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断魂坡

更新时间:2020-10-18 00:28:08

断魂坡 连载中

断魂坡

来源:落初 作者:张之若 分类:灵异 主角:江成焕金虎 人气:

《断魂坡》是张之若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断魂坡》精彩章节节选:蓝天,白云,高山,流水,沟壑,峭壁,洞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构筑美丽的世界。盘山公路,高速公路,峭壁隧道,美丽的蟠桃园,绘就了精美的图画。天仙、山神、妖魔、鬼怪,呈现一片光怪陆离的离奇景象。江成焕游离在现实与虚幻之间,在不同的世界里来去穿梭,体验截然不同的异域情境,过着神仙一般的美妙生活,真是一个爽!大家好啊,我是江成焕,是故事中的男主角,请跟着我一起步入美轮美奂的神奇殿堂。――――――QQ交流群:15615527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是死人啊,明明是个大活人,送什么殡仪馆,我看,得把你俩送进殡仪馆去最适合,”卞海波吼叫道,“快送医院抢救,快!”

“啊?!噢……”

两个搬尸工显然被卞海波一声吼叫惊醒,条件反射般大叫了一声。但接下来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伸了一会儿手,又缩了回去,迈开了步子,又顿在那儿,如同被斩首了的蛇,在那儿乱窜。

显然,这两个人已经神经错乱。

“快啊,快搬上车子啊,还磨磨蹭蹭干吗啊?”

卞海波又大叫了一声。

“噢……”

两个搬尸工答应着,一前一后跑了来,同时伸出了双手。可笑的是,他俩伸出双手之后,就那么楞楞地站立在那儿,不知接下来该知道办。

卞海波瞪大了双眼。这回他也不吱声了,他继续瞪着他俩,看看他俩接下来究竟怎么办。只见这两个人叉开双腿抖抖地站立在那儿,一双手继续伸展在那儿。

“快搬。”

“噢……”两个搬尸工又应了一声,然后,两个人四只手伸向女孩身子。

“诶哟……”

孰料,他俩的手刚刚触碰到女孩的身子,女孩便呻吟了起来。

“啊……呀……”

两个搬尸工如同触电了一般,腾地一下缩了回来。卞海波笑了,因为,他俩这个动作,显然像是两具僵尸,原本就是机械地站立在那儿,双手本能地伸入女孩的身下,他俩在完成这个动作时,甚至连却都没有挪动一下,仅仅是伸出了双手,并且,表情是僵直的,木纳的,女孩发声之后,缩回来的动作仍然只是双手一抽,都不知道同时挪动脚步,就那么直直地楞在那儿,一动不动。

如此情形,你说可笑不可笑。

“哈哈,果然是活着的吧,”卞海波一笑,情绪随之好起来,语气同时变得和缓了,“我说,你俩也真是的啊,平时连死尸都不害怕的,反倒是活人害怕了,真是异类,快,帮个手。”

搬尸工于是又伸出双手,并且,动作还是如同机械臂。

“喂,我说,你俩醒一醒吧,干吗跟僵尸似的啊,”卞海波骂着,同时,抬起一只脚朝其中的一个搬尸工狠狠一脚踢了过去,“两条腿要学会用力,别扭了腰身。”

直到这个时候,两个搬尸体工完全醒悟过来,脸上有了人的表情,他俩挪动脚步,然后,伸手抬女孩的身子,往灵车中走去。俩人一声不吭,黑夜里仿佛是两个赶尸的人。

“喂,你把车钥匙给我,你坐后车箱去。”

待两个搬尸工把女孩抬到车子上,江成焕用命令的口吻对驾驶员说道。

经历这场变故,再看驾驶员那等怂样,他对驾驶员没什么忌惮,原本以为这是个凶神恶煞,现在看来,不过如此。然而,驾驶员却楞在那儿一动不动,似乎不愿意拿出钥匙来。这大大出乎江成焕所料,他瞪着驾驶员那张在夜幕下依旧显得十分怪异的脸庞,漠然视之。俩人就这样僵持了大约六、七秒钟,还是驾驶员先蔫了下来,他香香吐吐嗫嚅着,“还……还是我来开车吧。”

“什么,你开?”

江成焕和卞海波几乎异口同声,显然,对于这种回答,他俩都觉得意外,刚刚吓得不知溜到哪儿去,无影无踪,现在居然还有胆量开车子,别把车子开到路边上去了。显然,他俩都流露不信任的目光来。

“你行不行啊?”

“现、现在好多了,既然是活人,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刚才,我还以为闹鬼了呢,吓死人。”驾驶员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快速朝驾驶室方向走去。

他俩见状,只好作罢。

就在他俩同时往车子跟前走的时候,听到驾驶员轻轻嘀咕了一句,“再不行,也比你俩强。”

声音虽然小,但他俩还是听见了。

“什么,你说什么?”正往车子上爬的江成焕,停下攀爬的动作瞪了驾驶员一眼问道。

然而,驾驶员只顾Cao弄着车子把式,不答理他。

江成焕重新坐在了中间位置上。他内心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没有什么把握开这种老掉牙的灵车。刚刚只是过过嘴瘾而已,若果真是让他开车,在这个半夜三更,黑灯瞎火,人生地不熟,又晕头转向时,驾驶这台老爷一般的灵车,心中还真是没底,还真不知道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演绎呢。

驾驶员或许真的没有说错。

灵车继续上路了,在黑灯瞎火的宽阔街道上,只有一辆灵车风驰电掣,坐在车子里的江成焕晕乎乎中,还真是觉着有点怪怪的呢。经这么一折腾,虽然知道女孩活了过来,但心中还是没有把握,无法确定这辆车子究竟是去哪儿,是去医院呢,还是去殡仪馆,抑或是去一个谁也不知道的鬼地方。潜意识里,他似乎觉着他们被一种不可知的力量左右着,正朝一个不可知的地方奔去。

事实上,在人生的道路上,很多时候都是偶然的,都存在极大的变数,都在一种不由自主、莫明其妙的状态之下,朝一个不可知的方向去。或许,就在那一刻到来时灭亡,而在那一刻灭亡到来之前,浑然不觉。或又在某种瞬间意外下,逃过一劫,同样是不知不觉。人生征途上,究竟什么时候是在人间,又究竟什么时候可能下地狱,完全不在自控中,往往人间和地狱只相隔一层薄薄的纸,一捅就破,甚至,人间和地狱是裹夹在一起的,一会儿是在人间,一会儿是在地狱。

刚刚,那一番不知究竟的演绎,不正好印证了这一番说辞嘛!

咦,对了,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情啊,女孩究竟是怎么忽然又醒了过来呢?想到这儿,江成焕猛地转过脖子,盯着一旁的卞海波。

“怎么了,干吗楞楞地瞪着牛眼盯着我,被鬼掐了喉咙了嘛?”

卞海波见状,觉着奇怪的同时,不无戏谑地调侃道。

“呸、呸,狗嘴巴里吐不出象牙来,快,说点人话嘛!”

江成焕有点忌讳。恐怕换了谁,都会犯憷。

“本来嘛,下半夜的,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盯着人家看,像话嘛,如若我不是专门打鬼的,准被你那古怪的神情吓晕了过去。”

“喂,卞海波先生,我奉劝你,我请你说点人话好不好,别总喜欢出口伤人。”

江成焕听出刚刚那一番话中有含沙射影的成份来,于是,恼羞成怒。

“哟呵,动真格的了,”卞海波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难道,我刚刚没说人话嘛?你突然瞪着人家看,又不说话,你知道那表情有多吓人嘛,我知道你要干吗呀,提醒你别吓了人,是为你好呢!”

“你……”

“别你啊你的了,代表正义嘛,义正词严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知道你有话要问我呢,说吧。”

江成焕被卞海波抵到墙壁上去了,他欲言又止,不知是说好呢,还是不说好,刚刚那点兴致,经这么一折腾,荡然无存,他干脆一仰脖子靠在靠背上,闭目养神。

“喂,别闷着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过了片刻,卞海波用胳膊碰了碰江成焕,“我说,你怪不得别人,只怪你呼呼睡大觉,你睡得太死了,睡得跟死人一样,什么动静也听不到。那么大的动静,你居然一点不知道,我真佩服你了。”

卞海波故意说江成焕睡得跟死人一样,并且,在说到死人时,高八度。

“我……”

江成焕哑口无言。

“别我、我的了,不信,你问他去,”说着,卞海波用嘴巴歪了歪一旁的驾驶员,“哝,你看看人家是怎么说的。”

江成焕本能地把脖子转向了一旁的驾驶员。

然而,驾驶员目视前方,双手把握着方向盘,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他俩的对话,更不知道有人要问他的话呢,但他脸上的表情显然发生了变化。

江成焕知道驾驶员是有感触的,只是碍于驾车,不方便分神而已。

“唉,别提了,现在,我还心有余悸,那家伙,真是挺吓人,”不知过了多久,当江成焕又将昏错欲睡时,耳旁发出声响来,江成焕知道,这是驾驶员在说话呢,“车子开得好端端的,车后箱里突然闹腾了起来,叮叮咚咚响起来,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赶紧停下车子。”

江成焕愧疚了。看来,卞海波果真没有说假话,惊心动魄的场面,他居然在沉睡中度过去。

驾驶员继续说下去。

他说,他停下车子立即下车去,但,你们的卞法医早已跳了下去。当他转到车箱后面去时,便见车箱后面的门是洞开着的,两个搬尸工全部是爬在车箱里瑟瑟发抖。正不知究竟时,便看到有个披头散发的女孩正靠在车箱旁,黑暗中,看上去犹如鬼魅一般。哪来的女孩呢,并且是披头散发,显然,这个靠在车箱旁的女孩不是别人,就是那个一直躺在车箱中的女尸。女尸又活过来了,啊,这是等可怕啊,见状,他当即吓得浑身发抖跟筛子似的身不由己了。因为他是知道刚刚还是个死尸的,死尸居然站立在那儿,一动不动,那架势,没有谁敢说不害怕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