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周鼎记

更新时间:2021-06-10 01:21:59

周鼎记 连载中

周鼎记

来源:落初 作者:太阳辐射 分类:历史 主角:刘李治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周鼎记》的小说,是作者太阳辐射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帝王将相,轮番上阵,后宫佳丽勾心斗角,诗人草寇,粉墨登场。说不尽这个最辉煌朝代的骄傲、耻辱与秘密..........  以新眼光,看旧历史,以新思维,评旧人物。  太阳辐带您走进不一样的大唐与武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和手里推着木板车,还是第一次推这种车子,方向极难掌握,东倒西歪地走着,如蛇爬行,轮轴一路上发出“依呀依呀”难听的声音,象是对安和的控诉。

被林一山唤作阿布的大黄狗站在东倒西歪的木板车上,显然是觉得很不安全,又一个箭步跳下,看着安和汪汪直叫,像是对安和的嘲弄。

善解人意的林一山看安和推得艰难,接过了木板车自己推着,于时车轮由原来的曲线行走变成了直线前进。

安和有点惭愧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今天他换了一身林一山的衣服,原来的衣服实在太大,补着蓝色补丁的淡青色衫子,一件灰色的长裤,一双鞋底已严重磨损的粗布鞋。虽然破旧,但很合身。

他们这是要去芒山砍柴打猎的,这是林一山唯一的谋生手段。

走了有七八里,终于来到芒山脚下,这是豫东平原上的唯一山群,占据茫茫平原的制高点。虽不高峻,但孤峰耸立,尤显峭拔,是进入中原的天然屏障,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此地也为汉高族刘邦斩蛇起义之地,官宦贵族们也视之为风水宝地,汉梁王墓群分布在周围十三座山峰上,安和后世曾到这里梁孝王墓参观过举世闻名的金缕玉衣。

二人将木板车放至山脚下,拿了弓箭,绳子,砍刀。沿着山上崎岖的山路,走了上去,阿布在后面欢快的跟着。

林一山的箭法很好,在一片茂密的槐树林里,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就打了两只野鸡。

安和看着心痒,也想试试,接过林一山的弓箭,使出吃Nai的劲才拉了个半圆,只得作罢,发誓回去自已一定造一副好拉的弓箭来。

等到午时,二人有些饿了,想要回去,听到一阵槐树林里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

两人忙躲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发现一只野猪,从远处跑来,这野猪个头很大,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安和看到它心里还有点怕,说实话他以前很少看到野猪,除了在动物园里见过一次,动物园的野猪经过长期的人工训养,基本上失去了原有的野Xing,脾气都变得温顺起来了。

但这头野猪,一看就很凶悍,个头比动物园里的野猪大出了许多,两只獠牙在阳光下闪着森人的光芒,一边在地上拱食,一边发出阵阵的“哼哼”声。

林一山平时要是见到这么大个的野猪,早就躲了,一是这野猪Xing情凶悍,如果不能将它迅速治服,它极有可能会反攻,反而伤到自已。

二是即使打到它,自己一个人也没法把他运到山下。可今天有安和与阿布在,胆子陡然大了起来,他猫下腰,蹑手蹑脚地又向前靠近了几米。

因为他知道,野猪这家伙皮糙肉厚,离哪么远,既使射中它,也对它造不成多大的伤害。

因为这座山中没有狮子,老虎、大象,豹子等凶猛的动物,这家伙可能是自认为是这座山中最强的动物,所以对周围环境的警惕Xing也不高,只顾自已找食,根本没有注意到危险的到来。

林一山躲在一株大树后,对着野猪的脑门,贸足了劲,把弓拉满,“嗖”地一声,箭带着破空之音,朝着野猪飞去,一箭正中脑门,箭杆当即进去一半。

可能是林一山此次正好射中要害,野猪虽然看到了大树后面的林一山,也没有前去攻击。

野猪狂叫一声,野Xing大发,不但没有跑,反而向林一山冲了过来。

眼看就要撞到他了,林一山灵活地一闪身,跳到了一块大石头上,对准野猪,又闪电般地射出两箭,一箭射中了腹部,一箭射中了肚子。

连中三箭,野猪不敢再停留,掉转方向,没命地向槐林深处跑去。

“阿布,快上。”林一山大喊。

阿布早已急不可待,撒腿快速冲了出去,快撵上野猪的时候,又放慢了步伐,不紧不慢地跟在野猪的后面。

阿布和林一山一样也是个老猎手了,它知道这时候如果直接冲上去,哪野猪身材粗壮,Xing情凶悍,说不定反被它所伤,反正野猪已被箭射中,跑得越远,血流得越多,身体就会越虚弱,它在等待进攻和最佳时机。

阿布一边追,一边发出汪汪的叫声,以示震慑。

野猪一旦停下来,它也停下来和野猪对峙,野猪一跑,它就在后面追。

哪野猪由于失血过多,体力渐渐不支,走路也打起摆来。

这时,阿布快速追了上去,腾空而起,一口咬住了野猪的咽喉,野猪惨叫一声,甩动脖子想将阿布甩掉,无奈,阿布死命地咬住就是不松口。

野猪挣扎了好长一会,终于耗尽力气,躺在地下不动了,任凭阿布撕咬它的耳朵和喉咙。

等到安和与林一山循着野猪流下的血迹一路撵过来时,野猪基本上没了气息,阿布象个得胜的将军一样站在野猪的肚子上,仰着头,吐着舌头,摇着尾巴,得意地瞅着他俩。

林一山大喜,这可是他长这么大,包括父亲在内,第一次打到的野猪,而且这么大个的野猪。

一山看野猪还轻微地喘着气,又用砍刀的背部朝它哪硕大的脑袋上狠敲了几下,只到这个大家伙完全断了气,又招呼阿布停止了撕咬。

一旦猪身上洞太多,猪皮就不值钱了。

取下挎在身上的绳子,林一山与安和将野猪捆了个结实,在上面打个结,方便用木棍抬。

安和拿起砍刀,找到一棵木质比较结实的胳膊粗槐树,抡圆了胳膊,好几下也没有砍断,反把胳膊震的酥麻。

林一山走了过来,三两就砍倒了,又麻利地砍掉树头,做成了一个两米长的槐木棍。

林一山心想:这头猪如果整只卖给悦来饭店,再加上打来的两只山鸡,至少也得给半吊钱,

五百个铜板啊,对林一山来说这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

看到今天的成果,两人都很高兴,考虑到木板车的承受力,两人决定,今天就不再砍柴了,用槐木棍抬了野猪,朝山下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