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首长惊情:重生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0-02-14 09:53:48

首长惊情:重生小娇妻 连载中

首长惊情:重生小娇妻

来源:落初 作者:养魂大师兄 分类:言情 主角:乌木白光 人气:

完结小说《首长惊情:重生小娇妻》是养魂大师兄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乌木白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首长霸宠无度!首长我们来修仙吧!前世被人所害,弄得家破人亡,凄厉惨死。今世归来,驱鬼降魔,霸控地下鬼王宫,十万妖魔听我令,鬼气撩人,撩撩我的首长大人吧!首长大人不带你这样子的!首长眯着单凤眼,邪佞的扯着嘴角:“小丫头,我来帮你捉几只鬼玩玩,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向东的脑海里映出那个绿色精灵,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睁着那双“不怀好意”的大眼睛,贼贱西西的直愣愣的盯着他的“兄弟”猛瞧的小傻样儿,嘴角不由得向上扯了个微不可察的孤度,心情感觉有了那么一丝的愉悦起来,眼睛里也有了稍许的温度。

那个小女孩也是坏坏的好不好呀,她可是一直瞪着她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直参观到结束才作罢的好不好呀,临了还语调兴奋、昂然的,异常愉悦的怎么说来着?

本姑娘是误闯禁地,少爷您继续?还继续个鸟呀?他尿都尿完了,一滴都不剩了,哪来的继续?

坏丫头!坏丫头!真是个贼贼的坏女孩!

可她那个小坏样儿怎么就那么的灵动有趣的呢!

怎么就那么的直愣愣的撞进爷的心坎里了呢!

爷-------就--是---稀--罕--了!

【白子衿如果知道朱向东这样想,一定会说:“猪大哥,你想多了吧,我当时是被惊着了好不好呀.

嗯,那个,虽然也有那么一小许参观的成份,可是谁让我是来自二十年以后现代人呢,那个时代的人谁还没有看过几部大特写的生活片呀,谁让你的“兄弟”强大到足够可以去花花公子拍A片的呢,我只是潜意识的把你的“兄弟”代入剧情了,我真的不是有意看你那么久的,我以为自己在看A片的未剪辑版呢。】

【嘿嘿嘿!真不好意思呀,我还是很害羞的拉!!!】

女孩仓惶逃跑后,朱向东立马纠正了那一丝歪掉的不健康的想法;可是,他听到了什么?他听到了自己好端端的变成了渣男。

还在自得其乐的他,转瞬间就稀里糊涂的变成了抛妻弃子的渣男,连个商量都没打,就结案了?感觉心里堵堵的不舒服了。

所以那个承诺就一时之念,当时他头脑一热、三分赌气,三分不愤、七分逗弄就脱口而出了那么一句话,一个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承诺;但是既已出口,就得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还能说话不算数?

谁让这么有趣的女孩太少见了呢?

所以呢,鬼使神差的就逗弄了。

哎!头一次自己挖坑自己跳。该!爷认了。

很多年后,当朱向东的孩子就在他未知的情况下蹦出来的时候,他是多么的庆幸,当时那么早早的就给予的承诺是多么的英明,早早的取得小媳儿的信任是多么的正确、重要的决策。

白子赢:“姐夫我姐姐这几天就请你多照顾了。”

朱向东,嗯了一声音,并没有正面回答,他没法给予别人这个承诺,他是个军人,身不由已。

白子赢最终在朱向东这儿得到了他想要的承诺,心终于放下了一半,姐姐的事情终于解决了一小半了,这个姐夫他还是要帮着姐姐看牢的。

一时之间,一大一小二个男人在走廊的尽头沉默下来。

这时候ICU门前的灯灭了,朱向东迈开长腿走了过去,白子赢再也顾不上他的小心思,疯了似的跑了过去。

白子赢、白子衿和白奶奶,白家三人悲痛的提着心望着病房的门,这道门对他们白家来说充满着希望和恐惧。

ICU的房间打开了,一架被蒙着白布的病床被缓缓的推了出来,白子赢和白子衿一下扑了上去,姐弟二个嚎啕大哭。

白***眼泪先前都哭干了,声音都哭哑了,现在还是忍不住放声纵哭,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子媳妇都去了,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呀。

白子衿的眼泪不是像断了线的珠子那种美美的哭法,那真是哗哗的往下猛流啊,那个凄惨样真的是任何语言都没法形容了,那真是哭得惊天地、泣鬼神。

白子衿能不千倍万倍的伤心、痛苦吗?前世今生二次都失去了双双父母,前世她日夜思念了二十多年的父母,她二十多年的苦难都是在失去父母之后,那些肝胆具裂的日子,那些忍无可忍,还须再忍的日子,那种刀尖上生活的日子,怎么能不让她害怕。

今生第一天,她又痛失父母,她还没有准备好,她该如何应对未来那些可怕的岁月,那些可怕人,那一个又一个的陷井她要如何躲过?她要如何救她那可怜的弟弟于水火之种,她要如何不让奶奶受到点点伤害?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白子衿被朱向东拥抱在了怀里,白奶奶没注意,白子赢看见了也当没看见,那是他“姐夫”又不是外人。

白子衿就这么的被朱向东搂在怀里哭了个昏天黑地。

朱向东自己也搞不明白,他在什么时候把人家姑娘给搂过来的,他搂的那么的理所当然,好象本应就如此,好象他曾经搂过千次万次一样的熟悉。

朱向东搂紧怀中的小人,她哭的是这么的伤心,这么的无助,这么的痛;他想帮她,他想替她痛,他不想她伤心,他不愿意看见她的眼泪。

可是父母离世的痛楚谁也帮不了,他无能为力,他就只能这么紧紧的搂着她,仿佛这样就可以把他的力量传递给她,仿佛这样就可以接过她的痛楚,帮她疼、帮她痛;

他想做些什么能够让她好过一些事情,哪怕只是一点点,他都愿意全力去做,可是没有办法,他只能紧紧的抱紧她。

福无双致,祸不单行,这句古言真的是那么的灵验、恒古不变,白家的人都还沉静在痛失亲人的悲伤里,就有那么一伙人已经急不可耐的匆匆向人民医院急奔而来。

【解释1:男主不是暴露狂魔,他是在解决正常生理需要,人有三急,尿尿便是其中之一,没法儿的;男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在男侧所内不管是怎么个露法也是正常的吧,同意的举手。偶同意!偶举手!】

【解释2:女主也绝对不是偷窥狂魔,她只是误闯禁地;嗯,那个,谁让‘它’长得太好看来着,谁不喜欢看好看的美好的人和物?她前世今生都没看过真实正版的,而且还是现场直播,反正已经不小心误闯了,反正已经看见了,那还扭捏个什么劲,看一眼也是看,看一百眼也是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