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持盾者

更新时间:2020-07-19 08:47:01

持盾者 连载中

持盾者

来源:落初 作者:葫芦滴溜转 分类:奇幻 主角:宋叔竹钧 人气:

新书《持盾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葫芦滴溜转,主角宋叔竹钧,是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莫名其妙穿越到异世大陆,神?恶魔?魔裔?我要打败他们?开什么玩笑,我是个盾铠战士!我只负责挨打!穿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我想要一顿毒打,最好是两个人!”(世界观庞大,多视角讲述,前期剧情开展不快,容易劝退,需要一定耐心观看。七八章左右进入男主视角,不喜勿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切的开始与结束』

幽暗的街道上只有几盏破落的路灯散发着微黄的光芒,偶有行人匆匆而过。

灯光下,一个男人扶着另一个微醉的男人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念叨着:“东离,心里苦你就说,说出来也能好受点。沫儿跟你分了是她没福气,你万一把自己气出了好歹,到头来还是我受累照顾你,我受累也就罢了,可我那暴躁的老妈……”

叶东离挣开说话男人的肩膀。转头看了看自己破落的家,铁门上锈迹斑斑,甚至还有几张没贴好的小广告贴纸随着微风摇摆。

无奈道:“石鹏!我是……是难受,可还没到想不开的地步,你都念叨半天了,本来不气快被你给说出火气了,得了,你先回去吧,我想静静。”

石鹏捏着嗓子,掐着兰花指怪叫道:“我叫静静~大爷想我作甚呐?”。

叶东离抬起左脚一副要踹他的样子,伸出中指没好气道:“滚!”

“得,我回去了,明天早上带上早餐再来安抚你那受伤的心灵。”见好友确实累了,平日也不像个会想不开的人,石鹏摆了摆手便离去了。

看着远去的人影,叶东离吸了下鼻子,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房间很小,一张床就占据了大半的空间。

关上房门,打开灯,叶东离一屁股坐在床上。拿过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身穿白裙的靓丽女孩。

摸了摸,取过床边的水果刀,狠狠地划破了照片。

打开买回来的啤酒,一仰头便喝了起来。

本来就喝的很多了,再加上叶东离酒量并不好,没一会儿便醉倒在床上。

一直坚持着不出声的他,迷迷糊糊中叫着心中的那个女人。

“沫儿……沫儿……”

“沫儿……沫儿……”

十多年的感情,又怎能说放下就放下。只是红线另一端的人已经放手,就算自己死死拽着,也唤不回原本牵线的那个女孩儿了。

松开手,零碎的相片洒落在地,躺在床上的男人传出了轻轻的鼾声。

………

“村长,生了!带把儿的!”

“吱呀~”

一名中年男人推开门,抱过刚出生的孩子,疑惑地看向接生婆:“这……刚出生,为何我的儿子不哭呢?”

“这……”接生婆顿时支支吾吾的。她接生也有二三十年了,也是头一次碰到刚出生的婴儿居然不哭的。

“算了算了,我儿子看起来也没什么事,他母亲怎么样?”中年男人扔在接生婆怀里几块银币,问道。

“母子平安!母子平安!”接生婆接过银币,笑嘻嘻掩上房门防止有风吹着了孩子,然后站在一旁叮嘱一些照顾孩子需要注意的地方。

中年男人认真听完后,这才有空打量自己的儿子。

打量了一圈,发现白白胖胖没什么不对,就是那个婴儿的目光……

死死的盯着自己,竟然还有几分诧异的感觉。

男子心粗,疑惑了一下却也没放在心上,就像刚才儿子不哭闹一样,都被他抛在了脑后。

叶东离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抱着自己的男人……

男人!?公主抱!?

叶东离知觉心里一凉,菊花一紧,叫道:“我擦!我不是基佬,放开我!”

然而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哇哇哇”的哭声。

见儿子哭出声,男子更加放心了,将婴儿放在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小床上,盖好被褥,吩咐接生婆照顾自己儿子,便匆匆离去看望自己老婆了。

抬起手看着自己胖嘟嘟的胳膊,

叶东离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凉透了。

我叫的是沫儿又不是月光宝盒,自己咋就返老还童变成婴儿了。

吃着自己的手指头,叶东离怨念地盯着床顶。毕竟是婴儿的身体,不一会便困意袭来,头一歪沉沉地睡了去。

“这就是我们的儿子么?”

叶东离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一个二九年华的美女正抱着自己,问向一旁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宠溺地摸了摸女子秀发,笑道:“你啊你,你自己生的还不知道么?生个孩子倒把自己脑袋弄糊涂了。”

“呵呵,我本来就有点迷糊,要不是易云你……”

“好了好了,旧事莫重提,沫儿你说咱们儿子叫什么好?”叶易云显然很高兴,征求着自己妻子的意见。

“沫儿……”叶东离看向女子,才知道原来这女子也叫沫儿。

沫儿满足的看着怀中婴儿,笑道:“我的姓都是随你的叶姓,儿子取什么名,还是你来定吧。”

“叶东离!我叫叶东离!”叶东离听到这里,感觉再也不能沉默了,吼道。

然而,说出的话却是……

“哇哇哇……”

“儿子是不是饿了,你快点先喂他,我这就找个奶妈照顾他。”

“嗯。”

叶易云笑着走出房门,显然是去物色奶妈了。

叶东离惊恐地转过头,看着面前二九年华的女子正在掀开衣襟,突然想骂娘。

老子都二十八了!贼老天你特么让一个十八九的妹子当我妈我也认了!你特么居然让她给我喂奶?这到底算谁占谁便宜啊!

看着面前女子解开衣襟,叶东离两眼一翻,晕了。

“啊~易云!儿子晕过去了!”

昏迷前,叶东离模模糊糊的听到沫儿的叫喊。

……

叶易云死死的盯着前方。

坐在对面床上的叶东离死死的盯着叶易云,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按着书桌上的两个字。

“叶东离……”叶易云收起其他散乱的纸张后,坐在椅子上看着儿子手下两张纸上的字缓缓念道。

叶沫儿宠溺地看了一眼叶东离,回头看向自己老公:“老公,你让儿子自己选名,他选的这个怎么样?”

“啪!”叶易云一击手掌,笑道:“不错不错,老子本来还怕这小兔崽子选个狗蛋什么的,还特地让去掉这种贱字,没想到儿子还真选了个人名。”

叶东离无语地看着父亲,想道:你就算把狗蛋、狗剩、狗不理放这上面,我也只会选东离的!

“好,咱们儿子就叫叶东离了,不过你刚才说儿子不吃奶,这可如何是好?”叶易云刚解决一桩“大事”,却又为另一桩“大事”发愁。

“咕~”叶东离揉了揉自己肚子,怨念无限地看向叶沫儿,也就是自己的母亲。

双眼一翻,晕了。

饿晕的。

…………

虽说自己曾是堂堂七尺男儿,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可如今……

叶东离趴在床上,看着远处镜子上的自己,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自己上辈子是一个孤儿,这辈子却有父母,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况且……

叶东离看着熟睡的父母,看着根本不属于自己那个时代的器具和衣服,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

穿越了!

前世自己孤苦一人,倒也没什么放不下的,真要说有什么放不下,恐怕也只有自己的好兄弟和爱人了。

恐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那个一直帮衬着自己的好友,和那学生时代就相恋的女孩儿。

“我回不去了。”

似乎是接受了现在的身份,又似乎是在跟过去道别,叶东离闭上眼睛,口中呢喃着躺下。

“哇哇哇~”

躺在床上正打着瞌睡的叶沫儿猛地睁开眼睛,抱起叶东离,疼爱之色溢于言表:“儿子,你是不是饿了?”

“喊你妈我认了,喂奶还是算了,丢不起那个人。”叶东离想要拒绝,然而传出的还是“哇哇”声。

沫儿拉开衣襟,急切道:“儿子别哭,娘亲这就喂你!”

叶东离眼睛瞪大,似乎想说什么,终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叶东离坐在床上,看着叶沫儿坐在自己对面,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这个女人,透漏出无尽的哀怨,就像是……

就像是刚被人欺凌的女子一般。

一个婴儿,不吃奶能活两天么?这个叶东离不知道,因为他前世并不了解。

可是叶东离知道,一个婴儿一整天不吃奶,第二天醒来一点饥饿感都没有是因为什么!

叶东离揉着眼睛,忽然很想哭……

我居然被强了,还是一个十八九的妹子……

…………

四年后。

长大的叶东离跑出家,叶沫儿紧紧的跟在后面叫道:“儿子,别跑那么快,小心摔倒!”

叶东离不屑的回头看了叶沫儿一眼,心想道:自己可是成年人,跑步怎么会摔倒?

到了一个拐角,刚想转过去,一个男子走了出来。叶东离哎呦一声撞了上去,随之倒在地上哼哼咛咛地不肯起来。

“离儿!自己站起来!”叶易云看到被自己撞到的儿子和远处瞪着自己的叶沫儿,咳嗽一声,说道。

叶东离哀怨的看了叶易云一眼,听着脚步声知道母亲到了身边,大嘴一张!

“哇哇哇~爸爸欺负我!爸爸凶我!爸爸撞我!哇哇哇~”

“叶!易!云!”叶沫儿一只手抱起叶东离,另一只手拧向叶易云耳朵。

“你脾气见长啊?儿子你都敢撞?怎么,下一次是不是准备撞我啊?”

知道碰到了老婆的逆鳞,叶易云也不敢反抗,求饶道:“老婆,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不是故意的都把儿子撞地上了,故意的你还准备撞天上啊?”

“……”知道此时和女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叶易云干脆闭上嘴巴,一字不吭,眼角却看到儿子正看着自己。

叶易云看向儿子,忽然被那目光中蕴含的情绪惊呆了,那是怎样的眼神啊……

哀怨,嘲弄,讥笑……

…………

四年后。

看着山林中随处可见的野菜,叶东离随手一抓,捧着跑向家。

“妈,你看我采的菜!”叶东离跑进家门,献宝似的给叶沫儿看。

叶沫儿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累的睡着的叶易云,笑道:“儿子真乖,回头我做一锅野菜汤,给你爸爸喝。”

叶易云揉了揉眼,坐了起来,沉默的看了那野菜半晌,苦涩道:“沫儿,我可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啊?易云你醒了?”叶沫儿回头看向叶易云,笑道:“你待我百般好,哪有对不起我。”

叶易云一个箭步走过去,抓出野菜中零零散散的紫色野草,咆哮道:“那你让儿子给我泯夜草熬汤喝?你想弄死我啊!”

“……”叶沫儿呆呆的看着叶易云,脸上一个大写的“囧”字。

“这泯夜草本就和蓝翎花长的像。而且也就咱们叶村这一带有,妈妈平常不出门,不认识也正常啊,爸爸你不要凶妈了。”

叶东离拉了拉叶易云衣角。

叶易云和叶沫儿闻言却扭头看向了叶东离,自知失言的叶东离哈哈一笑,赶紧跑出家门:“今天要开始上学了,我先走了。”

叶易云抱着脑袋坐在椅子上,喃喃道:“离儿可是知道泯夜草的,再说了蓝翎花虽然也能吃,可毕竟长着朵小花儿呢,儿子怎么会分不清?”

“他想弄死我……”

“他想弄死我……”

“他想弄死我……”

叶沫儿看着纠结的老公,摊了摊手,走向一旁。

这种恶作剧几乎每个月都有几次,每次都会让叶易云怀疑自己是不是儿子的亲生父亲。

还好,叶沫儿已经习惯了。

【啊哈,真男主出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