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不可能是盗墓贼

更新时间:2020-02-29 08:20:49

我不可能是盗墓贼 连载中

我不可能是盗墓贼

来源:落初 作者:袁小花 分类:灵异 主角:劳顿宝石 人气:

经典小说《我不可能是盗墓贼》由袁小花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劳顿宝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额,我好像一不小心把祖坟给挖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这么说来,我一直以来下的都是咱们师父的墓?”】【“那可不。大师兄,我们就是专掘自家人的坟。王公贵族的墓,我是不屑于做的。咱又不是盗墓贼。”】【“额,师弟说的有理……”】书友交流群:38720754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们几个一走,营地里立马冷清下来。刚才还热热闹闹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周围开始有各种窸窸窣窣的怪声音。

视线里全是郁郁葱葱的树,绿得发黑,除了树,我什么也没看见。

但是正因为什么都没看见,反而有一种恐怖感。

我在营地里坐立不安,尽量弄出各种声音来,企图让自己的注意力不要在周围的环境上。

没过多久,天就暗了下来。

山里的夜晚来的早,我模仿着前两天他们的样子升起一堆篝火驱赶野物。但是我还是不敢在外面待太久,一吃过晚饭我便缩进了帐篷,躲在睡袋里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四周此起彼伏的各种野兽的叫声,吓得我一晚上没睡好。

尤其是半夜的时候,不知道一只什么动物,就在我帐篷外面“咕咕”叫了半天。

第二天我刚起床不久就开始打瞌睡,只好在白天又补了个觉。

爷爷和那群人一天没有消息,我不敢离开营地,只好在帐篷里百无聊赖的坐着。

到了晚上,因为白天睡了一觉的缘故,我在睡袋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听了大半夜各种动物的鬼叫声,而且半夜前一天晚上在帐篷外“咕咕”乱叫的动物又来了,并且伸着舌头一直舔我的帐篷,感觉快把帐篷给舔穿了。

我一晚上都梦见一条猩红的大舌头在我脸上舔来舔去。

我怀疑明天晚上,它可能就要进来和我睡觉,顺便把我吃掉。

一早起来,我就决定要去找爷爷他们。

我觉得我在这个营地里再多呆一晚上,我不成神经病也会小命不保。

说走就走,我收拾了一些必须得物品放进背包里,留下一些又沉又无用的东西,便离开了营地。

虽然我不知道爷爷会带他们去哪里,但是大致方向我其实是清楚的。

而且我有个能够跟踪他们的秘诀,那就是前几天我发现队伍里有个男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喜欢走几步就折折树枝啥的。因此我一路上沿着那些被折掉树枝的痕迹,往更深的山里走去。

我简直怀疑这是那个人专门为我留下的记号。

但是我只走了不到两个小时,那些痕迹就消失不见了。

并不是那个人到这里就停下了折树枝,而是已经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了。

这个地方刚好在一个山谷的斜坡上,周围都没什么大树,只有一些稀稀拉拉的小树苗。

地上一片被翻过的土地,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脚印,还有一些食品袋和被丢掉的无用的装备。看来他们准备轻装上阵。

我朝着四周叫了两声,没有人答应。

走上前去一看,地上有个直径大约七八十厘米的洞,周围是新翻出来的土。

我凑过去往洞里一看,只看到一片黑乎乎的。

盗洞?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冒出这两个字来。

盗墓的书我没有少看过,尤其是很火的《盗墓笔记》系列和《鬼吹灯》系列。这两本书里都讲到,如果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挖盗洞,是没有必要做土的。

而我眼前的这个洞,可不就是他们所说的没有做土的盗洞嘛。

我蹲在洞口,将头探进去看了看,虽然里面依旧黑漆漆一片,什么都没看见。但是我明显感觉到了空气是流动的,里面的空气是活的。

爷爷他们肯定进这洞里去了,不然他们的脚印在这里消失是上天了?

我从被背包里掏出手电,整理了一下装备便准备下洞。

这时候我的心里是没有一点恐惧的,我想象着我下去以后不久就会看到爷爷他们一群人,然后我们互相寒暄,一起吃点干粮,再弄点什么古董出来,满载而归,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难怪爷爷和他们都神神秘秘的,不愿意告诉我进山到底是干什么,而且还把我一个人扔在这么远的营地里,盗墓这种事情严重了可是要吃枪子儿的。

不过,他们为什么要找爷爷当向导,难道爷爷以前就知道这里有墓?爷爷什么时候来过?我不明白爷爷为什么同意要跟他们一起干这种勾当。

我装着满脑子的疑问和兴奋,小心翼翼的溜进了洞里。

那些小说里所描写过的地下的世界就要在我眼前拉开神秘的面纱,我感觉到我的心脏跳得碰碰有声。

靠着洞壁往下溜了两三米,我的脚一下触到了坚实的地面。我赶忙打起手电,往四周照去,手电所及之处四周都是坚硬的石壁,只面前一条黑黢黢的,仿佛没有尽头的甬道。

这个盗洞打得太好了,不偏不倚打在了岩石开孔的地方,如果偏一点的话,打下来就是坚硬的岩石,根本打不动,看来他们的队伍里有个能够看墓的大师,不过不知道是哪个。

看着漆黑的甬道,我胆战心惊的往前走了几步,感觉到脚下踩到了一块软绵绵的物体,抬起脚用手电往地上一照,发现大半截烟头,我脑子里立马浮现出一个场景来:

那个满嘴黄牙的人叼着烟进了盗洞,被眼镜男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只好随手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愤愤不平的跟上了大部队,消失在了前方的通道里。

看到这个烟头我便确定了,他们确实是进了盗洞了。

只是这里离营地的距离并不远,他们为何整整两天都没有回到营地找我?是在里面迷了路还是被宝贝照花了眼,还在里面搬东西?或者是着了什么道儿了?

反正自古以来跟墓地沾边的,都不是啥好事。

说实话,这五个人,除了那个老头以外,剩下的几个看起来都是有钱人的模样,尤其是那个眼镜男,他们真的是对这墓里的冥器感兴趣,还是有别的什么想法?

不知道爷爷跟他们在一起到底安不安全。

之前我不该被爷爷骂一句就留在营地里,我应该强硬的跟上来,好歹和爷爷还有个照应……

我伸手拍了拍头,停止了胡思乱想,打着手电往前走去。不管怎样,先找到他们再说。

这条甬道修建得光滑整齐,平直得难以想象,而且完完全全是从岩石当中开凿出来的,可见当年是花费了不少人力,不知道这是哪一朝的王公贵族的大墓,反正秦岭里边大墓多了去了。

用我们村老李头的说法就是,八百里秦川上,只要有个小土包必定就是个封土堆,等着吧,下面一定是个墓,秦岭就更别说了,人家都说秦岭是龙岭,墓葬更是海了去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前继续走去。不知道这条甬道到底是位于墓葬的什么方位,一会儿会通到什么地方去,可别一走到头就是个大棺材。那肯定会吓死我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