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月东升

更新时间:2021-06-04 19:11:29

明月东升 已完结

明月东升

来源:落初 作者:苏潜 分类:历史 主角:苏翎郝老六 人气:

《明月东升》由网络作家苏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翎郝老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大明龙旗即将坠落,一面血红新月战旗却在东方冉冉升起。  就如同一轮明月,照亮整个东方世界......  试看明末辽东风云中新兴势力的崛起,将给大明朝,满清八旗带来何等变化。而随后,整个世界都因之发生改变。  置身于乱世中的男人,将如何在硝烟中建立新世界。  【但看漫天烽火,只因豪情一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走了多少个时辰,看看天色,又到黄昏时分。

鸭绿江西侧的丘陵地带已开始出现淡淡的阴影,太阳在山岗顶端的丛林背后凝成一团红玉,潮湿的山风依旧徐徐不断地拂过。队伍正踏上紧依江畔的一块狭长平地,缤纷的野花点缀在青草之中,若是没有铁甲的寒光,这个地方会令所有人停下脚步。

即便是没有这般夏日景致,也有人想停下来。

先是赶着骡车的四个人扭头张望,这辆车路上很是麻烦,有两次险些就散了架,这四人浑身是汗,经风一吹便凝成汗渍;接着,牵牛的两人也抬头远望,两人从未走过这么远的路,相信那头牛也是。然后是前队家丁,后队家丁,最后,连陈家大小姐,也皱着眉,忍着伤痛抬起头来,在风中向苏翎望去。

一整天,队伍都没有停下脚步。虽然苏翎途中再未说过一句话,甚至有几个时辰连人影都见不到,那些骑兵更是神出鬼没,忽而在队伍前面出现,忽而又在队尾策马追上来,或者不知何时从两翼树林里不声不响地钻出几个全身甲胄的骑兵,猛地吓人一跳。只是在最前面始终有一个人带路,不仅没停下休息,连吃食也没有任何交待。一群人又饥又渴,真想就地躺下,好好睡一觉,或者到不远处的江边猛喝一肚子水。但没人敢擅自离开队伍,就连陈家姐妹,也是饥渴难耐,几次张望想寻苏翎。但只要队伍里有人稍慢,林子里便有人低声喝斥,不准稍歇,每次声音都不同,虽然听得出不是那位领头的说话,却一样充满威胁的意味,没人敢拿自己的脑袋去试试这声音的效用。

苏翎骑马驰上一处山岗,不住地向四周望去。秦瞎子回报,说是这里适合露营。秦瞎子说适合便定是一处不错的安全之地,只是苏翎还是打算亲自一查。这一天队伍一直向东,到达鸭绿江后才沿着左岸行进,这里地属丘陵地带,到处是小山与平坦的草地,大车总算可以行的快一些,且远离女真人的威胁,暂时,他们的游骑还没有到过这一片地方。

苏翎所站的山岗,一侧紧靠江水,其余三面都是平地,直到四五里之外才被山岗遮挡,站在这里便一览无遗。山岗顶上稀稀拉拉的十几颗大树,灌木也是稀疏的,中间围成一块空地,以往曾有人家居住,不知废弃了多少年,仅残留着一些木桩,石基,但连片墙板都没有留下,看得出三间房的大小,地面一律铺着石板,落满残枝枯叶。苏翎走了几步,证实猜测,只要略微打扫,这块石板平地,倒是宿营的好地方,至少不会太潮湿。苏翎又沿着山岗外侧绕了一圈,心里算计着如何布防。

队伍的前队已跟着苏翎的影子上了山岗,领头的陈三强看见苏翎,略一怔,却不敢停步,只是脚步放缓,边走边看着苏翎,似乎是有所期待。

“就在这里扎营。”苏翎说到。

一听扎营,队伍里立刻坐倒一片,七扭八歪的,人人都是疲惫之极。

“都起来!”苏翎喝到,“陈三强,派四个人瞭望,一面一个,半个时辰一换。其余的,都下去帮一把,以后人不到齐,都不许停下!”

“是。”陈一强答道。

坐在地上的人虽不情愿,却也无怨言,都爬起来,回头去帮着后面的人。尤其是那辆大车,坡虽不陡,那骡子却也累了,半步也不能上。这下人多力大,一鼓作气将车子推上山顶。看后队的人都上了岗,苏翎说道:“陈三刚,你带人将那里打扫出来,就在那里宿营。”

“是。”陈三刚很快叫人扎了几把树枝,将厚厚的残枝枯叶扫尽,露出平整的石板来。

陈家姐弟早就累的趴在马上,此时在旁人的搀扶下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苏翎见这喜人已打扫出一片空地,一些人已开始将车上的物品搬到石板上,便不再管这些,驱马来到一棵大树下,郝老六等几人已坐在那里。

“还有谁没回来?”

郝老六说:“就剩胡显成与赵毅成,估摸着就快了。”

这两人一前一后,依旧游骑远探。今天这样的地势,十分难得,不用走的太远。倒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至少,不担心被人偷袭。

说话间,秦瞎子提着几袋水回来,另两个叫姜宏水、章昱卓的,则抱着两捆干柴。这宿营之事,队里的兄弟早有默契,不需苏翎招呼。

很快就生火做饭,架起三个小铁锅,放进几把米,熬的粥刚好够每人几勺。秦瞎子忙着用树枝搭成支架,横着放上一根拇指粗的铁条,将早上就已收拾干净的野猪肉架上,不多时,油脂便滴进火堆里,发出滋滋声响,一股肉香味儿开始弥漫。

胡显成、赵毅成回来不出声地向苏翎点点头,以示没有警讯,这才完全放松下来。这些人兄弟们虽已习惯如此跋涉,脸上多少还是略显倦意。

小半个时辰后,秦瞎子见肉已烤熟,便用刀割下四大块肉,分别递给四个人。那四人已喝了几口热粥,接过烤肉,不言声地起身换哨,不一会儿便有四人回来,坐下大口喝粥,也不嫌烫。秦瞎子急忙再割下几片,递过去,那几人狼香虎咽,显是饿得厉害。

秦瞎子这才将割下的肉分给其他人,连同苏翎,依次递过去。

若非特殊情况,轮值放哨的兄弟先吃,等下哨的兄弟回来,才一起进食。这是规矩。

众人都是一阵大嚼,谁也无暇说话。等腹中有了热食,疲倦稍退,情绪这才松下来。

郝老六忽然打了个嗝,在原本默默无声的夜里,显得尤其怪异,众人都呵呵笑起来。

郝老六咂吧着嘴,遗憾地说:“唉!要是有酒就好了。”

“早让你省着点,你倒一口气喝完,这会儿到哪儿找去?”

秦瞎子也笑着说:“郝老六,你还欠着我两壶呢,别耍赖。”

郝老六急道:“谁赖了?欠就欠着,反正现在没有。”

众人又是哄然,疲惫在笑声中渐渐消散。

苏翎看着兄弟们的笑脸,心中浮起一股暖意。不过,这以后的日子。。。

想起以后,苏翎顿时眉头不展。这轻微的变化,兄弟们立刻察觉了。

郝老六说:“大哥,别太担心了。这又不是上阵撕杀,就凭咱们这些人,到哪儿都不怕的。”

苏翎点点头,笑着说:“我知道。”

“那你还愁什么?”郝老六满不在乎地说。

“不是发愁,我是在想,这以后我们去哪儿。”

“去哪儿?不是说好去白沙沟的么?”秦瞎子问。

苏翎摇摇头,说:“白沙沟是要去的,我是说那以后”

郝老六说:“到底是做大哥的,想的真远。”

苏翎说道:“白沙沟里,地势我们都还算熟悉,想来建几间房,开片地也算轻松。几年之内,我们还能住得自在。不过。。。”

苏翎想了想,才说:“兄弟们没觉得这几年里,女真人离得是越来越近了么?”

汉子们听这话,在心里一寻思,果然是如此。

胡显成说道:“往年百里左右,我们才与女真人接触,近来十里远就能遇到。还真是大哥说的那样。”

苏翎说道:“那努尔哈赤,常年征战,收服女真各部,野心不小。若是一直如此,他迟早要到这边来。”

赵毅成问道:“大哥,你是担心女真人占了这片地方?”

苏翎点点头,细细回忆着,慢慢说道:“这宽甸以北数百里,原本是大明境内,后来李成梁撤除宽甸六堡,将原住此地的百姓尽皆迁入内地,这百里之地便成了弃地。”

苏翎顿了顿,话里带着惋惜。

“那边的女真人,本住在山林里,以打猎、牧马、采参为生。后来人口渐多,生息不振,一些人便自牛毛岭翻山过来,还有一些是渡浑河过来的,在这里开垦田地,修建房舍。还好都是女真族的一些小部族,不过十几户,几十户人,尚不足以构成威胁。到了万历三十六年,监察御史熊廷弼大人奉旨巡按辽东,整修边墙堡寨,这才将宽甸堡一带新驻边兵。但这中间百多里的丘陵山地,有汉人的村落,也有女真人的寨子,彼此交错,虽没直接冲突,那游骑却是散布不少。我们。。。”

苏翎笑了笑,说:“这也就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

兄弟们都睁大了眼睛,望着苏翎,一脸的惊讶。

苏翎属下的这些骑兵,大多不识字,原本是猎户出身,有身武艺,又是只身一人,见募兵的月粮优厚,尤其是这夜不收,吃的双粮,这才投身从军。平日里只知听从军令,上阵厮杀,从没想过这之外的事情。苏翎这一说,可是不得了,居然连巡按大人都晓得。今天那个参将的名字,就已是大官了。这位大哥还真是无所不知。

苏翎有些尴尬,那些话是顺口而出的,却也不清楚来自何处。

苏翎说道。“白沙沟只能暂住一时。就凭我们十几个人,保命是不愁的。但若是有百多人专冲着我们而来,我们只能躲起来。找不到我们,走了还好,若那些人干脆占了咱们的家不走,我们也没法子,还得另寻去处。”

郝老六说道:“敢占咱们的地方,就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苏翎笑道:“自然,有一个杀一个,真来一百个,倒不一定要全杀了,还得留几个给咱们放马,种地。”

众人一听,觉得有趣,都笑起来。是啊,这女真人经常掳走汉人,捉去当作奴仆,放马种地,我们也可以让他们尝尝这滋味。

苏翎又说:“眼下,或许我们住上个一年半年,也不会为人所知,自然就不会有专门对付我们的人来。只是那努尔哈赤。。。。”

苏翎一直担心的就是此人,“努尔哈赤是不会放着这片好地不要。这些年,此人忙着东征西讨,还顾不上这里。等他腾出手来,要筹备更多的粮食、马匹,就需要更多的土地。这里的女真人必然越来越多。到时候,我们不去惹他们,女真人也会找上门来。”

“小股人马我们自然不放在眼里,但人一多,即便我们胜了。。。真若如此,一回两回也还罢了,次数多了。。。。试想,这种小地方居然嚼不动,迟早会报与努尔哈赤知晓,努尔哈赤能咽下这口气?他若是忙,抽不出空,说不准儿会派个人来招降。若是清闲了,不说多了,派个千把人,就该换我们啃不动了。我们就只能换个地方。”

众人皆都沉默,苏翎说的句句在理,这最后的情形怕是必然。降是不会降的,苏翎这队人已杀了不少女真游骑,那些生死不知的夜不收,也不会让这些汉子屈膝。可战,胜算渺茫,只能如苏翎所说,另寻它处。可还能去哪儿?都是生在辽东的人,还知道哪里?眼下辽东边墙之内都回不去,未必去女真人的地界?去朝鲜?

“若是有船就好了。”苏翎感叹地说道。

“船?”郝老六问。“坐船去哪儿?”

“南方,”苏翎说道:“顺江而下,直达大海,再走个把月,就是南方。南边气候炎热,听说冬天里不会下雪,粮食一年两熟,收成可观。”

仅就这两样,汉子们眼里都流出迷离之色。辽东天寒地冻,气候恶劣,粮食一直不够。若是这两样不同,日子岂不是好过得多。

“大哥,那你就带我们去吧。”郝老六一向嘴快。

“船呢?”苏翎笑着问。

“我们自己造一个。”郝老六依旧不在乎。

“自己造?”苏翎笑了,说:“你当是打鱼么?那可是海啊,不是河。我们当中谁下过海?”

众人不言语了,下海的话,小点的船连一个浪头都经不住。

郝老六突然神秘地说:“大哥,我们没有,可那边有啊。”

“那边?”苏翎一怔。

“嗯,江那边。”

“朝鲜?”苏翎一听,倒是有些开窍。这倒是个办法。

“等我们安定下来,再慢慢商议这事。”苏翎说道。显然,这个主意已经落在心里了。

众人都斜倚着身子,心里各自盘算着大哥说的话,慢慢睡去。

夜深了,风却未停,远处不时传来野兽的低吼声。

“大哥。”郝老六没睡,轻声唤着。

“嗯?”苏翎看着郝老六,他适才稍稍睡了下。

郝老六冲一旁示意,苏翎看去,见树后躲这个小小身影,像是陈家的那个孩子。

苏翎招招手,示意过来。

那男孩子怯怯地挪着步子,还是站在苏翎身旁。

“有事?”苏翎问。

男孩子咬着唇,不出声。

“没事就回去睡觉!别乱走!”苏翎低声说到,挥挥手,示意离去。

男孩子没动,但显然被苏翎的语气吓着了。

“到底有何事?”苏翎有些不耐烦。怕吵醒周围的弟兄,声音尽量压低,但这却显得有些狰狞。

男孩子眼圈一红,泪珠儿转了两转,到底没落下来。

“姐姐说。。。。。。让我来。。。。谢谢大哥。!”说完,跪下,给苏翎磕头。

苏翎冷眼看着,没有动作。

男孩子磕三个头,便站起身来,又不做声。

“好啦。回去吧.”

男孩子转身飞快跑开。

“大哥”郝老六轻声叫道。

苏翎望过去。

“大哥好像。。。。不想管他们?”郝老六问。

苏翎皱皱眉,摇着头说道:“是不想管,也管不了。”

“可我们已答应带着他们。。。。”

“是答应了,我们也做到了。”苏翎轻轻说着,“可并非什么事都要靠我们。以后,还得靠他们自己。”

郝老六想想苏翎的话,点了点头。

“你也瞧见了。一家子人里斗得你死我活的,走的时候,不还有人想混进来跟着么?”苏翎不以为然,说:“这背后的故事,不会简单。眼下这情形,我们也没空去想这些闲事。”

郝老六再次点头,表示赞同。这些人是个麻烦,仅仅那个陈家二小姐,便能从一句话中带出这么多人来,这可不是他们这些兄弟们的脾气,还是免纠缠的好。他开始理解为何苏翎对陈家的事不闻不问,丝毫没有好奇。

“老六,你记住,以后除了我们十九个兄弟,其余的,就只有两种人:敌人,不是敌人。懂了么?”苏翎说道。

郝老六一惊,细细琢磨,点点头。

“睡吧,换哨的时辰一道,提醒我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