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不一样的爱情宣言

更新时间:2020-07-15 10:30:52

不一样的爱情宣言 已完结

不一样的爱情宣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邓凯龄 分类:女生 主角:张云沙尘暴 人气:

经典小说《不一样的爱情宣言》由邓凯龄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云沙尘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乌国及它的管辖国,从古到今都是遵循着女强男弱的风俗,男子生下来就是做奴的,是属于妈妈跟亲戚拥有的私有财产,能够被随意买卖,跟牲口物品一样。只有过了18岁之后嫁做正夫之后,地位才可以稍微提高一点,可也只可以听从妻主的想法,打理主人家里其他夫侍牲口,处理家务罢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云在深夜因为受寒而清醒。她习惯性的摸了了下手表,还在手旁。由于身体的行为她慢慢清醒过来,她忽然记起来她似乎是忽然就睡过去了。她全身仅穿了件贴身衣物,她睡的并非暖喝的睡馕,而是她不熟悉的床踏,盖的同样是做工粗糙的被褥。

她早就早就回到了到另一个世界,她在绿镇的旅馆中,不久前有个全身赤裸的男子要替她做些什么独特服务呢。上帝啊,她居然在那样的情况中还可以睡着?

手表里的指针跳跃着荧光,还只有两点多而已。天没亮,也并非她通常醒来的时刻。

她突然生了惧怕怀疑。

莫非之前的男子对她施了啥伎俩?她赶紧检查紧身裹着的内衣,完全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她起身坐好,隐约觉得房内似乎还有别人,她马上抬起手提灯到处照了下。

手灯的光忙掠过,她瞧见房内原先燃烧着火盆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早就灭了,她沐浴用的大木桶仍放在屋子里面,她的背包是原来的样子无人碰过,而此时那个几乎赤、裸满身伤痕男人居然缩在踏下不晓得是昏迷还是醒着。

喂,你为什么睡在此处?张云坐在踏上弯下身体微微拍了下他肩胛处。

陈冰轩轩事实上早就发烧有点意识模糊,他恍惚觉得有人正在叫他还在拍他,过去多半都是讥讽的话跟一顿暴打,陈冰身体条件反射性的抖动着想要躲避。

张云看他似乎伤的很严重,触摸他皮肤那个手都会感觉非常的灼热,晓得他是感染风寒了是。救人最重要,她管不了探究以刚刚自己忽然睡过去的不解,翻身下床,在他还没有恢复意识没办法反抗之时,硬是把他移到踏上,准备替他治病。

但是张云太高看了她的能力。陈冰轩轩身材壮硕,即使逃难途中又热又冷一直饱受折磨憔悴不少,可比张云重一点儿,再加上身上依然拴着一个闷重的铁链。张云使劲一拉,只把他半个身子拽上踏,自己几乎由于没站稳而摔倒。

陈冰轩轩胸腹狠狠趴在床边,恰好撞到一处裂开伤疤处,他疼得马上恢复意识。他擦觉到自己正让人拉上踏,他害怕地反抗着,引发身上越来越多的的伤处。他来不及多想,奋力摆脱张云的手,爬着跪到地乞求道:求求你您饶恕小人,小人刚才并非存心的。

不要害怕,我只是想为你治病。张云微微叹息了下,停手轻轻坐下来,担心胡乱推搡又伤着他。

此时外面响起打更声,陈冰轩轩听了下快到寅时,马上就到他下床干活的时侯了。他怎么敢迟误?正好有理由离去,免得节外生枝。至于治病又有什么用?等下干活肯定又得挨不少打,此刻耽搁时辰即使用了药也求起不到什么作用。

客官的照顾,小人多谢了。陈冰轩轩恭敬叩首,低声下气的说道,小人还有事情如果不做完的话就要被耽搁,还望原谅小人伺候不周,小人告退。

讲完这几句话也不待她应允,他就跪拜之后,起身匆匆离开了。

张云愣在那里,心里猜测着她忽然睡过去肯定是他用了什么手段,因此他才这么害怕赶紧借口走了,她即使有些生气不解,可也不晓得是不是该追上他问明白。此人如此跟被人不一样,他诱敌深入,宁愿拒绝她的好意带着满身伤走离去,品性毅志绝非一般人可以比。她担心就算追上去也问不到什么有力的信息。

张云这么想着就挫败了,又回到床上睡觉去了,但是闭上双眼全是东想西想,怎样都无法入睡。翻来覆去持续了一会儿,看到天空有亮光了,看表都早就四点多了,她怎么也睡不下去,穿戴整齐收拾好背包,打开门出去了。

旧时候人们太阳出来就去劳作太阳下山就回家休息,睡的早起来的也早,她觉得自己也起得很早,却看到旁边客人都早就早就起来了,店旅馆里的员工们三三两两的开始做事了。昨日带她到房间的跑堂的小厮眉开眼笑的正朝她这里走来。

不晓得客人昨天夜里睡得怎么样啊?她小厮很积极的打招呼,但是又似乎很真诚地继续说,昨日前头忙,也没功夫帮客人加热水,然后就看到奴隶跑早就去伺候您了,我们也不方便打扰。现在您起来了,我们马上就去准备。您还有什么吩咐?早餐是总去房间呢还是就在大厅里吃呢?

张云突然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知道掌柜肯定是想要节约费用不希望烧很多开水肯定不会送,即使连房里的火盆中的炭也少之一又少半夜就灭了。但是在这样的时代完全没有买家投诉的路径,别人笑脸相迎,就算吃了亏她也只能自认倒霉。还好她的注意力早就被早就那个奇怪的男人给吸引住了,肯定不会跟店家一般见识。

她控制着火气简单寒暄了下,又假装好奇的问道:昨夜到我房内伺候的那小厮是这个店中旅馆的人吗,你们此处的小厮能不能任意买卖?

此时小厮目光中表露出一点惊讶,听此人话里的话难道是对那个难看的家伙有兴趣,打算买下来吗?究竟是做买卖之人,她瞧出端倪擦觉到肯定有钱可以赚的机会,肯定热情应道:奴畜自然能买卖。哎,只不过客官可能还不清楚,那奴畜跟他的那个老板都是打东边而来的。而且他那个小女孩年纪轻不懂事,一直卧病在床,他们身上没了路费才段时间停留在此处。不晓得您打听这个做甚?莫非是那小厮昨晚上伺候的不好?

张云眼波一转,非常感兴趣的开口道:我感觉小厮伺候的很好,想向他自己的主子买下他,不晓得这里有何规矩,得到何处去办交接手续?

此时小厮还暗自庆幸自己这次瞎猫碰上死耗子了,西地人居然看中丑人甚至还打算买下。事实上那南岸的家伙的老板待他不是打就是骂看上去并不看重,如果可以卖了还可以赚些钱是件好事啊?她眼波流转小厮,猜想着西地人不晓得行情,如果她充当中间人的话,趁机把那难看的家伙多买点钱,然后再帮住她办好交接手续,便能从中获得不少利润。

此事您可真是找我没找错认。此刻小厮媚笑着说,我先替您问一下那奴畜的老板,看她答不答应卖奴畜。如果能谈好的话,所有流程我为您搞定,只要您记得事后多赏我点劳务费便行了。

张云清楚小厮嗜钱如命,便也不跟她一般见识,点头答应,又背起背包转到前厅找好位置坐好。前厅来去客人不少,她一面用餐一面侧耳留意着别人谈天说地也可以开开眼界。

那跑堂的小厮有了新活计,马上就跑到大厅最里面一间客房。

那房子里面由于长年没有修整门窗破烂屋顶还漏雨,往日是放了一大堆废弃之物的地方,后来略微整理支起一个小木板给那面目可憎的家伙老板的主人暂且住下,再容不下第二个人了,不过还好店里可以多收进一些房租比放垃圾划的来。

小厮才走进,便看到那面目可憎的家伙又让他的主人给赶出来了。

下贱的东西,赶紧滚,真恶心,我不想看到你。只听一个青涩稚嫩有些嗓音生气地责骂。

陈冰轩轩站到门口,跪在地上礼貌地劝慰道:还望小女孩主人别生气,小人早就早就早就洗好身子了。药碗也是用布包着送给您的,小人绝对没有挨到是干净的,还希望您赶紧趁热服用吧。

门全开着,就看到房内过于简单的地板中睡着一个脸色苍白蜡黄的小孩子,女娃身下垫着破碎棉褥,身上还盖着个还算坚实的大人的衣衫。她现在的样子是恼怒的样子,小嘴厥着接着开口道:我讨厌喝药,都早就喝了如此长时间病也没见好,下贱胚子,你难不成是想有意加害于我?怕我称为你的包袱,希望我赶紧归西了,那么你便可以逍遥快活了。

陈冰眼里轩轩浮现悲伤之色,但还是努力遏制住心中的不舒服,叩头道:小人绝没有这个意思,小主向来生体不好,用药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看到成效啊。希望小女孩好好生养病,别想太多。

还要修养?这早就多长时间了,我早就厌倦住在此处了!今日就离开不可以么?那小女娃接着发火,夜里居然没有火盆也没,冷都冷死了。此处的食物也难以下咽

小厮此时不想叫那奴畜跟这不识好歹的小女娃继续纠缠,搞不好耽阁了他做事的时间,便上前到房间去,拿起药,劝解道:我说,小女娃啊听姐姐说一句,少生气才是治病的良药。这些什么药材全部是我到集市上精挑细选回来的,这可是镇里最大的药铺里名贵的额最好的药材,您就放心喝了才好。

小女娃也晓得不可以不吃药,只不过是心中本来就有火顺便发泄一下而已。

可小厮哪里会照顾到小女娃是否乐意,瞧她也停止抗拒了,便扶起她把药全部都灌进去了。接着她转过脸冷着面孔责骂道:你还傻站着干嘛?赶紧做事去!

小女娃努力喝下药,口里全是苦涩的味道,也随着斥责道:下贱东西赶紧滚,瞧见你就不舒服。

小人告退。陈冰总算放下心来轩轩,恭敬作揖侯,拖着那条伤腿到别的地方干活。

小厮可没有离开,关好房门重新坐回到小女娃身旁,面色温和的说道:小女娃啊,您如此讨厌那奴畜为什么不把他卖掉?

小女娃嘟着嘴嘀咕道:那下贱坯子可以卖多少铜板啊?长得那么难看年纪也不轻还并非处子,哪个愿意买啊?

小厮笑眯眯说道:往日我也跟您相同,认为那奴畜绝对没人要,干脆放在身旁好歹还可以做事。但是昨日夜里天字一号房间住了一个西地客人,居然瞧上那难看的奴畜,今日个还打听着可否跟您买下那奴畜。您如果点头答应,所有手续一律交给我好了,完事了您只需要签个字画个押就好了。您不用担心西地人不知道行情,所以我保证可以替您卖个高价,肯定划的来。卖掉那难看的家伙,您有拿了银钱再请个车离开,到哪里不可以啊?

小女娃大概八九岁模样,身体又不好,一路走来,吃穿住行全是陈冰服侍轩轩,她从没自己料理过。她只晓得能花钱请车,可是却不知道车价很高也并非自己想去任何地点都可以。她听闻小厮如此哄骗,不免动心起来。

那小厮,请您帮我看看那下贱坯子可以卖个什么价?镇里有车通行吗?

小厮看到小女娃上当了,更加努力哄骗:镇上肯定有车通行啊,此处前通南后通北的,车妇什么地方没到过?您就放一百个心吧。价格也非常公道划算,有我当中间人肯定不敢骗您年领小。那个难看的家伙嘛,您看可以卖个什么价,我按双倍的标价给那个西地人,再待她砍价,可以多赚一些是一些。

小女娃被骗得团团转,自作聪明的说道:这样非常好,我并不清楚行情,还有劳你去跟那西地人多点要点银钱。如果可以谈成这桩生意,绝对不会忘记你的酬劳的。

小厮继续奉承了几方才离去,心里打算着该怎样编排,把中间的差价就装进自己的口袋算作劳务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