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林氏荣华

更新时间:2020-10-18 00:26:22

林氏荣华 已完结

林氏荣华

来源:落初 作者:郁雨竹 分类:言情 主角:林江林清婉 人气:

《林氏荣华》为郁雨竹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某天,有人嘲笑林玉滨,说她的县主之位是用钱买来的,林玉滨回家找小姑告状。林清婉温柔的对她说,“这些酸话听了自己心中乐一乐就行了,不必往心里去。”转身却杀到书院,“听说有人也想给自家姐妹买个县主当?某虽不才,在陛下面前还能说上两句话,有谁愿意舍弃家财给家中姑姑姐妹买县主的只管来找某,某一定成全。”众书生噤声。标注:此文女主没有CP,介意的甚点。坑品有保证,已完结作品有《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重生娘子在种田》《农家小地主》等五本书。读者交流群:307547705,敲门砖是雨竹作品下的任一书名或角色名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府依然挂着白灯笼,但也挂上了红布,和林家一样,谢家请的客人并不多,除了他们自家人就只有谢逸鸣的几个同窗跑来了。

和寻常的婚礼不一样,林江亲自将婉姐儿送到谢府,还将她背进谢府,谢夫人已经提前知道婉姐儿的身体状况,迎出正厅,看见林江背着婉姐儿,心口不由舒出一口气。

谢延的思虑放下,也一脸是笑的看着林江和婉姐儿。

看到婉姐儿连站都站不稳,他也已明白过来,林江所图只怕还是和杨氏一样,不过是希冀两个孩子泉下有个伴儿,可以享后世香火。

林江轻轻地将婉姐儿放到地上,让媒婆和林嬷嬷扶住她,才六岁的谢十二捧着谢二的牌位上前,轻轻的交给婉姐儿。

婉姐儿连站都站不稳,却紧紧地抱着牌位。

一旁的谢逸阳抿了抿嘴,扫了谢十二一眼后低头看着脚尖,谢二死了,他娶媳妇,按理应该由他这个嫡亲兄长代为拜堂,但杨氏……

现由谢十二捧牌位上前,大家见了无事都要搅出三分事来。

李氏暗暗拉了拉丈夫的衣袖,示意他谨慎些,现在杨氏咄咄逼人,他们要是还露出不满,不是送上门的把柄吗?

婉姐儿不管旁人如何想,她一心只在手中的牌位上,紧紧抱着牌位,向前挪了两步,然后在林嬷嬷的搀扶下慢慢的与坐在上面的谢延和杨氏行礼,俩人皆齐声应好,因怕她身体虚弱承受不住,正想叫人把她扶下去,谁知道她却转个身给坐在一旁的林江跪下了。

林江忙伸手要扶她,婉姐儿却已经弯腰磕了一个头,低声道:“兄长,婉姐儿不孝,待到了地下再向列祖列宗请罪。”

林江忙将她拉起来,却发现她手心冰冷,竟一点热气也没有了,他不由心中震恸,半抱着她看向隐在她身后的林清婉和白翁。

白翁叹息一声,对他微微摇头,情绪这样大起大落,简直就是在透支生命,加上今日的劳累,她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了。

林江见状,立即俯身抱起婉姐儿,对上首的谢延和杨氏道:“礼已毕,我这就带她回去。”

“林大人,”谢夫人连忙起身道:“就让她留在这儿吧,她现在也是我们谢家的儿媳了。”

“不必了,家中有名医在,或许还可一救。”说罢抱着婉姐儿就大踏步向外。

谢夫人连忙追上去,谢延拦住她道:“你去干什么,之前谈这桩婚事时不是说好了吗,她是要归宗守寡,他要带走她天经地义。”

已经拜堂,婚书也交换了,这婚事就算成了,看婉姐儿那样子只怕活不过今晚,将人强留在这里不是平白得罪林江吗?

谢夫人一把将他甩开,啐道:“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她是我儿媳,她生病了,难不成我不该去看她?”

说罢也不管府中的人,扶着杨嬷嬷就去追林江,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回林府。

等林江把婉姐儿放到她的床上时,她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一双眼中尽是茫然,好像初生婴儿般呆呆的看着大家。

林嬷嬷一看这模样就知道不好了,捂着帕子哭道,“老爷,奴婢这就去准备。”

林江并没有拦着,只是红着一双眼睛看着婉姐儿。

谢夫人见状也不由捂住了嘴巴,靠在杨嬷嬷的肩上哭得说不出话来,为什么好孩子命都不长?

婉姐儿的目光慢慢的落在了林清婉身上,林清婉含着泪上前两步,慢慢的蹲在她床前。

婉姐儿几不可闻的低语道:“林姐姐,我求你一件事。”

“你说。”

“待你百年后让我与谢二哥合葬好不好?”

林清婉想也不想的点头应道:“好!”

婉姐儿嘴角一翘,阖上眼睛慢慢的闭上,却又似不舍的看着林江。

林江心中大恸,将她抱进怀里低低的道:“好孩子,哥哥不怪你,列祖列宗也不会怪你,是兄长对不起你,没能给谢二主持公道,让你心里憋屈了。你放心,林姑娘会完成我们的嘱托的。”

婉姐儿的眼睛终于慢慢的闭上,身子一点儿一点儿的软下去,林江手指微抖的去摸她的脉搏,感受着它从缓慢无力到完全消失。他忍不住抱着她痛哭起来。

倚靠在杨嬷嬷身上的杨氏听到哭声连忙上前两步,却只能看到林江的后背,“婉姐儿,婉姐儿她如何了?”

林江压抑住痛苦,沉着脸起身道:“她没事,只是暂时昏睡过去了,来人,去把徐大夫找来,谢夫人,我要给婉姐儿用药,还请您先到外面等着。”

不仅杨氏,林江把其他人也赶出去了。

因为只有他在床前,没人发现婉姐儿已经死亡,大家只当林江悲伤过度,所以纷纷顺着他的意思退出去。

谢夫人更是理解,这种时候了,他们兄妹说不定有些私话要说,她也不愿意打扰他们,起身退出去。

但该做的事还是得做,谢夫人对林嬷嬷道:“寿衣和棺材等一应物件都要准备好,派人在这儿仔细听着,要是……不可耽搁,一定要给婉姐儿换好衣裳,让她体体面面的上路。”

谢夫人说到这里又想到她儿子,二郎被抬回来时已经不成样了,浑身都是血……

屋里,林江正握着婉姐儿的手低声哭着,而婉姐儿的魂魄正一脸木然的从身体里飘出……

白翁叹息一声,招手扣下婉姐儿的魂魄,右手一拍林清婉的后背。

林清婉只觉得后背一股推力,她不由自主的向床上的婉姐儿跌去,在没入婉姐儿的身体之前,她只来得及看到林江浑身散发出耀眼的金光,金光瞬间包裹住她,然后便是无尽的痛苦……

灵魂好似被一寸一寸的碾过,她不由嘶吼出声,却发现她连声音都发不出,她清晰无比的感受到自己的魂魄被撕碎后再一点儿一点儿的粘合起来塞进婉姐儿的身体里,在金光的包裹下一点儿一点儿的和这具身体融合。

但这种感受并不好过,林清婉有些恍惚,感受着灵魂凌迟一样绵绵无绝的撕痛感,有那么一瞬间她精神有些恍惚,想要顺着那股痛意昏睡过去,待睡着了总不会再感觉到痛苦了吧?

可想到林江和白翁的叮嘱,她又不由坚守本心,咬着牙坚持。

再坚持一会儿,就再忍一会儿,痛总是会过去的,想想祖父,他还在医院里等着她呢。

如果她在借尸还魂这一步都失败了,那待她回到本体,让林江给她续命时又该多疼?

如果她坚持不下去,那么第二天被发现的就是她的尸体。

从祖父进医院到现在,那边只出现过一次,而且祖父跟他们的关系那么差,她几乎不能想象祖父得知她的死讯时该有多伤心。

他这一生已经经历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难道还要在他临终前再感受一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吗?

她答应林江来到异世,不就是为了能活到祖父死后,不让他再感受一番死别之苦吗?

林清婉心底迸射出强烈的欲望,本来已经有些松弛的心房瞬间加固,本来覆再她身上的金光已有些消散,此时又慢慢凝聚起来,一点儿一点儿的没入她的灵魂,又从灵魂中逸散出来融合进婉姐儿的身体里,然后一点儿一点儿的消散在虚空中。

这是从林江身上截取的功德金光,也是林氏数百年的积累。这些功德金光在融合了林清婉的灵魂和婉姐儿的身体后一点儿一点儿的落到地府,为林清婉换得能留在此间的通行证。

地府的鬼差本来是来勾魂的,看到这些功德元光不由相视一眼,也不再上前,而是远远的对婉姐儿的魂魄招手,对于慢慢与婉姐儿身体融合的林清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了。

算了,看对方的魂魄纯净度显然不是个恶人,最主要的是对方是生魂,地府是没权利勾她的,至于借尸还魂,咳咳,魂是生魂,至于尸体,那也是人家的,人家有权处理,

阎王爷都收了人家的好处,他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

鬼差们默默地收了婉姐儿的魂魄,对白翁和林江远远的行了一礼退下,这两位可不是能得罪的人。

林江追上去两步,拱手道:“还请两位大人替舍妹在阎王面前美言几句,让她下辈子投个好胎。”

白翁轻咳一声,林江立即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一叠纸钱,毕恭毕敬的给两位鬼差烧了。

俩鬼差眼中闪过亮光,摸着下巴笑眯眯的道:“上仙客气了,您投生的林氏百年功德,加上令妹近些年来没少行善积德,又从不为恶,下一世肯定不会投生差的,到时候我二人关照一两句,她肯定能投个四角俱全的好胎。”

林江松了一口气,不会投生差和好胎可是相差很大的,林江表示感谢,并答应过后还会奉上一笔好处,毕恭毕敬的把两个鬼差给送走了。

而此时,床上的林清婉也慢慢的平静下来,胸口开始缓慢的起伏,本来拢在一起的眉头慢慢松开……

白翁见状摸着胡子笑,满意的颔首道:“这位林姑娘果然是大毅力者,竟然挺过来了,恭喜上仙,林姑娘已经和小姐的身体融合了。”

林江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疲累,撑着桌子慢慢的坐在椅子上。

看着慢慢恢复呼吸的妹妹,林江不由低声问道,“徐大夫来后可会怀疑?”

“上仙放心,小姐的身体此时依然虚弱得很,大夫看了也是早夭之相,不会怀疑的,以后再让林姑娘表现出想通了渡过劫难的样子便好,这种事在世上并不少见,不会有人怀疑的。”

林江微微颔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