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酒缘

更新时间:2020-08-03 23:35:31

剑酒缘 连载中

剑酒缘

来源:落初 作者:崖之畔 分类:武侠 主角:老东西曾祖父 人气:

《剑酒缘》为崖之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有那么一位,一直遭我埋怨的长辈,但那一天我听他说了这么一个故事,故事里的他,年少时也有纵马,也曾叱咤,也曾独自一人落寞的卧在稻草丛里,还曾做过乞丐,当过铁匠,一切都在他的故事里,那么你想见见这个故事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不了一会儿,就有长辈来通知小比开始了,这一轮的各家少年迅速集结到了一起。

一共约有百来个十来岁的小字辈窝在一块儿各自跟相熟的打着招呼,还有几个刚满十岁头一次来的,倒是没有多生疏,小字辈儿就这么些,村村镇镇的其实相离并不远,偶尔搞搞活动还是能经常见到的,再来民风本就彪悍,很难见到怯懦的少年,都是带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度。丰晓晓刚刚找准位置,要插到去年相熟的几个少年身边时就被一个脆生生的女声喊住了。

顺着声音看去,却是二丫,二丫的父亲就是在山坳里当山匪的老王头,因为是本地小姓又娶了丰家的女儿所以也参加了老丰家的小比。“晓晓,你这几天怎么没来我家啊?我做了好些好吃的,看你每天专心练功也没敢去叫你,怎的,嫌我做的吃食不衬胃口?”二丫柔亮的黑发在脑后简单的扎了个马尾,歪着脑袋闪亮的大眼睛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丰晓晓的被太阳晒得微微有些犯黑的脸膛,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少年比以前多出来些不可名状的味道。

丰晓晓微微犯囧,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告诉她上次用她做的驴肉馍馍跟二胖打了个赌?赌二胖能不能从自己手上抢到,能抢到就不能跟二丫说话直到小比之后为止?虽然丰晓晓对女孩子的心思还不是很懂也知道这种事是不能跟二丫说的,而且大丈夫言而有信,赌约说好了小比完之前不能跟二丫说话就是一个字都不能说。

幸好这时候老镇长也是老丰家的族长出来了,丰晓晓给二丫做了个食指朝天的手势,意思是等会儿再说,然后赶紧扒拉开几个人挤了出去。没等到二丫开口,站到三张擂台中间的老镇长丰德凯说话了,只见老镇长捋了捋自个儿三尺多长的白胡子,一只手背在身后,在脑海里竭力回忆着县城里的教书先生的姿态,尽量摆出知书达理的样子。

“又是一年小比,诸位皆是我丰家栋梁,多余的话已经在前些天的大比上说过了,今天也就不再赘述,同样的跟往年一样,年满十四未满十六者行至左边擂下。”说着左手一指,这可不是不必要的随手一指,往年总是有一些懵懵懂懂的小字辈儿分不清左右,以为说的左手边是自己的左手,于是经常出些哭笑不得的事情出来。

等了片刻,见再也没有其他人站出来于是老族长继续道“年满十岁未满十四的行至右手边擂下。”说着右手又是一指。

丰晓晓听了就要来右边,谁知道四周观望的人群突然是一阵爆笑,丰晓晓赶紧转头看了看,原来是队伍尾巴上站了个大约刚满十岁第一次来参加小比的少年,比划着左手右手又看着台子上老族长伸出来笔直不动的右手,忙的满头大汗,估摸着再过片刻就要分不清左右了。

丰晓晓见了正要说什么,却看到二丫伸手一拉那少年就跟了过来,丰晓晓略显疑惑的看着二丫,二丫仿佛是感觉到了他的疑惑开口解释了句“我可是中秋出生的,现在离着中秋还有半个半月呢,所以我还没满十四岁哦。”然后也学着丰晓晓的样子扒拉开身边的几个少年就拉着那个还在不知所措分辨左右手的孩子离远了。

老镇长看着面前剩下来的八个少年,一身金闪闪的大胖正在里边,“那个阿蛮家的胖墩儿,你今天做好准备挨揍了没?”阿蛮是丰晓晓堂叔的小名儿,也就是大胖他老爹。

大胖听了嘚瑟的一抖身上的一堆肥肉“老夫什么阵仗没见过,不过是些虾兵蟹将,吾又有何惧之?”好吧,话一出,不光身边的几个人想要动手了,被闪的眯起了眼睛的老族长都想伸手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老族长在心里碎碎念着“小兔崽子回头就让丰顺那小子揍你的时候给你下黑脚,让你特么老夫,让你特么虾兵蟹将,让你特么何惧之有。”心里虽然是在念叨着,但是面上老族长仍然还是一片祥和的样子说道“既如此,那么你们几个人就到中间擂台前抽签吧。”只是说完了就对着从身边走过去的孙子丰顺挤了个眼色,丰顺也是机灵,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能不心领神会么,这戏码都演了四年了,无非是群殴的时候揍狠点再狠点再再狠点,倒是没指望丰顺能赢,毕竟这胖墩儿不提身上人见人气的光线攻击本身吨位带来的力量也是不可小觑,而且还有着跟身躯不能相符的敏捷,这些身体优势可不是刚刚开了丹田气海没几年的小字辈儿能压过去的。

这边完事儿了,自然有人拿出个抽签盒子来,抽签是按数字来的,抽到一的与抽到二的为一组比试以此类推,十四岁一下的丰晓晓数了数总共也就二十七个,稍稍排了会儿就轮到自己了。

一个大木盒子上面用来抽签的缝儿只容的下一只手,黑洞洞的看不清里边有什么,丰晓晓倒是没多少紧张,但是身边几个参加过一两届反而都是一脸警惕的盯着,这可不是没理由的,每届就这些人,十岁组,十四组和十六组三组的小霸王基本很少有变动。而十岁组的吗,没意外已经两年都是丰晓晓了。

跟丰妈学来的棍法一样是没轻没重的,前两次上台都是打的其他选手一头包,也不知从哪儿来的怪癖就爱朝人脑袋上招呼。

丰晓晓打开手上纸条,二十三,撇撇嘴,斜眼瞅到二丫跟那个少年也已经抽到自己号码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便想过去看看她们抽到的是什么,结果二丫把纸条迅速掩到胸口瞪着乌亮亮的眼睛,用着好像再进一步就要吃掉他的样子。

丰晓晓吃了个瘪,没办法只好又退回来只给了二丫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然后举起了自己手里的二十三向二丫示意。谁知道二丫那边却是把脑袋一扭又和那个少年嘀嘀咕咕去了。

很快抽签完毕,主位上走来个比丰爸略大的老者,算是丰晓晓的二伯丰德茂,倒不是镇上的是东边不远的河东村的村长,年年小比总有他的份儿,不是裁判就是在主席台上当装饰,听丰妈说过是丰家真武境硕果仅存的几个家老,只是因为不爱管事儿就去了河东村教导儿孙习武了。

甩了甩用稻草扎起来的散乱的灰白头发,丰德茂轻轻咳了一声然后用很随意的口吻道“既然都抽完了,抽到一号跟二号的就赶紧上来吧。”完全不在意自己咧的过大的嘴巴里漏出来的黑黄色带着孔洞的门牙。

也不怪老爷子随意,这十岁出头的年纪最多不过刚入气海境,而且近年来讲究着根基稳固,绝大多数都是家里压着不让突破,因为丹田气海既存在于肉身又不在肉身的状态使得它需要身体滋养但是它被感知到却又不需要身体状态存在最巅峰,所以过早的突破入气海境容易导致之后条件不够富裕的人家发育畸形影响后续境界,哪怕是没有这些顾虑的也往往因为少年心性不能兼顾身体锻炼与气海壮大,所以基本都是先强身达到条件再开气海。

于是这几年在这十岁组已经基本见不到气海了,哪里还需要花多大精力。

丰德茂老爷子站在擂台边沿上看着就这么嘿嘿哈哈比了会儿腿脚木刀木剑的,有点犯困,随手一招,本来在主位上的椅子就这么摇摇晃晃的飞过来一张,就这么一手让台下的少年们齐齐发出阵惊呼,而老爷子呢,就这么歪倒在枣木椅上扣起了自个儿的还穿着草鞋的脚丫子,看脸上龇牙咧嘴的表情似乎,抠脚丫子比看台上的比试精彩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