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

更新时间:2021-04-02 00:17:25

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 已完结

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

来源:落初 作者:录事参军 分类:历史 主角:小姐穆家帮 人气:

新书《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录事参军,主角小姐穆家帮,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混社会的黑道头目武植化身武大郎,演绎出一段段或可歌可泣或香艳缠绵的故事!  铁血的山庄,宋辽的世仇,快意的人生,呼啸而来的红颜!请看《大宋贵王武植演义》!  本文部分参考史实,非严谨性架空历史,请各位不必深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日,前面终于出现了一个小镇,蝶儿和橙橙心花怒放,主仆计议下,一定要雇一辆豪华马车,说什么也要把那纨绔比下去。

谁知道进了小镇才知道,原来乡间小镇却和苏杭不同,别说马车坊,就是客栈也没有一家,整个小镇只有一家小土屋似的酒坊,平日也不过卖些自酿的酒水给镇上居民,大概一年也不见有外客到来,见到蝶儿主仆酒坊老板热情逢迎,不过酒坊虽小,总算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更有橙橙死命撺掇老板,为了那几贯赏文,老板咬咬牙,将店里报晓的公鸡宰杀,多日不闻肉味的主仆喝到热乎乎的鸡汤时,险些把舌头一起香下去,只觉世间美味莫过于此。

就在主仆吃的有滋有味之时,跟在她们身后的几辆豪华马车也缓缓进了小镇,停靠在酒坊之前,看着彪悍的护卫进了小店,扔给老板一张交子,老板马上脸上开花,再不理蝶儿主仆,拿了火具出门,帮护卫送炭生火,忙得不亦乐乎。

“哼,就没看过这么嚣张的人,土财主!”橙橙瞪着大眼睛,一脸气愤。

“不然咱作弄他一下如何?”蝶儿咬了咬牙,突然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好啊好啊!”橙橙拍手赞成。

“恩,那咱们这般如此……”主仆俩小脑袋凑在一起低语起来,说话间还不时爆发出欢笑。

……

蝶儿和橙橙来到豪华马车前,香气四溢,也不知道人家煮了什么美味,虽然刚刚喝过鸡汤,蝶儿和橙橙还是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主仆俩对望一眼,橙橙倒无所谓,一向贪吃,蝶儿却羞得红了脸,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变成馋虫。

说明来意,护卫大声吆喝:“柳蝶儿主仆求见老爷!”一声声传下去,直到马车旁侍卫高喝完毕,马车旁的侍女才轻巧的爬上马车,在马车辕上规规矩矩跪下,低声禀告着什么。

蝶儿鼻子差点没气歪,距离很近,明明第一名侍卫吆喝的时候马车上就能听得到,偏偏还要故弄玄虚,真是好大的架子!气愤之下,方才的一丝歉疚也烟消云散,这种纨绔就是该吃些苦头,以后才不会欺压良善。

侍女轻盈的走过来,离得近了,蝶儿才注意到竟然这小侍女也是一等一的美女,十四五年纪,模样俏丽,神态举止中带着一种难言的出尘气质。蝶儿愣了一下,四下张望,马车附近来来去去的侍女竟然各个均是出众的人物。

一阵疑惑涌上心间,观下而知上,见到这些侍女,很难相信对方主人会是土包子般的暴发户,不过蝶儿马上想到那绿裙少夫人,心中释然,却更叹息一声,明月蒙尘,奈何奈何。

“公子请随我来。”侍女恭敬施礼,浑不似主人那般没有教养,看她一举一动,雅致又不失恭谨,处处透出一种很特别的气息,蝶儿也只有再次赞叹绿裙主母果然人才出众,调教得侍女也如此不同凡俗。

跟在侍女身后,主仆来到了豪华马车前,车辕上侍女慢慢揭起深紫帷帘,一张典雅的紫木小桌旁,纨绔男子和绿裙少女相对而坐,桌上摆满了异常精美的菜肴,虽然蝶儿出身富豪之家,这些菜却见也没见过,小桌旁,跪了两个秀美白裙侍女,轻巧的为纨绔男子和绿裙少女夹着菜肴,车厢里,铺着一张雪白的毛皮,不知道什么动物如此巨大,一张毛皮竟然能铺满整个车厢,绒毛柔和,侍女雪白的赤足在其间若隐若现,说不出的绮旎。

从外面看进去,可以隐约看到,小桌之下,绿裙少女也赤着双足,令蝶儿脸红的是,绿裙少女的那双精致小脚丫似乎没一会儿老实,不时在纨绔男子腿上蹭来蹭去,看看四周,在侍女掀起车帘时,那些护卫早把眼睛转向了别处,就是余光也不敢向车厢里扫一眼。

“啊!死丫头!也不知会一声!”绿裙少女可能玩得起劲,没听到车辕上侍女的低语禀告,这时小脸儿一红,把脚缩了回来,笑骂车辕上的侍女。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掀开车帘的侍女吓得脸色大变,慌忙跪倒,在车辕上用力磕头,额头很快红肿,哀求的道:“求主母饶了奴婢这一次!……”

“你……你这是干什么?!说了多少次,怎么还这样!气死我了!”绿裙少女气得瞪起了眼睛。

侍女见绿裙少女脸色难看,吓得全身瑟瑟发抖,伏在车辕连声哀求。

“唉……算啦算啦,起来吧!”绿裙少女大感无趣,白了纨绔男子一眼,道:“都是你!害得人家话都不敢乱说!”

纨绔男子笑道:“也不是我想做这王……”看了蝶儿一眼,话音顿住。对车辕上侍女道:“你下去吧!”

侍女如蒙大赦,又用力磕了几个头,旁边自有侍女替换她下来。

蝶儿看到这里,对纨绔更无好感,不消说,绿裙少女如此平和,这些侍女定是被纨绔的Yin威所慑,这么一点儿小事就吓成这样,可见纨绔平日是什么对待她们了。

“小姐,咱们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恶棍,助这些可怜的妹妹脱离虎口!”橙橙看起来也是侠肝义胆,小声在蝶儿耳边嘀咕。

蝶儿用力点点头,平日师傅的教诲涌上心头,此时可不正是行侠仗义之时?就算刀山火海在前,也定要助这些可怜的人儿逃离纨绔的魔掌。

“公子有何事?”绿裙少女说话时,车厢里的赤足侍女已经飞快的将一条紫色帷幔横在了小桌之前,遮住了桌下风光。

“是这样,夫人曾说欲与我主仆同去江州,在下细细思量,路途遥远,有夫人车马代步免去跋涉之苦……”

“我就说嘛,算你小子识相!和你说坐老爷的马车还假惺惺装酷!”纨绔男子笑了起来。

“装酷?”蝶儿虽然听不懂,却知道不是什么好话,气得涨红了脸,握紧小拳头,一个劲儿告诫自己,为了这些可怜的少女,要忍耐!忍耐!

“相公……”绿裙少女好笑的看了男子一眼,说起装酷,只怕世上再没有比相公喜欢装酷的人。

“既如此,谢谢公子了,公子要不要一起用饭……”绿裙少女指了指桌上菜肴。

“不必,不必了!”蝶儿想起桌下旖ni,脸一红,慌乱的摆手。

“那妾身就不留公子了,嘻嘻……”在绿裙少女“咯咯”的笑声中,车辕侍女将紫色帷帘缓缓落下……

……

就这样,蝶儿主仆加入了纨绔的车队,绿裙少女倒对主仆关怀备至,腾出一辆马车给了主仆二人,本来担心还要和那些粗壮汉子挤一辆马车的主仆二人这才微微放下心事。

车队出了小镇,缓缓南行,经过一个大的市镇时,蝶儿主仆买了一大堆干肉风鸡,这才免了每日用餐时口水狂涌之苦,虽然对纨绔夫妇每日的菜肴到底是何物事尤为好奇,但却怎么也不好厚脸请教。

这一晚,蝶儿正自熟睡,忽然“咔嚓“一声巨响,蝶儿猛地惊醒,窗外,电闪雷鸣,拉开车窗布帘,就见一道道闪电在夜空中肆孽,仿佛金蛇狂舞,车篷上纱喇喇一片响,大雨洒将下来,接着一阵狂风刮到,灌了蝶儿满口满鼻,蝶儿慌忙将窗帘落下,关起车窗。

“小姐,我怕!”橙橙猛地扑进了蝶儿怀里。

“怕什么!有我呢!”蝶儿虽这样说,心里却也惴惴,外面大雨滂沱,在南方,很少能见到这般暴烈的大雨。正忐忑,忽听一声洪亮的长笑声从南方传来,长笑声中,绿裙少女清脆的嬉笑声隐隐可闻。

蝶儿好奇的掀起窗帘一角,向南望去,不远处那辆最豪华马车之上,伫立着两条人影,,随着闪电一隐一现。可见正是纨绔男子和绿裙少女。纨绔男子傲然挺立,眺望远方闪电,少女依偎在他怀里,唧唧喳喳的说着什么。

两人身后,几名侍女撑起一张硕大的罗伞遮雨,但风势猛烈,雨点唰唰落在二人身上,纨绔男子解下身上斗篷,将绿裙少女罩住,搂在怀中,闪电中,绿裙少女幸福的小得意看得清清楚楚。

蝶儿心中升起一种怪异的情绪,似乎,这不是自己想看到的,姐姐,你真的有这么幸福吗?

“相公,你看你看,那道闪电!“少女手指天空,兴奋的大声喊着。

蝶儿转眼看去,撕裂夜空的闪电一个接着一个,闪电中,远处的垂柳,小河都蒙上了重重的雾气,轻灵的南方水乡凭空多了几分豪壮。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纨绔男子叹口气,摇了摇头。

“相公的词豪气万分,却为何叹气?是不是想起北方蛮夷未平?相公不用担心,妾身看来,只在须臾之间!”

“相公,说好了不许再想这些事的!”绿裙少女不依的在纨绔男子怀里扭动。

“好,不想不想!赏雨赏雨!”纨绔男子笑声中,两条人影依偎的越来越紧,男子豪迈的长笑,少女灵秀的娇笑。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蝶儿痴痴望着,心中的滋味复杂难明,只是这一瞬,她忽然有些羡慕男子怀中的绿裙少女,虽然她自己永远也不会承认。

“呸!真以为自己能指点江山,是大英雄啊?自以为是贵王吗?”橙橙的话将蝶儿从臆想中惊醒,脸微微一红,自己怎么了?是啊,不过是个做作的纨绔,故作豪迈之态,自己也能看得出神,真是越发没用了。如今北事渐定,宋国文风大变,文人雅士都爱吟上几首豪迈诗词,仿佛人人是横扫北夷的贵王一般,看来这纨绔也是如此。蝶儿想到这里,心情一变,更加觉得纨绔恶俗起来,什么不好学,学人家贵王豪迈的劲头,无耻!

不过……不过那种豪气真的是能学得来的吗?……

好久好久后,蝶儿犹自抱着疑问进入了梦乡。

……

十几日后,车队进入了江州境内,这也只能怪绿裙少女所托非人,本指望蝶儿引路,谁知道反而绕了一个大圈,到得后来纨绔不耐,雇了当地一名土人作向导,这才免去了许多冤枉路,使得蝶儿大感没有面子,自从发现蝶儿是个路痴后,绿裙少女反而对她兴趣大增,没事就爱寻她聊天,蝶儿自不知道原委,对绿裙少女本就很有好感,几天下来,两人关系亲密许多。

这一日,绿裙少女又来蝶儿车厢与她谈天,蝶儿对绿裙少女见识之渊博,观点之新颖尤为叹服,对一些事物的见解,绿裙少女说的话更是匪夷所思,但所说却往往不能辩驳。

这不,绿裙少女又发惊人之语,竟然说大地是圆的,也就是说人们生活在一个土球之上。

“夫人,这,这也太荒谬了吧?小生不信……”蝶儿目瞪口呆。

“不信,那你去过海边没有?”绿裙少女笑着问道。

蝶儿和橙橙点头。

“公子有没有注意,远方帆船从来都是先见桅顶,再就是风帆,最后才见船身?”

蝶儿仔细回想,默默点头。

“这说明了什么你想想……”绿裙少女一脸神秘。

“啊,好像夫人说的有道理,可是,可是真难以置信……”蝶儿惊叹起来。

“现在你当然不会信了!不过将来总有一天会证明我七……我言语之真伪!”对于相公的这些“异端邪说”,几位夫人中,绿裙少女最深信不疑,也难得的能卖弄一下,脸上挂满小得意。

蝶儿一阵叹息:“夫人果然奇女子,只怕古之卧龙,今之加亮在夫人面前均要甘拜下风!”虽然不怎么相信,但却也无从辩驳,看年纪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却比自己见识强上百倍,不由得蝶儿有些自惭形秽,“加亮”自然是指贵王第一幕僚“加亮先生”吴用,去年被太后指为贵王府太常,封妻荫子,得成正果。因为他江湖出身,是以江湖人都对之推崇备至,比较起来,只怕屡立战功的北京留守宗泽也不及吴用名头响亮。

“加亮那贼毛……啊,过奖过奖……”虽然对把自己与吴用相提并论明显不满,但绿裙少女还是心花怒放,自出生以来,各种夸赞听得多了,但第一次听人拿自己与孔明比,,绿裙少女虽然脸皮够厚,还是微微有些脸红。

“嘻嘻,其实啊,这些不是我说的,我都是听我家相公说的……他知道的东西才真的多……”绿裙少女难得的谦逊起来,提起相公,绿裙少女一脸自豪。

蝶儿一阵无语,她自然不会相信绿裙少女的话,不过看到自己喜欢的姐姐对那纨绔这般情深,心里一阵惋惜。

“夫人,你是不是看出我是女子?”蝶儿突然问道,看到绿裙少女不避嫌,经常来自己马车,蝶儿早就有所怀疑,再看到方才绿裙少女似乎想拉自己的手又忍住,蝶儿再无怀疑。

绿裙少女笑道:“倒是个聪明的孩子,若不是看出你身份,难道我还看上了你不成?”

“那……”蝶儿有些迟疑。

绿裙少女一笑:“你想问我家相公?嘻嘻,什么事能瞒得过他?既然话说到这儿,妹妹何不换上女装?咱姐妹相称,也免得被外人见到以为姐姐不守妇道。”

蝶儿微有些迟疑,毕竟到了江州会有许多江湖人士,女装行走诸多不便。

“夫人!夫人!和俩兔儿公说什么呢!还不快下来!有你家大姐的书信!”外面突然传来纨绔的叫喊声。

“啊,大姐来信了,妹妹我先走了!”绿裙少女起身,掀开车帘,欢呼一声跳了下去,正跳入纨绔怀中,两手勾着纨绔脖子,仿佛小孩子一样晃呀晃的,纨绔无奈的笑笑,抱住她向自己车驾走去,至于四下的护卫,在绿裙少女出来后早把目光转开,想来日子久了,已经深知避讳之道。

看着在纨绔怀里享尽宠爱的绿裙少女,蝶儿心中叹口气,自己到底要不要教训纨绔呢?如果依计下去教训纨绔,怕是会伤害到姐姐。

“兔儿公!还不把车帘放下!没看够吗?”纨绔突然回头呼喝。

蝶儿大怒,猛地摔下门帘,方才的犹豫尽去,定要好好教训纨绔一顿,至于绿裙姐姐,自己保护她周全就是!明明知道自己是女子,还总是兔儿公兔儿公的乱叫,蝶儿对纨绔男子的厌恶又盛了几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