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巡明天下

更新时间:2020-01-19 11:33:23

巡明天下 连载中

巡明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沙漠种树 分类:历史 主角:杨旭沈 人气:

《巡明天下》为沙漠种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明亡于崇祯,实亡于万历,始亡于嘉靖!年轻企业家穿越到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的明嘉靖年间,开启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哇!这里好多历史名人……开局有点惨,体弱多病,家道中落;但他有聪明的脑袋和拥有前世的记忆。带着几个忠诚家丁,看我如何逆袭!嘉靖老儿,不听话我就废了你,老子自立为王!历史必须要改写的,不许出现歪脖子树下的凄凉呐喊,更不准出现八旗鞑虏入关!解海禁,开疆扩土,我要让华夏提前崛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旭被苏伯说服,更被他一身大义凛然的正气征服,发现自己想法的确有点单纯考虑欠妥,所以有些自责难过。

苏伯擦拭眼泪,看了看懊悔的杨旭,这老头似乎还不肯罢休,继续说道:

“不曾想,少爷你不思进取不解大义,心系这等糊口小事,实在令我失望。敢问你这样对得起冤死的曾帅,边疆受苦的夫人和小少爷,还有护送夫人忠肝义胆的王将军吗?”

苏伯这老头儿虽不依不饶,但自己却被他点醒。在这个时代,他有精忠报国但冤死的父亲,心地善良的贤惠母亲和亲兄弟在边疆受苦,自己怎可只顾眼前小义。为父报仇雪冤,救母亲兄弟于水火,身处此世这是他必须完成的使命!而苏伯、灵儿、阿仲视自己为亲人,毫无二心尽忠尽责,决不可弃他们于不顾!

擦拭下眼泪,杨旭郑重的说道:

“苏伯,侄儿糊涂!您一语点醒梦中人,荣儿我发誓不负您期望好好活着,日后定为父报仇平冤,救母、弟还乡!您、我、灵儿、阿仲本是一家人,再不说分开离去等言辞,侄儿说到做到!”

苏伯颤抖的双手扶着曾荣的肩膀,倍感欣慰,不断的点头说:

“少爷,曾帅在天有灵,可以瞑目!甚好、甚好……!”

灵儿抹干眼泪破涕而笑,阿仲咧着大嘴嘿嘿直乐。

杨旭看着眼前朴实忠诚的三个人,暗自心想道:既然自己身在此世来到曾家,就好好做好曾荣的身份,从此便再无杨旭其人!

此时屋外,明丽的蔚蓝色,流动的彩云在空中随风翩翩起舞,彩云不断变换着颜色,时而金黄时而洁白,时而象火一样透红,煞是好看……

曾荣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和这个时代。现在的自己身份是曾家落难子弟,并且有必须完成的使命!

曾荣有些压力,但也有了动力,如何养活自己、苏伯、灵儿等人,如何更好的活下去,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如何解救母亲、弟弟如何为父平冤……是必须考虑的问题,也是自己必须完成的使命。

苏伯、阿仲下午做工后,苏荣走过大院推开大门,这是他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出门。经过今天的醒悟心情豁然开朗,下午决定出门逛逛这大明黄岩县城。

出门后便是黄岩的仓头街,大街东西走向。此时未时,虽然没有前世印象里的车水马龙,但人流攒动商铺林立,小贩叫喊声彼此起伏一派繁华景象。正谓:“自大街及诸坊巷,大小铺席,连门俱是,无空虚之屋”。

他走过入画家的饭庄,午时早过店内已无食客,几个伙计坐在趴在桌边打盹儿。

接下来,街道两旁店铺鳞次栉比,苏荣抬头目测房屋檐口挑出约六十公分左右,可以避雨遮阳,这仓头街上大都是马头高墙、青色瓦砖、白粉色墙壁;两旁杉树枝繁叶茂随风摆动……砖木结构的店铺面精巧玲珑的楼阁,屋与屋之间的深窄小巷错落别致,热闹繁华,建筑格局古朴典雅。空气中虽有潮湿气味,但更有一番江南情趣。苏荣逛着慢慢欣赏起来,不知不觉半晌已过。

沿街有茶楼、酒肆、书场、墨庄,布行,茶庄,首饰,百货,当铺,瓷器等行当,古趣盎然。如此多的店铺貌似生意都不差,人流旺而销量大。

苏荣停下脚步心想,黄岩县地处浙江台州属东南沿海,不论后世还是现在大明都是人聚富庶之地。根据自己记忆明末嘉靖年间虽海禁阻止对外贸易,但资本主义开始萌芽商品经济繁荣,我曾家居黄岩繁华之地,何不像他们商贩一样做沿街开铺?自己有前世的经商经历,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衣食无忧自然不成问题,省的苏伯、灵儿他们外出做工,困扰大家都问题不就解决了吗?想到这里苏荣心里赫然一喜。

但他突然想到一个棘手的问题,曾宅并无沿街门面房屋怎么办?

租赁一个吗?

不过……不过…….

苏荣突然想起,晌午在自家看见的大门两侧库房……各有长七八余丈,宽也有三四丈,这样算起来每个库房少说也有200多平。刚才见这商业街商铺建筑,除了大型酒肆、青楼等行业,其余大都为前店后坊,前店后仓,前店后住的格局,真正作为营业的沿街店面只有几十平米,过百平的更是凤毛麟角。如果把我曾家仓库房,南墙朝街开一扇门,不就是一个正经儿的大面积店铺。

困扰全家的生计问题岂不这样解决了?

想到这里,苏荣为自己的小聪明兴奋的欣喜若狂,一溜小跑往回蹿。

到家时已经酉时天色见黑,累的他气喘吁吁。

苏伯和灵儿正在担心苏荣还未归,准备差阿仲去街上寻找,见曾荣兴高采烈的跑进来,乐的手舞足蹈。

苏荣身子有点虚弱,一路跑来气喘吁吁,但忍不住兴奋把自己想法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苏伯。

听罢,苏伯一手捋胡一手依背,在大厅漫步若有所思,眉目逐渐舒展。

灵儿迫不及待说道:

“依我看,少爷的法子可行,咱们如今有人手,闲置的房屋,位置也不差。”说完灵儿调皮的眨眨眼睛。

苏伯点点头,向苏荣抱拳行礼欣慰的说道:

“少爷天资聪明,我也认为此方可行。其实,早在老太爷时,曾家就是行商坐贾,说起来还是有阅历。此次若能重拾旧业,不但可以解决咱们的生计,还可以规复曾家曾经的产业。不过…..”

苏伯迟疑片刻,紧接着说道:

“行商无可厚非,只是担心我们关注生意,势必会影响少爷读书,岂不因小失大?”

苏荣心里连连苦笑:以我前世对于明朝科考的认识,靠自己考八股文成就功名,大可不用考虑----没门。不过目前先要安抚苏伯,让他放心,先把生意做起来解决一家人的吃穿再说。

“苏伯放心,待生意稳定,侄儿定会想法子勤奋读书,不负您的期望。”

苏伯点头。

得到苏伯的认可,苏荣心里吃了定心丸,立刻想到了接下来的问题,询问道:

“苏伯,我今日在仓头街自西往东观察过,酒肆、布行、饭庄食类等行当都是前店后坊、自产自销居多。这些行当对人员、阅历、技术、银两要求较大,所以,此类并不适合我们。以我们目前状况,荣儿认为,以上家货源那里进货再售卖为主,可以节省加工程序的工作量、及前期的银两投入。等日后资金充裕、阅历丰富之时,可以再拓展生意。您看如何?”

苏伯不断点头,满脸欣悦,娓娓道:

“少爷分析的详尽。记得曾老太爷,就以贩卖商品为主。那时做的生意颇大,以值钱的陶瓷工艺品、茶叶和丝绸布匹织品等为主,江浙等采购,除少量卖给本地富甲名流之外,大部分销往江南及西域地。用于周转的银两达千两上万之巨,这些行当显然不适合目前我们的状况。”

“如果以百姓日常所必须的,占用银两较少的生活用品开始呢?”苏荣随口说出。

苏伯听罢点头认可,道:

“恩,百货投入银两较少,百姓生活必须之品,且销量保证,可行!”

灵儿、阿仲对这方面没有概念,见苏荣和苏伯达成一致,就认为此法是上上之策,两人皆大欢喜。

商定后,苏荣虽有前世经商经历,但对于明朝投资的各类成本费用折算等并不清楚。问苏伯道:

“我们即可准备,越快越好。但先预算下,需要的成本和前期投入才是。”

苏伯吩咐阿仲取来算盘,吹吹上面的尘土,坐在桌边,拨打算盘珠,边记录……

“苏公子,今日看着气色不错…..”

苏荣随着声音寻去,一位少女飘然而至,是入画端着食盒步入屋来。灵儿欣然向前打招呼,接过食盒。

随着一阵香气飘来,苏荣见入画粉妆玉琢宛转蛾眉,一副国色天香美貌,心底难免怦心动。又曾听灵儿说起,入画对自己的好感心里更是感激。但尽量调整好神态心气,双手作揖道:

“见过入画姑娘,多谢惦念,苏荣身子好多了。”

苏荣、入画两人目光相遇,均低头含羞。入画轻轻的“嗯嗯”两声喉咙,柔声道来:

“下午入画给苏公子炖了份鸡汤,加了香菇、红枣,枸杞,葱段,姜片、一起炖煮。听我家厨子说过,这般汤品,味道咸鲜,营养丰富,可以补气血、壮身子……”说道这里,入画脸儿微红,扭扭捏捏的慢慢扭过头去。

苏荣到没注意入画表情的变化,双手抱拳又是作揖致谢。

入画轻步移到灵儿身旁,俩人窃窃私语片刻,传出阵阵轻微悦耳的女声,想必是急性子的灵儿忍不住把要开店铺的主意告诉了她,两女孩高兴呢。

苏伯噼里啪啦的拨弄算珠,时而用毛笔记录,时而摇头……

苏荣喝完鸡汤,有了精神气。他问苏伯算的成本需要多少,得到的答复是:里里外外至少八十两白银。

苏荣的记忆大部分在自己前世,对明朝银两与后世钱币换算没大有感念,看到苏伯、灵儿几个面带忧色,心里也猜个七八分……

阿仲掏出这几日自己的赏钱,几钱,不足一两;苏伯的稍多,接近三两;灵儿和阿仲的差不多,但又似乎想起来什么,转身跑出屋子。不一会便回来,她手里多了一个手绢儿包裹的东西。

灵儿看了看苏荣,明白他的疑虑,开口说道:

“我这里还有几样首饰,以前夫人赏给灵儿的。本是一个念想,现在急于用钱两不妨先当出去,等手里有了宽裕再赎回来。这样既能用急,也不会辜负了夫人的一片心意。”

灵儿说完,把鼓起手绢交给了苏伯。

苏荣听完心里感动的点点头。

“加上灵儿的首饰,七七八八差不多能凑个十两,但还差七十两。”苏伯摇摇头说道。

苏荣一脸惆怅,若在前世,资金充裕,绝不会为此事烦恼。可如今身处明朝,自己确实有点无能为力。灵儿和阿仲急的相互对视,没有了主意。

“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此事大家莫要急于一时。我看天色已晚,不妨先休息,明儿再做打算也不妨。”

入画见大家一脸愁态,安慰道。

苏荣点点头,让灵儿送入画,然后大家分头回房休息。

由于跑了一天,实在困乏,躺下不久便鼾声响起。

不知道睡了多久,梦里出现一幕:厌烦了商战的尔诈我虞自己和老沈等人爬山,不经意来到湖边,水面荡漾湖底又呈现出一位少美女,衣冠楚楚,玉貌花容美如冠玉……苏荣心想,你到底是谁?但仍然难按心动贴近观看。突然自己失去平衡跌进了湖里……苏荣前后世均不善于游泳,大声呼救……

“不好了,少爷!少爷……醒醒!少爷……”

有人不停的摇晃自己,苏荣努力睁开眼睛醒来发现躺在自己床榻上,明白了——原来是一个真实的梦。

但阿仲还在不停的喊着:

“不好了少爷,外面有……”

苏荣满脸疑惑啧啧的问道:

“什么事、这么着急?”

“少爷,不好了,院子里来了好多官兵!”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