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夫君,修仙吧

更新时间:2020-08-13 05:41:56

夫君,修仙吧 连载中

夫君,修仙吧

来源:落初 作者:香辣肉丸子 分类:仙侠 主角:小姐杨剑飞 人气:

完结小说《夫君,修仙吧》是香辣肉丸子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杨剑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死而复生的叶嫣只想长生,只是投生的小世界被阵法限制灵气约等于无。修仙要趁早,没有灵气怎么办?凉拌!笼络灵宠,盗取空间法宝,外界没灵气,我在空间一样能修仙!只是夫君,你怎么修了魔,还离家出走了?既然这样,那你走你的魔道小路,我度我的升仙大道!夫君,你下辈子再修仙吧!………………非言情向玛丽苏,正统灵根修仙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端着醒酒汤榴花出现在院子里,她借着檐下的点燃的宫灯看到踏冰痴痴的站在檐下,便出声唤了声:“踏冰姐姐?”

踏冰却好像没听到一样,依旧站着一动不动。

榴花不解,端着醒酒汤走近,待走得近了,她才发现踏冰面前的窗户破了一个大洞。见踏冰看着窗户的破洞处一动不动,她十分好奇。

榴花端着托盘走近,“踏冰姐姐?这窗户怎么坏了?”

榴花话音刚落,就从窗户的破洞处看到房间里自家二爷和新夫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二爷身上的喜服被撕碎散落一地,白色的中衣也被撕毁,后背上的伤口还有鲜血在往外渗。

“啊!”榴花尖叫一声,手里的托盘也翻了,滚热的醒酒汤摔在地上,汤汁溅了她和踏冰半片裤管。

踏冰终于回过神来,她一边跑向房门一边语无伦次的大喊:“来人啊!来人啊!二爷和二夫人被怪物袭击了!快来人啊!”

踏冰大喊划破寂静的黑夜,连天上的明月也躲进了云层中,漆黑的夜空中唯有远处闪烁着几颗明星。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怪物是什么东西!”榴花害怕的抓着踏冰的衣角,跟着踏冰一同回到新房。

榴花不识字,但是也从嬷嬷哪里听说过吃人的怪物的传说。见踏冰说起怪物,她就自动带入进去,毕竟年纪还小,才十四岁不到,哪有不怕怪物的。

房间里,叶嫣倒在杨剑飞身上,手指间血迹斑驳,已经分不清是叶嫣自己的血还是杨剑飞身上的血。

踏冰和榴花将叶嫣从地上搀扶起来,踏冰一眼就看到叶嫣脖子上的青紫掐痕,心疼的要命。她知道这是杨剑飞掐出来的,再看向地上杨剑飞的身体时,眼睛就像要冒出火一样。

杨剑飞趴在地上,背上的伤口尤其骇人,从肩胛骨一直延续到腰际,血液还在往外流,地上都是鲜血。

“踏冰姐姐,怎么办啊!二爷伤的这么重,后背还在流血,我不敢去碰二爷!”榴花找了好多衣服压在杨剑飞的伤口上,但是这些衣物根本就不能止血。“要是柳叶姐姐在就好了!”

踏冰抓着榴花的手腕说:“你赶紧叫去叫大夫,还有侯爷侯夫人,再多叫几个人过来看着,我怕那怪物再回来。”

“踏冰姐姐,我不敢出去呀……谁知道那怪物还会不会跳出来吃人……”榴花哭丧着小脸。

“那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喊人!”踏冰说。

临走前,踏冰将倒在地上的橘猫双手抱起来,轻轻放到屋檐下摆放整齐的花盆里。

…………

半刻钟后,医堂的大夫背着药箱带着徒弟,急匆匆的由小厮领着到了朝云阁。

入秋的夜里凉意阵阵,可是大夫的额头上却是布满了汗水。

朝云阁里围满了人,丫鬟婆子站了一屋子。但是每个人站立的时候,都空出了房间中心的那一大滩血液,使得那滩鲜血越发的扎眼,让人惊心不已。

文远侯和侯夫人坐在软塌上,两人面上都十分焦急。只是侯夫人喝茶的时候,能看到她扬起的嘴角。

等医堂的大夫到了朝云阁,文远侯便立即迎了过去,脸上急切的表情也舒缓了不少。虽然原配逝去十几年,连记忆都淡化了很多,但是对于原配所出的孩子,文远侯还是很上心的。

毕竟杨剑飞小时候是那样的乖巧懂事,即使后来出了意外伤了腿,他都一直是个很好的孩子。

大夫看到婚房里围了一圈的人,大吼一声:“为这么多人作甚?看戏呢?都给我散了!”

他的学徒重复道:“快散了快散了,耽误我师父看病了!你们还想不想病人快点好了?”

文远侯闻言,立即遣散了大批的丫鬟仆妇,连杨剑飞的庶兄夫妇都赶走了。

此时婚房里只剩下大夫师徒、文远侯夫妇以及榴花和踏冰几个。

“大夫,您先看看我们家儿子吧!他流了好多血!”文远侯道。

大夫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先瞅了一下叶嫣。叶嫣躺在婚床上,乍一看倒没有明显外伤,大夫点点头,就去瞧睡在值夜丫鬟隔间的杨剑飞。

杨剑飞被除去了外衣,裸着后背趴在床上,这使得他背后的长长的伤口越发的触目惊心,让人不忍直视。

“这伤口,到不像是利器所伤啊!”徒弟看了伤口脱口而出。

大夫瞪了徒弟一眼,一边打开医箱一边沉吟道:“这么大的伤口,所幸你们做了简易的止血处理,不然哼哼……怕是早就流尽血而亡了。”

榴花道:“我们用衣物止血根本没用,还是柳叶姐姐用了止血散才将将止血。不过我们还是不敢动,只是把二爷从地上搬到了床上而已。”

大夫在徒弟的帮助下将止血结痂的药粉撒在那手指粗的伤口上,然后取出干净的绷带将伤口缠好,一层又一层只裹得杨剑飞像一只蚕蛹一样。

而后大夫一边把脉一边抚着自己的胡子沉吟道:“脉象……还算平稳,止血及时,没什么大碍。等下我开几幅补气益血的房子你们每日三次煎服,再配合外敷的伤药,大概三五天就能好了。”

文远侯问道:“那我儿子什么时候能醒?”

“不出意外明天就能醒!”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文远侯夫妇连声道谢。

大夫念药材剂量,徒弟就开始写方子。

见大夫忙完了,踏冰忙上前道:“大夫,您再来看看我家夫人吧!”

大夫点点头,跟着踏冰到了婚床,踏冰早就搬了板凳放在床头。

床上的叶嫣双眼紧闭,眉头紧锁,嘴唇惨白的如同一张白纸,额头上还渗出细密的汗珠。

大夫一眼就看到了叶嫣脖子上的青紫淤痕,他估摸了一下侯府去医馆请自己,再到自己来这里的出诊,时间差不多是三刻钟有余。

将近半个时辰,这姑娘脖子上的淤痕还没淡下去,由此可见掐她之人手劲之大,心思之毒!

大夫让踏冰将叶嫣的手拿出来放在脉枕上,大夫看到叶嫣十指斑驳的血渍,拿起来看了下就知道是甲肉分离。他摇了摇头,叹道:“哎……遭罪哟!好在我这里有灵药,一般人我都舍不得拿出来……”

踏冰闻言,突然泪盈满眶,她虽然才被叶嫣母亲分配到叶嫣身边,还陪嫁到了文远侯府。但和叶嫣相处了数月,叶嫣也不是那种挑剔难伺候的人,数月下来,总归是有感情的。

所以亲眼一切的踏冰打算将事实真相隐瞒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