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我是不会为白莲花复仇的

更新时间:2021-04-02 23:30:49

我是不会为白莲花复仇的 连载中

我是不会为白莲花复仇的

来源:落初 作者:元暮轲 分类:仙侠 主角:李容音莫雨瑶 人气:

《我是不会为白莲花复仇的》为元暮轲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原本这是一个穿书女配打倒白莲花女主逆袭的故事,穿书女配一步步抢占机缘、揭穿伪善的白莲花女主真面目,白莲花最终被逼在秘境自尽,经脉寸断,死得不能再死。白莲花死后知晓了剧情,她以全部魂血为祭下了一个血咒,召来异世魂魄替自己复仇,而傅恬恬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倒霉蛋:“三百年之内,杀了莫雨瑶,夺回属于我的一切,否则你将魂飞魄散!”傅恬恬:“啊嘞?这位大姐,虽然那个莫雨瑶不怎么样,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多大脸让我替你复仇?用血咒威胁我也没用,本姑娘是有原则的,我们不约!”大女主文,无男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傅恬恬慌忙地伸手去抓树枝,触碰到的却只是空气。

强光带来的冲击散去,傅恬恬的视线模模糊糊恢复,却见她栖身的巨木仿佛活了一般,挥舞着枝条狠狠向她抽来,耳边是炸雷般的怒吼:“两只小虫子竟敢在我身上放肆,还不快滚!!!”

啊啊啊!傅恬恬被树枝抽得飞向远方,与她相反的方向一个黑影呈抛物线状被往远处抛去,想必是那条与她斗法的巨蟒。

自己现在的运动轨迹大概与巨蟒相似吧。刚才是往上,啊,到达抛物线最顶点了,啊,开始下落了。接下来,大概就是狠狠砸在地上了。成肉饼还是断几根骨头,视运气而定。

往下落的时候,傅恬恬这样想着。

落啊落,落啊落,傅恬恬的心情已经从最初的“要完要完!”的惊恐,到了“怎么还不落地?”的惊疑,再到“怎么还不落地”的淡淡无奈,终于,她停了下来。

从又高又远的地方掉下来,本该严重摔伤甚至粉身碎骨,傅恬恬却并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觉得轻飘飘、软绵绵,像是坐在棉花上。身子周围是浓厚到呈絮状的雾,整个人仿佛依然置身空中。再转头往旁边看,傅恬恬倒吸一口冷气,僵直了身体不敢动弹。身下是洁白的、厚厚的云团,正托着她往前飞去,这,这可不就是还在空中吗?

镇定,镇定,这是仙侠世界,一切皆有可能,不怕的不怕的。傅恬恬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忍住泪奔的冲动。李容音的记忆中哪怕化神修士也不会腾云御风,遑论载着一个毫无修为的废人驾云,这这这……这是哪路神仙啊,要带她去哪啊呜呜呜。

云载着傅恬恬嗖嗖地往前飘,这朵云似乎自带防风功能,风从她身侧略过,却连她的衣角都没吹动。

傅恬恬起初还僵硬得躺在云上动都不敢动,但看云团只是载着她飞,没有任何其它情况,她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她坐起来,撑着身子往下面望去,碧蓝的天空下是茂密的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绿色丛林,墨绿,深绿,浅绿,嫩绿,各种颜色的绿,清新宜人,是她活了二十年从未领略过的辽阔的自然风光。

有那么一瞬间,傅恬恬甚至想站起来,伸展开双臂体会自由翱翔的感觉,然而看了一眼高度……好吧,还是别了吧,她怂,怕掉下去。

就这样飘着,过了不知多久,傅恬恬只觉眼前微微一晃,仿佛穿过了一层透明的壁障,便来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小山,翠竹,泠泠泉水,花田药圃,小小木屋,还有一个,广袖长袍的美男子。

云团托着傅恬恬把她放到了一张竹椅上,便悄然消失。骤然触到实物,傅恬恬身子微微晃了一下,连忙握紧扶手。仰起头,看到的便是这般美景。

对面打扮得好似魏晋风流士大夫的男子向她走来,伸出一只手:“姑娘,可还好?”

好……好帅啊……

傅恬恬怔怔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心里无声尖叫:啊啊啊!帅哥,大帅哥!怎,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男子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模样,五官极为俊秀清润,哪怕世上最好的匠人最精心雕琢的美玉,也不及他十分之一俊雅。他的嘴角微微含笑,眉宇间带着仿佛天生的温和与包容,傅恬恬只觉他浑身都沐浴在淡淡的金光里,分明是极亲切的姿态,却让人觉得他是纡尊降贵的神祇,一举一动都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令人忍不住憧憬和仰望。

她痴痴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双眼中全是星星点点的亮光。

得不到回复的男子也不生气,只是浅笑着又问了一次:“姑娘,你可还好?”

温润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傅恬恬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傻盯着人家看了多久。她慌乱地低下头,小声道:“啊,没,没事,我没事,多谢您关心。”说完又忍不住抬起头看他一眼,却见他的手依然友好地伸在那里。傅恬恬将手指轻轻搭在男子的掌心,在他的帮助下站了起来。他手一松,她连忙缩回手,只觉从两颊到耳朵一片滚烫。

完了完了,脸肯定红了。傅恬恬心内哀嚎,拼命下压因犯花痴而起的躁动心跳,抬起头,开口,却是自己这辈子都想象不出的温柔甜美声音:“是您将我从险象环生的密林中带到这里来的吧,多谢公子相救,小女子傅恬恬,不知您是?我该如何称呼您?”

男子微微一笑,秀雅的五官仿佛再次散发着光芒,俊美温润:“我是凤岐,勉强算是个神吧。”

原来,不是像神祇,他,本就是神。

“天!”傅恬恬伸手捂住嘴,“你是神!难怪……难怪你长得这么好看。”

低下头,却看到自己的手上又是血又是在树枝上蹭的污泥,再看全身,满是血污和巨蟒的毒液,又脏又臭。

啊啊啊!完了!用这么脏的手去捂嘴,脸上肯定是五颜六色惨不忍睹的了。我的形象啊!傅恬恬欲哭无泪。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窘迫,凤岐微微一笑,伸手在她面前拂过。仿佛一阵沁凉的水流遍全身,傅恬恬一下就觉得全身清爽了起来,再看自己的双手,果然干干净净的,细密的伤口也已愈合。

傅恬恬只觉自己的脸又一次发烫,她仰头看着凤岐,星星眼道:“谢谢您了。”

凤岐温和地望着她:“傅姑娘不必这样客气,叫我名字便可。”

又叹口气,脸上带了几分歉疚:“说起来傅姑娘来到此间世界全是我的责任,该是我向姑娘说声抱歉才是。”

自己来到这里是因为凤岐?此话怎讲?傅恬恬疑惑地瞪大了眼睛。

凤岐看出了她的疑问,伸手将她往石桌石凳旁引:“此时说来就话长了,还请傅姑娘先坐下,容我慢慢说。”

傅恬恬也顾不得花痴了,满心满脑都是疑问,她依言坐下,接过凤岐给她倒的茶捧在手里,就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他:“我记得明明是李容音使用什么什么禁术将我的灵魂带到这个世界的,怎么会和你有关系呢?难道,那份禁术是你发明的?”

凤岐轻轻摇了摇头:“这倒不是,召灵之术是昔日的一个妖仙所发明的,它早已灰飞烟灭了。之所以对傅姑娘觉得歉疚,是因为那个叫李容音的女子之所以能得知她原本的命运轨迹,全是因为我。

“因着我的身份,眼里看到的东西比旁人总是要多些,李容音和那位名唤莫雨瑶的小友一进入此间我便注意到了她们。李容音原本是天道所钟,身上自带气运之光,然而却有明显的衰颓之势,边缘已从金色变成了灰黑色,想是德行不修之故。莫雨瑶更是有趣,分明是早夭的命格,气运之光却无比明亮,而且随着李容音气运之光肉眼可见地愈加黯淡,她的气运之光也越来越明亮。显然,李容音的命格在逐渐转移到莫雨瑶身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