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爆萌小狐仙:小和尚,别跑

更新时间:2020-09-12 06:11:02

爆萌小狐仙:小和尚,别跑 已完结

爆萌小狐仙:小和尚,别跑

来源:落初 作者:丹青卷 分类:仙侠 主角:阳光静谧 人气:

火爆新书《爆萌小狐仙:小和尚,别跑》是丹青卷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阳光静谧,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一位几经轮转,世世苦修的高僧大德。她是上古流传下的神兽种族之一,九尾狐族遗脉。因为上古之时的“狐难”事件,佛门与九尾狐族原本便是宿敌。他们的缘起,起于他一时的怜悯。他们的因果纠葛,绵延了几世轮回。终有一日,他被人所害不幸入魔。她苦苦阻挡着他的杀戮,最后,他却失手错杀了她。——“究竟是因为什么,让你即便是被他所杀,却仍旧在弥留之际,笑着对他说一声,没关系?”后来她被魔族少主以魔族神器救活,却性情大变,残忍嗜杀。他悔恨不已,立下誓约,定要唤醒她心中的所有美好感情,让她重新变回当初,他与她初见时,那个活泼可爱、纯真善良的小姑娘。——“从今以后,小僧不渡天下人,小僧,只渡姑娘一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古之时,轩辕黄帝与魔神蚩尤于逐鹿大战,蚩尤大败,被逐出中原,其后人在苦寒北地建立魔域,经过漫长的岁月,魔族势力渐盛。

彼时中原有黄帝以自己的武器——上古神器轩辕剑化成的轩辕结界相护,修炼魔族功法的人一旦踏足中原地界便会被结界发出的剑气袭击,无一幸免。故而就算魔族想要重回中原,却有心无力。

黄帝是少典氏的后代,姓公孙,名为轩辕,但因为人们多称他为轩辕黄帝,便也渐渐忘了他的姓氏,其后人多以轩辕为姓,以示尊重。

十多年前,中原三百二十州大一统,晟衍帝轩辕煜自称乃是轩辕黄帝的后人,于九国乱世中南征北战,一统天下,建国号为晟,定都颖阳,改元永兴。

晟衍帝不可不说乃是一位明君,他立国之初正是多国混战之后中原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的时候,彼时中原大地各处哀鸿遍野,百姓十不存一。

衍帝登基之后大肆鼓励百姓生产,下令轻徭薄赋,他自己更是带头节俭,穿着简单,三餐节省,在他的带领下,朝中官员亦是节俭成风。

随后,他统一文字、语言、律法,推行诸般利民政策,他知人善任,体恤臣民,百姓无不称道。

这十几年来,在衍帝的治理之下,国内各处形势一片大好,百姓生活富足,各地粮食丰收,国库亦稍显充盈。

永兴十三年春,颖阳城。

颖阳城地处中原正中的锦州境内,是锦州最大也是最繁华的大城,城池有内外两重,外城大约南北长十里,东西宽七里,城中居住的是普通百姓与商人。内城中则是皇宫与王府、衙署、大臣宅邸的聚居地。

皇宫占地广阔,修建奢华,重重殿堂林立,假山石雕绿植分布规则有序,一条条青石小路蔓延而去,不知通向何方。

皇宫后部建有一座幽静殿堂,是皇子皇女学习之所,称上书房。

晟衍帝如今有皇子五人,皇女两人,其中皇长子轩辕宁现年二十五岁,是皇后嫡子,早早便立为了太子。

时值清晨,上书房中朗朗读书声清脆,五位皇子和两位皇女连同他们的陪读俱都坐在上书房里认认真真的跟着师傅研读《诗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子之于归,宜其室家……”

所有皇子皇女和陪读都摇头晃脑的认真读着诗经,只除了皇五子的陪读——丞相幼子梁以寒除外。

那是一位年约七八岁的少年郎,长相清秀,气质清隽。此时他正将脸隐在书卷后,《诗经》之下平铺的却是一本《道德经》,他认认真真的看着《道德经》,别人郎朗念的《诗经》他竟是半点没有听在耳中。

现年六岁的皇五子轩辕浩转头看了他一眼,眸色无奈。

当今之世,晟衍帝尊佛抑道,下旨将好几座有名的道观都强行拆了,反是四处兴建佛寺。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原人界出家修佛者众,修道者却越来越少,好几座名门的修道门派都渐渐没落,可是这位丞相幼子梁以寒却对于老子的《道德经》有近乎偏执的喜爱,自小的梦想便是拜入道家大德门下学习道法。轩辕浩多次劝他都没有半点用处,只能徒呼无奈了。

--

永兴十四年秋末,丞相府第三进院的一个单独小院中。

这个院落取名海棠院,只因院子里栽种的一棵海棠树而命名,是丞相府小公子梁以寒的住处。

时值午后,暖融融的阳光照下来,只见海棠树下安放了一把藤椅,一名少年躺在藤椅上,正仰头透过稀疏的枝叶看向天空。

他怀里卧着一只花猫,那花猫身上的毛色呈分明的黄、黑、白三色,毛发柔顺,在阳光下发出淡淡的光芒。

花猫蜷缩在少年怀中享受暖融融的阳光照耀,在少年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中正自熟睡,发出轻轻的呼噜声。

在一片安静中,少年梁以寒喃喃念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念着念着,他尚且年少稚嫩的脸上现出一丝狂热,猛然坐了起来,惊了怀中的花猫。

花猫模糊睁开眼睛,不悦的看向他。

梁以寒清声长笑,他一把将花猫抱了起来放在眼前,笑着说道:“阿花,我决定了,我要去清虚山,我要去求仙访道,就算当今圣上尊佛抑道又如何,他日,我梁以寒定要以道家神通,震动天地!”

花猫慵慵懒懒的看着他,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满是茫然之色。

处于兴奋中的梁以寒起身将花猫放到了藤椅上,笑着说道:“我这就去跟父亲辞行!”

说罢他匆匆转身,冲了几步之后又想起什么,转身走回来,半跪在藤椅前看着椅上安静坐着的花猫,脸上现出一丝不舍,低声道:“只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能陪着你了,阿花,我会吩咐莺儿好好照顾你的……阿花,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他用力的按了按花猫的小头,按的花猫下意识的缩了缩头。他爽朗一笑,转身走了。

徒留花猫安静而优雅的坐在藤椅上,定定的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头一歪,“喵”的叫了一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