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你是向晚的萤火

更新时间:2020-09-12 06:00:51

你是向晚的萤火 已完结

你是向晚的萤火

来源:落初 作者:潼若木 分类:言情 主角:阳光老太太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潼若木的原创小说《你是向晚的萤火》,主角阳光老太太,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向晚是长期在语言暴力下的家庭中长大的女生,极度缺乏安全感。原生家庭的悲剧始终在她身上挥之不去,不断提醒自己不要走父母的老路,一直在精神崩溃的边缘徘徊。遇到了木亮,他的体贴理解,友善和乐观影响着向晚,用爱和陪伴融化她内心的坚冰,给了她生活的希望。一起经历风雨,找到幸福的真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罢袋子里的圣女果,我撑着脑袋依旧坐在自己铺位上看着窗外发呆。偶有列车也从我们旁边疾驰而过,轰隆隆作响,眼前一暗一暗。床铺突然有重量往下一沉,上铺跳下来一位白衣男士,借我的下铺垫了下脚,转身坐到了对面老太太的铺位上。

我侧身看了一眼,又转过头来,转头时的余光看见之前站在过道窗户前的男孩不知何时已经坐在过道椅上。

白衣男士开始和男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已经到了中午了,俩人却越聊越过瘾,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有点开始反感这略聒噪的声音。

谁都不认识谁,寒暄几句倒是可以,这聊不完的话有点太夸张了。索性我戴上耳机,调大音量,躺下来休息,想着看见别人休息了总能停下来吧。

然而并没有,男士的声音略大,但是我无心听,加上车厢还是有些吵闹,纵然困也是睡不着的,只得躺着闭目养神。时不时的列车颠两下,抖得人脑袋有些晕乎,我有点后悔刚刚脑子一热吃完了水果,一点酸味反上来,直叫人难受。

以往我是从来不在火车上吃东西的,饿得狠了也就尝几口带来的面包点心,想来水果会稍微好一点,结果还是像以前一样,一吃东西就容易晕车。

当初新生报到时,爸爸妈妈一同送我去学校,我也竟然是躺着吐了一路,一点也起不来床,周围的人怕是以为我有什么病,不然哪能坐火车吐得那么厉害,个个都没来床铺休息,连过道的椅子都没来坐过。

想来,那时候爸爸妈妈也是很辛苦,妈妈也是晕车体质,跟着一起遭了罪。于是在车上不停数落我:活该报这么远的学校,以后就该你晕,我反正就来一次。其实她越是这样紧张我就越会唠叨,但我心里就越是庆幸自己考得远。

列车一会抖两下一会又震一下,眼前开始发晕,喉咙发紧,以防自己忍不住翻江倒海,我迷蒙着眼睛,掀开被子依靠着枕头坐起来,抬起手拂去额头上出来的细细冷汗。

“不要睡了,都到中午吃饭时间。”男士朝我努了努嘴说道。

我抬起头客气的笑了笑。已经开始晕车的我,应该笑得比较苍白吧,我没有接他的话,装作有点忙碌,整理耳机线,重新戴上。

窗外突然一黑,轰隆隆的响声更加震耳,是过了一个山洞。我瞧见这边窗户上映着那个清瘦男孩也朝这个方向看了看,从窗户上也看不清他的脸,反而自己这张苍白的脸上空洞的眼神几乎要吓到我自己。

男士看我没有接话,继续和男孩闲聊。心想这二十几个小时难熬了,还有明明自己不识趣还让别人不要睡觉的聒噪不停的人,着实厌烦的很。

“你是学生啊?放假回家?”温和的声音把我从郁闷的心情中拉回来,是对面铺的老太太。

我没想到老太太会主动和我说话,第一眼我就觉得老太太和善,于是和她搭话:“我是回学校,不是回家。”

“哦?这个时间不应该是差不多放假吗?”老太太疑问,应该说不论谁都会觉得疑问吧,有几个会在元旦回学校的,算起来这个时间从学校回家的都算放假早。

“嗯,有点事要回趟学校。”我没做过多的解释,尴尬笑道。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呢?”老太太笑着问我。

“纯艺。”

说得太文艺了,很少有人能听懂,我解释道:“就是画画的。”

老太太点点头,笑着说:“我儿子也算是搞艺术的,挨着一点边,他是电台主持人。我说他以后要失业,哪有很多人听电台。”

“不会啊,很多人听的。”我接话。

余光看见男士和男孩停下来,转过头听我们聊天。

“准备好车票和身份证啊,来,拿出来看一下。”乘警已经走到了隔壁几个隔间。

听到声音,大家都开始翻自己的证件。

我把身份证学生证都放在了背包里,塞到了床底下。于是移到床尾,准备翻出来拿在手上。

那位清瘦的男孩也站起来到我中铺背包里拿证件。果然中铺是他。

我低头拿东西的时候,碰巧他也已经站在我的面前翻他的背包,刚刚好挡住了视线,没看到脸。反而发丝擦过他的衣服,挨着这么近,有点点尴尬。

“你一个人啊?这么小一个人出来......”乘警跟隔壁的一个人说话,不知是什么问题,男孩和男士都侧身探头看了看。

刚巧空出时间间隙让我身体往里移进去了些,避免了再次碰触。

“你下来打开包看看。”乘警很严肃的要求隔壁的那人打开他的箱子检查。

这时大家的视线彻底被吸引去了。

我也有些好奇,微微侧头,一个小男孩拖出他的大拖箱,打开来检查。乘警翻了翻,没看出问题,但是觉得可疑,继续追问:“你家长让你一个人出门?”

小男孩收拾好自己的箱子,一边回答:“让啊,我经常一个人出门。”看来是经常出门,也习以为常了被刻意检查,说话和动作都特别老练。

乘警帮他放好行李,还留心记下了他父母的联系方式。

等乘警到我们这间,白衣男士首先检查了。到男孩和我的时候,乘警一看是学生票,要求把学生证也拿出来检查。

不得已我再次低头急忙拿包,中铺男孩也来取他的背包里的学生证。又一次擦到了他的衣服。不知道是因为乘警在旁边等着大家看着我们,还是我着急忙慌,突然莫名的有点紧张......空气突然变得稀薄,脸开始有点烫痒,发丝也乱了蹭到脸上粘着,我胡乱的拨弄了一下。

男孩侧身,空气不再压抑,余光看见男孩已经拿证件去检查了。我舒了一口气,找出了证件,交给乘警。

等乘警走了,我还没缓过来,侧身转过来,老太太看着我笑,这笑意我不太懂,是笑我没见过世面吗?我不知所措的手不自觉的去捋了下头发。

白衣男士笑说:“现在检查很仔细啊,我们看着也不像坏人吧,你们俩连学生证都要查。”说着还抬起手比划一下。

我抬头尴尬的笑笑,不经意的抬头,偏偏眼神与男孩眼神交汇,没想到他也正看着我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