎么能照顾好我们的女儿?”

陈氏眨了眨眼,想起早上艾定邦的话,笑着堵了回去:“早上你出门的时候还说,既然是亲戚推荐的,肯定就是好的。还让我差不多就用了,不是么?”

艾定邦一愣,随即露出一脸的不敢赞同,反驳:“这也不能怪我呀,料谁也想不到居然有人荐了这样的人做Nai妈子!”

“这周嫂子也是个可怜的人儿,倘若今日不是我用了她,这两娘儿还真么法过日子。”陈氏说完见艾定邦还是不太赞同的样子,继续道:“你当我是那种只顾前不顾后的滥好心人么?”说完脖子一梗,得意道:“我已经安排妥当了!”

这怎么安排?艾定邦还是不解:“夫人才高!这事儿怎么解决的?”

陈氏一脸神秘,想吊艾定邦的胃口,见艾定邦举起手来要挠她痒痒,忙解释道:“周嫂子的女儿喝牛Nai。”

“这又那里来的牛Nai?”艾定邦有点奇怪,当今朝廷重农,这牛是庄户人家的主要生产劳动力。牛Nai更是有银子也没地儿买去啊!

陈氏存了取笑的心思,面上反而严肃起来,说道:“可怜的老刘头!天天尽心尽力地为大老爷赶车……”

这个怎么又和大老爷们扯上关系了?艾定邦忙截断陈氏的话:“怎么越说我越糊涂?这关刘把式什么事儿?”

陈氏这次没多做为难,笑道:“刘把式家的耕牛刚下了头小牛。”

到此,艾定邦才算明了。失笑道:“原来是这样,刘把式是咱家赶车的,可是那也不能什么事儿都和我说吧。”顿了顿,补充道:“何我出门是坐马车,又不做牛车。倒是夫人,敢问夫人又怎么知道的?”

接下来陈氏和艾定邦两个人有是一番打闹。

陈氏忽然看见艾芬好像听的懂话儿似的望着她笑,顿时心里不自在起来:怎么能当着女儿的免和丈夫调笑呢?赶紧转移话题到:“夫君今日去郝家怎样?”

艾定邦玩着女儿的小手心不在焉地道:“还不就那样?除了看戏吃酒做耍子还能有什么新鲜儿花样不成。”

这还用说?谁家宴客不是如此?陈氏嗔了一眼道:“就算是看戏吃酒做耍子也总要有个由头吧。”说完用身子撞了下艾定邦:“今天吃了一天的席,就没发生什么有趣儿的事?”

艾定邦玩艾芬倒是越玩儿越起劲儿,捏了完了手又去捏小脸蛋儿,随口道:“这个呀,好像是郝家小子做百岁呢吧。”

话说完见陈氏没有动静,抬眼一看,原来陈氏正盯着他看,赶紧补救:“说起郝家那小子也挺有意思。要是那个男子或者上了年纪的女子抱上一抱吧,一准儿哭;要是换了年轻漂亮的小媳妇小丫鬟抱,立马就乐。”

“这算个什么意思?”陈氏不满意地推了一把艾定邦道,想起什么似的:“俗话说,三岁看到老。那个郝家小子小小年纪就这样,长大肯定是个好色之徒!”

艾定邦故意晃了晃身子,表示被陈氏推dao了:“又不是你儿子你女婿,好不好的你Cao那份儿心干嘛。再说,这事儿谁说的准……”

“那你说,咱女儿是做满月还是做百岁?”陈氏截断了艾定邦接下来的长篇大套。

艾定邦想了想才道:“孩子满月时还没出正月。那么冷的天将女儿抱进抱出的容易冻着。做百岁吧。”

陈氏想想也是。忽然心里一动,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问道:“这月十五那日还舍粥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