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旧情新恋:容少宠妻很专一

更新时间:2020-02-14 09:18:14

旧情新恋:容少宠妻很专一 连载中

旧情新恋:容少宠妻很专一

来源:微小宝 作者:墨染流年 分类:其他 主角:沈容总 人气:

火爆新书《旧情新恋:容少宠妻很专一》是墨染流年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容总,书中主要讲述了:再回国,沈苒苒已不是从前那个懦弱可欺的小女孩。 她纵横职场,声名鹊起,独当一面,年轻而成功。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每一次难堪时,总会被容遇撞见…… 沈苒苒:“我和容少不是一路人,还请容少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容遇:“你说不是就不是?我认定的女人,我看谁敢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午的时候,策划部的三个小姑娘让我把卫生间的门锁上的,还说我要是不这么做,就让我立即滚蛋……”保洁员几乎快要哭出来。

沈苒苒的脸贴在容遇的手臂上,她费力的睁开眼,黑漆漆的眼睛直直望着容遇。

容遇如梦方醒,脱下外套盖在沈苒苒的身上,接着将她打横抱起。他的手揽上她的腰时,他清晰的听到她上下牙齿相互碰撞,发出“嘶”的一声。

血顺着沈苒苒的双腿缓缓流下,染脏了她身上的牛仔裤,容遇手心触及到些许黏腻,他低头去看,惊的眼神都变了。

沈苒苒恢复了些许的力气,她轻轻挣扎着从容遇身上滑了下来,走到水龙头前,打开水,清洗干净手上的血污,然后脱下身上容遇的外套,递到他面前。

“还给你,别弄脏了。”她的声音轻轻的,就像是强扯着声带才发出来的似得。

“那些血是……”

“很久的老毛病了。”沈苒苒从小没有妈妈,也没有人告诉她姨妈期需要注意的事情,病根就是自那是落下的。

在国外这六年,她又格外不注意忌碰生冷,所以每每到了那几天,腰部便像被扭断似的疼,轻轻一碰就血流不止。

容遇看着她苍白的脸,忽然在一瞬间就觉得沮丧和失落,他想看她对自己展露最柔弱的一面,可她就算受了这样的委屈,也不愿意向自己示弱。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整座寰亚大厦被昏暗笼罩,巨大的落地窗外,是江城永不熄灭的灯光。沈苒苒微微弓腰,一步一步的走到休息室,拾起手机,拨通家里的电话。

一遍,两遍,忙音。

沈苒苒的呼吸变得粗重,刺痛袭来,她弯腰蹲了下来。

容遇在她身后问:“我送你回去吧。”

有瞬间沈苒苒疼的连话都说不出,回答他的只有一声接一声的呼吸。

容遇看着蹲在地上那个蜷缩成一团的小黑影,心底蓦的一抽。

“起来。”他轻轻捏住她的胳膊,想要拽她起来,却被她侧着身体躲开了。

容遇蹙了蹙眉,不容置疑的抓起她的手,用力将她拖起。

沈苒苒瘦小的身体却仿佛在此刻充满了力量,任容遇怎么拖拽就是不肯起身,到后来被拽的不耐烦了,她终于哑着嗓子说:“容遇,你别碰我。”

容遇的手微微一顿,沈苒苒趁势抽出手臂,自顾站了起来,容遇的手就那么僵硬的停在半空。

沈苒苒穿上外套,低调的深棕色风衣遮住了被撕的不像样子的衬衣和腿上的血污,沈苒苒吸了吸鼻子,从始至终都没哭过的她声音里忽然多了一股浓重的鼻音:“容遇,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每个人都有去追求自己更好生活的权利不是吗?如果你心里有怨,我现在就跟你道歉,对不起!”她忽然转过身来朝容遇鞠了一躬,把容遇吓了一跳,等她抬起头来,容遇看见她的眼底反射着窗户外的光芒。

“容遇,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我求求你别再与众不同的对待我,我现在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好吗?”

说到最后,沈苒苒的声音里有明显的哽咽。容遇几乎心软,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六年前,面前的沈苒苒仿佛还是六面前那个因为他过分优待和青睐,而被女生们欺负的哭鼻子的沈苒苒。

容遇忽然就觉得无力,因为他恍然发觉,自己看她哭时的心境,竟与六年前一样。

心疼又迷茫。

沈苒苒离开了寰亚,容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她,只是他看着她明明无助又故作坚强的身影,心也跟着不自觉的牵动起来。

江城这个城市的灯海永不熄灭,灿若繁星,却映不亮人心。

沈苒苒疲惫的回到家,客厅传来念念最爱的动画片的声音,她慢慢脱下高跟,有气无力的朝客厅里面喊:“念念,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看太久的动画片。”

念念没回应。

沈苒苒心里没来由的气,怒气冲冲的走进客厅,刚准备义正言辞的开口训斥,可客厅里却不见念念的身影。

沈苒苒在公寓里找了几圈都没有找到念念。

书包就放在沙发上,电视也是热的,显然念念回来已经很久了。

那她能去哪里呢?

沈苒苒回想起半个小时前她在公司给家里打电话就已经不通了,那只能说明,念念出门找她了。

沈苒苒心慌了,因为搬来的时间短,又不擅长交际,所以与四邻都不相识。念念一个初从国外回来的小孩子,又能在这个陌生的江城去哪里找她呢?

想到念念在外面可能遇到的种种情况,沈苒苒抓起钥匙就往外跑。

天空飘着小雨丝,沈苒苒顺着种满高大法桐的街道一边走一边大喊着念念的名字,她的声音吸引了街道两旁行走的路人,路人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满脸泪痕的年轻女人。

雨越下越大,湿透沈苒苒的衣服,外套紧贴在皮肤上,寒意侵袭着沈苒苒的神经,她终于体力不支,跌倒在水洼里。

身后一直低调跟着她的黑色宾利猛的刹车,须臾之前,容遇一个脚步冲下车,将沈苒苒抱到了车上。

她的脸已经很白了,湿漉漉的长发往真皮座椅上不断地滴水,很快就漫成了一汪又一汪的小水渍。

容遇开了暖气,可她的手还是冷,捂不热的那种冷。

容遇没有办法,只好先将她带回了自己家。

这么多年,容遇身边一直没有女人,一个人独居,家里难免冷清。

他把沈苒苒放在自己的大床上,眉头微微拧着。

瘦了这么多,抱在怀里,一点儿分量都没有。

容遇有些讽刺的想,当初拿了那么多的钱,却舍不得花,所以才把自己虐待成现在这幅死样子吗?

他又俯下身去深深的看了沈苒苒一眼,褪去了妆容的修饰,那张拳头大小的脸上显得越发寡净和苍白,尤其那双眉眼,清淡的就像是从水墨画里挪出来的似得。

因为离的近了,容遇就感觉到了她温热的呼吸。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蓦地的又抽了回来。

这么烫。

容遇忍不住眉头一皱,她到底是有多么不爱惜自己?

怨归怨,他总不能看着她烧死在自己家里吧,容遇这么想着,还是帮她拉起了自己的被子盖在身上,然后出了卧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