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唐李承明

更新时间:2020-10-18 00:30:34

大唐李承明 连载中

大唐李承明

来源:落初 作者:过油肉 分类:历史 主角:杜伏威李世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过油肉的原创小说《大唐李承明》,主角杜伏威李世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个初中毕业毫无学历不懂历史,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青年因为一次醉酒穿越成为大唐第一任太子李建成的儿子。看他能否帮助李建成躲过玄武门之变,改变自己身首异处的命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殿下,你只能一个人进去,您这两位随从小的会安排他们。快到安仁殿的时候陈福说道。

“有劳大人了,这次来的匆忙没带什么东西,如果我们父子还有机会回京,承明必有重谢。”这时候李承明才想起来没带些金子来,只好先开张空头支票。也不知道这位汝南王到底有多少金子。自己长这么大除了金首饰从来大块的金子。

“殿下说笑了,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定然不会有事的。”陈福心想,这小家伙到挺会来事你现在就是给我坐金山我也不敢要,等你们父子没事的时候给多少我也敢收了。

陈福向看守李建成的侍卫传达了皇帝的口谕后李承明进了安仁殿。

“儿子见过父亲”李承明恭恭敬敬的给李建成行完礼后开始观察这位大唐的开国太子。

李建成三十四五岁的样子,个子高瘦,皮肤较白,嘴唇和下巴上都留有胡须,只是多日没有修剪略微有些凌乱。虽然一身粗布衣服却挡不住他多年来养尊处优、发号施令的气质,老虎就是老虎,尽管现在被关在囚笼里威风扫地,但身体里那种王者之气却不容忽视。

“承明,你怎么来啦?”李建成的惊讶程度比李元吉有过之而无不及。

“儿子来与父亲共患难”李承明心里现在十分紧张,生怕李建成发现儿子和以前不一样了。

李建成把李承明抱在怀里长吁短叹感动的一塌糊涂。可惜他不知道李承明心里正在想谁让我现在是你儿子呢,咱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倒霉我也就完蛋。

“父亲,四叔让我转告你,一切有他请你不要担心,儿子有一事想问父亲。”李承明说。

“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李建成微笑着看着他说。眼前这个在生死关头还如此豁达的人李承明实在想不到他会是个小人。

“玄武门的守将是谁?是父亲你的人吗?”李承明不知道玄武门事件到底是那一年但可以肯定玄武门的守将一定是李世民的人,或者被他收买。在见李建成之前他想到了一个阻止这件事情发生的办法,那就是换玄武门的守将,换成李建成或者李渊的人都可以。最好是一年一换不给李世民拉拢收买的机会,这样的话玄武门事件就及有可能不会发生。自己的未来也就········

“是常何、敬君弘和吕世衡,常何是我的旧部曾经跟我征讨过刘黑闼立下过不少战功。算是我的人吧,其他两个都是随你皇爷爷太原起兵的旧将,你问这个干什么?”对李承明问的这个问题李建成很是不解。

“父亲有没有想过万一二叔收买玄武门的守将,带人埋伏在里面,等你上朝的时候伏击你,然后控制皇上,天下就是他的了?”

“你可是见过魏征,这些是他让你说的吧。”李建成沉默良久终于说出句话来。他委实想不通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能想到这些,再说这孩子以前也没看出有什么过人之处啊?想来想去一定是魏征教他的。

魏征,一听到这个名字李承明惊讶不已,他不是李世民的人吗?怎么现在是太子的?难道魏征是无间道?就在想的头痛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贞观长歌来,是了!魏征是在李建成死后才投靠李世民的。

“没有,这些都儿子自己想的”。知道了魏征现在还是李建成的人,承明心十分高兴,说话的时候脸上不由的露出笑容。

“这件事以后在说吧,眼下重要的是能不能过现在这一关。”李建成说这话的时候双眼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仁智宫李元吉的别院里,乔公山和尔朱焕正一丝不挂的被绑在柱子上在太阳下暴晒,离他们不远的树荫下齐王正躺在摇椅上喝着酸梅汤。

“说,是哪个不要Xing命的命你们来仁智宫诬陷太子造反的?”齐王殿下阴恻恻的声音在在他们的耳边回响。

“殿下,没有人要诬陷太子啊……”乔公山有气无力的说。

“不说?来人,生个火盆子端过来,给他们加点热度”

“啊……大王饶命……”

“是谁给你们出主意来仁智宫告密的?老老实实告诉本王,要不我先晒死你们,然后再让你们的父母妻儿,兄弟姐妹,一个个生不如死。”李元吉放声狂笑丑陋的面孔显的更加恶毒。

“是天策府的兵曹杜淹。”

“早如此岂不是好,何必吃这些苦呢!来人,端两碗酸梅汤来,你们两个老老实实的跟我去见皇上,杜淹怎么和你们说的,你们就怎么告诉皇上,本王保证让你们可以带上家小到赵郡王李孝恭处任职。

萧瑀向李世民转达完皇帝的意思后,英明睿智的秦王终于搞清楚皇帝老爹为什么问他一番关于益州的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原来落子的地方却在这里。先让他自己说出来“益州兵弱不能战”这样的话,再用这话来堵自家的嘴····父亲果然是父亲,不管儿子如何聪明,总归跳不出父亲画出的圈子,果然是愈老愈聪明。

看来封建成为蜀王,这已经是最后的底线了。其实于他的本心而言,虽说这两年与建成很不对付,再不似建国之初时亲密,但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自己也没有想置其于死地。就是天策府那些血里火里杀将出来的赳赳武夫们,也没有人主张杀掉太子,一直坚持置建成于死地的,反而是那个与自己从小玩到大如今又有郎舅之亲的礼部郎中长孙辅机,还有那个文质彬彬房玄龄。

不过如今,已经事遂人愿了,不要说皇帝不肯,就是自己也不想看着那个自幼一直呵护关爱自己的嫡亲兄长死在面前?

玉华山下,一千名骑兵排着整齐的方阵,等着他们的主帅。这支骑兵不同于寻常骑兵,虽然天气炎热,可每个人身上还是披着厚重的铠甲,就连马匹的身上也用厚厚的甲叶子遮盖了起来。阵列当中的每一名士兵都是右手持矛左手持盾,一千杆明晃晃的长矛刃尖齐刷刷斜指苍穹,委实有着摄人魂魄的威风气势。一根杏黄色的大纛立在方阵中央位置,上面用楷书书写的“天策上将军”五个方方正正的黑字在微风中缓缓飘动着。这就是李世民令无数英雄豪杰胆寒的玄甲军。

可以说没有这支玄甲军就没有李世民的赫赫战功。围攻洛阳时李世民用这一千玄甲军突击王世充的战阵,获得了斩首六千的辉煌战果。虎牢一战中他用五百玄甲军伏击窦建德的前锋并且生擒其骁将殷秋、石瓒,至使窦建德阵脚大乱落得个兵败身亡的下场。

浑身披挂的秦王李世民带着秦叔宝、程知节、侯君集、尉迟敬德四员天策府大将,嘴角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打马跑到阵前。

一千名骑兵一起在马背上躬身行礼“参见大王!”

李世民摆了摆手,大声道:“这次杀鸡用牛刀,有劳诸君了,平乱之后我与诸君痛饮。”

“愿为大王效死力”

李世民催动马蹄,口中同时高叫道:“出兵——”

号令一出,顿时蹄声雷动,一千名玄甲骑兵分队列向庆阳席卷而去……

仁智宫文成殿上。李渊狠狠的盯着乔公山和尔朱焕二人,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

“父皇,二哥行竟然如此恶毒之事来陷害大哥,儿臣请父皇下旨将他赐死,诏告天下还大哥清白。”李元吉情绪激昂完全不顾及李渊此时的心情,一心想致李世民于死地。

“陛下,秦王有大功于天下,不可因为两个八品小官之言就随意加罪啊!更不可轻言赐死,他Xing情刚烈,倘若加以折辱贬斥,恐怕忧伤愤郁,一旦病倒,陛下后悔还来得及吗?”刚刚从长安过来的纳言侍中,江国公陈叔达说道。

“陈叔达,你这个老匹夫,太子是国之储君就因为这两个小人诬告现在还在羁押,秦王行此卑鄙无耻之事反而不可随意加罪,你到底收了世民多少好处,替他说话,我齐王府可以加倍给你,让你闭上你这张狗嘴。”李元吉满腔怒火的大叫道。

陈叔达轻蔑的一笑并不理会李元吉。

“滚,都给朕滚出去!”李渊大吼道。

“父皇,想要杀人还愁没有证据吗?需要什么证据儿臣去找···”

滚···

李渊心力交瘁的坐在榻上仔细的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雾里看花,先是长子谋反可现在又发现长子是被冤枉的,策划实施这个阴谋的是他的二小子世民。到底该相信谁呢?他最信任的裴寂现在长安接替太子主持工作陈叔达和萧瑀一向支持世民问他们还不如不问。

“去传封伦来见朕····不,请太子来,等等还是叫封伦来吧!”李渊现在有些六神无主他本来是个精明的人,判断事情也很准确只是这件事情牵连他的两个儿子从他的心里来说他是谁的罪也不想治。

封伦是和太子一起到仁智宫的,内侍传召的时候他正在品茗读书,接到传召封伦气喘吁吁赶到文成殿,通报了职名手捧圭板低头碎步走进殿中。一进大殿他便感觉到气氛不大对头,偌大的文成殿里静得可怕,连根针掉落到地上都能够听得见,除了他自己的脚步声和喘息声,他再也听不到别的多余的声音。李渊一只手托着下颌正在沉思,他抬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跪下叩头道:“臣封伦奉敕见驾,吾皇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德彝,乔公山和尔朱焕现在又改口说是天策府的兵曹杜淹教他们诬告太子的,你对这件事怎么看。”李渊的声音有些嘶哑可能是刚才吼的太重的缘故。

仿佛一个雷霆打将下来,封伦只觉得头晕目眩四肢乏力体似筛糠,他心中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证实,太子的事还没处理现在又秦王也出事了。皇帝这是在让自己帮他那主意,他要是有一句话说错,别说官位就是Xing命也不一定保的住。

封伦考虑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说;“陛下,臣以为这件案子分别牵扯到秦王和太子,震动委实太大。不管是东宫还是天策上将府,都不是臣子们能够罔议的,私运甲仗军器,事迹确凿,太子已经请罪,王珪韦挺也都自承有罪,虽说此事是杨文干不该越过朝廷兵部直接向东宫行文索要甲仗在先,但东宫左卫率违背制度私自调运盔甲兵器给庆州总管府却是实有其事,但没有其他证据说是谋逆,乔公山和尔朱焕说是天策府杜淹支使教他们诬告太子,臣以为这是杜淹私下所为,秦王并不知情。

皇帝心里暗道,“这个老匹夫当真老谋深算,两边谁也不得罪,不过到替朕解了个难题。”但还是道:“那你说此事该如何处理好?”

封伦这下实在无话可说只好干脆说:“陛下,臣以为此乃皇家内务,臣是外臣还是愈少参与愈好。”

皇帝哈哈大笑:“你倒干脆,还是推到朕怀里来了。朕要是有主意,叫你来干什么?你不必惶恐把你的想法说给朕听听。”

封伦听到皇帝的笑声和这番话就明白李渊不想处理任何一个儿子,他撩袍跪倒奏道:“陛下,臣以为此案不宜深究,涉案之人均是朝野瞩目的陛下家人,不管是什么结果,到时候终归扫的是皇家体面和朝廷威严。臣以为可以将王珪韦挺与杜淹流放,理由是教唆皇子以致兄弟不睦,将乔公山和尔朱焕斩首以绝后患。太子和秦王也都会感激陛下的苦心。”

“说的好,就照你说的办,那个宁州县尉杜凤举也一并斩首,将王珪流放崔州、韦挺和杜淹流放岭南,德彝公你再辛苦辛苦现在就去拟旨。”解决了这个问题李渊浑身上下舒坦了很多,封德彝还真是个人才,这样办既不用处罚世民和建成,又可以敲打敲打他们,别以为你们干的龌龊事老爹我不知道,你爹我心里跟明镜一样,只是不忍心收拾你们。

秦王的人马还没有赶到庆阳城下杨文干就已经在杨师道和钱九陇的打击下兵败**。李世民连庆州刺史和总管位置也没有给手下争就匆匆回师仁智宫,他可不想夜长梦多给建成反身的机会,他要趁热打铁催促李渊立自己为太子。

仁智宫前,李世民浑身颤抖手脚冰凉。宫门之上高高的挂着三颗人头,那是此次叩阙报告逆案有功的乔公山、尔朱焕、杜凤举三人的人头。他万没料到,自己不过到庆阳打了个转,两天功夫局面便完全翻转了过来。

“大王,皇上起驾刚刚一天,车驾快不了,我们现在就追,应该还赶得及。”一旁的侯君集声音低沉地说。

李世民面色铁青,半晌不语,片刻后方才道:“这是在警告我,杀掉这三个人,线索便断了,父皇是摆明不欲追究此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