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丰医足食

更新时间:2020-10-18 00:20:24

丰医足食 连载中

丰医足食

来源:落初 作者:清江水 分类:言情 主角:温简温雅 人气:

《丰医足食》是清江水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丰医足食》精彩章节节选:穿越古代,父死母改嫁,村中纨绔虎视眈眈。  带着妹妹逃离虎穴,一技在手,吃喝不愁。  靠勤劳双手,打造美好幸福人生。----------完本小说《古代小儿科》《星际中医师》《书媚》《重生去修真》《沐春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才迷迷糊糊睡着的温雅猛的一个激灵腾坐起来,她猛抱住温简,恐惧喊道:“织布声,织布声,和村里的五娘的织布声一样,鬼,真的有鬼,姐,我们快走,我们快走。”

她一把跳下桌子,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拉着温简就要往外跑。

温简刚开始也是心底猛的一跳,莫非真有鬼魂?听声音是从东厢房传过来。她死死拽紧了温雅,低声道:“再等等。”

温雅的力气瞬间耗尽,浑身哆嗦,身子不能自控。

温简按下温雅,让她在凳子上坐好,自己却慢慢往屏风处走去。

“姐,姐……”温雅颤抖喊。

温简安抚道:“嘘,别怕,织女都是很温和的女子,不会伤害我们。”说完心中却有些狐疑,这声音如此单调,乍听似乎是在东厢房,但是却又感觉是在院落之中,真的是女鬼?

她撞起胆子,下定决心一定要查看个究竟,她们两姐妹已经山穷水尽,若是抛了这里,保不准下一秒钟就入了火坑。哼,若是这样,还不若做个女鬼,至少所有人都怕她们。

这般心思之下,温简心情一松,大起胆子就往院落声音处走。

淡淡的月辉洒落,庭院中一处积水反射月光,竟然一片清宁,若非那暗黑的棺木,以及诡异的声音,这必然是好一副月下图景。

温简刻意忽略掉厢房内的棺木,目光一径落在院落中的那棵杨树之上,面带着狐疑之色。

“沙沙沙,轧织~轧织~轧织~,沙沙沙……”

温简慢慢靠近,那声音听得越发真切,真的是从那杨树上传出。

温简眉头微皱,心中不觉松了一口气,待完全靠近之后,她终于清清楚楚的看到,月光下的杨树上,许多叶子中间潜伏着一只只状如蝈蝈的小昆虫,有些叫嚷,有些咬着嫩绿的枝叶。

她脑中灵光一现,从那纺织声中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不就是纺织娘么?

她的心忽忽间全部落了下来,整个人站在月光下的杨树旁,露出了个如释重负却又恍然大悟的笑容,她呵呵呵笑了笑,摇了摇头,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万分可笑,竟然,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相信了灵魂的存在。

灵魂到底存在不存在,她现在是真的不能确定,但是她能确定的是:这间闹鬼的棺材铺,闹得却是满树的纺织娘,而这棵杨树为何如此衰落,左侧的槐树却枝繁叶茂,那自然也是因为纺织娘的原因,因为它恰恰好是纺织娘最喜爱的食物之一。

至于槐树主阴,会造成院落中阴气太重什么的,这说法可没个定准,毕竟许多人的院落中都种植了槐树。

温简放下了心头的事情,一时间竟然忘记了三面的棺材,她走进杨树,小心翼翼的抓了一只纺织娘,快步入内,对着铺子内的温雅唤道:“雅儿,你看我抓到了什么。”

温雅正担忧温简,却又害怕不大敢过去,始终还是亲情站了上风,她按压住哆嗦的双腿,那双熟悉的黑夜的眸子定定望着一侧的屏风,慢慢的行了过去。待抓到屏风之后,迈出小短腿,咬着唇又往前一步,就听见脚步声迎面而来,同时而来的还有短促的“沙沙”声,顿时吓得个半死,双腿一软,紧紧抓着屏风才稳住身子。

正惊慌之时听见温简的声音,整个人才松懈下来,软绵绵的靠在屏风处,就见到温简已经快步入内,手中隐约还拿着什么,却因为夜色看不分明。

“你看,这是什么?”温简的语气中带着欣喜,把那纺织娘往温雅身前一递。

温雅愣了愣,虽然看得不打分明,瞧着轮廓,不就是一只虫子么?

正要说话,却听得那虫子突然“沙沙”鸣叫起来。温雅唬得往后一跳,差点就被屏风拌倒。

“哈哈,看到了没?所谓的鬼就是这种叫做纺织娘的虫子。”温简见状,不由善意的笑起来。

温雅一向惟温简命是从,听了温简的话,没有片刻迟疑,惊讶道:“竟然是这种虫子啊!”她小心翼翼伸出手来,想要去摸一摸,却见它猛的叫唤起来,她顿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摸了上去。

“沙沙沙,轧织~轧织~轧织~,沙沙沙……”

“姐,真的是它叫的啊!”温雅惊喜叫道。

温简含笑点头。

“姐,那我们就不必要搬家了啊!”

那是自然。

“等明天天亮了,我们就让人把那几台棺木搬出去,送给义庄也好,自己砍了做柴烧也罢,等腾出位置来,我们就有地方住了。”

温雅狠命点头,两姐妹折腾了半宿,从昨夜开始就没怎么好睡,此刻均是睡意朦胧,靠着墙壁内侧搭出来的简易床板,很快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一大早了,等温简醒来,打着呵欠开了大门的时候,门口又冒出了两个小脑袋瓜。

温简一见是昨日的两小孩儿,因为心情大好,露出一个自以为很甜美的微笑,并伸出手摇了摇道:“早上好啊。”

两个小脑袋“刷刷”两下就缩了回去。

温简摇动的手还未曾缩回去就顿在了半空,她有这么可怕么?

摇摇头,无可奈何的往室内走,今日还有许多事情,至于周围的人怎么看她们,她们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毕竟这铺子荒废了太久,肮脏得厉害,就整理昨日那几张桌子并且拼起来都耗费了她不少功夫,她可不想今天还是这般睡觉,板凳和板凳之间的缝隙可咯得人生疼生疼,今早上起来腰都快要断了。

“雅儿,吃点东西,我们先把这厅内整理一下。”温简又摸出剩下的馍馍递过去给温雅。

温雅“嗯”了一声,乖巧接过,笑眯眯的张开嘴,狠狠咬下去,没办法,昨日里她太害怕了,晚上根本就没吃东西。

“咯嘣”一声响,牙齿碰在坚硬的馍馍上,温雅捂住一侧的小板牙,手心里吐出一口鲜血。

温简顿时内疚了,这妹妹跟着自己可没好日子过啊。

原本在村里面,资源匮乏,外祖母年龄又大,行动不便,温简温雅年龄小,这样老的老,小的小,三人相依为命,就是后院中上一亩菜地,养几只鸡鸭讨生活。若非温简有时候利用时不时冒出来的记忆,会找到些廉价的药材,挖出来卖去药店铺子改善下生活,会设下陷阱捕捉动物,只怕日子更艰难。

好歹因为温简的原因,左邻右舍不时的帮衬,总算吃得饱穿得暖,原本还积攒了几两银子的,不过都在姥姥的一场大病中耗费一空,她又不愿意把姥姥的丧事随意处理,买口好的棺材,并且请了人把姥姥风光大葬,最后还借了虎子哥的银子,欠下一屁股债,这才处理完毕所有的事情。

这之后的日子就难过了,至少前些天,她忙着办理丧事,可是没有功夫去找草药,设置陷阱,而那几只鸡鸭,自然也就在丧事的过程中宰了招待帮忙的人。

算起来,温雅也好多日子没有好好吃一顿了。

温简很是内疚,咬咬牙道:“雅儿,我们先去买了包子,吃饱了再开始做事。”她二话不说,拉起温雅就往外走,顺手关了铺子的门。

步出铺子,经过那条街道的时候,她感觉到了许多闪躲的目光。

苦笑,犯得着这样么?

包子铺到处都有,这条街上也如是,这条街道不甚繁华,许多铺子生意不怎么好,但是包子铺却例外,民以食为天,到哪里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温雅剩下的二两银子好在换了些散碎的铜钱,所以她很顺利的就买了五个包子,递给温雅三个,让她好好吃个够。

温雅双眼亮晶晶,张大嘴,狠狠咬了一口,流了满嘴的油,心里美滋滋的,见温简还不动口,不由催促道:“姐,好香,好好吃,你快吃啊。”

温简笑了笑,也低下头吃起来,两人靠在包子铺的一侧埋头苦干。

温雅吃完了一个,拿出第二个才咬了一口,斜地里猛的伸出一只黑色的爪子,对着她的胳膊一拉,嘴里咬着的和剩下的那个包子就落在了地上。

温雅被这突如其来的抢食弄得一怔,待反应过来,地面上两个包子都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个发足狂奔的黑瘦小孩儿的背影。

“姐,呜呜,呜呜……”温雅被抢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吃食,心里委屈得不行,嘴一撇,人就哭了起来。

温简心疼的拉起了她的手臂看了看,还好只是被那尖指甲滑出一道红印子,不算严重,心里也有些恼怒。若是那小孩儿求到了她们面前,她们纵然穷,却也不一定会见死不救,其实按照她对温雅的了解,温雅给那小孩儿包子的可能Xing为八成。

可现在,却让她产生了愤怒的情绪。

“乖,没事,这道红印子明天就没了。姐给你吹吹。”温简柔声安慰温雅。

温雅却仍旧哭泣,两只小手捂着眼睛,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抽泣:“呜呜,呜呜,包,呜呜,子,呜呜……”

温简把手中剩下的一个包子递过去,“乖,姐这儿还有,你吃不够,姐再去给你买一个。”

温雅渐渐止住哭泣,看着眼前的包子,边说边抽噎道:“姐,呃,姐,呃,你,呃呃呃,你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