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王子殿下的莽撞情人

更新时间:2020-10-17 02:16:59

王子殿下的莽撞情人 已完结

王子殿下的莽撞情人

来源:落初 作者:云中叶 分类:玄幻 主角:乔海玉老太太 人气:

《王子殿下的莽撞情人》作者:云中叶,玄幻类型小说,主角:乔海玉老太太,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他当然知道自己的魅力——他是全国所有未婚少女心中的一个梦!有人当着他的面跳河,有人故意设计被人调戏,有人干脆直接晕倒在他面前……但是再也没有像这个女人这样直接脱了衣服躺在他面前。若不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信不信他当场就吃了她?偏偏这女人还真是不懂见好就收呐。一方面无视于他的尊贵身份,对他动辄打骂,瓦解他引以为豪的绅士风度,另一方面又煞费苦心地挑战他坐怀不乱的耐力……他本来以为他找到了相守一生的爱人谁知道竟是一场骗局——这个女人为了骗取一个不灭的灵魂,居然不惜以美色迷惑他!既然她自甘堕落要做那种女人,他没有理由不成全她!他一步步按着自己的设想迷惑着她,他一步步地“进”,就是为了他日的退,他要让她在身与心的双重都铭刻上他的名字,备受一生煎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打猎回来的王子肤色更加健康,经过了一个月的奔跑、冲杀、发泄之后,王子变得容光焕发,生气蓬勃。

王子一下了马,就高叫着:“乔,乔,我回来了。”

乔双双是被侍卫和宫女们簇拥到王子面前的。

王子走向她,乌亮的眼睛投来闪电般的目光,他握住了乔双双的手,说道:“你瘦了!”说这话的时候,王子是怀着窃喜的,但是,这窃喜之中,却又有一种莫名的隐痛。他如愿以偿地伤到了乔双双,然而这伤痛,也同样在凌迟他的神经。

乔双双本来是倔强地抿紧了嘴唇,可是这句话却把她的眼泪一下子催了出来,她咬着下嘴唇,有说不出的委屈拥挤心头。

“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随着王子的吩咐,乔双双看到了一头梅花鹿。那梅花鹿好像还认识她这个人,深情地向她凝眸。

乔双双的眼睛里,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居然是它!她从王子的猎枪下救下的那头鹿。

“你看它好像认识你呢!我把它带来和你做伴!”王子得意地说道,摸了摸梅花鹿的脑门,梅花鹿温驯地侧着头。

最初的喜悦已经退去,新的忧伤却如潮水般涌了上来。乔双双默默地看着王子,用眼睛说道:“放了它吧!森林才是它的家!”

王子怔了一下,眼底浮上一抹怒色,他当然知道乔双双也在暗示自己,乔双双希望他能够成全她的自由!

他在心里冷哼数声,他会的,但是,他会让乔双双带着满心的创痛和对他永久的思念回去,从此以后,他的影子会如影随形,侵入她的骨髓与血液,带来彻骨之痛。

“你说放了,就放了吧!反正我已经把它送给你了。”王子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示意他的随从把梅花鹿带出去,“明天,我们就带着梅花鹿去放生,你看可好?”他温柔地问着乔双双。

乔双双忽然挣脱了王子的手,扑了上去,抱住了梅花鹿的脖子。刹那间,她仿佛觉得自己就是这头鹿,任人摆布,任人凌迟。

“怎么了?”王子的声音尽管诧异,却更加温柔。

乔双双摇了摇头,退了一步。

梅花鹿被牵了出去。

乔双双望着梅花鹿,王子却在望着乔双双。是的,乔双双就是那一只梅花鹿,他是不会在一头猎物上失败两次的。他能够重新猎回梅花鹿,他就可以捕获乔双双的芳心。这世间,从来只有他不要的东西,而绝无他得不到的东西!

“你就要结婚了。”乔双双尽可能平静地看着王子,但是她的眼睛,还是泄露了她的酸涩。那酸涩如此强烈如此顽固,想要控制它,简直难于上青天。

王子看到了,他很自然地搂住了乔双双,低下头在乔双双的脸上印了一个湿吻。

乔双双吃了一惊,本能地想要挣扎,一张俏脸都挣得通红。她想都这个时候了,这个男人怎么还是不懂得收敛自己的多情。这多情对于乔双双来说,无疑是一种情感的摧残。是那种明知无望还会忍不住滋生侥幸的希望,然后加倍绝望的痛苦!这样的多情,以为是含了怜惜的,其实却是最无情的伤害啊!

可是王子的姿态却毫无一丝亵渎和做作,他搂着乔双双,他吻了乔双双,那样子也是像对待一个他喜欢的孩子一样,与男女之情一点都不沾亲带故。

“你知道,对于喜欢的人,我们总是用吻来表示。”王子低头在她耳畔轻轻述说,“我喜欢你!所以,我会帮助你!也许我会结婚,但那一定是在我帮了你之后。因为我决不能让你受到一丝伤害,如果你的咒语不能解开,我就不会结婚。”

乔双双的脸刷地红了起来,希望的火苗在她怀里跃跃欲试。这么说,她没有搞砸,这么说,事情不是没有转机的。

“如果你愿意,乔,在你离开之前,就做我的妹妹吧!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你知道我需要时间!”王子盈盈的笑眼中隐藏着卑鄙的算计,看着乔双双的脸色由红转白,他知道乔双双已经领会了他的意思——就算他会动情,也绝不是和乔双双,而是和乔双双离开之后的小人鱼。乔双双的反应也说明乔双双对他至少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在意,尽管他目前还不满足于这一点点在意,但是此刻,却是够了,足够他立足于这一点在意展开后续报复。他的心头简直有说不出的快意,尽管那快意是夹杂了他无法控制的疼痛的。

但是,有何不可呢?有一天,当乔双双的疼痛达到一定的程度时,他的疼痛就会慢慢减轻,直到消失。

然后,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一毫跟这个女人相关的痕迹!他恶毒地想着。

王子和乔双双的感情一天天炽烈——他们是世界上最相爱的一对——兄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白天,乔双双就换上了男人的服装,他们一起骑着马出去游玩。

王子说:“你还没有领略过这个国家的美景吧!在你回去之前,我要让你饱览山川秀色。”

乔双双的嘴唇动了动,但是她怎么能够拒绝王子的盛情呢?一旦那对眸子蒙上了失望的阴影,她会无法原谅自己。

乔双双只好忍着剧烈的疼痛,若无其事地接受王子的地主之谊。

或许是喜爱打猎的缘故,王子酷爱爬山。山路蜿蜒曲折,有些地方马匹是无法行进的,这时候王子就会下马步行。他牵着乔双双的手,带着她走向山巅。乔双双却最怕爬山,爬山会让她纤细的双脚痛得流血。可是只要她稍微流露出一丝不适,王子就会俯身抱起她,抱着她走向山巅——王子在这方面是非常固执的,他始终坚信,山巅的景色才是最好的。

当乔双双依偎在王子怀里时,她会比自己走路更加窘迫不安。为了减轻王子的负累,她不得不把她的脑袋伏在王子的肩胸之间,她的耳膜鼓荡着王子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她的脸颊变得滚烫,也不知是被王子的热气熏的,还是她自己被太阳晒的。

王子开始喘气的时候,她连忙挣扎下地,下一次,哪怕她的脚痛得像是被刀子扎,她也绝不露出一点点异样。

幸好山上的景色的确非常美丽,乔双双就尽可能做出被壮丽山河吸引的样子,既转移了王子的注意力,也转移自己的疼痛。

这个方法一度奏效,不过也有失灵的时候,有一次她听到了一阵潺潺的水声。

水声叮叮咚咚,清越激昂,宛如一曲《高山流水》。

最要命的是,那水声迷惑着乔双双,使她的双脚陡然间变得加倍地疼痛——她是多么希望能够把她的两只脚浸到那凉沁沁的水里面去呀!

“闭上眼睛,跟我来!”王子得意地拉着她的手,拉着她向前奔去。

他们沿着幽森的山路,钻过一丛浓密的灌木林,来到一个很大的湖泊面前。

悦耳的水声是由几股很大的泉水奔向一个湖泊时发出来的。那几股泉水就像是小型的瀑布,飞泻下来的银链,在阳光下闪烁着夺目的光彩。水流落入湖中,溅起朵朵水花,在空中卖弄了一下,又优雅地回到水里,绽放出那绝世的美与温柔。风吹过来,把水吹成轻雾洒在乔双双的脸上,凉丝丝的。

王子已经迫不及待地脱下了高筒靴,走向湖水了。

湖水碧澄澄的,如同一块毫无杂质的翡翠,湖底有着非常美丽的沙子。周围的花草树木倒映在水面上,好像是从湖底长出来似的,每片叶子,不管被太阳照着的还是深藏在荫处,全都很清楚地映在湖上。

乔双双想起了海底的花园。与海底浓艳的色彩比起来,这里简直是小家碧玉一样的风情了。

乔双双又想起了江南水乡,梦一样的水乡呵,烟雨迷蒙,素雅得犹如一幅水墨山水画,不染一丝尘世俗气,那又是与这个湖完全不一样的风情了。

乔双双恍惚地站在那儿,一时间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直到她的眼前忽然闪过一片水光——她吓了一跳,定睛一看,王子正嬉笑着向她泼水呢!

“乔,快下来!”

王子大声喊着,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一条白色的裤子,裤腿还卷得高高的,直到大腿根部。

乔双双偏过了头,一张脸羞得通红。

她想每个国家之间的风俗是多么不同呀!

在她的家乡,男女之间有着厚重的防线,非礼勿视是最起码的礼仪举止。

然而在这儿,“勿视”反而是对女性的不尊重,美貌女子是理所当然该被关注,亲吻也是正常的社交礼仪。至于男女授受不亲,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可是,她在心里嘀咕,我毕竟来自古老的东方啊!

礼仪大防,既是从小所授之教养,又岂能轻易抛却?

她没有前进,反而小心翼翼地退了一步,尽管她的脚是那么渴望走进那清凉的湖水中。她咬着牙齿瞪着那潋滟的水光,决定退回到灌木林里去等待王子。

但是,王子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又是一片水光向她兜头泼来。她猝不及防,眼睛、嘴巴、鼻子都灌满了水,来不及睁眼,她就被王子拦腰抱起,抛入了湖水中。

她惊讶地叫了起来——当然只是张了张嘴巴,而没有声音发出来,等她从湖水里面站起来的时候,她已经浑身湿透了。

单薄的衣裳裹在她曲线玲珑的身上,就像是一朵初开放的莲花似的,亭亭玉立在湖水当中。

幽昧的情火在王子眼底燃烧,王子按捺着失控的心跳,沉入了水中。

最初的惊愕过去后,从脚上传来的清凉滋味攫住了乔双双的心神。那双火烫的灼热的脚此刻被清凉的水流包裹着,抚慰着,那种舒服是无以言表的。乔双双简直要忍不住叹起来,如果她不是这么狼狈的话。

水面的涟漪渐渐平静了,映出她丰满迷人的身形,她不由又羞又急。

她用双手交叠在胸前,慢慢地走向湖岸。她的眼睛不时地盯着水面,生怕王子会突然在她旁边钻出来,突然地轻薄于她。

王子钻出来了,不过在距离她十米远的地方,而且背转着身体。

乔双双松了口气,心下不由得有些感激王子的体贴。

“乔,你发现了吗?”王子的声音透着兴奋。

发现了什么?

可是乔双双不能发出声音,如果王子一直这样背对着她,他们是无法正常交流的。

“啊,我又忘记你不会说话了。”王子笑了起来,“乔,这只能怪你。”

怪我?

乔双双在岸边坐了下来,脱去了那双因为浸透了水而变得笨重的靴子,把她流血的脚浸没在水中。

“你的眼睛会说话,所以我总是忘记你不会说话。”王子说话像在绕口令。

乔双双忍不住笑了起来,水面上映出了她明媚灿烂的笑靥。她拍打着水面,水花飞溅起来,水珠折射着太阳的光芒,有五彩的颜色闪烁着。

王子转过身子,怔怔地水珠围绕着的乔双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乔双双:天真未琢,稚气娇憨。

谁会相信,这样的乔双双,居然会有着一肚子的算计呢?

王子向着乔双双游了过来。

乔双双立刻停止了击打水面的游戏,惊恐地盯着王子,随时准备溜之大吉。

“乔,你发现了吗?”王子好像没有看到乔双双的警惕一样,兴奋地说道,“我会游泳了。”是的,他学会了游泳,他是不能容许自己受困于自己的弱点的。

他转了个身,又向远处游了过去。

乔双双松了口气,看着王子犹如一条游鱼般划过水面,笑容又回到她的脸上。王子游得非常熟练,然而两个月前,王子落入海中,身体沉得就像是一块石头。

乔双双笑眯眯地看着王子,如果真像主教所说的,有上帝的存在,那么,王子绝对是上帝的宠儿。所有的优点都降临在王子的身上,这样的男人,怪不得小人鱼会迷恋至深。

这时候乔双双难免又有点黯然,她想她毕竟只是一个局外人,只能目睹着故事的发展,而没有权利参与其中。如果有恋情,也是小人鱼和王子之间的恋情,与她毫不相干。她留恋也罢,羡慕也罢,终究是要回去的。

她想,也许过不了多久,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变回了乔双双,再也见不到王子,见不到这一切了。

想到这儿,她的心忽然疼痛起来,与她的脚踩着地面时的疼痛如出一辙。

她忍不住弯下腰去,捧住了胸口。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舍不得这里的一切呢?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想要遗忘掉她最初的梦想呢?

等她重新抬起头的时候,湖面上不见了王子。

她大惊失色地站了起来,可是,水面上没有涟漪,静悄悄的,好像根本没有人游过泳。

来不及考虑更多,乔双双就如一尾游鱼,跃入水中。

这个湖其实并不很大,但是这时候乔双双却嫌太大。她不断地钻入水下,又浮出水面,脸上分不清是湖水还是泪水。

忽然,她感到自己的脚碰到了什么,几乎是本能的,她立刻来了个大弯身,去抓水下的那个物体。她感到自己的腰身被什么抱住,心下倒是舒了口气。这个湖水里,除了王子,再无别人。如果王子还有力气抱住她的话,那么至少证明一件事——王子无恙。

她伸出手,拍了拍那人,表示她在,一切放心。

她尽可能地将王子的脑袋托出水面,却见王子没有如想象中一般紧闭双目,反而冲着她眨了眨眼睛,其状宛如恶作剧的小儿。

她怔了一下,但到底是救人心切,顾不得思虑其他,就带着王子向岸上游去。

王子的手臂将她锁得很紧,使她几乎要透不过气来,虽是在水中,然而一股莫名其妙的热气还是熏蒸着她的身体。她觉得周身都很不自在,她不再去看王子,但是眼睛不看了,身体的其他官能却反而加倍地敏感起来,她感到王子的手似乎有些不规矩起来。

幸好湖岸终于到了。

王子没有松开手,相反,他整个人都缠绵了上来。

乔双双无法继续装糊涂了。

她的纤手在王子肩窝的穴道上用力戳了一下,王子的手臂顿时麻了,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双手。

“怎么回事?”王子不解地甩了甩手,奇怪的是,一松开,他的手臂自动又恢复了正常。他想要再去抱乔双双,但是乔双双冷冰冰地盯着他,那么疏远而鄙夷,他的手就落了空,绕回来在自己的头发上略微耙了耙,讪讪地笑了笑。

“乔,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呢?你的魔咒是不是就解开了呢?”

乔双双怔了怔。

这个问题,她应该想到,但是竟然没有想过。

如果王子死了,那么王子自然再无可能与别的公主结婚,那么,她也不会变成海上的泡沫,她要实现她的梦想,岂不是有了宽裕的时间了呢?

她的表情随着她的想法在她脸上淡淡地闪了一下,只这一闪,王子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去。

“乔,你真是个自私透顶的女人!”王子冲着她大喊了一声,转过身又纵入湖中。

乔双双又怔住了,她呆呆地望着湖心一线,心想王子原来是这样敏感的一个男人,他居然能从自己的面色上看出自己的私心来。她暗暗叹息了一下,可惜王子只能看脸色,而无法读心。若王子懂得读心,便知她是绝无可能用王子的性命换自己的自由的。不要说王子是小人鱼心爱的男人,就算是一个完全不相干的男人,在经过了这些日子的相处之后,她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她在岸上等了很久,头发、衣裳都干了,王子才终于上了岸。上岸之后也不与她说话,自顾自地坐着发呆。

乔双双看了看不是很热烈的日头,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她站了起来,拿着王子的衣服走到王子身边,推了推他,示意他将干衣服换上。

王子赌气没有理她。

她蹲了下来,用她的一双大眼睛执拗地望着王子。

王子经不住她眼睛里的神气,无奈地接过了衣服:“我要你帮我穿上。”他的口气像足了一个耍无赖的孩子。

乔双双无法生气,幸好穿衣服这种事,她还是很在行的,毕竟她了解衣服就像了解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节一样。她抖开了衣服,将左侧衣袖套入王子左臂,衣衫自然地披拂在王子背上,她抓住王子的另一只手,穿入了衣袖。这时乔双双整个人绕到了王子跟前,轻轻地拢住衣襟,扣上扣子,又将领子向外翻出。整理完毕,端详了一下,才退了开去。

王子站在那儿,身体几乎没怎么动弹,衣服已经熨帖地穿上了身。他笑了:“乔,你真是一个精灵,连穿衣服都是别人比不上的。以后,我都要你帮我穿衣服。”

乔双双睁大了眼睛,碧玉似的瞳仁满是不忿。

王子又笑了,他勾起手指,刮了刮乔双双的鼻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一晚,乔双双躺在王子卧室门口的天鹅绒毯子上,内心忐忑不安。越是与王子相处得久,她就越无法真正走进王子内心。她想要是人心能如衣服一样该多好啊!那么,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猜出王子在想什么,也不用像此刻一样,真是走一步看一步,什么打算也不能够。

她的希望寄托在王子身上,但是她却不知道王子打的是什么主意。有时候她觉得王子的确很像是要帮助她的样子,但有时候,她却又分明感到,王子有点儿恨着自己。譬如王子走进卧室的时候,那么疏远的样子,甚至都忘记了送出晚安吻。

乔双双的脸蛋儿热了一下,她想她曾经对于王子的亲吻是多么反感啊!可是如今,她居然已经习惯了这个国家的亲吻礼仪,尽管她至今尚未主动吻过王子。

她又想到了这个国家的人民,在她所接触的人当中,无论男女,都习惯于用亲吻表达他们的情意。国王会当众吻皇后,皇后会大方地回吻国王,至于他们对王子的吻,更是习以为常。

用“吻”培养出来的王子,自然也是“吻”的专家。王子不仅吻他的父母,王子也会吻宫里面他亲近的仆人,每当王子这么做,那些仆人就会眼泪汪汪,好像是受了莫大的恩惠。因此,总是显得她的拒绝多么不近人情。

乔双双想,那时她写下“不许你吻我”这话时,以为不过是一件极其简单之事,岂料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当整个王宫,乃至王国只剩下她一人不吻也不受人吻时,她就变得格外特立独行了,这份特立独行并非鹤立鸡群似的的不羁,而是排除在外的异类,每个人都拿她当成一个不正常的人看待。这样的滋味,说实在也是不好受的。

乔双双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女孩子再怎么随意,基本的爱美之心总还是有的,何况,乔双双本来就是美的形象大使。她怎么可以容忍自己变成众人眼中的怪胎?

乔双双就是在“众矢之的”之下,渐渐适应了王子的亲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