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凤女谋心:误惹郡主小萌妻

更新时间:2020-02-18 08:35:18

凤女谋心:误惹郡主小萌妻 连载中

凤女谋心:误惹郡主小萌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十里长街 分类:玄幻 主角:赵容张得禄 人气:

十里长街新书《凤女谋心:误惹郡主小萌妻》由十里长街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赵容张得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原以为能够恩爱白头,到头来却是凄惨收场。 重生归来报仇雪恨,经历重重磨难,最终携手廖瑨一统天下,开创繁华盛世! “你欠我的,今生偿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在找什么?”

皇太后好奇,从刚才开始,赵容莼的视线就一直没停下来过。

好似在找着什么人?

奇怪。赵容莼心里暗想,举国欢庆的宫宴却没见着那个人。莫不是丞相偏心只带了大公子过来?

皇太后的神情十分微妙,欲言又止的看着她旁边。

“咳。”廖瑨手放在唇前低声提醒。他穿了一件白色长袍,青竹图案仙风道骨,看着不似凡间的人儿。

温润的嗓音在耳边绽放开,酥酥麻麻,他说:“父亲大人一向公允。”

赵容莼如梦初醒,才知道自己刚才无意间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丢人丢大发了。

难怪她刚才在廖相的身边没有看到廖瑨,原来是被人有意安排到了她这边。

“公,公允便好。”

赵容莼抿唇干笑,被皇太后看了笑话去。她本对这桩婚事不甚满意,从外孙女的反应来看并非如此。

为给皇帝表忠心,文武大臣和后宫妃嫔送给皇太后的寿诞礼物千奇百怪,花样白出。

都是存了心思想表现自己的。反观赵容莼送的一本心经,实在“寒碜”的可怜。

无独有偶,她还不是唯一一个送佛经的人。

赵容莼的目光转向廖瑨,他也正好看过来。

视线对上,他温和一笑。赵容莼脸颊发热。

整个大殿也只有他们两人礼物相似,同时他们又有婚约在身,暧昧的眼光将二人包裹。

在佛寺住的久了,皇太后早把奇珍异宝当做身外之物,唯有赵容莼和廖瑨送她的佛经格外满意。

赞美不止,“好,好啊。有心了。”

也不知说的是佛经,还是送佛经的人。

听完皇太后的话后,赵全脸色缓和许多。再看赵容莼的眼神有些不一样,边宜法桌子下的手死死绞着帕子。

该死,又让赵容莼抢了风头。

为了表现孝心,让皇帝更加怜爱她,特地几宿没睡亲手绣制出来的。哪知皇太后只说了句“皇后的绣工还是如此出众”边完事了。

对比赵容莼送的那本佛经的态度一目了然,几个素来跟她不和的妃子已经在背地里笑话她了。

她甚至德贵妃的眼神无声的说:

“原来皇后娘娘也不过如此。”

边宜法气得眼都绿了,偏偏这个时候皇太后转过头来。误以为皇后是瞪她,当即怒拍桌子,“皇后既然眼睛不舒服,就先下去歇着。三宫六院大小事多,你一人处理委实辛苦,哀家看不如让其他姐妹帮着分担一下。”

皇后冷汗涔涔,皇太后这番话看似为她着想,实则是为了削弱她的权利。

果然,听完皇太后的话后,好几个妃子的小心思丢跟着活跃起来。端正坐姿以给皇太后留下个好印象。

赵全虽然没看见,但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对皇后尤为不满,低声训斥,“你给朕安分一点。”

边宜法不敢出声。默默将这件事记在心里,死老太婆,迟早要她好看。

觥筹交错,载歌载舞。

皇太后在寺院清净惯了,刚才又被皇后一闹,心里多少不大愉快。以年事已高为由躲清闲去了。

赵容莼也觉得无趣,正想找个理由走。她身边的廖瑨突然把脖子伸过来,“郡主殿下,可要去走走?”

“去哪儿?”

赵容莼话里有警惕,这也不怪她。前世跟他是有姻缘,后面失身下嫁张得禄。

算起来,前世她一共只见过廖瑨两次而已。一次是当她跟张得禄发生关系,所有人都骂她不知廉耻,皇上要降她的罪时。

廖瑨跪了下来,对着那人说:“皇上,微臣心有所属,不喜郡主。请陛下收回成意。”

他心有所属,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赵全本来是想给相爷府一个交代,廖瑨这么一闹,交代没了,罪也不问了。

男婚女嫁,互不相干。

第二次再见到廖瑨,是赵容莼发现张得禄家暴的癖好带着满身青紫求皇上让二人和离。廖瑨已经封爵,他身边便是公爵夫人。

赵容莼觉得难堪,她的狼狈偏叫他看了去。

“呵。”

那人当时冷笑了一声,赵容莼被张得禄欺负心理阴暗不少,以为他是在嘲讽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更是朝他龇牙,很不得上去抓花他的脸。

哪想后来为求皇帝同意,她在倾盆大雨中跪了一天一夜,只有廖瑨一人撑伞过来,把她送到一处宅子中静养。

她差点小产,赵容莼才知道自己又一次怀孕。想起前几个孩子皆不幸早夭,她心里害怕极了。得知边野有意寻她,赵容莼毫不犹豫的跟着走了。

天真以为只是逃离了狼窝,死之前才知道是又进了虎口。

“郡主想何事这般出神?”

清润的身影如三月的暖风,吹散了赵容莼心里的阴晦。

抬眼再看廖瑨,他眼角还没有细纹,也没有青髯胡须,轮廓隐约带有少年人的青涩。现在的廖瑨也不过刚及冠之年。

前世的种种化作碎片吹散在夜风中。

过眼云烟。

赵容莼缓缓缓了口气,眼里一片清明的笑意,“你还没说,去哪里呢?”

“出宫如何?”

正月十五的日子,也是西昌国最热闹且自由的一天啊。今天,宫中女眷是可以出宫的。

不知廖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赵容莼依旧没有拒绝。直觉告诉她,他是不会害她的。

笑容徐徐绽开,赵容莼的脸竟是比身后的星空还要动人。

廖瑨看呆了,一时忘记反应。视线根本无法从赵容莼身上转移。

目睹了他们有说有笑全过程的边野心里堵的发慌。想来刚才赵容莼一直要找的人应该就是廖瑨了。

姐姐本想给赵容莼随便许配个无权无势的,让她掀不起大波浪,相夫教子。

想象了一下她跟廖瑨琴瑟和鸣的画面,心里堵的更慌了。边野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就在他们琢磨的时候,赵容莼已经起身找了个借口离席,在外面候了没多久廖瑨也随后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