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刁蛮萌妃:冷王,别乱来!

更新时间:2020-02-14 09:47:38

刁蛮萌妃:冷王,别乱来! 已完结

刁蛮萌妃:冷王,别乱来!

来源:落初 作者:洛河右右 分类:言情 主角:蔚蓝色阳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刁蛮萌妃:冷王,别乱来!》的小说,是作者洛河右右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欧买噶!穿越成“太监”真不是她的错。疼。很疼。何若凡醒过来的第一感觉就是浑身上下都疼。何若凡堂堂一千金大小姐,居然穿越成“太监”,悲剧的居然还遇上了有“特殊癖好”的三王爷,处处看她不顺眼的六王爷,妖孽装白兔的二王爷,刁蛮任性的小公主,嚣张跋扈的贵妃大人。她可是21世纪军长大人的乖张女儿,哪怕变成一个‘太监’,也不能阻挡她既撩妹子又撩汉子,一路开挂打怪,顺带耍耍王爷,逗你玩。[1V1,绝对的纯情,主打为甜,放心入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君子临就像发现了新大陆,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了,德芙皱着眉头看他,不明白他在笑什么,然后就听见他说:“还说不是男宠,哼!都已经被我发现了。”

“你说什么?听不懂,发现了什么?怎么莫名其妙的?”

君子临在德芙身边转了一圈,最后站在她的面前,笑容透着一种戏谑的味道。

德芙总感觉他的心里在憋着什么坏。

“知道你这件衣服是谁的吗?”

“谁的?”

“哼!”君子临冷笑,眼神像一把利剑探查着她。

“你这件衣服可是我三哥的,看看这布料,这款式,这花纹,除了我三哥,谁还能穿这样的衣服呀?”

君子临一副洞察世界万物的样子。

“我说,怎么看起来这么的眼熟啊?原来如此呀!你还说你不是他男宠?你要不是他男宠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对你这么好?”

什么狗屁逻辑?

君弃给她穿了一件他原先的衣服,她德芙就是君弃的男宠了,君弃就对她特别的好了,这到底是从哪看出来的?

不过,现在君子临这么一提,她倒还真的更加的怀疑,这个君弃会不会真的有什么特殊癖好,就例如断袖之癖。

但怀疑归怀疑,她也不能就如此的断定,该解释的时候还是有必要解释的,毕竟那是自己的声誉啊!

“一件衣服而已,你不能就此下定论,你不要把我们两个人想的如此的龌龊,还男宠,宠你个头啊!”

“我可是六王爷,你一个下人敢这么和我说话。”

“嘁!”

德芙白他一眼,说话的语气也丝毫没有任何的客气,什么六王爷不六王爷的身份,刚才还说让她不拘小节的,现在又开始提他王爷的身份,这么善变。

再说君弃不在,她也不怕,在这一刻,她也不把君子临放在眼里。

“刚才还说让我叫你君子临,不叫你王爷的,怎么现在才过了多长时间,你就提你高贵的身份了,在我这,没有用了,君子一言,还驷马难追呢?别让我瞧不起你。”

反正不管怎么说,她自己心里可以认为君弃有特殊癖好,但是别人不能认为她是君弃的男宠。

不说君子临是一个身份多么高贵的人,但怎么说也是一位王爷,他虽然不是很在乎身份的尊卑之分,但是他还从来没有被一个下人这么说过。

所以当德芙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时候,他心里还是有些别扭,越是这样,他还越是对这个人有些兴趣了,当然不是那一种兴趣。

“就这里。”

他们两个人停在一间,看起来并不是多好的房屋面前,一间不大不小的土屋,门框上繁体写着几个字,德芙仔细辨认还是认识上面写着:崔氏裁衣。

门口的两扇木门开着,很破旧,颜色都有些发黑,从外面看进去,可以看到大堂里有一个很大的木柜,上面放了一些花花绿绿的布匹。

德芙指着这么一个看起来破旧不堪的地方,“就这?”

“这座城只有这一个地方可以裁衣,别看这个地方破旧,但这里面的老师傅,可有着四十多年裁衣的经验,他打眼这么一看,就能够知道你的尺寸。”

君子临把这个地方说的,可是神乎其神,德芙则不以为然,她跟着君子临一起走进去,但是她的心里面却有着很多戏。

四十多年裁衣的经验,有什么屁用啊!就算是裁的再好,说的再神奇,那也不能避免你们这个年代穿的衣服难看,冬天冷,夏天热的毛病。

就拿她身上穿的这件来看吧!不管是不是三王爷君弃的,反正她穿在身上感觉怪怪的。

袖子那么宽,一阵风刮过来,里面都进风,真不知道电视剧上演的,把东西藏在里面是怎么不掉出来的,还有就是她要吐槽的是,明明她的长袍这么长了,都可以当裙子穿拖地了,为什么里面还要穿一件亵裤呢?

真是不能理解他们古代人设计的衣服,看起来一点都不合理啊!

她真的很怀念现代的连衣裙,T恤衫和牛仔裤,就连普普通通的帆布鞋,她也觉得特别的好。

两个人刚迈进这家店没两步,一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爷爷从里面走的出来,看见他们两个人,立刻的迎上来,和蔼一声,“六王爷来了。”

“嗯,崔师傅,三哥让我带旁边的这个人做几身衣服,你给她看着办就行。”

看着办?要不要这么随便啊!下人就不是人了?狗眼看人低。

“跟我进来吧!”

被叫做崔师傅的人,上下打量了站在君子临身边的德芙几眼,然后就转过身去,走向了后面。

德芙小声的有顾虑的说:“我就这么的跟他进去?”

“嗯。”

“我要是进去发生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你放心,就你这样的,谁都可能发生意外,唯独你不可能。”

“君子临……”德芙完全不避讳地叫出他的名字。

君子临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也许是他们这几个时辰相处下来,早就已经没有尊卑之分了。

“你要是想一直穿着这一身衣服的话,我倒也不介意,我们现在就回训练场。”

“等等等……”

德芙立刻妥协,她虽然没有洁癖,但是如果一直都让她穿着一身衣服的话,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怎么说在二十一世纪,她都是每天换一身衣服的人。

德芙一脸不情愿的跟着崔师傅走到后面。

君子临看着愁眉苦脸挪进去的德芙,他不禁扬起嘴角,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这么有趣了。

德芙跟着崔师傅走进后面,后面是一个几乎封闭式的屋子,只有一扇门,几张桌子上摆着一些裁布的工具和几盏油灯。

阳光透不进来,就这几盏灯亮着,油灯的灯光还不算太强,在这昏黄的屋子里,透着有一种诡异的气氛,让德芙不禁打了一个寒噤,愣是有一种鬼屋的感觉。

“姑娘……”

“嗯?”

德芙瞪大眼睛看着有些诡异的崔师傅,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喊她为姑娘,难道他看出什么来了?还是说这个身体原本就是个女的?

“这个身体的主人已经死了,你烧一些纸钱给她,让她好好的投胎。”

德芙完完全全的震惊了,她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从头冷到了脚,声音颤抖,“你……你怎么……”

崔师傅慢悠悠的突出四个字。

“此生未果。”

德芙听得迷迷糊糊,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也不想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想知道这个老头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而且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然后她怎么回去。

这个老伯说话玄玄乎乎的,而且能够知道她这个身体的主人已经死了,那就证明一定知道怎么回去。

“老伯,别说那些我听不懂的,你就说我怎么样才能回去?”

“姑娘,记住老夫说的,此生未果,以后会有人告诉你这一切的,不要心急。”

不要心急,她能不心急吗?莫名其妙睡觉睡的好好的,就穿越到了这个地方,好不容易能找到一个知道她为什么会穿过来的人,还给她卖关子,她随时都有可能死掉,不能不心急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