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刀魂传

更新时间:2020-02-05 09:02:56

刀魂传 连载中

刀魂传

来源:落初 作者:夏离弦 分类:武侠 主角:江白羽马刀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刀魂传》的小说,是作者夏离弦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开局一把刀,杀敌必硬刚。划船不用桨,基本全靠浪。那一年,江白羽活着走出熊熊燃烧的山城,紧握手中的长刀,眼前这世道,将会因他而不同。身为一代刀魂,他的人生信条其实很简单: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南永忠麾下将士们的配合下,苦竹寨的城门被顺利打开,蒙古军队源源不断杀入城内,这座坚守了一个月仍固若金汤的城池,终于在叛徒与敌军的里应外合下被攻破了。

城内现在到处都是刀光剑影,双方士兵喊杀声震天,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已乱作一团。

蒙古将士们在一个多月的攻城消耗战中损失极大,人人心中都憋了一口怨气,此刻他们终于踏入城内,好似变成了一条条疯狗,不论是宋朝士兵还是平民,见了就砍。

之前南永忠已和蒙古谈好了方案,他麾下的士兵,在破城之前都得到了命令,胳膊上都缠一条醒目的白布条作为记号,并且全部丢下武器放弃抵抗,饶是这样,这些叛徒也被疯狂的蒙古兵误伤了不少。

此刻,城内只剩下一部分不愿投降的宋军残兵宁死顽抗,强弱形势已经一边倒,苦竹寨易主只是时间问题。

城西大狱外突然骚动起来,聚集了无数系着白布条的宋朝降卒,他们以大狱为中心,包围成一个圆圈,不时有人大喊:“快来人快来人,南将军被劫持了!”

人越聚越多,包围圈的中心,江白羽面色阴冷,用长刀架着南永忠的脖子,缓慢地朝西城门移动,那里可能是这座城目前唯一的逃生出路。

奈何四周都站满了虎视眈眈的士兵,堵得严严实实,江白羽寸步难行。

南永忠已经从刚才的惊慌失措中冷静下来,他喘着粗气,对江白羽说道:“看到了吗?周围都是我的人,你哪也去不了!”

江白羽没有答话,将刀压得更紧了些,冰冷的刀身贴在南永忠的脖子上,让他全身猛地哆嗦了一下。

“江白羽,我得提醒你,你要是杀了我,你也活不成!”

江白羽心知眼下处境艰难,但依旧保持着冷静,冷声说道:“我的死活不用你操心,但我也得提醒你,我的刀就放在你的脖子边,只要我轻轻动一下,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说着继续压低刀身,锋利的刀刃擦破皮肉,在南永忠的脖子上留下一道红色的血痕。

周围的士兵不明就里,见状相继大喊:“江都头,你杀了高将军不说,现在居然还要杀南将军,你到底是何居心?”

“是啊江都头,千万别做傻事,白白丢了性命!”

江白羽虽然只是军队中的基层军官,但是他勇武果决,在军中知名度甚高,大部分士兵都认得他。

尤其是十天前的一次防守反击战,趁蒙古军队刚刚收兵之时,江白羽带人突然从城中杀出,打了蒙古军队一个措手不及,他身先士卒冲入敌阵,一个人一把刀,连斩数十个鞑子,击杀一名百户,在鞑子的重重包围下又只身杀出,威震苦竹寨。

江白羽听了这许多规劝自己的声音,只是自顾冷笑,说道:“你们都已经投降鞑子了吧,你们这些叛徒,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此言一出,周围的规劝声顿时微弱了许多,士兵们一个个低下头,看着缠在手臂上的白布条,皆面有惭色。

忽然,北边正街上马蹄声大作,一大队铠甲光鲜的蒙古骑兵耀武扬威地冲杀了过来,领头一个骑手高举金边三角大旗,气势夺人。

大旗上绣着蒙文,长年在抗蒙前线的老兵都认得,这是蒙古精锐军队武卫军的旗帜。

南永忠看到那杆大旗后,露出狂喜之色,颤抖着声音对江白羽说道:“江白羽,你完了,蒙古国的先锋大将阿术将军到了!”

马蹄声近,蒙古骑兵很快围了上来,一众降卒生怕这群鞑子误伤自己,争先恐后地闪身让出路来。

两个人骑着高头战马,在簇拥中走入包围圈内,头前一个蒙古将军,年纪与江白羽相仿,手上一柄镶着宝石的白玉藏刀沾满了鲜血,眉宇间透着亢奋的杀意,正是蒙古军先锋大将阿术。

阿术出身蒙古贵族,师从武林“四圣”之一的密宗宗主、蒙古国师八思巴,他虽位列密宗十大弟子之末,年纪又小,但早已战功赫赫,手中那把稀世罕见的白玉藏刀,更是八思巴亲传的信物。

阿术身后跟着一个穿着党项皮甲的长发男人,提着一长一短两柄弯刀,奇怪的是刀已断刃,此人约是而立之年,满脸的阴郁风霜,还瞎了一只眼,乍一看去,就能感觉出他身上透出的那股阴戾之气。

这二人勒住缰绳,饶有兴致地望着江白羽和南永忠二人。

江白羽在战场上远远见过阿术,此人是个冲锋陷阵的勇将,围城的一月中,已不知有多少宋军将士命丧其手。

另一个人江白羽之前未曾见过,不过当他留意到那人的独眼和手里的断刃后,不由吃了一惊,即刻猜出其身份。

那人也看到了江白羽,独眼中忽然露出精光。

此人正是修罗场杀手,修罗王拓跋长叹的义子,蒙古武卫军统领之一拓跋冷。

他昨日在南永忠的策应下悄悄混入苦竹寨中,藏身油坊之内,待南永忠用计把高川骗到油坊后,将其残忍杀害。

拓跋冷用纯正的蒙古语提醒道:“阿术将军,那个挟持南永忠的刀疤脸不好对付,我与他交过手。”

阿术闻言不以为然地答道:“拓跋,你怎么永远都那么谨慎?一个宋国的杂兵而已,现在绵羊遇到了草原狼,恐怕还未及我出手,就已经吓破了他的胆!”

拓跋冷说道:“他可不是杂兵,而是江南白鹭堂的刀客,刀神江崇威的儿子。”

“江南白鹭堂?那地方不是早就被我们密宗剿灭了吗?所谓刀神,不过徒有虚名而已。”阿术说着不屑地笑了笑,高傲,是他的一贯作风。

南永忠见到阿术后激动万分,挣扎着大声呼喊道:“阿术将军,是我,是我啊,您救救我!”

江白羽死死按住南永忠,却听南永忠挣扎着对自己咆哮道:“江白羽,你跑不了了,死心吧,若你肯放了我,我可以在阿术将军面前为你求情,让你活命!”

放眼四周,均是密密麻麻的敌兵,江白羽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眼下这阵势,自己脱身的希望已是十分渺茫,为今之计……只有擒贼擒王!

阿术接受过中原文化的教导,能说一口较为流利的中原话,听得懂南永忠是在向自己求救,他不喜欢叛徒,但南永忠献城有功,又是蒙哥大汗亲封的万户,已经算是自己人了,于情于理确实得救他。

“喂,那个刀疤脸,你现在放了南将军,我或许能饶你不死!”阿术说道。

随着阿术的声音,几名武卫军骑兵策马围在了江白羽身旁不远处,兵刃在手,虎视眈眈地瞪着他。

此时已是非常时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