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铁血风尘

更新时间:2020-02-14 09:38:13

铁血风尘 已完结

铁血风尘

来源:落初 作者:暮秋 分类:仙侠 主角:武林武功 人气:

主角叫武林武功的小说是《铁血风尘》,它的作者是暮秋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风云突变,武林盟主遇害,元凶不明。中原各大门派惨案迭起,仇杀不断,而名不见经传的阴阳教却异军突起,其教下门徒依仗邪教武功祸乱江湖,为中原武林种下无边杀机。幸得已故武林盟主之后艺成下山,纵横江湖,最终揭开了阴阳教教主的神秘面纱,使已故盟主死因大白于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方云星依意坐下,低头一看,心下又是一阵疑惑。只见三张蒲团之上连有一根不易令人发现的红线。正心疑间,或觉坐下涌起一股大力直透环跳之Xue。他不及细想,连忙平心净念,默运元功导引这股内力由丹田巡经周身三十六大Xue道,然后再由头顶百汇大Xue复又巡回诸处要Xue,如此数次,人已进入物我两忘境地。

渐渐地坐下内力逐步增强,而东方云星的自身内力也相应加大,约莫半柱香功夫,腾腾白气已由他头上冒起。这两股内力相持大约一个时辰,东方云星的脑海里竟然已经成为一片空白。正当东方云星即将无法把持的之时,坐下劲力却忽地消失,而自身内力也随之无影无踪。

惊异之际,他睁开眼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只见自己一袭白衫竟然尽被汗水湿透,酷似水洗过一般。就连坐下蒲团也被汗水浸透。却原来是刚才运功之际流出的汗水所湿。回望两位老禅师,面含笑意,似已入定。

东方云星惊异之下,试着再行运气一遍,一试之下险些叫出声来。往日自己运气修炼内功,必先摒除杂念,待心平气和之时,方能导气运行。而现在心念一动,丹田之气便告自行涌起并运行。竟达到念动功生的地步。

却是,东方云星并不知道,两位老禅师刚才施展少林不传之密……佛门净念神功,帮他打通了寻常武人如不靠外气相助毕生都难打通的通玄静脉……七星督脉。

这是一门几近失传的佛门无上奇功。只要身负这种奇功,今后练习内功时,均不用事先做任何准备,心念一动,元气即生。可使练功之人事半功倍,武功提升极速。

本来,历代少林掌门都严守戒规,此功只传下代掌门一人。但当年铁心禅师与新仲照一战搏生死,内伤极重,生命垂危;铜心禅师和银心禅师也一同前往助战,同时也受了不轻的内伤,功力锐减。感于中原武林危急存亡之秋,为免少林寺数百年佛门净土再遭黑龙帮余孽侵袭,于是,铁心禅师在临终前将此功破例传于下代掌门铜心禅师与监寺银心禅师两位师弟。使二人尽快恢复武功内力,力保少林寺。此后不久,铁心禅师就已圆寂。

东方云星下山后,铜心禅师感于其是中原武林盟主之后,海内四尊之一的白羽秀士之徒。况且,盟主遇害之后,少林寺数遭磨难,都亏海内四尊侠义相助才屡次得脱灭顶之灾。而今白羽秀士书信告知铜心禅师,弟子东方云星已经下山,请其多方照应。铜心禅师自知东方云星身份特殊,恐少林寺难以完成此等大任,于是与师弟银心禅师相商,将此功相传。也算是自己作为现任临时盟主之一,对已故盟主的一点表示吧。

本来,铜心禅师原意是等东方云星下山诸事完毕以后,再传与他,哪知东方云星身份被叶红霞一语道破,如此一来自己只得抢先一步助其速成,是他能够在短时间内增强数成内力,已备不虞之测。

片刻之间,铜心禅师与与那老僧调息已毕,东方云星正待上前相谢,忽见铜心禅师双目精光四射,就如两柄利剑直射他的二目,东方云星不由心中凌然一惊,暗思:这是什么功夫?

正惊疑间,忽又闻那老僧一声轻咳,这声音入耳轰鸣回响,令人血气翻涌不已。

东方云星愈加愕然,铜心禅师却抚掌大笑道:“年少之时,便有此定力,实在难得!”

铜心禅师所言不差,方才二位老禅师显露的均是少林寺极厉害的秘传神功:“双目夺神大法”与“狮吼乱心大法”。如与内力稍浅之人,单此一瞥一咳,定然无法承受。但东方云星原本就颇有根基,加上此时身负佛门净念神功,内力平空增强了数成,所以所收震慑不大,但即算如此,他也感到双目刺痛、五内翻涌,只不过尚能勉强抵御罢了。

东方云星冲二人深施一礼,然后道:“请问老禅师,这位大师是……”

“这位是本寺监寺,也是老衲师弟银心禅师。”铜心禅师介绍道。

东方云星连忙上前再次施礼道谢:“大师在上,晚辈多谢大师传功之德。”

银心禅师微微一笑道:“少侠免礼,适才贫僧与师兄以内力相戏,希少侠见谅。”

“二位大师大施仁手助晚辈内功速成,晚辈正恨无以为报,何言见谅二字?”说完,他低头望着自己这副落汤鸡的摸样,不由难堪之极。

铜心禅师问道:“少侠可学过御寒功夫?”

东方云星答道:“弟子学过。”“你且试试看。”

东方云星闻言顿悟,于是依法将师门御寒功法运行数周。不想一试之下,只觉遍体燥热,就如火燎炭烤一般难受。睁眼再看,又是一惊,恰才似是在水里捞出的白衫,此时居然通身干透,想是适才内功所划热力所炙而干。

不唯如此,更令他不敢相信的是,此时自己却是站立而非端坐。大凡习练内功,均应事先摒除杂念、端坐而行,而自己却是随意之间即可进入运行状态。惊喜之下,东方云星不禁再次向二位老禅师道谢。哪知铜心禅师面色一端,神态一下子变得严肃异常。他严厉地低声问道:“少侠出山之时,林大侠所嘱咐的话可曾记在心上?”

东方云星俊面一红:“弟子并没有忘记”

“既是这样,叶女侠缘何暴露了少侠身份?少侠可知自己现在的处境?”铜心禅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弟子身份想来叶女侠本来就已知道,所以弟子也没想到她会轻易说破。东方云星似乎已经猜测到这件事情的严重Xing。”

“在此之前,少侠是否知晓自己就是已故东方盟主之后?”

“弟子是在不知。往老禅师实言相告。”东方云星乞求道。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铜心禅师道声佛号,跌坐于地,面色灰败异常。

“老禅师,你怎么了?”东方云星连忙上前搀扶。

好一会儿,铜心禅师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少侠知道,自盟主遇害以后,凶手十五年来,无不费尽心机查找少侠下落。斩草除根一直是他们的当务之急。如今少侠过早暴露身份,此事一旦被黑龙帮余孽获知,少侠岂不成了众矢之的?十五年来,令师一直没有将事情告知少侠也出于此啊!”

“那,东方盟主真的就是弟子父亲了?”东方云星心下不由一沉。

“此时千真万确。”

“老禅师,那,弟子母亲到底又在何方,她现在怎么样?”

铜心禅师并没有立即回答对方的话,只是怔怔地往者东方云星那张惊愕异常的脸。

“老禅师,你告诉弟子,我娘大地在哪里呀?”东方云星双膝一软,竟然跪于铜心禅师面前,其声凄切之极。

铜心禅师两满双手相扶。但东方云星暗运“千斤坠”之法,铜心禅师竟然未能将他扶起。东方云星恳求道:“如老禅师不告诉弟子,弟子就永远不起来。”

铜心禅师无奈,长叹一声,然后幽幽说道:“少侠母亲当年人称‘红绫仙子’,姓苏名玉琦。盟主遇害以后,少侠母亲将实现藏于一个石匣之中,被路遇的白羽秀士林大侠带走。少侠母亲却从此不知去向。也有人推测,夫人被凶手掳走。”

“啊!”东方云星闻言不禁气堵胸膛,眼前发黑,立时昏晕过去。

“少侠,你醒醒。”两位老禅师连忙掐Xue施救。

不一刻,东方云星又苏醒过来。他望着面色焦灼的两位老禅师,喃喃说道:“二位老禅师,我……”她实在无法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父被人害,母被人掳,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

铜心禅师自然东方云星此时的心境。他苦苦地摇摇头道:“不惟少侠一人。自盟主遇害之后,三十三年前凡是参加过围歼黑龙帮的高手,有多少被黑龙帮余孽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刚刚离山的叶女侠的父母,不也是双双被害?只是她本人尚不知道罢了。不过,少侠切记,咱不要将此讯告诉她,更不能再将她的身份暴露于江湖之上。要知道,她的父亲就是实现与叶女侠昨夜就下的玄武门门徒的掌门叶青云。如让黑龙帮余孽得知此事,叶女侠今后的处境就将与少侠一样危险。”

东方云星郑重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愈加悲苦。叶红霞的遭遇居然和自己一样悲惨。此时,一丝坚定不移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涌起,那就是:报仇!为了自己的父母,为了叶红霞的父母,也为了多少年来前赴后继查找凶手而捐躯中原江湖的武术高手和妻子儿女!

但是,杀父掳母的仇人又会是谁?他不由再次向铜心禅师问道:“老禅师,凶手是否就是阴阳教?”

东方云星自知如正面询问,铜心禅师一定顾及自己报仇心切而不告诉自己。于是张口到出阴阳教。同时紧盯着铜心禅师的脸色,以他估计,此时多半是阴阳教所为。

果然,铜心禅师闻言脸色大变,急忙合掌道:“少侠切勿听信道听途说。十五年间,中原武林正义之士付出那样大的代价,也没能找到证据。少侠切记不要草率从事,慢说凶手并不一定是阴阳教,就算是,其既敢于在中原武林大会期间前往袭扰,可见实力之强。一旦少侠身临险境,别说老衲和中原武林,就是海内四尊,恐怕也只能望而兴叹。到时老衲何颜去见林大侠,九泉之下,又如何向东方盟主交待?少侠切切不要冲动。”

看到东方云星低头不语,铜心禅师接着说道:“成大事者,都从不计得失,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自古善恶到头终有报,目今天下高人均已陆续现身中原江湖,三年之后武林大会又将召开,到时天下群雄荟萃,自不难查明凶手并将其一网打尽。到那时,少侠何愁不能报仇雪恨,与母亲想会?不然的话,如一意孤行,又怎能对得起为此捐躯的众多武林之士?往山下养精蓄锐,苦练武功,万勿轻生复仇之念,以免抱憾终生。切切牢记!”

铜心禅师自知东方云星已动报仇之念,所以这一番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实是出自肺腑。

东方云星应声说道:“多谢老禅师教诲。弟子答应不去报仇就是。不过,弟子既已下山,也不能空手而归。自当潜心查访一番。连中原武林之士都能前赴后继,弟子省委盟主之子,有岂能袖手旁观,坐享其成?固网老禅师指点迷津,使弟子也为中原武林尽一份绵薄之力。武林兴亡,匹夫有责。弟子虽然刚刚下山,也不愿苟且偷安,为匡扶正义理应赴汤蹈火。”东方云星这番话说的也是慷慨激昂,斩钉截铁。

两位老禅师闻言不由微微点头一笑。铜心禅师袖中取出三支白色羽毛,教育东方云星道:“少侠可识得此物?”

东方云星接过一看,当即道:“这是家师信物,弟子自然认识。但不知为何在老禅师手中?”

铜心禅师道:“十五年前,盟主遇害之后,令师白羽秀士第一个到达现场。击毙两名暗中寻找少侠之人,掩埋了对方名字的遗体,并救起少侠。临走时在地方名字的坟头之上留下一支白色羽毛。老衲以此推断:少侠定是白羽秀士救走。数月前,令师又派令师兄金刀大侠贺永昌前来少林寺送信,要两年暗助少侠完成此次下山的任务。临走之时,也留下一支;半个月之前,在九仙山仙人谷中原武林大会前一天晚上,群雄遭到一伙黑衣人袭击。后得到一位白衣人暗助,盟主牌位猜的安然无恙。老衲以白羽秀士的八卦神功推断,这白衣人定为少侠莫属。后又殿前紫竹竹竿之上发现这支白色羽毛,老衲感觉确信少侠已经出山。而这支羽毛也定为东方少侠所留了。”

东方云星俊面微微一红道:“老禅师博闻广见。这第三支白色羽毛的确是弟子所留。只是那次出手,如非老禅师与另外一位道长分散黑衣人注意力,弟子也无从下手。弟子至今仍旧心有余悸,没有累及老禅师等人,弟子已感幸运之至了。”

“不然。少侠初出茅庐就先声夺人,实在气勇可嘉。可以说那次已经为我中原武林立下奇功,尤其是极大地鼓舞了中原武林的士气,在此,老衲当须代中原武林感谢少侠援手之德。少侠以未及弱冠之龄而身负如此武功,实在是中原武林后人的楷模。如能勤修不辍,日后定当光大中原武林,力挽狂澜。挽救中原之危,恐怕只能依靠少侠这等后起之秀了。”

“老禅师过奖了。弟子微末之技,何足道哉。今后还须老禅师多多指教。弟子先行告谢了。”东方云星说完向铜、银二位老禅师深施一礼。

铜心禅师道:“老衲虽然忝为少林掌门,但所学远不及令师。故此无物可赠。唯有违背石门遗训,以净念佛功助少侠内力速增。也算是依次报答令尊生前所立功德以及令师十五年来养育栽培少侠之德吧。往少侠刻苦习练,以不负令师对少侠的一片苦心。”

东方云星连忙道:“弟子已经牢记于心了。”

“少侠可与老衲等同进晚斋,今夜就开始习练内功,切勿懈怠。”

铜心禅师说完,与银心禅师带他离开了藏经阁。

此时已是星斗满天。几人晚饭之后,铜心禅师安排东方云星宿于距他只有一墙之隔的一间禅房之中。自己则修习夜课去了。

东方云星进了禅房,侧身坐于当中那张禅床之上。心中浮想联翩,自从自己下山以来,所有经历是他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本来,他这次奉师命下山,只有三件事要办。第一,南下黄山戏雾庵向庵主黄山神尼递交一封书信;第二,向丐帮长江分舵了解中原江湖局势,第三,到少林寺想铜心禅师了解盟主遇害的真相。完成这三件事以后,师父恩准自己可以再中原逗留一端时间,顺便历练历练,然后在回山复命。因为师父说自己很快就要业满出师了,海内四尊之徒不能只是终日隐身于塞外荒野,坐享尊贵虚名。

东方云星自不会料到,自己下山以后第一场搏斗竟会是在九仙山仙人谷武林大会。本来贺兰山距少林寺最近,他的第一站应该是少林寺。但由于他在途中与人闲谈得知,中原武林大会召开在即,于是擅改路线直取九仙山。他原意是去看看热闹,十五载蜗居贺兰山,下山以后感到什么都非常新奇,武林大会自然更是群豪集会,高手如云,如有可能,他还想借此机会与同道切磋切磋,一试自身武功到底有多高。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阴阳教教徒居然胆敢夜闯武林大会,意欲捣毁盟主牌位,很显然,他们是想借此给中原武林一个下马威。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来然武功奇高奇毒,集三位现任盟主之力竟也无法阻挡。危急之时,东方云星乘隙一击,终于击退黑衣人。之后,他不敢露面,遂加入外围林中战团,掌毙数名黑衣人,解除了众位高手的压力,然后隐身仙人峰巅,直到武林大会结束,他才悄然离去。

战场搏斗,是他平生第一次与敌人交手。虽然大获全胜,但也令他心有余悸。尤其是被他击退的那名黑衣人,武功之高,已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就以铜心禅师等人那等武功,都被黑衣人欺入大殿。当然,东方云星从中也看出了一个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黑衣人的武功大都有毒,这一点使他长了见识,同时更加佩服恩师白羽秀士的先见,临出山时,师父送他一瓶解毒丹药,多半为此了。

之后,昨夜林中为玄武门徒解围时,东方云星就已心中有数,出手再在不容情,每每一击得手。

下山未满一月,东方云星便经历了许多,但有一点是他想不到的,那就是自己居然是已故东方盟主的后代,而自己半月前守护的恰恰是袭击父亲的灵位。这是他始料不到的。虽然铜心禅师一番推心置腹的言辞打消了他立意报仇的念头,但内心中那股无出发泄的恨怨之气却是越集越深。不过,此时的东方云星已经心中镜明,单凭自己眼下的武功绝对不是凶手的对手。所以他必须苦练武功,趁着自己身在少林寺,有佛家净念神功相助,争取将师门八卦神功再升一层。主意一定,东方云星立刻端坐禅床之上,双掌相对,心念微动,丹田真气即告自行运行……

八卦神功由白羽秀士镇山绝学“太极神功”分化而来。为百年前天下三大奇人仲昆道人所创“天元神功”的一门。仲昆道人竟此功尽数传于徒弟冷面惊魂韦心刚。天元神功分为太极与无极两门,白羽秀士师尊冷面惊魂韦心刚当年感于大弟子和二弟子均已业满成名,于是将这两门绝学分别传给了三弟子和四弟子。而其三弟子即是东方云星的师父白羽秀士,所以东方云星已经学成。只是这太极神功虽然威力极大,但却极难学成。白羽秀士那等禀赋,集三十年道行也才悟至七成,可见其之难学。太极分两仪、两仪分四象、四象分八卦、而八卦却又分为六十四卦。欲学太极神功,必须由六十四卦入手。六十四卦为入门功夫,相较而言比较容易,但一升八卦,难度骤增。而后八卦升四象、四象升两仪、两仪升太极、太极与无极相容,就可练成罕绝天下的天元神功。但是,就连冷面惊魂韦心刚那等人物,都没能练成。于是,他将天元神功分为太极与无极两门,分传于两位进入师门较晚的弟子。当然,天元神功除了极难悟成以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必须以童子之身修炼,甚至集毕生时光方可又成。所以要想练成,就必须男不娶、女不嫁,冷面惊魂韦心刚鉴于门下两男两女四位弟子分别相生情愫,不忍斩断四人青丝,于是忍痛作罢。故此四位弟子均为练成天元神功。东方云星天子聪慧,禀赋极强。从五岁开始,至七年功夫就将师门武功尽数学会。于是白羽秀士与大弟子贺永昌从他十岁开始就教他内功心法以及吐纳功夫。哪料其点到就通,其不仅在极端的时间内将入门功夫全部悟透,而且八卦神功也进展神速,道下山前夕,其八卦神功竟已练至四层。对此,白羽秀士既感到欣慰也觉得非常惊讶。于是,除了悉心点拨之外,还谆谆告诫其勤学苦练,以期及早大成。因为按照师门规矩,门下弟子只要将八卦神功练至六成,即可出师。以东方云星的悟Xing,最多再过两年,便可出山,这呀是白羽秀士翘首期待的。阴阳教已显为中原武林大患,九大门派绝非其对手。到时如有突变,还得天下名山高宿鼎力相助,这是白羽秀士所看准的,也是他提前让二弟子东方云星下山历练的主要目的。他当然想不到,东方云星此次下山,数得高人倾心相授,八卦神功更是一日千里,连白羽秀士也始料不到,这是后话。

絮叨间,东方云星已将所学四层八卦神功运行一遍。看那炉中香烛,竟未及半,东方云星不由欣喜异常。往日运行一遍,至少两个时辰,而眼前以香烛计时,不过半个时辰。不但运功甚速,而且就连内力也无形中增强了许多。东方云星大喜过望,暗思我又何不趁此机会再升一层,岂不更妙?于是也未多想,将第五层功法要诀熟记于心,再由第一层连起,强行闯关。

然而,太极神功远非他自己所想那等容易。试想就连白羽秀士那等悟Xing,集三十年修行也才升得七层,其难度可想而知。东方云星一则心中怨恨之气甚深,杂念未除;二则草草行事,准备不足,所以刚刚进入五层门槛,真元即告徘徊不前,只觉五脏六腑似要炸开,连神智也渐渐模糊……大凡联系内功者,都需循序渐进,顺其自然。切忌强行运转。如若不然,则极易导致真元四散,危及中枢,轻则周身瘫痪,重则血脉逆行,七窍流血而死,也称走火入魔。而此时,东方云星即处于这种危险地步。自身真气既无法冲透百汇大Xue,也难以收归丹田气海,只在身周各处乱闯。情势已万分危急。

恰在此时,禅房木门蓦然打开,东方云星只觉眼前红衣一闪,便觉两股大力由百汇与膻中两处大Xue源源输入,心知是铜心禅师以内力相助,于是竭尽所能,再次强行冲关,随着一番摧心彻骨之痛,“轰”然一声,铜心禅师忽觉心头一热,双掌竟被弹开数寸,东方云星一道真气居然硬是强行通过百汇玄关,强闯过关。

一阵死而复生般的眩晕过后。东方云星这才悠悠转醒。虽然感到遍体酸痛,浑身无力,但他还是想挣扎下地。铜心禅师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出手一挡,当下说道:“切勿多礼。少侠快将适才所习功法练习一番,一面前功尽弃。”

说完,铜心禅师转身离开禅房。但东方云星分明看到,铜心禅师步履踉跄。显然,刚才他的内力消耗甚巨。

然而,东方云星并不知道,适才一番内力相搏,如系一般高手,不但无济于事,还会有姓名之危,即使是铜心禅师,恐也会大病一场,须知东方云星八卦神功的第五层境界,已经不是寻常高手可比拟了。

东方云星此时依旧端坐禅床之上,让刚才过关的内力继续运行,但此时险境已过,已经如水归大海,浩浩汤汤了……

天色微明之际,他已将第五层八卦神功完全练成。东方云星不由心花怒放,试想一夜之间便完成了往日至少须一年完成得学业,喜悦之情,可想而知。兴奋之余,挑战不由想起阴阳教徒那寒冷刺骨的阴毒功夫,暗思,我何不以昨夜所练得御寒功夫一试?想到此,他四顾左右,发现伺僧为自己端来的茶壶犹在搀着上端放。于是右掌握于茶壶之上,运起御寒功夫。少顷,但听得丝丝有声,壶内茶水竟然开始沸腾,丝丝热气由壶嘴冒出。

正暗自惊奇之际,产房木门开处,铜心禅师破门而入。见此情景,不由欣然道:“恭喜少侠神功再进。只是切记近期切勿再行闯关,昨夜强运,少侠五脏已受微创,再行闯关,必有大碍。一旦有危,悔之晚矣!切记、切记!”东方云星欠身道:“弟子记下了。”

早饭后,东方云星将这次下山路径及要办之事尽数说与铜心禅师。铜心禅师不免悉心指教一番。东方云星无不逐一牢记在心。

朝霞满天,晨风中,东方云星与铜、银二位禅师以及无心师傅和众僧道别,离开少林寺,顺原路向昨夜投宿客店驰来。

马行极速,东方云星的心情也在激烈地翻腾着。一夜之间,一悲一喜两场剧变使他心境狂沸,就连Xing情也已大变。四顾遍野苍茫,黄叶飘飞,满腹郁闷化作一声长啸。啸声到处,树上秋叶簌簌而落。两只小鸟发出几声哀鸣,砰然而落。就连坐下白马也发出一声惊嘶,人立而起。

一惊之下,东方云星这才顿悟。原来一夜之间自己八卦神功又进一层,威力自是增加不少。须知,八卦神功虽然极难练成,但一层比一层更具威力,加上这声长啸挟积郁之气骤然而发,白马与他终日作伴,那曾听过如此啸声,故此惊嘶。

驰行之间,前方客店已在十数里之间,再行一段,店楼已在眼帘。一想到自己又将与叶红霞见面,正欢愉间,却猛地听道金铁交鸣之声清晰入耳。东方云星薪资啊不由一急,打马如飞,不一刻一来到店外,身形起处,宛如苍鹰展翅,飞入店墙之内。目光一扫之下,心中不由大怒。却原来是四名持剑黑衣人围攻叶红霞一人。叶红霞虽然剑光霍霍,招数精绝,但一时也无法取胜。东方云星气堵胸膛,长啸过后,双争疾扬,数道刚劲无匹的掌力伴着八道耀眼的光华激射而至。

听到啸声,场内五人不由一愣。身法一滞,其中三名黑衣人立被掌风扫中。血箭喷处,三具死尸飞出数丈。余下一人心骇之际,叶红霞长剑一抵,立即穿心而过,这时,东方云星方才轻轻落地

“星儿,是你?”叶红霞实在被东方云星的武功惊呆了。昨日她虽知东方云星武功高出自己很多、但却远非这等惊人。

“霞儿姐姐,你没事吧?”东方云星关切地问道。

迎着东方云星关心的目光,叶红霞愣愣地望着对方,呐呐的说:“星儿弟弟,你怎么一夜之间,武功变的这么高了?”

东方云星低声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路上谈,好吗?”

“好吧。”叶红霞结了店账,拉马与东方云星并肩走出店门。

出了店门,二人飞身上马,驰出好一段,东方云星方才将作业奇遇说与叶红霞。只是没有道破铜心禅师怪怨她暴露自己身份一事。

叶红霞也将自己昨夜情形述说一遍。原来她昨天回店以后,原本一夜无事。谁知,早餐之时却又四名蒙面黑衣人将店门堵住,非要店中之人说出昨夜起名黑衣人的行踪。叶红霞心知这四人与昨夜那起名黑衣人一路,由于人单势孤,并没发作。不料,这四人却以店主一家以及小二共八人为要挟,威逼众人,并出手将一名小二打伤。叶红霞一怒之下,便与四人打了起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