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战狂潮

更新时间:2020-08-10 02:41:41

仙战狂潮 已完结

仙战狂潮

来源:落初 作者:入霄汉 分类:仙侠 主角:韩震周岚 人气:

火爆新书《仙战狂潮》是入霄汉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韩震周岚,书中主要讲述了:做人上人,成仙上仙,飞剑一出冲破九重天;莫笑我出身微贱,我的血是沸腾的;逆天改命,炼肉体、修神魂、驭神器、锻法宝;人犯我杀人;仙犯我斩仙;魔犯我灭魔;妖犯我除妖。长生永恒,法力无边,笑看五界三域烽烟起。气动山河,震撼天地,谁与我巅峰法力为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养生药堂前台诊室灯火通明。

严医师和伙计在给韩震包扎伤口,韩震面无表情,如果不是严方三番两次劝说,阻拦,韩震道别一声就会愤然离去。

严医师感到很内疚,贺朗出手太重,韩震小腿两处露出点点白骨。

待韩震情绪稍稍稳定,严医师表示愿意补偿韩震,三才玉墨和轮回草免费制成药,送给周岚治病。

韩震冷哼一声:“严伯,谢谢你的美意,我娘的病一定要治,如果你合理公平把成药卖给我,我会接受,该多少钱就多少钱,至于嗟来之食,请你收回。”

“你不要记恨贺朗。”严医师全力维护贺朗。

刚出生的严方就和四岁的贺朗定了娃娃亲,之所以,严家和贺家走动的很近,双方家长约定再过三年,就恢复严方女儿之身,给二人完婚。

在这关头,如果这门婚约毁了,严医师老脸没处放,再说他得罪不起贺家。

“我和贺家狼的事,和别人没有关系。我可以受辱,但我不能一辈子受辱,三个月之后,我败了,会实践诺言。”烛火照着韩震的脸色,异常可怕。

严医师叹了口气。

刚过半夜,就有人发现韩震不见了,严医师命人四外寻找。连个影子也没找到,不一会儿,前堂后宅大部分人知道了此事。

只有严方被瞒着。

韩震咬着牙关,溜出严方家,在路上服下一颗红冠道人赠送的黄色丹药,待疼痛减轻些,回到自家住的房子那,没有直接进屋,而是去了蓄水池。

衣服也未脱,跳进水里。

天空无数星斗,半弯月亮映出清辉,来回随着波浪滑动。

韩震躺在水面上,一动不动。今天的事谁也不能怪,只能怪自己无能,从小只想着把田种好了,把猪养好了,把菜地种好了,和父母过上殷实平静的生活,然后把父母的病治好,要他们更幸福。

可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软弱就要挨打,没有实力,就被人骑着脖子过。

韩震心里无比的酸楚。

猛地就见他疯狂的游动,浪涛翻滚,激起的水珠形成一层彩色幻影。

击打池塘石壁,借助浮力向后退,再游进重复击打。

包扎伤口的棉布已经全部脱落,血混着池水散开。韩震忘记了浑身的剧痛,只有一条信念,强大,强大,再强大。

韩震发现了奇怪的现象,踏着水露出半截身子。

“怪,怎么池水变成了血红色。”韩震捧起池水,放到眼前,确实是红色。

“咕咕”池水瞬间冒起腾腾热气。

韩震觉着血液也在跟着沸腾,两条巨浪翻滚,韩震被甩到五十米的空中。

池水中出现了金鹰和两条红晕蛇虚幻的影子,它们在飘渺的影像里大战。韩震身体坠落,强大的漩涡翻滚,把他卷入池水底。韩震竭力反抗,双手击打,双腿乱踹,脑袋撞,可是无法游出水底。

过了几分钟,韩震再也憋不住,索Xing张嘴呼吸,池水刚到嘴唇内,又被他呼出的气流挡出去。

韩震被漩涡排到石壁边缘,他双手、胸部贴在石壁上,以图减少压力,冲出去。

可是他白费了心机,虚幻的金鹰和红晕蛇就在水面上大战,虽然没有声音,但强大的力道丝毫没减弱。

韩震一下子明白了,前几日那场大暴雨把金鹰和红晕蛇的血冲到了池塘里。这些血还附有一定的阴魂,自己的鲜血流到池水中,被这些阴魂争相香噬。

韩震最初在水里呼吸,感到十分费力,没有五分钟,拼命的游出水面,吸了一大口气,就被强大压力重新催回水底。

周而复始数十次,韩震觉得舒畅起来,在水里呆的时间越来时间越长,呼吸也顺畅开来。

黎明时分,大山鸡又站在山坡上引颈高歌。

刹那,池塘恢复了平静,池水开始由红变清,金鹰和红晕蛇虚幻的影子消失。

韩震上岸,看看东方鱼肚白,估计这次在水底呆了三个小时之久。

“妈咪个球,大山鸡,我在水底没待够呢,就跑出来把鬼吓跑。”韩震低语着,回房,取刀。

大山鸡习惯了韩震的追杀,等着韩震到近前,才不慌不忙的飞走。

韩震鼻子气歪了,撒腿就追。

仅仅三步,韩震就惊呆了,自己身体如何变得轻盈无比,跨一大步,六七米的距离,韩震试着从岩石跳下,轻飘飘的,落地没有丝毫声音。

“哈哈,大山鸡,瘟鸡,看你往哪逃。”韩震越过灌木丛和大石柱,根本没费力。

韩震毕竟比不上大山鸡飞行速度,追了三个小时又被它逃的无影无踪。

韩震看到了胜利希望,这次超极限的追击比上次距离近了许多。

同时韩震没感觉以往虚脱的乏累,大山鸡刚看不到了影儿,他就爬下高峰。韩震这次没去冲浪,他想改为晚上,希望那三条阴魂再次来“折磨”他。

韩震想到一个问题,自己不是被贺朗刺伤了很多处么?怎么会跑这么远,一点也不妨碍?

掀开裤子和上衣,那些伤痕一个也不见了。

“哈哈,神奇的鹰血蛇血,神奇的池水。”韩震开怀大笑起来。

晚饭的时候,韩震讲说了三才玉墨和轮回草的事。

“震儿,娘看着你越来越结实的身体,眨一下就放光的眼神,心里开花一样的高兴,比吃什么药都管用。”周岚摸着韩震棱角分明的面庞,“再说咱家就剩那两千五百颗灵石币了,光买哪两种原药就差的很多,余下的灵石去哪淘呀。”

韩震拍拍胸脯:“相信你儿子,能搞到灵石。儿子长大了,不需要爹娘什么事都来费心。”

“你还是孩子,十四岁的孩子。”在周岚眼里,韩震即使是无所不能的超强人物,也是个孩子。

“不,我马上十五了,能干成年人的事。”韩震极力辩解。

“娘相信,娘相信。”周岚第一次觉得肩上的担子轻松下来。

韩震开始有一定之规的训练。

天一擦黑,韩震躲在自己屋子里,开始打坐,默念《大三元聚气功》口诀。

这里的夜很静。

不但没有时时传来的犬吠,连个打更的也没有。

此时打坐练功,正合适。

吸气,形成气流,转运丹田,五脏六腑开始发热,热气丝丝随着气流转动,热度升高,丹田之气就浑厚,最后凝成气团,充满丹田。

无数汗毛孔开始流汗,排除体内的瘀滞之气,四肢百骸犹如经过大提纯。

韩震根据《大天元聚气功》最前部分口诀练习到午夜。

收工,去蓄水池冲浪。

韩震带了一把砍菜的弯刀,割破小腿部,鲜血滴入池水。

不出所料,金鹰和红晕蛇的阴魂又开始大战,池水翻滚沸腾,韩震连想都没想跳进去。

最初韩震跟翻滚的波浪争锋。

对于三个阴魂来说,韩震的力量太小,很快被压迫去了水底。

约四个小时吧,大山鸡出现了。阴魂退去,池水风平浪静。韩震冒出水面,抹去脸上水珠,直接跳到岸边。

“大山鸡,小爷来也。”韩震大叫着。

大山鸡看着弯刀吃惊,这傻小子拿的和往日不一样啊,虽然比菜刀小了一半,说不定更加锋利。大山鸡啼叫了两声就飞起来,刚到山坡半空,就感觉不妙,韩震就在身后。

“瘟鸡,小爷吃定你了。”韩震兴奋之余,跑了几步,一跃而起,就抓住了大山鸡尾巴。

不甘啊,大山鸡奋力展翅,被韩震拽下几片尾羽,飞上山坡。

“妈咪个球,丢车保帅啊。”韩震眯着眼睛,仿佛看到明日午饭的餐桌上,多了一盆麻辣炖山鸡。

临下山坡,韩震偶然一抬头,发现下面草丛中,有一道红彤彤的光芒。以为是眼花,换了位置再看,那红光更加强烈。

阳光很强,更显得那光刺眼。

韩震决定去探下究竟,等他下到半山坡,忽然一股股的腥臭之气扑鼻,伴随着土黄色气雾。

“不好,是大土蟒。”韩震暗叫不好。

韩震从小生活在这里,岂能不知土蟒的厉害,宁肯遇到狮虎一类的大型野兽,也比面对土蟒幸运。

腥臭越来越浓,黄色气雾面积越来越大。

韩震找到一处凹进去的位置,隐藏起身子,此时他才发现,草丛中躺着一个人,衣履鲜明,方形帽子,中间镶嵌着鹅卵般的宝珠,那红光便是阳光照射下,宝珠发出的。

此人一只手挡住左脸,看不清容貌。

韩震握紧弯刀,恶狠狠的道:“土蟒,你又跑出来害人,在小爷的地盘,你甭想得逞。”

土蟒陡然发起狠来,摆动身子,抽打山石,树木,直径两尺的松杉树连根拔起,逾千斤的巨石撞击山壁。

地动山摇,砂石横飞,天昏地暗,好不恐怖。

韩震皱起眉头,这条土蟒远比他和赖中、尚成涛在壳子村东头宰杀的那条厉害数倍。看样子这只不单单是本身力量,而是有了修行。

土蟒周身钢铁般鳞片,擦击出无数火光。

韩震借着这些火花,看到那人被狂风刮着翻了一下身。

“这人好眼熟啊。”韩震拍着脑袋,猛然想起,这不是红冠老道要自己帮他寻找的徒弟么?

土蟒围着那人转了两圈,不大一会儿,尾巴末端翘起,挑起那人手腕,待土蟒露出森森惨白牙齿,那人中指冒出一枚非常好看的戒指。

“储物戒指。”韩震暗暗纳罕。

土蟒露出得意神情,咬向那人手腕。

韩震不能再等,弯刀闪过一丝寒芒,人已迅即飞落。

“当”一刀砍在土蟒脑袋上,韩震手被震得生疼,肩膀一阵酸麻,而土蟒一点也没受伤。

土蟒被激起野Xing,丢下那人,反身攻向韩震。

韩震运行真气,抵挡腥臭之气,双手握紧弯刀,一跃而起。

别看土蟒五米左右的庞大身躯,但行动起来非常敏捷,轻巧的躲过。

虽然韩震修炼有一段时间了,但具体到何种级别,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对付这条土蟒正好试验一下本身能力。

弯刀化作了剑式。虽然不好看,但威力不弱。

土蟒也看出对手不简单。

“畜生,敢跑来我的地盘为害,就没把小爷放在眼里,哼,小爷教你怎样把眼睛放亮些。”韩震靠近一块突兀青石,反手几下,磨了磨弯刀。

韩震瞬移了三个方向,十余道寒光刺向土蟒眼睛。

土蟒庞大尾巴卷起一块青石,同时盘旋而起,大青石迎向弯刀。随着一阵炒豆子的声响过后,寒光全部击打在青石上。

土蟒修行年份不短了,有了人类高级思维---这是韩震此时的判断。

韩震思索着,怎样最短时间消灭土蟒。

土蟒盘绕在石笋之上,吐出猩红长信,上面布满苍蝇一样包着毒液的小疙瘩。

韩震轻飘飘的飞起,在空中猛一反身,流线型冲过来。

双手握着弯刀,那气势看似并不强横。

土蟒一下子咬住弯刀。

韩震在空中来回旋转,与土蟒僵持。也就是五分钟时间,韩震双脚夹住一棵树干,就见他双目光彩猛然炙烈,腾出左手。

真气爆满---极致。

掰断弯刀,双脚借力,来不急细想的一刹那,断刀刺进土蟒右眼。借着手腕一摆,又刺进另一只眼睛。

土蟒疼痛难忍,又加之看不到,胡乱滚翻。

韩震躲在一棵树后。

土蟒最终筋疲力尽,脑袋撞到山石,应声粉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