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禁忌之恋:军阀鬼夫约不约

更新时间:2020-11-14 04:17:09

禁忌之恋:军阀鬼夫约不约 连载中

禁忌之恋:军阀鬼夫约不约

来源:微小宝 作者:知慕艾 分类:灵异 主角:芳阿柯 人气:

经典小说《禁忌之恋:军阀鬼夫约不约》由知慕艾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芳阿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从小双眼能够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二十岁那一年,在外地上大学的我被阿爷喊回老家,在那里我得知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秘密。原来我出生就已经被阿爷许配给了一个已经亡故了一百年的民国大军阀!在我丢失的记忆里头,我居然和这个鬼夫生了一个孩子!而这桩自小订下冥婚,更是牵扯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而身边的人显然已经容不得我多思考了,赵曼一把挽住了我的手,她的声音很低:“柯柯,我们寝室里头就只有你主意多,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我看着她,她的眼神有点无神。她揽着我的胳膊,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我说道:“好,我知道了。”

通过赵曼的描述,我知道事情恐怕是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听上去芳芳好像的的确确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但是到底是什么缠上了芳芳,我觉得还是得去见一见她本人我才能确定。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开口问赵曼:“芳芳呢?在寝室么?”

谁知道我这么一问,赵曼她的表情显得更害怕了。她低着头,似乎是在考虑怎么说,我等了好久,才看见她抬头,表情真的带了一点点的害怕。

“芳芳她现在不在寝室,她现在在医院。这件事情真的没有那么简单的,真的很可怕!”

赵曼的表情那是一种很深很深的恐惧。

我看着她的表情,犹豫了一下,然后我听见赵曼低声说道:“芳芳之前不说一直都说她想要回老家一趟么,但是前几天,就是我看见她半夜不睡觉的第二天,她就开始发高烧了,然后她整个人都烧糊涂了。”

“我吓得不行,怕她把脑子烧坏,所以只能赶快送她去医院。”

“但是她去医院之后,发生了更多可怕的事情。”

我抬起头看着赵曼,这个一贯坚强的姑娘显然吓得不轻。

我听见她认真地说道:“那一天我陪床,然后我熬到半夜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我就去睡了,谁知道到了半夜我看见芳芳对着镜子,她在梳头!”

她说到这里整个人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我感觉她已经快要吓懵了,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感觉到了我的手的触碰,她的心情似乎是平复了很多,我让她继续说。

原来她那天在医院里头看见芳芳梳头然后她忍不住就喊了她,然后芳芳回过头之后,她说那张脸上居然没有五官!

她当场就吓晕了,第二天醒过来发现芳芳好端端地躺在床上,可是她却直接昏迷不醒!

现在还在医院里头,她拽着我的手不愿意放开,我感觉到了她的激动的心情。

“阿柯,我们都是一块过了好几年的,真的,如果可以的话,你救救芳芳吧,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芳芳这样……”

我默默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按照目前赵曼的描述,我更倾向于芳芳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但是具体是什么我必须见到她,所以我低声说道:“带我去见她。”

赵曼显然有点犹豫,但是我语气很平静很镇定,可能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给了赵曼勇气,我的声音很温柔。

“没事,就算真的有事,我也一定会解决的,所以相信我好不好?”

可能是因为我的语气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平静,所以给了赵曼力量,她看着我的脸,然后犹豫着点了点头。

我们寝室一共四个人,我之前在老家,还有一个去外地旅游了,所以寝室里头就只剩下来芳芳和赵曼,所以她吓成这样也很正常。

我想了想,先是去寝室里头取了一点东西,然后把东西全都打包好,装在包里头。

我背着双肩包,然后跟赵曼一起打车去了医院。

医院里头很安静。我跟赵曼两个人往前走,赵曼显然越靠近越觉得有点害怕,我握紧了她的手,然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房间里头居然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赵曼显然愣住了。

我却没有急着去找芳芳,我走到病床前,仔细打量着病床。

空空荡荡的病床看上去跟旁边的病床没有任何的区别,我犹豫了一下,然后从枕头上面捡到了一根头发,毫无疑问这根头发是芳芳的,然后我小心翼翼地收好了。

赵曼显然整个人有点发愣,我听见她跟我说:“早上我出门的时候芳芳还烧得很厉害,她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她想不明白,正好旁边经过了一个小护士,她赶紧去问这个小护士看见芳芳了没有,这个小护士显然很诧异。她看着我们,感觉挺奇怪的。

“408号床位的病人下午就已经走掉了啊,你们不知道么?”

我们当然不知道。赵曼愣愣地看着我,然后她自己又提出了另外一个假设。

“也许,我是说也许啊,也许芳芳她回寝室了,她回去的时候我们正好出来,所以我们跟她错过了?”

这种假设当然还是挺美好的,但是我就是有一种预感,那就是根本没有赵曼想象的那么简单,我觉得芳芳很有可能根本没有回寝室。

但是既然她这么说了,我们两个人还是得回寝室看一眼的。

于是我们两个人又回到了寝室,路上,赵曼看着我的脸,她的声音有点低落。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咱们跟她一起睡了那么久,她也没有梦游的习惯啊。而且我觉得她现在的行为举止特别怪。就是我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就是特别奇怪你懂么。”

我当然懂。我能理解赵曼的心情,她特别想要用科学来解释这一切,可是她不知道,有些事情,就是注定用科学解释不了的。

她不知道我回家这一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能跟别人说,就算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的。

在我身上所发生的那一切太离奇了。

被关进棺材,棺材里头有人,还有挂在我脖子上头的玉……

这些真的,都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真真切切的。

如果不是脖子上头的玉时刻提醒我当时在墓室里头发生的一切,我可能也觉得这不过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我们两个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寝室,不出我意料,还是一个人都没有。但是赵曼显然是已经绝望了,她蹲在那里挠头,嘴巴里头还在念念有词。

“能去哪儿呢,她还发烧呢!”

医院不在,可是连寝室也不在。我们都知道芳芳她的家庭背景是属于比较不好的那一种,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任何亲戚,除了学校,她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呢。

我们两个人在寝室里头等了大约三个小时,这期间芳芳的电话根本打不通,我意识到这下下去不行,再拖下去很有可能出事情。

我看着一旁心急如焚的赵曼,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轻声对她说:“曼曼,我有办法能够找到芳芳。”

她抬起头,眼神里头流露出希望的光芒,显然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我看着她的眼睛,告诉她。

“曼曼,你等等我,你先出去。”

她的表情有点懵懵懂懂的,显然是似懂不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出去了。

我关好了门。

对于我来说,最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找到芳芳。

我从口袋里头小心翼翼地取出来之前我在医院所拿到的那一根芳芳的头发。

这根头发很长很细,我安静地看着这根头发,然后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从包里头取出了一柱香。

这柱香很细,但是放在那里却居然能够不倒,显得很神奇。

我要借助她的头发去找她现在的方向。

很多法术都是要借助头发的,人的头发其实都是精血的凝结。

所以一个人的头发,哪怕是掉落的头发,也可能是和本人产生微妙的联系的。所以经常有会邪术的人利用一个人的头发就可以做到给别人下咒。

我用这根头发当然不是下咒,我也不会,这是邪术,阿爷从来不会教会我这种邪术。但是我会另外一种利用头发的法术,那就是利用头发,去寻找一个人的去向。

我小心翼翼地点燃了这柱香,然后用手指沾了沾我的包里头的小夹层的盒子里的朱砂,然后在这柱香旁边画出了一个复杂的符号。

这种找人的法术很生僻,我也是第一次用,所以我很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画错了。

这柱香还在幽幽地燃烧着,冒出的烟很奇怪,一直不得散开。

我凝望着这柱香,然后狠狠了心,把头发放在了香上,接着出现了奇特的一幕!

这根头发居然停在了这柱香的上方,仿佛被冒出的烟雾托住了一样!

我安静地看着这柱烟,然后这根头发居然自己开始燃烧起来,很快就成了灰,而这根香还在幽幽地燃烧着,我心里头一松,知道多半是成了。

我把旁边的符号全都擦干净。

然后背起了自己的背包。

我走出的时候赵曼就蹲在门口看着我,她的表情有点惊奇,我对她挥了挥手,然后示意她跟着我。

这柱香的烟雾一直往一个方向飘。但是奇特的是,它飘的方向根本就不是风吹的方向,这种情况其实是完全违背了自然规律的,赵曼没说话,就一直默默跟在我身后。

我知道这种情况看上去有几分诡异,但是现在急着找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必须得在这只牵魂香燃尽之前,找到芳芳!

我一路跟着烟雾的方向往前面奔跑,方曼跟在我后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低着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发现我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一团雾气,方曼跟在我身后,她显然有点愣。

这里还是学校,但是……感觉又不太像学校了。

手上的香一下子就熄灭了,我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没有犹豫的,走进了这片林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