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玄禁门

更新时间:2020-12-16 16:39:11

玄禁门 连载中

玄禁门

来源:落初 作者:假面幽灵 分类:玄幻 主角:森乌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假面幽灵的原创小说《玄禁门》,主角森乌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从异世而来,为轮回中的宿命解锁,千万年前划下的轨迹,即将打破。  蠢蠢欲动的秘密终将问世,契约苏醒,所有一切,一夜崩碎,所有一切都源于欲望?还是那虚无缥缈的命理?  弱者,只能任人宰割;强者,才能独立天地。  天地不仁,我亦无情!  这个血腥的世界必须付出付出代价!启动一切,天地重塑,用轮回来给世界一番冲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颓身倒地的男子,琥珀收回剑鞭,看着男子,冷静地说:“与其与魔族同流合污,不如返回你们神族里修炼,不然你总有一天会被制裁者泯灭。”

看着空中女子,男子讽刺一笑,她的血脉根本没有自己纯正,有什么资格对自己说三道四?

“奉劝而已,”琥珀悻悻收回剑鞭,转身朝着两个孩子飞去。

“神不堪为神,我不屑与他们为伍,天下总还有我的容身之地!”

“所以你选择魔族?”琥珀停住脚步,冷笑:“如果说神族的人不能接受你,那魔族的人更是不可能接受你。”

男子身子一滞,目光变得迷惘开始沉思,转眼,眼中迷惘消失,看着空中的女子坚定喊道:

“无论他们接不接受,我绝不会返回神族,再也不跟那群自以为是的家伙为伍!”

愚不可及。

“啸,你没事吧?”

莫名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细腻中带有一丝妩媚。

‘这个声音,真是久违了!’

琥珀的彻底心沉了下来,脑海里浮现一张妖艳的脸,一个最不想见到的人!

无痕一愣,急忙查看四周,没有人,这是谁在说话?

琥珀握起剑柄警惕的看着男子,声音是从他身体里发出的!

难道是?

男子身上爆发出道道白光,白皙的皮肤破裂,光芒诡异的流溢。

一只粉嫩的手从光影中伸出来,紧接着,紫红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眼里。

一米七的身高,金黄的头发卷曲着,与丰满的胸部一起,轻轻晃动。

皮肤苍白没有血色,两条笔直的大腿被纱衣遮挡,露出腿部雕刻的纹身。

女子站稳,急忙抓住男子,金色的瞳孔放大,眼前的男子哪还有往日的英姿,身受重伤,狼狈不堪。

“快吃下这个东西。”

金发女子急忙从衣袖中取出丹药给男子喂下,贴心地拍拍男子后背,扶着地上的男子靠在树脚。

“夜琥珀,你这见面礼送的可真大,这才一见面你就把我的男人打成重伤。”

女子抬头看向空中,深陷的眼眸杀意无限,身体周围发出浓浓冷意。

空中气场骤变,一冰一热两股力量在空中相持不下,四周空气轻微颤抖着。

无痕知道,她们两人在较量,而且,这个女人的实力与母亲相比,不相上下!

“果然是你,露丝。”

琥珀最先出声,看着树脚的女人微微一笑,绝美异常,整个夜空中的星辰光芒暗淡不少。

露丝,玄魔界的魔女,十三年前她死了吗,怎么现在又复活了?

将神族的体魄作为寄生体,看样子没死也伤的不轻,现在实力跟自己一样,想要脱身还得另想办法。

琥珀暗自思索。

“呵呵!”露丝伸手缠绕起一缕金发,细长的指甲有意无意滑动,一双深邃的眼眸看着夜琥珀,淡淡一笑。

“正是奴家,没想到吧,夜琥珀。”

露丝手臂轻扬,细长的指甲在空中停留片刻,一抹耀眼的黑光消逝。

“锵。”

细长的指尖顿时长出一尺,露丝一瞥手尖,目光爱怜,把锋利的指甲放到面前,伸出丁香小舌,轻轻一舔。

无痕盯住女子怪异的指甲,她的手臂在空中移动,在空中划出尖锐的破风声。

这东西绝对不比母亲手里的剑鞭差!

“十三年前,你们挑唆擎天对付我们玄魔界,害我重伤,没想到啊,如今风水轮流转,今天换我对付你!”

露丝深陷的眼眸异光流动,高挺的鼻子对准空中夜琥珀,两片Xing感的薄唇有意无意的勾起。

看上去魅惑动人,如果没有空中的女人在场,她绝对是焦点!

琥珀眉毛轻挑,记起很久以前的事情,看着露丝轻笑道:“十三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

琥珀一瞥露丝什么的男子,接着说:“当年如果不是你们玄魔界对擎天的人下手,他们又怎么会对付你们玄魔界?”

“哈!”露丝脸色一沉,挑眉看着不慌不忙的夜琥珀,冷笑起来。

“为争夺宝物谁不是不择手段!你说,如果擎天的人知道你们不是在半路拦截抢了,他们会怎么样?”

闻言,琥珀脸上笑意稍稍退减,低眉看着杂草丛生的地面,幽幽说道:“他们不会信你。”

露丝嘴角抽搐,夜琥珀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关键,玄魔界跟擎天两派向来势不两立,她说的话,他们的确不会相信。

而且,这个女人身后还有一个死老头撑腰!

“就像你说的,为得东西不择手段,而我们,只是从你手里拿到,与擎天毫无关系。”

琥珀抬眼,淡淡看着露丝,她这么气愤,想来当时擎天的人对她没有手下留情。

不然,堂堂玄魔界魔女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好一个与你无关,夜琥珀啊夜琥珀,那可是绝世神物,你借擎天的手对付我们玄魔界,抹杀所有人,就真当这消息不会再有人知晓?”

露丝冷笑道:“你也畏惧擎天吧,不然你和清风不会躲起来,可是,命运就是这样的奇妙,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对手!”

听着露丝的话,琥珀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女人果然记仇。

“你们是冲着那东西来的?”

“哼!”露丝冷哼,深陷的眼中闪现一丝动摇,杀意退减,看着空中的琥珀反问道:“怎么,现在你肯归还?”

“未尝不可。”琥珀右手一伸,耀眼的光团出现在手心,金色的灵丝不停舞动,根本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东西。

但是,里面确有一股强大的气息。

“是吗?”

露丝舞动着锋利的长甲,双眼放亮。

琥珀默然,既然她是冲着宝物而来,大可以给她们,这个东西对她也无用,还省的自己动手。

她与露丝两人都是灵皇,真的打起来,自己未必能赢。

“可是,我想要的是他们。”露丝神色一变,指着琥珀身后树上的孩子,挑眉问道:“琥珀,你肯吗?”

“放屁!”

无痕吃惊,一向温柔的母亲居然也有爆Chu口的时候,这是他第一次见母亲这样骂人。

果然,听到母亲辱骂,露丝苍白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双眸怒火跳跃,强大的灵压压制着四周。

“你找死!”

话音刚落,人就消失在原地,紫红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空中,一双乌黑的魔爪闪动着阴毒的寒光,朝着无痕站着地方抓来。

这擎天就不能一次把这个女人姐姐掉么,留到这时候给自己添麻烦!

这次玄魔界看上的是孩子?!

琥珀心头一紧,急忙转身跟上去,手中剑鞭光芒绽放。

‘唰’泛着灵光的长枪拦住了自己去路。

男子虽然吃了丹药,但之前受的伤不轻,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他出手只为露丝争取时间。

“找死!”

琥珀大怒,身上灵气爆发,条条灵气化作道道凌厉的剑气,围绕着她飞动两圈,玉手轻轻一抬,剑气朝着露丝射去。

自己提着剑鞭对上了男子的长枪,瞬间就二十多招!

即将抓到小孩的露丝眉头一皱,听到身后的破风声,急忙抽身避开了剑气。

可是夜琥珀的剑气如同通灵般,如影随形,紧紧的跟着自己,不达目的不停下。

露丝眼中精光一闪,看着如影随形的金色剑气,得意大笑。

“居然用上本命灵气化剑,夜琥珀,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拼命,可惜你已经大不如前了!”

露丝乌黑的手爪握着两股魔力,转身砸向上追随而来的剑气。

“噗!”

空中金色与黑色交汇,露丝被撞得退后,撞上剑气的右手被生生绞碎,血肉模糊,好不容西修炼的身体又受伤!

每次都是这个女人挡在自己的面前,露丝脸色阴沉,不顾伤痛咬紧牙关,左手聚集魔力再次砸过去。

空中,琥珀身子一滞,脸色一白,嘴角一股黑血留下,真气开始紊乱,全身疼痛。

“轰!”

恰好,男子的长枪已到跟前,琥珀提剑抵挡,无奈长枪力度强大,生生的把她震出十多米,砸到树上。

“母亲!”

“娘亲!”

无痕抱起无忧跳下树,朝着另一边跑去。

“呼。”

无形的力量从身边传过来,抓住自己,令自己动弹不得。

无痕一看,远处的魔女左手完好,她用念力束缚住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跟没事人似得?

无痕用力挣扎,束缚更紧。

“呵,夜琥珀,关心则乱,今天你还是栽在了我的手里,呵呵呵。”

露丝妩媚的笑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琥珀走去,残断的右手淋着鲜血她浑然不觉,左手里凝结出一把乌黑的大刀。

“还记得吗,以前你是怎样羞辱我的,抢我的风头,在赛场上把我踢下台,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死了以后你的儿女还会被我摧残,我真为你心痛呢。”

露丝故作委屈,看着琥珀的目光突然变冷,提起大刀的左手迅速落下。

“今天,你就死在这吧。”

“母亲!”

无痕大喊,乌亮的瞳孔倒映出乌黑的大刀落下,眼看就要碰到母亲脖颈!

“啊!”无痕脸色通红,拼命用力挣扎,身体中血脉喷张。

‘咔嚓’

身体里,什么东西碎裂,温暖的气息从胸口喷涌而出,很快充斥着四肢,身体飞蹿出去。

无痕抓起身上白裘朝着魔女拼命甩去。

“咔嚓”

魔力所化的大刀断裂,露丝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飞来,巨大的推力喷涌而来,把两人一起掀飞。

下一刻,幼小的身影站在夜琥珀面前。

男孩身上灵力游走,全身衣袍鼓起,身体暗红,青筋直冒,看上去有几分恐怖。

而一旁稍小的女孩,她的身上居然灵光流溢,呆滞的眼神看着这边,身体周围的空气在抖动。

‘灵散境轮!’

忧儿竟然冲击到灵散阶段,琥珀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再看向无痕,他身体中灵力暴走,竟然也是灵动境轮怎么会这样!

痕儿他未能修炼,哪来的灵力?

看着浑身暗红的无痕,琥珀心中暗急,他身上奔涌着的灵力没有容器安置,只能胡乱在身体里乱窜。

“冷静下来。”

琥珀拉住最小的忧儿,心疼不已,如果不阻止他们,再这样下去他们随时会爆体而亡。

撞上古树的露丝站起身,拉起散落的纱衣,看一眼掉到杂草丛中的男子,转头盯住最小的女孩。

灵散境轮!

露丝错愕,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主上会愿意放弃宝物,而选择得到孩子。

想来,是这孩子身份有怪。

“咻。”

不待露丝行动,空中便发出细微的破风声,锋利的剑气铺面而来!

露丝急忙往后退去,看清楚前方境况。

男孩目光冰冷,死死盯住自己,一股意念力锁定自己身影。而空中飞走的剑气,居然是从他拉着的小女孩身上爆发出来!

‘多么可怕的爆发!这真是小孩子?’

露丝移动身形躲避剑气,心中又惊又喜,灵力出体化器而行,那是有造诣的灵散者才能做到。

小小年纪的丫头,居然修炼得如此之快!

不对,露丝惊喜的脸突然冷静下来,看着两个孩子的样子,心中顿时气急。

强行突破修为,他们这是不要命了么?

露丝咬牙,他们要真爆体而亡,她拿什么跟主上交代?

“咻!”

地面紫黑的藤蔓暴动,疯狂朝着琥珀爬去,缠住了她的身体,猛地提到空中。

“噗!”黑血喷出。

琥珀苍白的脸上闪现一丝痛苦,原本体内灵力混乱,被突然被晃动,稍稳的灵力再次混乱,撞击着五脏六腑,在身体中一阵翻腾。

没想到今日对付自己的人会是同族的人!

“夜琥珀,叫他们停手,在这样下去他们必定小命不保。”

草丛中爬起来的男子喘着粗气,看着四周古树完全被黑藤包围,编织出一个个牢笼,这两个孩子已是囊中之物。

“魔界之物!”

琥珀看着男子,冰冷的声音从银牙中蹦出来,隐含着无尽的愤怒。

“认得就好。”男子面无表情,看着白衣凌乱的夜琥珀。勾起嘴角,说道:“凭你再强的灵力也经不住这魔藤香噬,叫他们收手!”

条条黑**藤犹如阴毒的灵蛇,不停地往身上缠绕,体内灵力顿时消减大半。

琥珀气急,自己竟然忘记了魔森里还有这些魔物!

好一个请君入瓮的计谋!

琥珀握紧拳头,她着了玄魔界的道,这一切他们早已经设定好,只等自己。

可恨自己现在真气紊乱,聚集不了灵力,只能任由这些可恨的魔藤香噬灵力。

玄魔界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他们想要孩子,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

白衣被血水染红大片,琥珀看着脚下两个孩子,眼眶微红,乌黑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楚。

如果这两个孩子落到玄魔界手里,到时候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她不敢想象!

今天是不可能全身而退,自己全身已被魔藤包裹,只剩下一颗头露在外面,身上灵力不多了。

“天炎!”

琥珀松开手中剑鞭,强忍疼痛,强行运行灵力。

金色的火焰冲天而起,层层纠缠的魔藤遇上天敌,顿时化为乌有。

琥珀衣袖一挥,一道暗影从衣袖中飞出,一直巨大的飞兽出现在空中。

手中结印,托起两人向着高空甩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到飞兽身上。

“带他们走!”琥珀站在火源中心,看着高空大声喊道。

飞兽瞪着大眼看着琥珀,通Xing地点点头,迅速朝着森林东北飞去。

恢复神智,他们已然在空中飞行,脚下阿呆朝前飞去,唯独不见母亲身影!

“母亲!”

无痕低头大喊,下面金光闪耀,绝美的身影站起火焰中,血衣十分刺眼。

火中,女子微微一笑,乌黑的发丝与血衣一起飞舞,倾国倾城。

转眼,火光化作一点,消失在眼中。

母亲给他们制造了逃生的机会!

无痕双目微红,紧握的拳头渗出血丝,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只能无力的被保护着!

母亲!

手心血水滴落,无痕闭上眼,任由寒风吹打在脸上。

“哥哥,我们回去好不好,我不要留娘亲一人,我们不是说好永远不分开的吗?”稚能的声音刺痛着无痕的心。

回去?

如果能回去,自己早就冲下去了,但是自己心中明白,自己回去,只是让母亲心血付诸东流。

恨,恨自己的弱小,恨这具没用的躯体,无痕睁眼,看着一片黑暗的森林。

“玄魔界!”

无痕一字一段说着,稚嫩的脸上杀意四起。

“哥哥。”

身边无忧怯怯地看着哥哥,一股寒意从哥哥身上散发出来,他阴沉的脸,犹如地狱出来的野兽,随时会发飙。

无痕咬紧牙关,伸手摸着无忧脑袋,故作轻松地说:“无忧不哭,娘亲不会有事,等哥哥变强,我就带你去找她,你放心,哥哥一定说道做到。”

“真的吗?”

无忧红着眼看着无痕,小手紧紧的抱着无痕的腰,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痛楚。

她的哥哥他根本不能修炼,变强,谈何容易?

“嗯。”无痕肯定的点点头“不怕,哥哥会保护你。”

“哥哥,我身上好痛。”无忧皱着眉头看着无痕,小脸微微苍白,无力的靠着无痕。

无痕伸出指头轻揉忧儿眉头,自己右手竟然也是酸痛无比,宛如千万根针扎在上面。

想来是刚才迷糊的时候出了问题。

“嘎。”

飞兽突然叫起来,无痕侧头,眼前一亮。

阿呆嘴里叼着东西,幽蓝透亮的东西,不正是母亲的纳戒!

她竟然把这东西留给自己,无痕呼吸一滞,急忙将纳戒取出,意念力一扫,里面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

“忧儿,服下这个,靠着哥哥休息,一会儿就不疼了。”

无痕取出丹药给忧儿服下,又取出长袍披在身上,坐在飞兽身上,不再说话。

回想着刚刚的一切,自己感觉到灵力从胸口涌出,现在还有丝丝感觉也,难道我也有修为?

可是为什么自己现在身上却疼痛不已,无忧也是这样,难道他们身上发生什么?

刚刚碎裂的声音从哪里传来,温暖的灵力又是哪里来的,父母从来不让他修炼,为什么刚刚他会有能力保护母亲,难道是父亲落在自己身上的印记。

想起消失4年的父亲,无痕心中青涩,看着现在带着自己逃命的阿呆,无痕想起小时候父亲跟他讲起和母亲的过去

阿呆是母亲的伴灵兽,听母亲说是父亲当年送给母亲的,当时父亲说“这个小家伙虽然长得滑稽了点,但是它非常有用的。你打不过我的时候,你就可以驾着它逃跑,知道为什么吗?鸭嘴鸟是人间逃跑飞的最快的鸟。。。”

结果惹来母亲一顿暴打,因为这头魔宠他俩走到一起,可是,现在它却要载着我们远里自己的亲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