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乱入南宋

更新时间:2020-10-18 00:11:33

乱入南宋 连载中

乱入南宋

来源:落初 作者:冷氏子兴 分类:历史 主角:李伯言老爹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乱入南宋》是冷氏子兴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伯言老爹,书中主要讲述了:想看李疯子怼朱熹吗?来来来,先卖朱熹一包山寨泡面尝尝鲜,还有猫奴陆放翁、文坛霸主周必大,看李伯言如何败家败出一片天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伯言一行抵达衡州时,天还蒙蒙亮。

镇南门入,镖局的康镖头长舒一口气,道:“走镖,还有些琐碎的事情要办,就不叨扰公子了。长乐客栈,回程时,康某在哪儿等您。”

李伯言点了点头,道:“那就劳烦康镖头了。”

“不劳烦,不劳烦。”康镖头呵呵笑着,要知道他们一行人的马匹,那可都是李家的。南宋不产马,尤其是永州这类的地方,马匹都是从异地买来的,能够养得起这么多马的,永州也没几个大户。

过去走镖走镖,那可都是靠走的,像这趟这么舒服自在的,康帅博哪里会嫌麻烦。他跟范钦两人顶着重重地黑眼圈,哈欠连天地走下马车。找了家像点样子的客栈,倒不是李伯言看不起康镖头,而是那间长乐客栈实在是太简陋了。

“伯言,这车子里的两个红箱子是什么啊?”

李伯言一愣,这范钦不提醒,他倒是忘记这两箱山寨方便面了,不过转念一想,顿时有了坏主意,笑道:“这是给钱知州的见面礼,也好办事。”

“哦,方便面?这是面吗?”

李伯言点了点头。

范钦笑道:“你爹也太小气了吧。堂堂知州,会看得上这点口食?”

“呵呵。”李伯言也不解释,这要不是山寨的,他还不送呢。

范钦哈欠连天,道:“不行了,不行了,我先回屋补补觉,伯言你一路顺风,赶紧将赵相公给接回来。”

“你不跟我一道去?”李伯言一愣。

范钦嘻嘻一笑,道:“赵相公信中,可没提到我,我去算怎么一回事?没准还给你添乱呢,走了走了!”

见到范钦嬉皮笑脸地溜了,李伯言也无奈苦笑两声,“这倒成了我一个人的事了?”

“七斤?七斤!”

“啊,少爷您喊我?”李伯言跟范钦好歹晚上迷糊地睡了会儿,一直赶车的七斤可是眼睛都没闭一下,方才说话的这一会儿,便靠着柱子打瞌睡了。

“你也回房歇息去吧。这知州府,我一人去便是。”

“啊?少爷您一人去?”七斤惊讶地问道。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这知州可是大官,会让您进去吗?”七斤揉了揉睁不开的眼睛,打着哈欠问道。

李伯言边走出客栈,边说道:“行了,这事情也不是你操心的,回去歇息吧。”

……

……

比起永州,衡州显然富庶得太多。街头巷尾,商业繁荣。

“赵相公门生,特来拜谒钱知州。”李伯言到了钱鍪府上,决定还是先私下会晤一番,看看这位扣留赵汝愚的钱知州究竟是一个什么态度,若是油盐不进,他就得甭想了。

门子觑了一眼,见到如此年轻的公子哥,问道:“赵相公?哪个赵相公?”

“赵汝愚,赵相公,如今正在府上的那位。”

门子如临大敌,警惕地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钱府的大门瞬间合上,李伯言眉头一挑,喃喃自语道:“看来这位钱知州是早有防备啊。”

若是一般情况,府上的仆人多少进去通禀一声,再来传达主人家见亦或不见,然而这家伙直接是关门不见,看来这钱鍪是提前吩咐过,诚心给李伯言吃闭门羹。

正当李伯言有些无奈想回去的时候,却见到一个贼眉鼠眼的书生,朝他不断地招手。

“兄台有事?”

书生上来就搭住了李伯言的肩,一点也没有斯文人的样子,轻声道:“小兄弟也是来拜见钱知州的?”

“怎的?不行吗?”说着,李伯言拿开了这位自来熟搭在肩上的手。

书生讪讪一笑,道:“小兄弟别这么见外,吃闭门羹的事常有,钱知州又不是你隔壁二大爷,怎会说见就见呢?”

“哦?兄台有何高见?”说实话,如今李伯言的身份,堂堂知州自然是想不见就不见,他也很尴尬。

书生眯着眼笑道:“这个……小老子,在下家境贫寒,如今饥肠辘辘,不知道……”

李伯言暗笑,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啊,便掏出几十文钱,拍在书生手上,“老兄莫要嫌少。”

书生眼睛大放异彩,一般人,给个三五文差不多意思意思得了,哪里见过如此阔绰的,若不是有大志在胸,他真想跟李伯言混了,“不少不少,兄台出手阔绰,在下敬佩!”

“你现在能说了吧?怎么才能见到钱知州?”

“我告诉你,你可莫要传出去。这钱知州好一口面食,兄台也晓得,咱们衡州多以米粟为食,面馆少之又少,所以钱知州隔三差五都要去庆云食铺吃面,若是兄台好运气,便能在那里碰上钱知州,就祝兄台好运了。”书生嘿嘿一笑,将铜钱揣入怀中,生怕李伯言反悔似的,麻溜地跑开了。

李伯言站在钱府门口,喃喃自语道:“喜好面食是吧……我下面给你吃!”

……

……

庆云食铺的当家,早年从北边逃难而来,落户衡州之后,靠着一手的厨艺,在衡州城里安身立命。衡州百姓大抵不以面为主食,觉着面食为主,吃着发虚,说白了就是干活没力气。

不过刘记得庆云食铺,不光卖面,人其他的菜,也做得极好,不然也难有如此多的回头客。

李伯言来到庆云食铺,才发现不少的衡州才俊,都坐落在食铺当中,或有填词,或有论文,仿佛置身于书院的感觉。

“果不愧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啊。”李伯言坐在靠窗的小桌边,笑着将杯中的酒引入腹中。宋酒还多为发酵所得,民间要酿酒,须向官府购买酒曲。

边上正在讨论诗赋的两位书生听到此话,顿时有些不爽了,瞅了眼李伯言,道:“这位兄台,有何高见?”

“没什么见解。”李伯言起身,将酒钱付了,便走出了庆云食铺。

两个书生瞅了眼李伯言的背影,喃喃道:“嘁,装腔作势。”

李伯言走到食铺对边的小摊前,问道:“老翁这卖的是什么?”

一见来了生意,老翁顿时心情大好,“糍糕,公子要不要尝一尝?”

“来一份。”

“好嘞。”老翁将方方正正的米糕在锅里煎得金黄,串上竹签,递给了李伯言,“两文钱,公子小心烫口。”

李伯言用大门牙扯了一小口,喷香的糍糕,外酥里嫩,倒是挺不错的美食。

“老翁一日可卖多少?”

接过李伯言递来的铜钱,老头微笑道:“小本买卖,一日能有几十文,碰上好时候,百余文吧。”

李伯言微微一笑,将钱袋子掂量了两下,出来也就剩下这么多钱了,便道:“这里也有百余文钱,老翁这摊子可否租在下一日?”

老头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问道:“公……公子说什么?”

“借你摊位一用。”

老翁也是个老实人,道:“实不相瞒,老翁日入百余文,也得刨去成本,盈利不过五十文,公子若是想借摊位盈利,还是不要想了。”

李伯言钱袋子放在桌上,道:“老翁就说借不借吧,不光摊位,连您都雇于我,一百文,如何?”

“好,好。”就算再实诚的人,个中厉害讲清楚了,还有送上门的钱财,也不会不答应李伯言的条件。老翁收了李伯言的钱,问道:“公子有什么吩咐,直说便是。小老儿今朝,不,三日之内,都听您的。”

李伯言笑道:“这样,老翁先去福升客栈,找……”

一切嘱咐完之后,老头匆匆离去,李伯言拿起吃剩下的糍糕,继续吃着,眼睛却是看着对头的庆云食铺,喃喃道:“就不信你不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