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夜深闲共说相思

更新时间:2020-02-10 08:39:15

夜深闲共说相思 已完结

夜深闲共说相思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碟晓菜 分类:女生 主角:无双萧君奕 人气:

火爆新书《夜深闲共说相思》是一碟晓菜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无双萧君奕,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婚之夜,她代妹出嫁,岂料洞房内惨遭骗婚,新郎竟换成那个一年娶四妻的大色鬼。听闻他有克妻之命,四个妻子皆活不过三日,很不幸她误打误撞成了第五个。 为活命,成亲当晚她火烧新房,拐带美男一名趁乱逃走,谁知美男半路翻脸,竟将她就地正法,“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顶多就算个采花贼,不像某人十足的偷心贼。”连晟说着,将一朵月季花抛给无双。 她接住那红艳艳的花儿,没好气的仰头问,“什么偷心贼,偷你的心呢?” “是啊是啊,打算怎么负责?”他嬉皮笑脸的问。 “不负责,蒸了煮了吃了。” 连晟打了个寒战,“真血腥。” “你自找的。” 无双得意的说着,将花插到桌上的花瓶里,催促道,“你还不快下来?再在上面磨蹭,小心被人看见告到你外公那里,到时候兴师动众的来天香楼抓人,我可不管。” “你放心,他也就吓唬吓唬我,根本就不舍得打我。”连晟一脸无惧,旋即道,“这大好日子待在家里,是不是太可惜了点?” “我今天不想出门。” “怎么呢?生病呢?”连晟跳下院墙,平日里,一说出去玩,无双比兔子跑得还快。除非不舒服,或许还安分点。 无双白了他一眼,“乌鸦嘴,你咒谁生病呢!” “没生病装什么斯文?”连晟讥讽道,却还是不放心的探了探无双额头。 她无语的拍了他一下,“乱摸什么,都说没生病啦!” “谁稀罕摸你,粗皮糙脸的。” 无双简直要气死了,在心里骂了连晟一百遍“小白脸”才算解恨。 “到底为什么事?说出来听听,哥们儿自会帮你解决。”他仗义的拍了拍无双的肩。 “真的?” 无双突然抬起头,期盼的脸上挂着点贼笑。 连晟立即后背发凉,知道中套已为时已晚,强撑道,“大胆说吧,什么事?” “那个……嘿嘿……” 无双傻笑起来,连晟心底一个劲的发毛,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浓。在自己被吓得落荒而逃之际,他板着脸道,“快说!” “你说替我赎身是不是真的?”无双冲口而出,以为自己不会脸红,结果,还是觉得烫烫的。 还好还好,不是恶作剧! 连晟松了口气,“当然是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多少钱,贵不贵?”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你该不会是替我心疼银子吧!放心,本少爷别的没有,就是银子多。”他没个正经,一脸暴发户的样子。 无双却变得谨慎起来,“你说,我和秋容赎身的价钱是不是差不多?”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替秋容赎身。”连晟说着,忽地生出一丝警觉,“你不会是想……” 无双连忙点头,恳求道,“连晟,你可不可以给秋容赎身啊?” 连晟低头喝茶,并没有搭腔。 “连晟……”无双不死心的又说了一次。 “我还没聋!”连晟开口,显然有些不高兴。 无双也知道不该得寸进尺,但现在只是交换,她说,“我们俩之间,你就赎秋容吧,我无所谓的……” “什么叫你无所谓,难道你要去接客?”连晟面色微愠。 “不是不是,我才十四岁啊,我接什么客。秋容她十五了,她的事迫在眉睫。”无双有些着急,越说越乱。 “不行!”他断然拒绝。 “为什么,赎我赎她不都一样吗?她……” “你和她怎么可能一样!”连晟甩开她的手,“这事没得商量。” “可是……” “没有可是,否则就是逼我和你翻脸。” 无双大惊失色,不想竟会这么惹恼连晟。但一想到秋容后天就要接客了,不由得慌了神,“连晟,就当是帮我……” “无双!”他气急败坏,忍无可忍,“不是我不帮,是我实在无能为力!你以为赎身很容易吗?我外公早就不满我去天香楼,根本就不许我身上留银子。若不是我答应乖乖回京,他是永远不会出那份钱的。” “什么?回京!”无双震惊不已。 “是,回京!反正你也不稀罕我留下!”连晟气得火冒三丈,翻墙而去。 “连晟、连晟……” 无双连喊了几声,墙外没有回应。以前不是没有吵过,但是,他气归气,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拂袖而去。 这一回,她似乎真伤到他了。 无双呆呆立在墙角,看着上面空空如也,心也没来由的一空。 连晟…… 疾风乍起,四周顿时弥漫起淡淡花香,就连角落里的蒲公英也被吹散开来,随风飘零。 它们没根没命,飘到哪算哪。 无双不由得想起了娘和秋容,她们何尝不是这样呢,红尘打滚,从来就没有个归宿和依靠,而以后的自己,也是如此。 终有一天,她也会同她们一样,对生活绝望,对人性绝望。她知道,会有那么一天的。 偌大的后院,死一般的寂静。 她茫然的看向四周,突然觉得孤单极了,只剩她一个人。她不甘的拍着墙,“连晟、连晟,你真的走了吗?连晟……” 喊了许久,墙外终于有了反应,“我还在呢!别拍了,一会手又该疼了。” “连晟!”她惊喜不已,他还没走、没走! 他没有回应,只是沉默的靠着墙,看着府里的下人走来走去,皆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自己。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一墙之隔,她的问话显得小心翼翼,他很是不屑,“我可没那么小气,那点小事转身就给忘了,还值得生气?” “那你不回京吧!”她满心期待,对面沉默许久,终于用不轻不重的语调“嗯”了一声,她才放下心来。 那个下午,他们就这么静静的隔墙而坐,明明知道对方在,却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无双没有再提给秋容赎身的事,只因她比谁都清楚,连晟的心意。他曾说,希望一辈子留在渝州城,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受官场束缚,无权无势也无妨,只求心中坦荡荡。 可是如今,为了给她赎身,他却要遵从长辈的意愿回京。 她不想这样,不想…… “咻砰” 夜幕降临的时候,天香楼突然放起了烟花。无双惊喜不已,“连晟、快看快看,烟花……” 墙外没有回应,兴许是已经回房了,无双并未在意,欢欣雀跃的赶至前门。 火光如长蛇一般窜上夜空,“砰”的一声,好似鲜花绽放,绚烂至极。 “哇,好美!”无双惊叹一声,好奇的问旁边的姑娘,“今天干嘛放烟花啊?” “你不知道吗,秋容嫁人呢?” “什么,秋容?” “你们那么好的关系,你竟不知道?”那姑娘很是诧异,旋即又满是羡慕的说,“这秋容啊真是命好,还没接客就有人给她赎了身,听说还是个大财主,有钱人啦!以后是吃香喝辣,肯定过得比谁都好,啧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