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天印红尘

更新时间:2021-03-26 01:34:44

天印红尘 已完结

天印红尘

来源:落初 作者:刘短袖 分类:武侠 主角:穆游龙穆远天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刘短袖原创的武侠小说《天印红尘》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穆游龙穆远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场突如其来的灭门惨案隐藏着多少的武林辛秘?一枚重现江湖的武学神印引发出何等的滔天浩劫?一个流落街头小混混,在这不论是非只论成败的滚滚红尘中,将何去何从?是情?是义?是名?是利?卿本山中一莽汉,半步踏错落红尘。不见凡俗多凉薄,且留初心观自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骨虽不舍得放弃重伤火雨的机会,但火掌门的来袭却不敢不应,只得急忙撤刺回身迎战,真气一吐,双刺交叉,“砰!”得一声,掌风与双刺发出实质般的碰撞声,夜骨接下掌风后,借着掌风的余劲向后急撤几步,站稳了脚跟。

火雨见掌门师父出手,握着半柄断剑未再出击。隐风堂众人见夜骨吃了亏,纷纷掏出兵刃,正待一拥而上时,却被夜骨双臂一抬拦住了。

“火掌门好掌法,火雨姑娘好剑法,夜骨领教了。”此时,夜骨两手空空,骨刺已不知收回何处,“夜骨此番前来,并非要挑起两派纷争,既然火掌门说未见过天印,夜骨也不敢再叨扰,只是不晓获知此事的其他门派将如何作想,还望火掌门多加珍重,我们就此告辞了。”夜骨双拳一揖,带着隐风堂众人转身离去。夜骨当然知道凭着自己几人根本不是净瓶源掌门火彩的对手,更何况来此的真正目的并非是要索回不知下落的天印,既然挑起别派对净瓶源疑心的目的已然达到,也该见好就收了。

“不送!”火彩掌门将手一甩,也带着净瓶源众人转身步入了内山。她也是心知肚明,此乃隐风堂有意栽赃,欲引起各派之间的猜疑和纷争,以便渔翁得利。但有打铁庄的前车之鉴,相信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其他门派也不会轻举妄动,现下最要紧的事是要好好布置一下门内的应对之策,同时弄清这次天印再现,究竟又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其事。

看着隐风堂和净瓶源众人散去,游小满的心情久久未能平静:没想到自己偶然偷来的这枚小小方印,竟有这么大的来头,甚至还曾在江湖上掀起过腥风血雨。虽不知隐风堂是如何得知天印在自己身上的,但听那个什么夜骨的意思,不光是隐风堂和净瓶源,现下整个江湖都已知道此事,自己还怎生太平得了?净瓶源拜师是不敢指望了,火雨也是见不上了,想来想去,游爷我还得另谋他路。不过,好不容易找到个有人烟的地儿,不趁机把肚子填满再走也太亏了。

就这样,游小满一直在山门外躲到天黑,才从石头缝里爬出来,绕开大道,蹑手蹑脚向着净瓶源所在的山头走去。

净瓶源自开山祖师立派以来,历经百年风雨而不倒,从山顶到山腰鳞次栉比建满了庙堂,阁楼,木房和各类功能性的棚屋,但这并不影响饥肠辘辘的游小满寻找食物所在。没费多大劲,游小满就凭着整整齐齐堆砌在屋外的柴火锁定了灶房。

此时已是二更天,建在山腰外围的灶房也非门派重地,游小满很轻松的就摸了进去。

“嘿!今天你有福气了!”游小满看着摆满灶台的剩菜拍了拍肚皮说到,等不及找来碗筷,游小满已将“鹰爪”伸向了身前的火鸡腿。

“不嫌脏吗?”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从游小满身后响起。

“啊呀!——”游小满差点没被吓了个半死,等回过神转身一看,那副曾一次又一次出现脑海的风致无暇的面容又一次呈现在了自己眼前,真真正正的呈现在了眼前,就在不到一丈的距离,惊艳绝伦。

“想死就再叫大声些。”火雨面无表情的说到。

“唔!”游小满知趣得赶紧捂住了嘴。

“你是谁?”现在的火雨没有了白天的拘束,双手抱怀,香肩自然舒适的依在门柱上。

“我?小僧自蓬莱云游路经贵宝地,略感腹饥,方才上得此山,欲化些果腹之物,若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小僧这就告辞,施主珍重。”游小满虽然很想再多看会儿火雨,但深知不是时候,于是随口撵来一句,边说边向门口走去,指望能蒙混过关。

“咣——”一柄利剑架在了游小满的脖子上,剑柄握在火雨手中:“说人话!”

“是!我叫吴大用,山下一村民,饿了想偷点吃的,火雨师姐,你蕙质兰心,就放我走吧。”游小满一见火雨不好糊弄,赶紧装作老实的样子,半真半假的辞令再次甩出。

“吴大用?哼!你怎知本姑娘姓名?”火雨轻易就发现了游小满言语中的漏洞。

“火雨师姐,你可不知,您净瓶仙子的盛名早已远播八方,今日有幸得见,美若姑娘您这般,除了净瓶仙子还能有谁?”游小满冷汗直冒。

“你是小蚕的情郎吧?”火雨连看都懒得看游小满一眼,自信的说到。

“啊?”游小满一时没反应过来。

“别跟我装蒜!”火雨用剑将游小满的下巴一抬:“白天躲在树上偷看我们练功的就是你吧?”

“啊——”游小满明白了,白天在泉潭边火雨确实发现了躲在树上的自己,但却以为自己是她口中所说小蚕的情郎。虽然游小满很想否认,但这总比让她识破自己是过街老鼠游小满的好,于是故作震惊的瞪大眼睛看着火雨说到:“火雨师姐,你发现我了?”

“哼!说,到山上来干嘛?”火雨见游小满被自己识破,有些得意。

“我饿——”游小满这句话倒是真得不能再真了。

“小蚕怎么能看上你这么个满嘴胡话的脏家伙?”火雨皱了皱眉眉头,将剑收回了鞘,“碗筷在灶柜里,吃完快走吧。”说完火雨转身出了灶房。

“火雨师姐!”游小满见火雨这就要走,一时有些舍不得。

“嗯?”火雨停下脚步,转头疑惑的看着游小满。

“哦,没什么。”游小满实在想不到该说什么。

“嗯,走了。”火雨说完几步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游小满带着些惆怅安安心心在灶房中吃了个饱,又找了个麻袋装了满满一袋干粮后,将麻袋往肩上一甩,推开房门,准备下山。

刚鬼鬼祟祟迈出两步,一袭白衣出现在了灶房外,轻曳两步飘到了游小满身前,游小满仔细一看,乐了,不是火雨还有谁?

“火雨师姐!”又一次见到心中的仙女,游小满顿时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骗子!”火雨一脸愤怒,抬手一掌拍在了游小满的脑门上。

“啊!”游小满只觉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师父,他好像醒了?”游小满迷迷糊糊醒来,虚着眼睛看到两个女人正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自己。

“恩,给他服下。”游小满听出这是净瓶源火掌门的声音。

接着,游小满的头被火雨柔嫩的手扶了起来,一粒药丸被她香葱般的手指夹着喂到了嘴里,就着一碗水将药丸咽下后,游小满渐渐清醒过来。

“火雨师姐?”游小满还未来得及思考先前的事,却是很享受被火雨照顾的感觉,即便此刻火雨只是奉命行事。

“游小满,是吧?”火掌门似笑非笑的看着游小满问到。

“啊?美女姐姐,你是在叫我吗?”游小满转头看向火掌门,装傻到。

“跟我装蒜?”火掌门笑着将一枚方印举到了游小满眼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是?”游小满明知故问争取时间,盘算该怎么应付这个狡猾的火掌门。

“本人净瓶源掌门,火彩。”火彩似乎对游小满很友好。

“啊,久仰久仰,终于见到您了,火掌门。”游小满一副大功告成的表情,“小可游小满,偶然得到天印,听说净瓶源的火掌门不但美丽无双,更是胸怀天下,是至善之人,故一直希望能将天印献予火掌门,造福苍生,还望火掌门笑纳。”说着游小满连忙起身弯腰拜了下去。

“那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咯?”火彩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火掌门千万不要客气。既然天印已送到,小可也是时候回去了,火掌门,火雨师姐,就此别过,我们后会有期!”游小满双手作揖,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火彩叫住了游小满,说到:“本人向来恩怨分明,既然你给净瓶源送来这么一份大礼,本人岂能不知恩图报?”

“嘿嘿,小可献上天印并非图有回报,只要火掌门将之善加利用,就是苍生有幸了。”游小满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说完了前半句话,后半句话却让这“大义”掉了一地:“如果火掌门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一定要报答的话,恩,不妨,那个,江湖救急些银子,小可这次出门仓促,那个,却有不便。”

“噗呲!”站在一旁的火雨听到后半句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却又偷看了掌门师父一眼,见师父并未责怪,方才吐了吐舌头满脸嘲讽的看着游小满。

“哈哈哈哈,好一句苍生有幸,本人果然没看错,游小满,你看看这枚方印。”火彩说着将天印递回到游小满手上。

游小满好奇的接过曾无数次把玩的方印,除了似乎变轻了些,并无其他变化。

看着游小满满是疑惑的眼神,火彩给火雨使了个眼色,火雨伸出玉指,压在游小满掌中的方印上,真气轻吐,“啪!”的一声,原本无迹可寻的方印印底竟自弹开了,印里原来另有玄机。

“咦?”游小满向印底看去,发现印中有一纸小卷,遂将之取出,打开看来。纸卷中并无大段文字,只有一张简单的人体图,在人体中又勾勒出了七股线条,四股黑色的分布在四肢,两股红色的分布在胸腹,一股金色的则在头顶,每股线条的两端都写着几个字,但游小满却不认得。

“这是?”游小满一脸小白的望着火彩。

“当然是天印武学了。”火彩一脸鄙夷的看着游小满:“另外,跟这张经脉修炼图一起的,还有一粒药丸。”

“药丸?”游小满把方印底朝下又倒了倒,却并未见有什么药丸掉出。

“嘿嘿!”火彩眯着眼睛看着游小满,一脸阴险的笑了笑。

“啊!刚,刚才我吃下的那粒?!”游小满不可置信的看向火雨。

“嗯,”火雨微微点了点头。

“知恩图报,本人自然说到做到。”火彩接着说到:“把修炼图先收起来吧,修炼之前还有一关没过呢。”

“恩?”游小满隐隐觉得哪儿有点不对。

“雨,到后山找个僻静的地方,把他关起来吧,”火彩看了游小满一眼说到:“别让其他人知道,更别让其他人听见了他的惨叫。”

“啊!?”游小满忍不住呼出了声。

“欲修至刚至阳的天印武学,当焚尽全身阴脉。”火彩叹了口气,“这就是那枚药丸的作用了。”

“师父!”火雨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自己亲手喂游小满吞下的药丸竟是如此险恶。

“现在就去吧,也差不多该起药效了。”火彩用怜悯的眼神看了游小满一眼,“武学的事,等他活下来再说吧。”

游小满虽然不懂武功,但火彩的话他还是听得懂的,虽然平时游小满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但毕竟还只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孩,突然听到自己将面临焚尽阴脉的痛苦,更甚都未必能活下来,一时冷汗淋漓,不知所措的呆木原地。

“你……就在这儿吧,”火雨领着失魂落魄的游小满走进后山深处的一个小屋。

“火雨师姐……”游小满用求救的眼神看着火雨,想着屋门一关,自己将生死未卜,恐惧得浑身颤抖。

“我……”火雨看着瑟瑟发抖的游小满,有些后悔当初向小蚕求证并揭穿游小满后将其带去给了师父,现在这个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毫无武功的小孩儿,说不定就将无辜死在自己喂下的那粒药丸之下,想道歉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火雨师姐,你,你能留下别走吗?”游小满知道到此刻谁也无力回天,只希望不要被孤苦伶仃的留在这荒山野岭中自生自灭。

“我……我每天给你送饭……”火雨不忍告诉游小满焚脉并非一时半刻,而要历经数日这个更加残酷的事实。

“你……一定要活下来!”火雨不忍再看游小满求助的眼神,一狠心,关上房门,飞奔而去了,人虽去得快,一滴泪珠却被留在了小木屋外。

尚未读懂火雨“每天给你送饭”中隐藏的含义,一阵剧痛传遍游小满全身:“啊!——”

“啊!——”

“啊!——”

一阵接一阵的惨叫响彻山谷,“焚脉”两字再贴切不过了,此刻游小满的感觉如同将全身的经脉一起放在火堆上烤一般,全身上下每一寸经脉的剧痛都直达大脑。刚将游小满疼晕,又将其从昏迷中疼醒,刚醒来还未及做好心理准备,又被痛的昏死过去……

若有外人在侧便会看到,虽然游小满外表毫无损伤,但却像犯病般,躺在地上,整个人,每个关节,每条肌肉,每寸肌肤都在不断抽搐着,而游小满狰狞无比的表情,说他像是正在十八层地狱受刑的恶鬼也不为过。

“师父,”火雨回到大殿,望着高高在上的掌门问到:“为什么,为什么不找一个更适合的人呢?”

“怎么?你不忍心?”火彩太了解自己这个大徒弟了,虽然武艺出众,对师门忠心不二,表面沉着稳重,但内心却极为矛盾,做事爱犹豫不决,心地善良且从未真正伤害过什么人。如果游小满能活下来还好,若其不幸陨落,火雨可算是半个凶手,这将成为她很难解开的心结。

“不,不是。”不善表达的火雨被师父说中心事,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此人来历干净,虽油嘴滑舌但心地还算善良,若能成就于他,再为我们所用,当是我派之福。”火彩看着迷蒙的火雨说到,“而且,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一旦天印落入我派的消息被隐风堂传出去,各派都会来人查探,届时稍不注意被人查实,净瓶源就将沦为下一个打铁庄。”

“可是,若,若游小满死了……”火雨明白的师父的用意,但却还是对游小满的生死介怀于心,到不是对游小满别有关心,而是无法将那份内疚释怀。

“那就烧掉修炼图,将游小满自食药丸而亡的消息告知天下。没了天印,谁又会无故与我派为敌呢?”火彩似乎将每一种可能都算计于胸。

“况且,虽然焚脉痛苦无比,九死一生,但我看游小满韧性有余,对你也心存爱慕,你趁他每天清醒之时多鼓励鼓励,结果也未必那么悲观,”看着火雨还是没有释怀,火彩安慰到。

“我……”火雨虽然心不在此,但听到此处,不知为何更加难受,不愿再多想下去。

“回去休息吧,每日午时药效会暂停一段时间,你届时去给他送饭就行。”火彩说完转过了身。

“嗯,师父,那,徒儿告退了。”火雨行了个礼后,退出了大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