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丑女要嫁诸葛亮

更新时间:2019-12-09 04:46:03

丑女要嫁诸葛亮 已完结

丑女要嫁诸葛亮

来源:落初 作者:亦可烟 分类:言情 主角:方悦莹井盖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丑女要嫁诸葛亮》的小说,是作者亦可烟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妈妈咪呀,这是哪里的丑女?”方悦莹看着镜子昏倒。“小姐小姐,醒一醒,你忘记自己的样子了吗?”丫环玉蓉好心提醒。刚醒过来的方悦莹再次晕倒。“闻君择妇,身有丑女,黄头黑色,而才堪相配。”黄承彦找到诸葛亮的门上说。“哦?”诸葛亮不动声色,心里却怒火中烧,“想我孔明也一表人材,奈何娶得丑妇?”方悦莹听说自己被推销,刚爬起来的身子再次跌倒“天啊!这是什么爹呀!”哀鸣遍野。“呔,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是霹雳一声喝,将屋外的人吓的一趄,黄承彦半晌才反映过来,怎么了?月英?毕竟是女儿家,不让进自然是不方便的。

别进来!方悦莹东张西望,想找什么蒙住脸,可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她又喊,别进来,会出人命的!以自己的怪异,吓死一两个人应该不困难。

黄承彦摸不到头脑,想了想问道:玉蓉,小姐又犯病了吗?出人命?怎么可能,他不相信方悦莹的话。

玉蓉看着方悦莹寻寻觅觅,也不知道她在干嘛,听到老爷询问,她赶忙回道:小姐不知道在找什么!人好好的啊!她也摸不着头脑。

月英,莫胡闹,严大夫刚出诊回来,就来看你了,都没歇一歇!黄承彦有点不悦,以前的女儿乖巧伶俐,现在怎么这么不通情达理了。

方悦莹出听出了黄承彦有点动怒,小声的嘀咕: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嘛!我这么丑陋,吓坏大夫咋办?要是再吓出个好歹,谁给他治啊!竟然想的头头是道。

玉蓉一听扑哧笑了,扬声说:老爷,小姐说她太丑了,会把大夫吓坏的!窗外的人没听到方悦莹的嘀咕,经玉蓉传达后,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玉蓉走到门前,搭起帘子,请他们进来,方悦莹见状惊恐万状,忙把桌上玉蓉正做的一件绣活盖在脸上,她可不想真吓死别人,自私点说,吓死人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啊。

没想到那绣活是个不大的鞋面,脸虽盖了大半,可那针线也连在上面,方悦莹刚一放脸上,脖子就被针扎了一下,疼的她捂着脖子跳了好高。

玉蓉和黄承彦反被吓了一跳,连忙冲过来,将那绣件拿下,再仔细看,方悦莹的颈上划了一条细细的线,已有血珠渗出,大家哭笑不得,看着方悦莹不知道是怒是疼。

方悦莹却冲到镜子前嚷:完了完了,毁容了!跑到镜前才想起来,自己的尊容也毁不到哪去了,就勉强抬头一看,却发现自己颈上洁白如雪,肌肤晶莹剔透,哪有一点黑色的影子,她疑惑了。

黄承彦看到方悦莹迷惑不解的目光,冲严大夫说:子乔你看,这孩子,竟然都忘记了,呵呵。。。说着呵呵笑起来。

严大夫也一同笑:忘记了?也好,这样才更象!他们好象在说方悦莹,可方悦莹却一句也听不明白。

你的意思是说?黄承彦大受启发,暂且不告诉她了?他略带犹豫。

全凭承彦兄作主!严大夫依然在笑,只是眼神里满是肯定。

黄承彦略一思索,也点点头:也是,以后再说也不迟!转头对方悦莹说,月英,让严大夫诊脉!他与严子乔一直交好,互称名字已然成为习惯,可对着女儿,他还是很客气的称他为大夫。

方悦莹按住颈下,看着晋升子乔平静的注视着自己,意外之极:严大夫,你不觉得我可怕吗?见到这样的自己居然也不动容,实在是强人,方悦莹钦佩之极。

严子乔略呆了一呆,轻笑着说:你可一直都叫我叔叔的!言外之意,他不是第一次见黄月英了。

方悦莹一想,也是哦,一看黄承彦和他熟稔的样子,两家定是经常来往的,她也甜甜叫了声:严叔叔!这才想起,这是大夫,会不会看出自己是借尸还魂呢?她有些惴惴不安。

半晌,方悦莹也没伸出腕去,她磨蹭着说:严叔叔,你看看我脖子划的可要紧?就破了一点皮,她自己知道没什么事儿,你说怪也不怪,我刚才好象看到我的脖颈是雪白的,可我的脸为何黝黑似铁呢?趁机,她将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刚才,方悦莹听着黄承彦和严子乔两人当着自己的面商量着什么事,可自己就是不明白,现在好不容易的机会了,她赶紧问及此事:你们刚才说什么了?是不告诉我吗?那样子怎么看也是在说自己的。

来,让我给你擦点药!严子乔笑眯眯的说,眼角的皱纹沟壑越发的明显了,我们刚才在说我晌午去医治的病人,她情况不太好,决定暂时瞒着她。他耐心的解释着。

方悦莹乖乖扬着脖子,让严子乔给她抹药,他竟然将她的脖子整个抹了一遍,我觉得应该告诉她,每个病人都的知情权的,她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病情!不知不觉,她将现代的欢搬了出来。

知情权?严子乔回头看黄承彦,令媛让你教的真是越来越高深了,在下不异于在听天书啊!他温和的笑着。

黄承彦摇头:我不曾教过这些,我也是第一次闻听此语!倒是撇的干净,方悦莹皱皱眉。

哦?那月英姑娘从何得知?严子乔有些好奇,略上年岁的脸上闪着淡淡的光。

方悦莹的头一下大了,心里暗暗地后悔:干嘛要多嘴呢?就是在现代,知情权也刚提出不久,自己充什么时髦啊,不会少说点啊!痛斥完自己,问题还得回答:月英闲来无事,偶发奇想。顺口就说出来了。胡诌吧,反正没处对证,方悦莹死猪肝不怕开心烫。

严子乔赞赏道:果然黄兄好家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他哈哈大笑。

方悦莹听着他的笑声,有些心虚:那个。。。严叔叔,我的肌肤是怎么回事?为何一黑一白!想岔开话题,一进又想不到别的,她只好又提出这个问题。

一黑一白?严子乔惊讶不已,是何意思?

方悦莹指指自己的脖子说:你看,我的脖子是白的,可脸上却是。。。黑炭般,这是何原因?她耐心的讲解着。

脖子白?严子乔更加讶异了,你的脖子和脸上一个肤色啊!他的眼睛瞪的很大。

方悦莹一愣,又跑到镜子前照,果真啊--铜镜里她的脖子和脸一样黝黑,只是皮肤极其细腻。她揉揉眼睛,喃喃的说:难道我刚才花眼了?

严子乔微笑着说:月英想必受了惊吓,精神不济,看花了眼也是有的,你且喝一碗安神汤,歇上一歇,明日想来就无恙了!他也不再提诊脉之事。

方悦莹大喜,忙点头:是,劳烦叔叔了,请叔叔也早些歇息!送客送客,送了自己也踏实了,她高兴的想。

黄承彦看严子乔要走,走过来说:子乔,既已来了,就略诊一下啊!方悦莹一听,心又凉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