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远征之龙

更新时间:2020-02-14 09:14:50

远征之龙 连载中

远征之龙

来源:落初 作者:最后的游骑兵 分类:历史 主角:鹿鸣铮苗老八 人气:

火爆新书《远征之龙》是最后的游骑兵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鹿鸣铮苗老八,书中主要讲述了:已经过去了许多年的那场战争中,记得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和平年代,发展经济无可替代的成为了社会发展的主流方向。  可那句老话,那句用无数鲜血和生命反复证实的老话,还有人记得么?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就写下这本书吧?  给那些不愿忘记战争威胁的人看,也给那些忘记了战争的人看。  看了,知道了,总比懵懂着骤然面临战争要好……  PS:本人非考据党,更兼才疏学浅,书中所述难免会有疏漏,还请诸位读者海涵,更请诸位方家指教,在此先行谢过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刚被攻下的阵地上一片狼籍,尽管鹿鸣铮离开前反复强调要修整工事稳固防御,但一群天南海北打了好几年仗的老兵油子,已然摸索出了一整套糊弄上司的方法。

所以在鹿鸣铮回到阵地上的时候,几根用焦木草席搭建起来的遮阳棚里堆满了弹药与千奇百怪的战利品,俨然就是个掩蔽部的德行。可就算是隔着老远,那掩蔽部也压根就能一眼看透,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掩蔽作用。

原本就被炸得七零八落的战壕更不必提起,除了巴~特~尔在作战时用沙袋搭建起来的机枪掩体还有那么几分意思之外,其他的射击位不过就是临时用钢盔刨出来的鸡窝坑,坍塌的胸墙更是随便弄几个空弹药箱码起来充数……

倒是一众幸存下来的老兵油子,一个个的东倒西歪躺在堑壕边沿打盹。仅有的那么几个精神头略好的,也都扎堆聚在一起。骰子落进搪瓷缸子里的清脆声音,已经明显的说明了他们正在进行的勾当。

无奈地摇了摇头,鹿鸣铮也并不打算对那些幸存下来的老兵油子摆出长官的架势来呵斥一二。

都是打仗打老了的人了,对战场环境的敏感Xing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境界。如果真要是在危险境地之中,只怕这些老兵油子早早的就挖好了各自的防炮坑洞,蜿蜒曲折的交通壕也已经初具规模了吧?

就像是在台儿庄,每当日军的炮火略有停歇,那些被浮土掩埋了的老兵油子便会在第一时间里钻了出来,用手边一切能利用的东西飞快地挖出自己的单兵掩体。如果还有多余的时间,那些单兵掩体便会慢慢地连接起来,直到形成一条蜿蜒曲折的战壕……

没大炮,没飞机,就只能仗着老辈子种地传下来的手艺,用土行孙的法子求活了!

这话是那个口音侉侉的河南老兵说的,还是那个永远眯着眼睛看人的原东北军**队队长说的?

已然忘记了…….

打了几年的仗,打了太多的仗,有些事情,有些话,真的忘记了……

用力甩了甩头,鹿鸣铮一把撕开了刚刚到手的两条骆驼牌香烟朝着战壕里东歪西倒的老兵油子撒了过去:“英国佬的烟,谁捡了谁得,没捡着的不怨老天怨自己手慢!”

出乎鹿鸣铮的意料之外,战壕里东歪西倒的老兵们对鹿鸣铮撒进堑壕的香烟完全没有兴趣。足足过了半分钟,才有个用英式钢盔遮住了面孔的老兵油子举起了自己手中抓着的整整一条骆驼牌香烟:“一把三八大盖上的刺刀换一条骆驼香烟,一顶小鬼子的钢盔换五个牛肉罐头,一面膏药旗换三双娘们穿到大腿叉子上的玻璃袜子!排座要是腿勤,朝旁边三连阵地上跑跑,没准还能逮着俩没换够东西的英国鬼子!”

虽然那声排座叫得毫无敬意可言,但至少让战壕里大部分闭着眼睛打盹的老兵油子都睁开了眼睛,有两个老兵油子手脚飞快地把散落在自己身边的香烟塞进了口袋,讨好地朝着站在战壕边沿的鹿鸣铮呲牙笑了笑,便又再次将钢盔扣到了自己的脸上打起了瞌睡。

无可奈何地苦笑着,鹿鸣铮弯腰捡起了几个碎石块,把其中一块最大的扔到了一顶歪斜着扣在脸上的英式钢盔上:“苗老八,去重机枪连找巴~特~尔,就说是我说的,有个杀鬼子的机会,可要豁出命去!问问他来不来!”

懒洋洋的声音从歪斜着扣在脸上的英式钢盔下传来:“不去!就那块蒙古石头,只要听见杀鬼子,眼睛里都是绿的!这活计还用得上我?你叫羊倌去……”

略一思忖,鹿鸣铮再次用石块砸到了个腰间用绳子缠着七八个手榴弹和发烟罐的老兵油子身上:“那羊倌你跑一趟,快去快回!”

转身将碎石砸向了另一顶英式钢盔,鹿鸣铮毫不客气地骂道:“倮倮,砍死人头的……”

钢盔被猛然掀开,露出了一张黑漆漆的消瘦面孔,呲着一口白牙死死地盯住了鹿鸣铮。

毫不客气地瞪着眼睛盯住了那张想要择人而噬的漆黑面孔,鹿鸣铮随意地把手中剩下的石块抛弄玩耍着:“这回准你割了耳朵带回来!”

一顶顶扣在了脸上的英式钢盔纷纷被取了下来,一双双充满了探究的眼睛也同时盯在了鹿鸣铮的身上。

老兵油子的战场感知的确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往往就在不经意间的一个弯腰,看似随Xing的一个趔趄,乃至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猛然的卧倒……

然后,就是生死立判!

眼瞅着鹿鸣铮又是去重机枪连抽调最好的机枪手,又是准许了排里的佤族老兵按照佤族的习俗猎取人头,这摆明就是要进行一次重要行动的前兆。

不管这行动是要做什么、去哪里,只怕都不会是一个轻松的差事了吧?

跃跃欲试,却又畏畏缩缩的古怪表情,纷纷浮现在了这些幸存老兵的脸上。

跃跃欲试,是一名百战老卒在听见战鼓轰鸣时本能的战场兴奋反应。

而畏畏缩缩……

枪子可从来不长眼,尤其是这些在枪林弹雨、尸山血海中厮杀出来的老兵,就更比寻常人懂得惜命!

刚刚打完一仗,枪管子还是热的,这就又要……

低垂下眼帘,鹿鸣铮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才能避免自己在看着那些老兵油子的眼睛时,忍不住从心底最深处涌起的愧疚之情!

打了这么些年了,而且还得打下去!

老兵越打越少,新兵打成了老兵,然后老兵又是越打越少……

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有垂死的老兵恶狠狠地用最后的一点气力嘶嚎:“退一步,留点种吧……就留一个……”

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自己也是血红着双眼怒吼:“朝后退,中国人就得绝种!一个都留不下的绝种!”

狠狠地吸了吸鼻子,让那种骤然涌进了鼻腔的酸涩感觉减弱到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之类,鹿鸣铮努力让自己的脸色变得轻松些,带着些许的微笑朝着那些神情古怪的老兵油子们笑道:“上面交代下来个活儿,来回走三百里地,带个人回来就算齐活儿!人多了不要,倮倮、苗老八,还有羊倌和重机枪连的巴~特~尔。侉侉,也算你一个!欧边花,你别躲,有你一个!还有……团里给咱们配的那个会说缅甸话的向导呢?”

被叫做欧边花的四川老兵懒洋洋地从堑壕中站起了身子,朝着正四处扫视着搜寻向导的鹿鸣铮吆喝道:“死球咯!刚打起来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向导跳起来想跑,被一颗炸子端端正正打中了后脑壳,脑花儿都打出来了嗦……”

低低的哄笑声中,从那个用焦木与草席搭成的遮阳棚里钻出了个精瘦得如同岩鹰般的汉子,Cao着一口不甚流利的滇南口音的汉语叫道:“缅甸话我也会说,我跟你去!”

一边说着,那精瘦得如同岩鹰般的汉子一边紧了紧自己那刚刚到手的日军牛皮皮带。从那皮带上沾染的血迹便可以明显的看出来,皮带原本的主人已经成了这精瘦得如同岩鹰般的汉子刀下的猎物。

不等鹿鸣铮答话,扎堆赌钱的几个老兵油子中,已经有个惫懒着神情的老兵懒洋洋地笑道:“花脸猫,就你那舌头,连汉话都还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你还会说缅甸话?吹牛皮你也不怕吹炸了你的尿泡?”

话音未落,那精瘦得如同岩鹰般的汉子猛地飞身跃起,一双筋骨毕露的大脚在堑壕边沿稍一借力,整个人已经如同凌空扑击的岩鹰般,直直地撞进了那堆围拢在一起赌钱的老兵油子当中!

起哄与怪叫怪笑的声音,顿时在这些刚刚从恶战中幸存的老兵中响了起来:“好家伙!开盘下注啦……花脸一赔一,羌羌一赔三,下光洋赔光洋,押香烟赔香烟啦……”

“羌羌惹谁不好,去惹花脸猫?云南七十二侗,最恶的就是花脸侗!杀他家一条狗都要追杀你三年,赤精着一双脚一天一夜能走百八十里山路的角色,羌羌也去惹?”

“你哥子莫来虚的!晓得你荷包头三个大洋都快捂出绿毛了,今天就拿出来见见天光,博个彩头?你莫看羌羌嘴巴臭、好讲笑,可羌羌一家传了十三代,就没有一个男丁是死在自己家床上的!自古羌人好战,以战死为荣,晓得不?来来来,对把子拼!我也是三个大洋,一翻两瞪眼,我押羌羌赢!”

哄笑搅闹的声音中,羌羌已经跟花脸猫斗在了一起。尽管双方的腰带上都别着一把造型迥异的短刀,但两个人都极有分寸的只是拳来脚往,打得难解难分。

站在战壕的另一边,鹿鸣铮对这种骤发的小小殴斗也没有制止的年念头。这些老兵油子之间的交流沟通方式本来就异于常人,看着平时打得好似不共戴天的仇人,但在战场上却都极有默契,丝毫也不会受私下殴斗的影响。

遥想刚当兵时,见了一群老兵油子因为吃饭时有人多抢了一筷子菜而打得整个Cao场漫天灰尘,自己急得抽出枪来朝天就打,换来的却是整个Cao场中打得不可开交的老兵们在骤然惊愕之后的哄堂大笑……

那时候的自己,或许还只是个穿上了军装的学生吧?

斜眼看着浑身披挂着各种零碎的羊倌领着沉默如旧的巴~特~尔朝着这边跑了过来,鹿鸣铮飞起一脚朝着正打得热火朝天的羌羌和花脸猫踢过去一团灰土:“别打了!收拾你们的零碎,不该带的全扔到行李队集中!然后跟着我去军需官那儿领家伙去!”

尘土飞扬之中,方才还打得不可开交的羌羌和花脸猫顿时收住了手脚,三窜两跳地蹦到了鹿鸣铮的身边,就连始终半躺在战壕里的苗老八都两眼发亮地直起了腰身,带着一脸谄媚笑容地看着鹿鸣铮笑道:“自己上军需那儿去拿?拿多少都行?”

无奈地苦笑着,鹿鸣铮转身自顾自地朝着军需品堆积的临时仓库大步走了过去。

寻常时节,哪怕是新三十八军这样军纪比较严的部队,军需物资的发放上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猫腻。有时候一场仗打下来,消耗的弹药物资乃至医疗急救用的药品都是个天文数字,但真正用在了战场上的却并不算多。

三年团长,不如一任军需。

这话在诸多的嫡系或是杂牌部队里都被说烂了,也都被看惯了!

所以在某些大战乃至恶仗之前,能够自己去军需那里领取所需装备,已经成了不少老兵的节日。

往常要不到的新鞋新军装,平时总是扣扣搜搜发放的子弹手榴弹,甚至还有那些宁可在撤退时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平时却不给当兵的拿来打牙祭的牛肉罐头……

所以在听到能自己去军需那里拿装备物资时,尽管知道领完了东西之后面对的就是一场恶战,所有的老兵们却是兴奋依然。

当兵吃粮,上阵开枪,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

能在掉脑袋之前吃顿好的,穿一身光鲜,那总比饿着肚子光着屁股战死要强吧?

往日里鼻孔都恨不得朝天的军需官显然已经接到了团长的严令,尽管在看见鹿鸣铮身后那一群老兵油子狼一般绿油油的目光时极其的不爽,但还是领着鹿鸣铮一行人走到了各种物资堆积如山的战略物资库区中。

指点着用防水布覆盖着的物资堆,军需官颇有些肉疼地朝着鹿鸣铮说道:“Qiang支弹药之类的在对面,新到了一批柯尔特左轮,美国货,枪油都还没擦了去的。本来是打算配给团一级以上的军官,这回……你们看上了就拿走!”

“英国人留下的靴子衣服什么的都在这儿,都还是新的。还有批不知道从哪儿淘换来的德式钢盔,你们要是觉着合适也拿走!”

“还有罐头……那边的不能拿,那是喷火器,你们要那东西干嘛?那堆东西不是军用物资,那是美国人送给师座的礼物……你们***再这么瞎折腾就给老子出去!”

眼瞅着几个老兵如同蝗虫过境一般劫掠式的在军需物资中翻拣,原本就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军需官终于忍不住心痛的感觉,吆五喝六地叫骂了起来!

一把按住了几乎要跳上去制止那些老兵油子的军需官,鹿鸣铮相当和气地递上了一支烟:“弟兄们都是穷苦出身,骤然看见这么多好玩意,一时忘形了也属正常!这趟活儿是上峰直接交办的,师座当是也在场!这要是兄弟们缺了趁手的家伙,把这事情给办砸了……师座面子上,估计也不好看吧?噢……上峰交代,有一些烟膏子,这次也让兄弟我带走,不知道方不方便……”

如同被捏住了七寸的草蛇一般,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军需官在瞬间萎顿了下来,一言不发地领着鹿鸣铮朝着军需物资储备区外走去。

既然都管不住这些个抢东西抢红眼了的丘八,那就只能来个眼不见为净了!

而且那些个烟膏子,只要再有个几天没人过问,到时候随便在战利品清单上动几下手脚,那可就是白花花好几百大洋的进帐啊!

可现如今……

没好气地领着鹿鸣铮七弯八拐地转到了个僻静的角落,军需官一脚踢开了个手榴弹箱子,朝着鹿鸣铮冷喝道:“一共三十两烟膏子,请查收!”

只略扫一眼那手榴弹箱子里的大烟膏子,鹿鸣铮已经可以肯定军需官在这箱子里动了手脚。说是三十两大烟膏子,可实际上最多就是十五两不到。

意味深长地朝着故意冷着脸孔的军需官微笑着,鹿鸣铮轻轻踢了踢那箱大烟膏子:“恕兄弟眼皮子浅,这三十两大烟膏子,是不是略少了点份量?要不,兄弟把这三十两大烟膏子搬师座那儿去,请师座帮着称称份量?”

也不等勃然色变的军需官说些什么,鹿鸣铮已经弯腰合上了手榴弹箱的盖板,抱起了那箱子大烟膏子笑眯眯地朝着军需官笑道:“兄弟今天领走大烟膏子是足称三十两,另外还想从军需拿走点别的好玩意,就是不知道军需官觉得方不方便……”

从军需仓库离开时,所有的老兵油子除了里外一身新,身上还无一例外地挂上了一支温彻斯特防卫者型散弹枪。

虽说散弹枪射程不远,精度更是个玩笑,但在近距离作战、尤其是丛林作战中却是无以伦比的杀人利器。在刚刚看到那些老兵油子翻出整整一箱子散弹枪之后,鹿鸣铮心中便有了计较,正好军需官想要香没掉一部分缴获来的大烟膏子,鹿鸣铮也就借题发挥,把那些原本该被高级军官们挂在墙上作为装饰品的散弹枪拿到了自己的手中。

细看那些里外一身新的老兵油子,虽说每个人身上都挂上了一支散弹枪和一支左轮**,但其他的武器却各有不同。

苗老八身上背着的是一支崭新的三八大盖,浑身上下能塞子弹的地方几乎都塞满了,外加一堆捧在怀里的各式罐头,看上去就像是个贪财的土地主刚刚进了趟城采购一般。

巴~特~尔的肩头扛着的是一挺英国布伦式轻机枪,外加六个弹匣和两大包塞得满满的子弹,还有个巨大的包袱里也不知道塞了些什么,让本来就身材高大的巴~特~尔看上去更像是个移动着的货架。

羊倌选择的是一支司登式冲锋枪,但浑身上下也是挂满了各色手榴弹或发烟罐,外带着在屁股后面还拖拖拉拉的缠了些导火索,倒是像足了个出门放牧顺便打柴的羊倌。

被叫做侉侉的河南老兵选择的同样是一支三八大盖,但却随身携带了五支三八大盖上的刺刀,横七竖八的别在腰带上或是前襟后背,看着像是个即将上台出演古代武将的戏子。

四川老兵欧边花人如其名,矮小却粗壮异常的身形在当下也的确算是相当的另类。身上除了**和散弹枪之外,还令人意外地扛上一具英式50.8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和几发炮弹。虽说已经卸掉了迫击炮上多余的附件,但那重量却依旧让人咂舌。

倮倮、羌羌以及花脸猫也都只携带了左轮**和散弹枪,但每个人的身上却都多了两把造型古怪的英军制式**。从那刀身上独有的云纹看来,这显然是在印度用大马士革钢打造出来的东西,也不知是准备送给哪位高级军官的纪念品,却又落到了这三位对丛林作战极其了解的老兵手里。

倒是鹿鸣铮身上干脆爽利,除了用惯的司登式冲锋枪和两支大家都挂在身上的副武器之外,也就是多带了几个弹夹、外带肩头扛了个箱子而已,看上去要顺眼得多。

看了看腕上的那块一九四零年出产的劳力士金表,鹿鸣铮扬声朝着满脸得意的苗老八叫道:“先别顾着臭美,你抱着的罐头留一半给兄弟们,另一半你去外面换当地人做的草籽饼!来去几百里地,就那几个罐头怎么也吃不到地头,还不如当地人做的草籽饼来得实在!给你一个小时时间,我们在阵地上等你!”

PS:写了这些年的字了,总希望每本书都会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出现。或是笔法、或是内容,总得换换花样才好,也免得重复劳动的一路写下来,我写得无趣、读者诸君也看着疲劳。

所以这本书......

我想试试看,换个写法路数?

希望大家能接受就好,在此先行谢过读者诸君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