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江郎贞女奔天涯

更新时间:2020-09-12 06:02:54

江郎贞女奔天涯 已完结

江郎贞女奔天涯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东方时空1 分类:玄幻 主角:令狐大将军 人气:

主角叫令狐大将军的小说是《江郎贞女奔天涯》,它的作者是东方时空1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人,周身紧紧裹着一件镶金边的玄色连帽斗篷,斗篷边沿的金黄流苏垂穗随风飘荡,衬托出此人的神秘,也彰显着这人的高贵。这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在这里,悬浮在一群人之上,而最令人惊叹的就是,居然会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发觉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在场的不乏当世一流的高级对手。既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这,就更加不知道他究竟在这里已然多久了,还有他究竟是敌是友?意欲何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命关天,这四个粗浅易懂的字经由这么一组合,再加上是由魔神使者那阴沉沙哑的声音说出,登时宛如披上了一件血淋淋的白衣,如此残酷地直面着每一个不明就里的人们。令狐振龙此时此刻在脑海中快速地将昨天那几场打斗快速地过了一遍,除了昨天下午在用餐处的血腥会战中,其余的充其量就只是击退震伤而已。而就是啊那唯一的一场见血之战,还不是自己和白沉英所为,而是那个嗜血残酷视人命如无物的拓跋国二殿下拓跋无晴所为,难道老东西要将这笔账算在自己和白沉英的头上?不会啊,当时他明明在场记录分明,而且令狐振龙也知道,什么老年痴呆云云只只不过是自己一时胡诌出来的,当不得真。那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呢?令狐振龙的眼睛一掠过东方巧巧,顿时想起了昨晚那荒诞怪异的事,心想自己会不会像巧巧一般,连续的记忆被人有意的裁剪掉一段,使得自己的记忆出现断层。这么一想,令狐振龙倒有点慌了起来,但仍是强装镇定,昂首挺胸傲然而立。

人命关天?山姆道夫走上前来,双目逼视着魔神使者,想要从他那皱纹横生的脸上看到一点点戏谑的成分。魔神使者大人,这四个字的分量以及它所附带的罪名可是不轻啊,这不由得使我想起您刚才说过的一句话,三思,三思刹那间说啊。大丈夫一言,可就是啊板上钉钉的事。

呵呵,这可当真是天大的笑话。魔神使者双目一竖,眼露杀机。我魔神使者一大把年纪了,何曾说过一句玩笑话,再次何曾夸大其词过。这件事,用人命关天四个字还算是轻的了,如果要我说狠话,只把你们这里谁也承受不起。

老匹夫!令狐振龙将御神古剑在身前一横,护住了东方巧巧等所有之人,银发飘飘衣袂翻飞。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大家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只要是我令狐振龙做过的,大丈夫光明磊落当认则认。如果是那莫须有的栽赃陷害,哼哼,就别怪我令狐振龙真的在此大开杀戒,以汝之血祭我之名!令狐振龙说完,白沉英也翻剑而立,厉声说道,没有错,我白沉英孑然一人,做事从来都是对得起天对得起地,今天您既然把话都说绝了,那么如果不把事情说个原原本本明明白白,就休想我们善罢甘休。

说得好!这句话不是魔神使者发出的,因为他说不出这等豪迈威武空旷深远的语音来,只有襟怀坦荡做人行事风风火火之人,方才能够发出了落落一吼。没有错,此人正是拓跋国大将军拓跋无咎。只见他在众帮派护卫兵上足尖疾点,不消几步便稳稳地落到了魔神使者的身边。与此与此同时,还有一个白色身影也在空中旋转而来,宛如那贯日的白虹,一个潇洒转过身便在魔神使者的另一边落定,此人白衣铠甲圆月弯刃,正是风国大将军风颂殿。当然,这等场合再次怎么少得到了月国一席呢?只见月国大将军月曲光,既没有在护卫兵头上傲然而来,也没有凌空翻身在空中留下一个令人仰视的弧度,而是径直伸出一指拨开簇簇站立着的护卫兵,好似利刃拨浪般生生楔入一群人之中,还未等一群人反应过来,他已经身处了魔神使者身法,并且展开了他那招牌般的和事老和蔼笑容,拱手便向一群人行礼。

在三位大将军落定之后,他们的侍卫亲军方才姗姗来迟,在帮派护卫兵周围的空地上站定。这使得原本就以局促的场地,变得是更加无立锥之地了。

说得好,我的先锋官!拓跋无咎旁若无人般哈哈大笑起来,一手叉腰一手对着白沉英就是啊竖起大拇指,连连赞道,好,果如其然有我年轻时身上那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好,很好。这个时候,他的对头风颂殿也不甘落后,侃侃说了起来。我见过不要脸的,可没有见过这么的不要脸的人。风颂殿还是维持着一贯高水平的冷幽默,继续说道,人家答应你了吗?没答应就别在这里瞎咧咧,我啊可真是替你害臊啊!这白沉英,归不归你啊还不是你说了算,别忘了还有我风颂殿啊。看着风颂殿如此说话,令狐振龙倒有点怀疑,昨天那个差一点致白沉英于死地的风颂殿,还究竟是不是他了?两者相距只不过十几个时辰,怎么他就能表现得这般若无其事谈笑风生呢?难道,身为战场宦海之人,就是啊这么的能言善辩脸色多变吗?令狐振龙和白沉英相视一看,却无法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一丁点的解答。

好极了二位大将军。魔神使者大手一举,即时阻止了拓跋无咎和风颂殿的抬杠,因为他知道如果放任他们下去,那可真是无休无止,很可能让正事无法处理。今天请你们来,可不是来谈论白沉英的归属问题。要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必我们如此兴师动众了。

对啊。拓跋无咎一副恍然大悟一般,那样子倒像是原先真的打算来这里讨论白沉英的归属一般,于是他朗声喝道,魔神使者,你一大早的不睡觉,把我们这几位大将军叫到一起有何贵干啊?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不成?不会啊,昨晚我睡得可香甜了,没有听到任何的异样。风颂殿一听,立即打趣道,是啊,哪怕就算是打雷也是不可能惊动一只正在草丛中熟睡着的笨猪的。等到拓跋无咎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时,魔神使者已经在陈述事件的经过了。

是啊,这件事情的发生,连我这个自诩为帮派无处不在的正义,都措手不及。魔神使者一说及此,头止不住地摇,极是悔恨。没想到啊没想到,对方竟是这么的残忍,杀人不见血啊。

哎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都快急死我了。拓跋无咎最受不了别人的,就是啊有话不说吞吞吐吐,和欲言再次止话只说一小半。我想不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既无声响,再次能惊动牵涉到我们几国利益的。唉,你倒是快说啊。

哼哼,装腔作势。令狐振龙严厉地说道,眼神似飞扬之鹰,直勾勾地看着那略显单薄伛偻的魔神使者。我猜啊,他就是啊无事找事虚张声势,归根结底就是啊看我们兄弟不顺眼,昨天憋了一晚没睡就只是寻思着一个莫须有的借口,好把我们这两个天纵英才给撵出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通晓刑律掌一院刑罚的,魔神使者啊!令狐振龙头一歪,嘴角轻蔑一弯,料定了对方就是啊针对自己,而做出的这无聊之事。白沉英倒没有开口,只是在想着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早早做好应对之法。

魔神使者大人,您就快说吧。风颂殿好言以告,与此同时一只手放在了魔神使者的肩上以示抚慰。今天我们都在,还怕有天大的事情我们不能解决吗?我风颂殿就不相信了,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四大大将军不能共同应付的。与此同时您也放宽心,只要真的是白沉英和令狐振龙所为,我们绝不姑息,全听您的处置。

既然有您这句话,那就最好极了。一声大吼,声音浸透着无边雄浑的力道,竟生生盖过了刚才拓跋无咎的那一声吼音。只见原先排列井然的帮派护卫兵像是得到指令一般,纷纷朝两边潮水般退去,让出了中间一条通道。发出那声吼之人,便是昨天与白沉英、令狐振龙大战而面不改色的魔神天卫士。只见他满脸横肉堆积,一步一地动,一走一山摇,两颗闪闪发光的流星锤安然端于肩头,慢慢地朝内里走来。但是他还不足以引人注目,而是他身后的帮派护卫兵。他们一个都弯腰拔绳,好似江河边的纤夫,躬身行走紧咬牙根,一步步艰难地前进。至于他们所拖行的物件,却全被清一色的黑色长布覆盖,让人看不出究竟里面所装何物,只能凭借外在固有的轮廓,猜测那可能是一个类似于囚笼一般的东西,但也仅仅只是猜测。这个庞大的物件,借由噜噜作响的车轮和那些绷得笔直的绳索,正像一朵缓缓飘来的乌云般,重重地无可抗拒地漫上了人们的心头之上。

魔神使者。魔神天卫士的笨拙粗大的身躯,终于来到了魔神使者的身边。而原先在魔神使者身后的月曲光,则微一侧身,来到了拓跋无咎的身边,但仍是一脸微小的笑靥。我原先以您老的实力,只要您一出马是决计能乖乖降服那两个居心叵测心如蛇蝎的人的,没想到最终还是得用到我。

死胖子,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令狐振龙将御神古剑一指,邪气一笑,有种你就将刚才的话一字不落原原本本地再说一遍,我令狐振龙要是能忍,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但是,魔神天卫士倒像是没有听见令狐振龙说话一般,稳稳得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就屹立在魔神使者的身边。而这个时候,身后的帮派护卫兵也停止了躬身前进的动作,手一松只见满手纵横交错的血痕道道清晰可见,那块巨大无比的乌云,也就如此矗立在一群人的眼前。刚才朝左右两边撤去的帮派护卫兵,也于此时重新合围了上来,飞龙盘结长棍一竖,声势震天。

好极了,此时此刻一切都到了最后的时候的时刻。魔神使者佝偻着身躯,只是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头一抬,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齐齐看向了令狐振龙和白沉英。只不过,在这一悲惨的事情揭晓之前,我还想给他们两个人最后的时候一个机会。令狐振龙,白沉英,我最后的时候质问你们,你们究竟认不认罪?

认罪?认罪?令狐振龙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其可笑的笑话一般,向后退了一步哈哈大笑起来。你还有没有别的词语可以说出来的,来来来今天我和白沉英就在这里,等着你能将你所能想到的所有罪行统统说出来。只不过我敢肯定的是,我们一件都没有做过,既然这样,我们再次认的生命罪行呢?白沉英倒是将宝剑倒插回剑鞘,双手交叉于胸前满脸不屑地说道,对,令狐振龙兄说得正是,你倒是说说看,看看我们俩到底做了何等泯灭人性惨绝人寰的事?

好,很好。魔神使者耸耸肩,惨笑一声。那么我的第一问便是,令狐振龙小兄弟,你承不承认昨晚曾出去过?你只要回答,是与不是?魔神使者话音刚落,令狐振龙便接话道,神色坦然丝毫无惧。没有错,我是出去。昨天晚上我闲来无事,御剑飞行而去,怎么了?难道你们冰火两重天帮派还施行宵禁,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了?

魔神使者一听,便接着说道,好,大丈夫敢作敢当,这也免得我们传证人出来作证,毕竟昨天晚上可是许多人都看见了令狐振龙小兄弟那御剑风姿。我的第二问便是,白沉英小兄弟,您还记得昨天那些与您对战的帮派护卫兵吗?白沉英同样磊磊大方,随口便答道,这是当然,只不过您要是问我是否记得他们每一个人,这就恕我无能为力了。魔神使者连连点头,然后就接着他的第三问,那么我再是请问,你们昨天晚上一同出此时此刻外,究竟是何缘由呢?

胡说八道!令狐振龙话一出口,刚才那一股恐惧就再次地狱魅般的出现了。究竟昨天晚上那胁迫的一幕,是否真实发生过?如果是真的发生,为什么只有自己有记忆,而东方巧巧却全然没有印象,瞧她的样子再结合她平时神经大条的表现,巧巧可不是一个藏得住话心机很重的小姑娘。再者,如果是真实存在过的,那么自己和巧巧再次是如何逃脱的呢?最后的时候那突然闯入幻景鍀那一个人,按理说应该是与那黑影是同一阵营,怎么可能让自己安然回来呢?可是,如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那些激烈的战斗、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诡异图景还有自己真切感受的痛楚,再次岂是自己所能幻想出来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还有,魔神使者还说了白沉英,难道当时他也在外?

令狐振龙就只是这么简单一想,都使得他背后冷汗涔涔,头脑里也似擂起了战鼓一般咚咚直响,双眉紧皱。令狐振龙此时心中再次想,此时此刻唯一能确定的便是巧巧和那个拓跋国太子拓跋无痕,一定是在外的。可是自己再次怎能说出东方巧巧的名字。只不过,魔神使者既然没有说出拓跋无痕的名字,就可以表明他和巧巧是没有嫌疑的,那么这是否可以倒推,他们没有外出呢?这怎么可能?怎么自己所认定的所有真实的事,都在这么一瞬间变得虚妄飘渺起来了?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了?

令狐振龙将御神古剑往地上一撑,稳住了自己因为持续深思而不得已晃动的身形。这使得欧阳易瑶惊慌不已连连问道,主人您没事吧,是不是昨晚替我疗伤耗损真元太多了?其实一小半是因为自己思虑过多,另一小半令狐振龙知道,是因为昨晚与那黑影对战,耗损过多还没恢复。

东方巧巧本来也想上前相扶,可是一看到欧阳易瑶那紧张兮兮的样子,自己就止住了脚步,只是不甘地抿着嘴。白沉英一看令狐振龙,也停止了自己的辩驳之词,转而扶住令狐振龙。

怎么?一向能言善辩的令狐振龙小兄弟,怎么一时语塞起来了,难道是理屈而词穷了?魔神使者笑得身形晃动,显然得意之极。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验证,那就是啊,看看你们的真元究竟有没有大规模地耗损。如果当真有的话,那么你们如果不是真凶,也是最大的嫌疑。魔神使者话音刚落,身形一晃就来到了令狐振龙的身前。这一次,山姆道夫并没有做出反应,因为此时此刻自己再有任何作为,都会给这件事添加不必要的麻烦。

令狐振龙小兄弟,白沉英小兄弟,你们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应该不介意这小小的测试吧。令狐振龙和白沉英当下无话,都是抬头望天,一脸无畏。魔神使者便领意而动,只见他伸出那支判官笔,在令狐振龙的胸前一点,再是对白沉英这么一做,然后快速一收。刹那间,魔神使者就将判官笔凌空一抛,判官笔在空中一转的与此同时放出光芒,不一会便显现出了两道刻度。那两道刻度显示的,都是令狐振龙和白沉英的真气容量,此时此刻他们的真气只是相当于全满时的,一小半还不到。

这个时候,令狐振龙的头痛暂缓,勉强抬眼看了一下,意料之中的答案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震动,只是对着魔神使者轻轻一问,老匹夫,这再次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如果你此时此刻去查看魔神天卫士,或者其他昨日有过战斗经历之人,莫不如此。

是啊,可是昨晚外出的,却只有你们两个人。好极了,一切都该结束了。你们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此时此刻就让你们看看,你们所做的好事吧!魔神使者大手一挥,那些个黑色幕布就徐徐落下,揭开的是一个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结局

只不过,似乎只有令狐振龙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