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水浒大昏君

更新时间:2020-09-06 07:15:02

水浒大昏君 连载中

水浒大昏君

来源:落初 作者:蜀山铲屎官 分类:历史 主角:李瓶儿宋云鹏 人气:

完结小说《水浒大昏君》是蜀山铲屎官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瓶儿宋云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丈夫生在三光之下,生而何欢,死而何俱?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天地之智也。江临天,一个誉满全球的魔术师穿越到北宋末水浒世界,惩奸除恶,收武松,去郓城却未上梁山。在曾头市立脚,收梁山众将,让宋江度日如年,成为孤家寡人,义释方腊收众义军心。用良将岳飞朝世忠抗金,让王重阳重整道教,北击蒙古草原称雄,让宋徽宗成为大宋版议会主席,重现盛唐辉煌。君子终日潜潜,夕阳若厉无咎。相见于朝庭,不如相望于江湖,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一幅绝美的清明上河图,正向你缓缓展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外面响起刺耳的稀里哗啦兵刃砸门声,此一刻,母亲徐氏正陪着江临天主仆二人用晚饭,外面的砸门声使得徐氏一惊,多年来在清河城经营,再加上早年丧夫让她有别于一般妇人的成熟和干练,她知道准是这俩小子闯祸了。

“福伯,去开门。”此时他表现出一家之主特有的镇静。

江临天和宋云鹏低着头,不敢和徐氏对视,差点就将头埋进碗里。

“你们在外面闯祸啦!”徐氏轻声问道,一脸的慈爱。

“娘亲,跟我们没关系,定是那西门庆想得到我家的店铺,串通官府来讹诈我等。”江临天辩解道。

徐氏点点头,他知道那西门庆的为人,三天前在县令府中赴宴时那厮敬酒时还提到想要买家中的店铺,这四间店铺可是江家的命跟子,可不能让那泼皮得逞,此时徐氏已拿定主意,一脸的绝然。

江临天观察着母亲脸色的变化,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娘亲,你没事吧,你不必担心,等那官差进来我自有应对之策。”

徐氏温言道:“没事,为娘也不是省油的灯,放心。”

此时,外面的砸门声愈加激烈,福伯年纪有些偏大,也许是故意,也许是行动不便,当老汉颤颤妞妞的将门打开时,一群捕快将他推至一旁,冲进院内。

朱仝目露精光,一双锐眼在院中扫了一眼,大声命令道:给我搜,今晚一定要找到阎婆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朱仝对江临天是否与妖人有染并不关心,一心只想抓住阎婆娇回郓城交差,身在官门,他深知那西门庆的话也不可全信。

徐氏踏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了院内,江临天宋云鹏主仆俩紧跟在身后。

“不知几位大人深夜闯我江宅有何要事,可知会李大人知晓?”

田横此时是一脸的难堪,见江临天毫无惊慌之色,才稍稍放心,田横和江临天私交甚好,两人虽然达不到斩鸡头烧黄纸的八拜之交,但也是惺惺相惜的花丛浪客,倒经常在怡红院一起喝酒听曲。

“徐家娘子,有人看见你家大郎在魅烟楼出现过,这位郓城来的朱都头怀疑是你家大郎救了盗贼,绑架了苏大家,所以我们来搜一搜。”田横打着圆场,将目光回望朱仝。

“哪位是江临天,上前回话。”朱仝明白田横意思,眼珠一转,决定先从江临天身上打开缺口。

江临天走上前来,朝朱仝一施礼:“这位大人,小可正是江临天,不知找小可有何事?”

“你就是江临天,你先前去过魅烟楼吗?”朱仝目视江临天,大声喝问道。

“小可今晚只是去过怡红院,并未进入魅烟楼,大人你可能不知道,我不能入苏大家的法眼,已有半月左右没到过魅烟楼,此事清河城人人皆知,还请大人详查。”江临天说得信誓旦旦,一脸的无辜。

“田都头,这江临天所说是否属实。”朱仝回头问道。

“嗯,这个~都头,这江临天喜欢苏大家,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苏大家跟本就不理他,这已经成为清河城的一个笑话。”田横打着哈哈。

“既然我等来了,还是要搜上一搜,江临天你敢让我们搜查吗?”朱仝问道。

徐氏刚要答话,江临天用眼光示意母亲不可,回答道:“既然大人要搜,就请便,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大人一句,切不可损害我家物什,若有损坏,就是闹到东京我江临天也不怕。”

朱仝对着一帮捕快命令道:“兄弟们,搜!把招子都给我放亮点!”

捕快们得了命令,便拿着火把在前院、后院搜寻起来。

“福伯,吩咐人为两位都头奉茶,两位都头里面请!”徐氏微屈身子,向两位都头发出邀请。

“朱大人,我们还是进去吃杯茶吧。”说着田横抢先走进大堂,坐了下来。朱仝也觉一人留在院内有些不妥,便跟着田横进入大堂,坐着吃茶。

此时大堂之中一片寂静,朱仝、田横喝着仆人上的茉莉花茶,田横赞道:“大郎炒制的花茶真是一流,下次送我几斤。”

“若是此茶合都头口味,何不现在就包几斤去。”徐氏笑着说。

“那怎么好意思,徐家娘子,我只是那么随口一说。”田横打着哈哈。

“福伯,为两位都头各包五斤茶叶,两位都头深夜办案,也是辛苦。”徐氏转身对福伯吩咐道。

福伯躬身回应一声,便转身去了厢房。

朱仝此时无心喝茶,打量着大堂四周,目光却在正堂墙壁上所挂的一幅字画前停留下来,画面上画的是一名青衣长袍的儒士,眺望着奔流不息的黄河,似乎要发出无限的感叹。

画的左侧还有题字和金印,题字是“诗书传家”四个字,金印是篆体,距离太远,无法看清。

但那所题“诗书传家”四个字却是一种特殊字体,运笔灵动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风姿绰约,故笔法外露。

“江夫人,这幅画不错。”朱仝虽是马军都头,小时也读过几年书。

“想不到这幅字画还能入大人法眼,这是亡夫在东京时,贵人送给他的,这些年一直放在家中珍藏。”徐氏看着墙上所挂字画,眼角挂着泪痕。

东京,贵人,这种字体好象在哪里见过,要是押司在就好了,他一定能够认得出到底是哪位贵人的字画。

“朱大人有所不知,这是徐家娘子先夫江云逸江大人的遗像,这书画嘛是大人在京城为官时官家亲自为江大人画的。”田横在一旁解释道,其实他也不知是真是假,三天前他在县令府中听李大人说起过,想来不虚。

朱仝猛的一征,被那西门庆骗得好惨,这江临天想不到大有来头,家中竟然供奉有官家的真迹,他听宋押司说过,早些年官家亲创一种字体,谓之“瘦金体”朝中无人能模仿,只有蔡相能仿得七分相象。

朱仝站起身,向着徐母深施一礼:“原来是江大人府上,小人因公务打扰贵上,还望见谅。”

徐氏还沉浸在悲痛之中,向着朱仝还礼:“大人公务在身,也是为了辑拿盗贼,奴家也不是不讲情理之人。”

言语中软中带硬,让朱仝细细回味。

“这个,朱大人,我江临天从未做过什么作奸犯科之事,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胡说八道,中伤于我。”江临天决定再加一把火,宋云鹏在一旁却心急如焚。

“少爷,莫不是你得罪了小人,你看你,这几天印堂发黑。”宋云鹏为自家少爷鸣不平。

“临天,怎么啦!莫不是受了惊吓,放心,当朝李大人是你父至交,实在无法过活,你就去京城投奔于他。”徐氏关切的问道。

“娘亲,无妨,相信朱大人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朱仝听着这主仆三人的对话,此时就算是白痴瞎子也都明白,这江临天绝对不是省油的灯,自己来清河办案,只不过抓一名盗贼而已,何必得罪这与京城有重大干系之人。

而此时,徐氏心中也十分焦虑,她并不知道儿子倒底有无陷入这所谓的盗贼案中,这主仆俩这些年很是给她惹了些麻烦事,绸缎布庄是她凭借着灵敏机智以及运气这才能艰难经营,她知道迟早有一天自己会支撑不下去!

“徐夫人,想来时间不早啦!等兄弟搜查完毕后,我们马上就离开,绝不敢再叨扰。”此时如果马上走,朱仝也是心有不甘。

“报,我等前院、后院、各个房间均已搜寻完毕,未发现那阎婆娇身影。”

朱仝、田横二人站起身,正要告辞,忽然外面跑进一名本地捕快,行色匆匆,一见着田横,便大叫起来。

“田都头,大事不好,在清水河畔发现一具女尸,看样子有可能是那阎婆娇。还有,在怡红院附近一名道士在表演妖法时,被西门大官人带人当场拿住,西门大官人要我前来请二位都头马上过去。”

“田都头,我等必须马上赶过去。”朱仝有些着急,更多的是兴奋,带尸首回去也不错,一了百了。

“江夫人,江大官人,今晚多有叨扰,改日再登门道歉。”说完一拱手,便带着捕快们离开了绸缎庄。

临出门时,田横回过头来,冲江临天笑道:“那就多谢大郎的茶叶啦!改日一起吃酒。”

“没问题,两位都头走好。”江临天高声回应道,心底却有些忐忑。

“少爷,你说那阎婆娇怎会死在清河里,县令府不是就在青云巷么,这乔郓哥不会将她送到清水河里去了。”宋云鹏见捕块已走,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天儿,老实交待,你俩在外面干了哪些好事!”徐氏不怒自威,杏眼圆瞪。

“娘亲,你不要听云鹏胡说,他这几天得了癔症,经常胡说八道。”江临天有很多秘密都不想让母亲知道,只不过不想让她担心。

“你以为我是那么好骗的,福伯,我们去暗室察探一番。”徐氏自顾自和福伯向后院走去,江临天和宋云鹏有如犯了错误的学童跟在徐氏的后头,最惨的还是云鹏,没多远的距离,这一路江临天不知从隐蔽处踢出了多少无影脚,少年脸色惨淡,只能默默承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