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御龙刺

更新时间:2020-01-17 12:26:58

御龙刺 已完结

御龙刺

来源:落初 作者:梁二叔 分类:历史 主角:陶公侍卫 人气:

《御龙刺》由网络作家梁二叔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陶公侍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上人间,龙都城最大的妓院。

太阳刚落了山,这里已经华灯初上,热闹非凡。

四王子小脑袋带着他的贴身侍卫庄奴到了门口,天上人间的老板铁算盘早已经带着两个年轻貌美的姑娘恭候在门口。

铁算盘看见小脑袋骑着马过来,远远地迎了上去。

小脑袋名叫白鹤,他是国王冷血的第四个儿子,白鹤长得身材高大,四肢正常,唯独脑袋小的可怜,便得了小脑袋这个绰号,这个绰号广为人知,久而久之,白鹤这个名字反倒没有人记得起来了。

小脑袋趾高气扬地翻身下马,随手把马鞭子递给庄奴。铁算盘满脸堆笑地走到他跟前,弯腰施礼,连声说道:“王子殿下里边请。”

小脑袋的目光绕过铁算盘,落到他身后的两个姑娘身上。

“铁掌柜,这两个妞是新来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昨天刚来的。”

铁算盘说着话,回头对那两个姑娘说:“还不快点迎接王子殿下进门。”

两个姑娘扭着腰,风拂细柳般到了小脑袋跟前,行过礼,然后一左一右挽着小脑袋的胳膊,像两根Chun藤一样缠住了他。

小脑袋顿时来了精神,他色眯眯地瞅了瞅两个姑娘,然后伸出胳膊,拦着两个美人的细腰,左右亲了两口,便在众人地簇拥之下进了妓院。

小脑袋是天上人间的熟客,这里最富丽堂皇的房间,便是铁算盘专门为他准备的。

小脑袋刚坐下,便开始不停地打哈欠,清汤鼻涕流淌到嘴角。他手脚哆嗦着冲着铁算盘说:“老铁,快点给我准备点烟膏。烟瘾上来了,让我舒服会。”

铁算盘赶紧吩咐伺候在身边的仆人说:“赶快把象郡商人送来的烟膏给王子殿下尝尝。”

仆人很快便端着一个白瓷盘回来,瓷盘上摆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锡盒,锡盒制作精美,上面雕刻着各种好看的纹饰。

小脑袋一把将锡盒抢在手里,迫不及待地掀开锡盒的盖子,里面盛满了豌豆粒大小的黑色药丸,泛着黑亮的光。

小脑袋灰暗的眼睛瞬间变亮了,他把鼻子凑到上面使劲吸了两口,闭上眼睛,释然地晃了晃脑袋。铁算盘吩咐两个姑娘说:“快点准备好烟枪,让殿下过过瘾。”

铁算盘把小脑袋请到一边的烟榻上,小脑袋半躺半卧地倒在上面,心急火燎地等着两个姑娘往烟枪里装烟膏。

一个姑娘把烟灯点燃,另外一个姑娘取出来一根七寸长的银针,小心翼翼地从锡盒里刺出一颗药丸,放进象牙烟枪里。

铁算盘一脸谄媚地凑到小脑袋跟前说:“王子殿下,您快尝尝,这可是今年象郡的**货。”

眼瞅着烟膏装入烟枪,小脑袋急不可耐地伸手夺过来,张嘴含住烟枪上的玉石烟嘴,两手抖动着把烟膏放在烟灯上。

黑色的烟膏受了热,变成粘软的琥珀色,小脑袋如同吃Nai的婴儿一样,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吧嗒吧嗒”地使劲抽着。

“老铁,陶公被砍了头,这下你可以为所欲为了。”小脑袋一边香云吐雾,一边慵懒地对铁算盘说。

铁算盘咳嗽一声,然后抬手指了指门口,两个姑娘识趣地站起身来,出了屋门。

等她们离开以后,铁算盘沉默了一阵,说:“是呀,如果他不死,我这辈子都没有发达的时候了。”

小脑袋睁开眼,斜了他一眼说:“老铁,对你亲爹都下得了如此狠手,实在让我佩服。”

“这也怪不得我。虎毒尚且不食子,如果不是他处处与我作对,我何必费尽心机杀了他?”

“他对你不好?”

“听说原本待我不错,自从他娶了我那个该死的姨妈,那个娘们儿给他生了两个多余的孽种,他便对我不闻不问了。”

“你处心积虑地除掉他,就是因为这些?”

铁算盘摇了摇头说:“我长大以后,一直想自立门户,他起初倒也同意,很爽快给了我一些银子,还让一群叔叔伯伯帮助我。当我的买卖快要做到风生水起的时候,他却又横加阻拦,整天絮絮叨叨地讲祖训之类的屁话。”

“这不能怪你爹,国王命令魔国百姓不得吸食烟膏,你在国王眼皮子底下开设烟馆,陶公阻止你想必也是为了你好。”

小脑袋说着话,美美地吸了一口,然后自言自语道:“虽说烟膏是禁止的东西,但是贵族和有钱人偶尔享受享受倒也是可以的。”

“在商言商,不偷不抢,能赚到金子才是王道。我倒腾点烟膏算得了什么?他还说我开妓院辱没了家族的名声,名声值几个钱?他已经是老古董了!我懒得理会他,他竟然恼羞成怒,不但把我赶出了龙都一号院,还当着全体族人的面宣布剥夺了我的家产继承权。”

“他是五国首富,不能继承他的家产,那你可亏大了。”

“他无情,自然就不能怪我无义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逆天那个畜生把家产都夺了过去。”

“老铁,我原本以为把你编造的那些证据交给我父王以后,他一定会派阴阳客去调查一番,但是没想到,他看也没看便命令侍卫把陶公关进了监牢,也没审问,今天便砍了脑袋。”

“这事幸亏有殿下帮忙,我会记在心里。”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但是还有件事情。”

“什么事?”

“虽说老家伙被砍了头,但是斩草未尽,那两个该死的孽种还没有下落。”

小脑袋不屑地说:“瞧你这点出息,一个Ru臭未干的顽童和一个姑娘也值得你担心受怕?”

“殿下,这两个孽种可小瞧不得,尤其逆天那个小混蛋,机灵鬼怪。唉,更要命的是那个可恶的哑巴也跟他们一起不见了。”

“哑仆也不见了?”

“他们一起消失的。”

“哑仆剑法高深莫测,整个魔国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如果真有哑仆帮他们,你以后得多加小心了。”

铁算盘不安地点了点头。

“老铁,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当初为什么不把哑仆拉拢到你手下?”

“哑巴是我遇到的唯一的例外。起初我见他剑术了得,便有意拉拢他,我数次瞒着我爹送金子给他,但他瞧都不瞧一眼便丢了出来。”

“可能陶公给他的更多?”

“哑巴从来没要过他的赏金,他收下的唯一赏赐就是一把无坚不摧的玄铁宝剑,那是老东西花重金找海外的铸剑高手给他量身打造的。”

“英雄难过美人关,难道他不喜欢女人?”

“我从来没见他亲近过女人,我几次派绝色美女引诱他,他都不为所动,这真是世间少有的蠢货。”

“可惜这个蠢货成你的对手了。”

“所以不能让他们逃离龙都城,一旦逃跑了,那我以后的麻烦便大了。”

小脑袋点了点头说:“陶公被抓那天,国王便命令龙都城各个城门口务必严防死守,捉拿陶公的党羽,可是一直到今天都没有人发现他们出城。他们应该还在龙都城内,接下来我会多派侍卫,让他们逐门逐户地仔细搜查。”

“抓不到活着,我也要看那两个畜生的尸体,不然的话,我这辈子都难以安宁。”

“好吧,我会传下命令,直到抓住他们为止。”

“谢过王子殿下了。”

“我交代给你的那事,你该好好准备准备了。王位无论如何不能落在白鸦手中。”

“殿下放心,不管事国王身边的侍卫,还是阴阳客,我已经准备好金子打点,国王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最先听到消息。”

“白鸦那边你想办法安插几个眼线。”

“无论是他守卫的南城门,还是他的府上,我都已经安排好线人了。”

铁算盘说着话,从衣服袖子里抽住了一张折叠整齐的纸,小脑袋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名字。

“这些人便是我安插在六王子身边的眼线。”

小脑袋接过纸条看了看,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老铁,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呀!陶公不让你继承家业,国王迟迟不愿意让我继承王位。”

“王宫里的事情我倒也听说过一些,国王虽说有六个王子,但是前三个都先后夭亡,如今你贵为嫡长子,由你接替王位乃是天经地义。”

“贾王妃这个妖后每天在国王跟前乱嚼舌头,劝说国王立白鸦为太子,将来继承王位。”

“殿下,我听说六王子无意于王位……”

“这种鬼话可信不得。”

“殿下放心就是了,我随时派人打探六王子那边的动静。”

小脑袋过足了烟瘾,抬手擦掉流到嘴角的涎水,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铁算盘见状,放下手里的烟枪说:“殿下,我这里前两天刚买来一个姑娘,细皮嫩肉,模样长得俊。我让老鸨子查验过了,还是个未开包的黄花姑娘,我吩咐她过来伺候伺候你?”

小脑袋听完,眼珠子放光,一下子兴奋起来,催促说:“你怎么不早说!这姑娘叫什么名字?快把她叫来!”

铁算盘朝着门口打了个响指,门帘挑起,一个年轻的姑娘低眉顺眼地走了进来。

这个姑娘十八九岁的样子,削肩细腰,身体匀称轻盈,一身紫色的衣裙,满头青丝梳成左右两个齐整的发髻。

她进了屋,低垂着脑袋,一边冲着小脑袋行礼,一边轻声说道:“小女子见过王子殿下。”

小脑袋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体,他冲着那姑娘说道:“抬起头来!”

这姑娘轻轻地抬起头,肤如凝脂,面若桃花,两弯柳叶眉,一双勾人魂魄的凤眼,明眸酷齿,模样实在招人喜欢。

小脑袋看得入了神,一丝光亮的涎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兰姬。”

“快点到这里来坐。”小脑袋说着话从烟榻上下来,两步走到她跟前,先是把她拦在怀中,接着拦腰抱起,放到了烟榻上。

兰姬皱着眉头,起初稍作挣扎,但看见铁算盘朝她使了个眼色之后,便顺从地倒在了小脑袋的怀里,嘴里胡乱发出哼哼唧唧地叫声,手脚笨拙地勾住小脑袋的身体。

小脑袋手忙脚乱地扯掉兰姬身上半露着的薄衣,一边对铁算盘说道:“老铁,你去忙你的事吧。

铁算盘站起身来,一边对兰姬说:“兰姬,好好伺候殿下。”一边退了出去。

不待他走出屋门,小脑袋和兰姬已经如同麻花一样扭在了一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