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玄铁神刀

更新时间:2020-09-09 07:20:58

玄铁神刀 连载中

玄铁神刀

来源:落初 作者:易笔封侯 分类:武侠 主角:武功刘福通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玄铁神刀》是易笔封侯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武功刘福通,书中主要讲述了:元末天外陨石降落人间,上书“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掀起了白莲教起义!白莲教护法铸剑师上官红云从陨石中提炼出玄铁浇铸神兵利器,副教主刘福通把知道玄铁秘密的人全部杀害。上官红云知刘福通不会放过自己,事出把刚出世的儿子交于家丁屠夫孙二,让其抚养成人以后不许为自己报仇,并用玄铁给孙二铸了一把杀猪刀!一把神刀由此爆发了元末起义以及诸多的武林纷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福通道:“少教主可知黄河谣‘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

韩林儿反问道:“刘副教主说的莫非是这降落于黄河大堤的天外陨石?”

刘福通正了正衣襟道:“回少教主的话,正是这天外陨石!”

韩林儿故作不知仰面哈哈大笑道:“天外陨石之事天下人尽皆知,刘副教主又何必多此一举,再问于我!”

刘福通瞥了韩林儿一眼,心中暗想:“难道他是真的不知,还是故作隐瞒来试探于我,我还是先试探他一番再说。”

刘福通想着想着随口道:“启禀少教主,天下人尽皆知这天外陨石弥勒世尊,却不知这天外陨石中大有玄机,它含有大量的千年玄铁,可提炼成精纯的乌钢用来打造神兵。”

韩林儿故作惊讶道:“玄铁乌钢?本教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还请副教主慢慢道来!”

刘福通以为韩林儿是真的不知道这玄铁乌钢之事,陡然间耍弄起口舌摆弄起是非道:“上官红云不仅在我教乃至整个武林之中都可以说是武功超群出类拔萃,兼得武当山紫霄宫张三丰张真人指点更是铸剑有术,又在讨元战争中屡次救韩教主于危难,才被众人所推荐为教主所赏识,故而做了这十大护法之首!”

韩林儿故意压低了眉头看了眼韩叔,韩叔也点头示意道确实如此!

韩林儿心怀疑虑的问道:“上官护法既然多次救得家父,对本教数有功劳,刘副教主为何还要派五色使围住上官府邸?”

刘福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道:“少教主有所不知?这上官红云明则救教有功实则是包藏祸心,他所做的这一切无非就是要不断的接近教主并得到教主和教中弟子的信赖,为鞑子胡虏早做内应!!”

韩林儿听道刘福通对上官红云这一番栽赃陷害的话心里气的牙根直痒痒,心中忍不住骂道:“你刘福通算个什么东西,竟然在本少教主面前装神弄鬼,莫当本少主什么都不知道,本少主只是还给你留了三分薄面希望你能自知,孰料想你竟然这么不识趣,变本加厉的诬陷上官护法!”

这旁早有按捺不住心中怒火的韩叔呵斥刘福通道:“上官红云人为人刚正不阿,绝不会做那蝇营苟苟之事,素日里对本教是忠心耿耿,绝不会行那叛教之事!倒是你副教主刘福通趁教主闭关修炼“白莲圣诀”之时,在本教经常无端发号施令,派五色使者在教中乱咬忠义志士屈打成招,派兵叛逆谋反之罪大肆清除异己,在圣教之中更是作威作福横行无忌,那你刘福通又居心何在?”

刘福通一切都故作不知,向义愤填膺的韩叔解释道:“韩管家的确是误会在下了,在下在本教之中所诛杀的哪一个人不是诚恳悔罪死有余辜?前有二长老罗文素率众叛乱,是教主他老人家亲自下令全教仁人志士共诛之;后又有几个坛的坛主扔下挂印背教而去,也是教主他老人家下的命令无论这些叛教之人逃到天涯海角,身为白莲教的一分子人人可见尔诛之!我等身为属下也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韩叔知道刘福通巧舌如簧,黑的能黑你说成白的,白的也能给你抹成黑的,绝不会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行,然而自己一时又想不起用什么话题噎住他这张腹剑口蜜的嘴!

随口诌骂了几句道:“你用家传武学易名为“弥勒神功”来蛊惑韩教主,韩教主就是因为听信了你这小人谗言,练了你家武功才致心性大变,屡屡误杀忠臣良将!”

天色渐晚,刘福通似乎也不想再多理会韩叔,有气无力的回答道:“这韩管家就更是误会了,弥勒神功是我家世世代代口口相传的宝贝,为了反元大业我将家传之宝奉献于本教,教主他老人家肯赏脸把这弥勒神功作为镇教之宝以为供奉,并给它重新取了个名字‘白莲圣诀’!若较起真来,我对本教是忠贞不二只有功并无有过,韩管家如此咄咄逼人莫不是想再与刘某切磋一番,刘某虽然不才可还是愿意再领教一二,希望韩管家不吝赐教!”

副教主刘福通见韩叔并不做声,只当他是理屈辞穷,出口道:“圣教主已经练成白莲圣诀第九层不日将出关,还是等他老人家裁决最好,到时候教主他老人家是相信于你还是相信于我,我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看谁先被逐出本教!”

“你——!”韩叔是万分生气,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心里明明知道韩教主宠信刘福通这个逆贼,一时也没了主意!

韩林儿见眼前的形式很不利于韩叔,双方又想再作较量有剑拔弩张之势,遂劝解道:“还是请刘副教主谈谈派五色使围住上官府邸的事吧,本少主若是被众教徒问起总不能装作不知吧,刘副教主放开胆子尽管直言,凡有言激之处本少主恕你无罪,这样也好让本少主知悉此事给教众们作一个交代!”

刘福通躬身回答道:“既然少教主有言在先恕在下无罪,属下也决然不会包庇属下,就将上官红云叛教之事说于少教主,说于韩大管家,看一下刘某做的到底对于不对!”

韩林儿下令道:“刘副教主但说无妨,教中兄弟谁要敢与刘副教主过不去,我韩林儿第一个不答应!”

刘福通感动的是老泪纵横道:“属下在此先谢过少教主对属下的信赖之恩!”

韩林儿看到一旁哭哭啼啼的刘福通演得一手好戏是惟妙惟肖,心中觉得甚是恶心,却又不能发作起来,只得咽下胸中恶气道:“副教主请讲!”

刘福通也不再哭泣,正言道:“数日之前,大护法上官红云突然跑过来告诉属下那弥勒石人像之中含有大量的千年玄铁,可提炼出乌钢铸造出如干将莫邪般的神兵利器!属下就派出大批人马与那上官护法一道前去黄河堤岸运石人回转!谁道那上官红云勾结元军半道劫杀我教中弟子共计三十八人,弥勒世尊石人像也是跟着上官红云一起突然消失不见了!”

韩林儿故意反问刘福通道:“依副教主的意思你是说上官护法为了得到千年玄铁动了贪念才杀了我近四十名教众,偷走了这石人弥勒世尊?”

刘福通看韩林儿似有明白之意,兴奋地说道:“不错!这上官红云为得到玄铁不怕武林同道耻笑,更不会顾忌本教教义而屠杀教众,就算是韩教主本人出关我相信也不会放过这上官逆贼!”

韩林儿见刘福通说的是天花乱坠,颠倒黑白的功夫无人能及,描绘的事实就跟真的好像存在一样,只叹吁道:“刘副教主既然说是上官护法偷走了弥勒石人世尊,那就让上官红云一人做事一人当,也不至于把他一家老小一百三十口人围得连只苍蝇也飞不过吧,何况他们之中大还都是些手无寸铁的妇孺!”

刘福通正色解释道:“若我不派兵围住上官府邸,恐怕不能引那投敌叛国的上官红云入网上钩!若他此时将玄铁献于蒙元鞑子丞相脱脱,对反元大业和大兴我教都极为不利,像如此投敌卖国之人,少主岂能容之?属下对他家人围而不杀只是对上官红云的心里产生一种威慑,让他交出玄铁之前仔细掂量下是玄铁对他重要还是这一百三十口家人对他重要,他若迷不知返,这一百多口的性命可是他上官红云下的决心,与我刘福通无半点关系!”

韩林儿情知这刘福通一口咬定上官红云叛教,一时也苦无证据反驳,只道是:“好!既然副教主说上官护法叛教,待查明真相后当先禀于教主得知,待教主出关后再做最后决议!至于上官红云一家老小,暂时就由副教主你派人羁押看管,待查明真相!水落石出之后再做决定!”

刘福通心中暗喜道:“属下谨遵少教主法旨!”

韩叔看了眼儒弱的韩林儿,只是摇头叹了口气,想那教主韩山童无论是武功还是人品修为等在当今世上都可以说是盖世无双,心中只是可笑可悲道韩山童这只猛虎生下的怎么会是只被刘福通待宰的羔羊?

………………

忽堂前有青莲使来报,说有蒙面刺客闯入左堂杀死白虎堂堂主赵无二!

忽又有人来报,说有蒙面刺客闯入右堂青龙堂口放了一把火,熊熊大火犹如火龙一般缠绕着整个青龙堂,堂前堂后都被大火覆盖!

刘福通大呼不妙道:‘’一定是上官红云知我围住他的府邸今夜前来报复于我,众白莲使听令保护好少主不得损失半点毫发,违令者斩!余下的青,蓝,红,黑莲的兄弟随我前去青龙堂扑救火势!”

韩叔坐在太师椅上面对着韩林儿道:“这刘福通哪里是保护我们,分明是想把我们软禁在这里!”

韩林儿安慰道:“韩叔莫急,以这几人武功对你我来说不过是螳臂当车,何来软禁之说?我们叔侄俩就在此品这上好的普洱茶,外面的一切自有刘副教主处理,就副教主精明能干定会处理的妥妥当当,你我何必杞人忧天呢!”

韩叔看着韩林儿显得很是镇定,自答道:“这!我哪有心情喝的下这什么普洱茶啊!”

韩林儿哈哈大笑,心中暗道山人早有锦囊妙计在先,现在不知杜长老那边怎样,此时也顾不得去管韩叔怎么想,只是坐在这太师椅上品那上好的普洱茶!

地牢之中……

“杜兄,还是请回吧!”

“是少教主派我前来搭救于你!你就算不看在杜某的面上也要给少教主留几分颜面吧,何苦执着与此呢!”

“属下在此先行谢过韩少教主的厚爱以及搭救之恩,只是此时石室之中玄铁不出宝剑未成,还请恕上官红云无礼之罪,属下心甘情愿留于密室之中确实不能从命于少教主!”

杜遵道见这腐朽书生真不识趣,道:“现在牢卒黑莲使者也好,青莲使者也罢,统统都被我杀死,上官兄大可不必担心有人前来讨罪!刚刚我在杀死白虎堂主赵无二之后,又跑去左堂青龙堂放了一把大火,想必刘福通此时已带人前去救火,现在倒还真没有时间来这里!你还是莫做执迷之人,赶快跟我走吧!”

上官红云一脸淡然道:“杜兄的好意,韩少教主的厚爱,我上官红云只能心领了,身为一个铸剑师面对这天外陨石石人弥勒,若不能打出玄铁,淬炼出乌钢,炼制打造出一把旷世无双的神兵利器,我就算走出这牢笼实则和困在这里没有什么分别!这儿反而清净无比,可谓是净土一方,没有教中诸多繁杂事务的打扰,也没有江湖恩怨打打杀杀,我便可在此安心磨打石人提炼出这玄铁乌钢!

杜兄也是性情中人自然也知道铸造出一把绝世好剑是上官红云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杜遵道知道这上官红云把铸剑之事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何况这又是天外飞来的陨石,面对陨石之中玄铁这般如此绝世的炼剑奇材,上官红云绝不可能就此罢手!

上官红云看着杜遵道陷入了沉思道:“此时我若跟杜兄走,全家老小一百三十口料定会很快死于刘福通之手!杜兄还是尽快请回吧,以刘福通的聪慧很快就会来到这里!”

杜遵道试问上官红云道:“上官兄可知你剑成之日,便是身死之时!有何需要杜某人呢做的,杜某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进油锅也给你办来!”

上官红云抚慰道:“我此剑一成,家中老小一百三十余口必然会被刘福通尽数杀害,还请杜兄看在你我相交多年的份上,为我一家老小买点棺木入土安葬,死了也好有个去处!”

此话一出,好似一把锋利的刀子直插进杜遵道的心脏一般,只要上官红云跟他走,上官家的一百三十条性命不是死于那刘福通的手中而是葬在自己之手,多有不忍!

“上官兄就真的没有其他未了之事吗?”杜遵道再次试问道!

上官红云闭着眼睛道:“没有!杜兄还是请回吧!”

杜遵道直言不讳道:“那嫂子腹中尚未出世的胎儿,上官兄就一点也不念叨吗?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上官红云闭眼长叹已是不愿再去多想,无可奈何道:“一切皆都悉听天命吧!”

说完,上官红云也不再理会大长老杜遵道,而是选择继续面对着碳红的火炉,用巨锤不断的敲击石人,希望能早日提炼出玄铁乌钢!

杜遵道施礼告辞道:“上官兄,安心炼剑!我会将这里的一切如实禀告于少教主知道!

杜遵道回首望到这上官红云心意已决,就独自逃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