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师尊别跑,腹黑徒弟要逼婚

更新时间:2020-09-09 07:39:37

师尊别跑,腹黑徒弟要逼婚 已完结

师尊别跑,腹黑徒弟要逼婚

来源:落初 作者:相似 分类:仙侠 主角:天君丹 人气:

《师尊别跑,腹黑徒弟要逼婚》为相似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本文讲诉的就是某妖孽师尊如何将自家呆萌小徒儿一步一步诱拐至六界中闻风丧胆抱头窜鼠的腹黑史。小徒儿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家师尊:“师尊您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偷看大师兄洗澡!”师尊:“当真?”小徒弟立刻举起两只小手:“当真没有,我只是帮大师兄试试水温,然后再、鉴定一下他的身材。”师尊黑着脸:“那你有没有偷看过为师?”小徒弟惶恐:“绝对没有的事。”师尊咬牙切齿:“以后多看看!”小徒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漓隐的修为究竟有多高深我是不清楚,可是我却知道他能一手创立青丘,百年前一击将祸乱三界上千年的上古魔兽爨魇打的灰飞烟灭的事我还是知道些的。

爨魇是魔尊帝天座下的第三魔使,千年前不知道因什么原因突然出现在人界,期间天界也曾派出仙家去清除过,却无一例外葬身于爨魇手下。

就连天君的四个儿子,也都尽数丧命爨魇之手。

而因这场战斗被吵到睡觉的漓隐,只是稍稍一出手便将它打的灰飞烟灭。

这样的修为,又怎会因我轻轻一掌,便伤的吐血。

心下也顾不得记恨他方才的轻薄了,忙过去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

“可是受了内伤?”

他见我一脸焦急,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都是些小伤,不碍事。”

“我倒是要感谢这一身的伤了,能的神尊如此上心。”

我有些错愕,随即反应过来。没好气的拍了他一巴掌,只是相比方才,减轻了不少力道。

“你这二十年去了什么地方?我还真不知这世间还有什么力量,竟能将你伤成这般狼狈模样。”

他依旧一副不在意的神色,只是眉宇翘的老高,一双狐狸眼快眯成一条缝。

“一点小伤而已,丹Xue山多的是灵丹妙药,漓隐心知,神尊定不会狠心见死不救的。”

我笑骂:“你倒是打上我丹Xue山的主意了。”

“神尊一人又如何消化这满山的灵草,漓隐也是为神尊分忧。不若将来这丹Xue山岂不是随处成了精的药灵如何是好?”

见他半开玩笑的语气,心下也不怎么担忧了。

本来看他丝毫没有血色的面皮,心下也有些焦急。

漓隐要是死了,那青丘的桃林岂不是都得老死了。

不是我不关心漓隐,只是这老狐狸修为高深莫测。只要不灰飞烟灭,就算他想死,都是死不成的。

可是青丘那片名冠三界的桃林,却不是那么好容易再培养出如今这般盛况来的。

他见我一脸不悦,有些讨好凑过来、

“神尊莫要生气,漓隐日后定会保护好自己,不让神尊再担忧半分的!”

不去看他那张引人犯罪的面皮,面目表情的看着他,“你倒是看得起自己,本尊何曾担心过你?”

“那神尊可是在惋惜那些即将为漓隐治伤的药草?不若漓隐日后就留在丹Xue山,为神尊培育出更多的灵草来。”

我不屑的看着他,“几株药草而已,本尊还曾不放在心上,只是近日里极南之境异动,三界安危还需要你出力维护,不然你以为本尊会管你这只死狐狸是死是活?”

他立刻换上一副玄然欲泣的神色,幽幽盯着我、

“神尊对漓隐果真没有半分念想,如今漓隐伤的这般严重,又受到神尊这般打击,心下顿时觉得痛彻心扉,生无可恋,心如死灰。哪里还有半分力气去保卫三界。”

我额头筋脉不停的跳动,努力压下想一脚踹飞他的冲动。

一脸阴狠的将他衣领提起、

“方才是谁说一点小伤不碍事的?照你这么说,哪日,你要是没了,岂不还的怪到本尊头上?”

他一脸畏惧的缩了缩脖子:“方才有神尊关怀,心中甚是感动,顿时不觉伤势可有半分痛楚。现在神尊如此绝情对待,碎了漓隐一颗赤诚之心,顿觉浑身上下痛不欲生。”

可是我哪里从他眼中读出半分难受,倒是觉得他此刻一定心中暗笑。

火大的对上他戏谑的眸子,我慢慢平复心中的怒气,摆出一副柔情面孔看着他。

“漓隐可愿为本尊做一件事?”

他见我这般仪态,两只狐狸耳朵顿时一片嫣红。

“神尊大可直说,只要漓隐力所能及,就算上不归山顶下冥幽炼狱,定会拼尽Xing命为神尊做到”

看着他一脸的不自然,我顿时心情大好,随即换上一副忧伤之色。

“漓隐说的可是当真?”

他面上一派认真之色:“漓隐说到做到,只要神尊要求,上穷碧络下黄泉也要为神尊分忧。”

我自动忽略他那一番看不出诚意的表白,一脸森然的看着他、

“那么,请青丘太长老立刻,马上,滚出我丹Xue山!”

说话间,迅速祭出一阵狂风,朝他扫去。

哪知,他像是早有准备一般,闪身躲开。

顿时丹Xue山上狂风大作,将满山梨花吹得漫天飘落。

花雨中,我迷了眼。

仿佛看见漓隐一脸深情的看着我,那双勾人心魄的眸子如同一汪深潭,将我目光强行吸纳进去。

有那么一瞬间,让我误以为他眸中深情,倒映出了我此生最美的光景。

直到很久以后后,久的我都记不得当时情景,记不得他当初模样。

脑中却盘旋不断,无数次回放他那双深情地眸子。仿佛这世间,只剩我一人,霸占他所有视线。

等风静下来后,他早已换回一副妖孽之色,似笑非笑的望着我。

忽然觉得方才似乎有什么事情被我忘记了,可是仔细回想,记忆并没有缺失半分。

我有些恐慌,这些年总是记忆错乱,许多事情都转瞬即忘。

心下闷闷的,见漓隐面上欠扁笑容。

有些不甘心的跟着走过去坐在他对面’

“次次都能躲开,你就不能让着本尊一次?”

他翻身瘫坐在躺椅上,斜睨着我。

“明明知道碰不到我,神尊还是次次出手,神尊对触碰漓隐这件事当真是锲而不舍。”

我气结。这只死狐狸要不要这么自恋?

本大神何曾对他有过半分非分之想?竟然时刻将我形容成这般恶狼模样。

走过去对着他的狐狸头就是一锤,“青丘血狐在外就是这般宣扬你青丘狐媚本领的?”

转而一脸煞有其事的点头,道:“都说青丘狐狸皮毛厚实,现在想来难怪,当真没错。以你这般面皮厚度,怕是三界之楚翘了。”

.......

他愣愣的盯着我不说话。

我安慰Xing的摸了摸他的头,“太长老也不要太过惊讶,本尊知道你们狐族向来都是以面皮厚实为荣,现下本尊如此称赞,太长老应当感到高兴才好。”

漓隐弯着眉眼,笑眯眯的朝我说道:“多谢神尊夸奖,漓隐很是受用。日后定当将神尊称赞之事发挥到淋漓尽致”

.......

我愕然。

漓隐面皮厚成这般、真真是天下无敌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