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诡梦之凶案追踪

更新时间:2020-02-14 09:45:44

诡梦之凶案追踪 已完结

诡梦之凶案追踪

来源:落初 作者:慧寓 分类:灵异 主角:越来越近谢谢 人气:

《诡梦之凶案追踪》由网络作家慧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越来越近谢谢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是报复,还是救赎?她是一名教师,遇血就会梦见与血主人相关的事情。她要躲开一切沾血的东西,却偏偏总能让她遇上……他是一名刑警,因为十年前的年轻好胜,却导致十年后的杀身之祸……十年后,他们注定的相遇是另一个他的一手促成。而他的存在却是矛盾的,遇见她,是报复还是救赎,他不知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暗夜笼罩着城市,小路上两侧昏黄的路灯并没有将小路照得多亮,间隔较远的路灯因为灯光辐射的范围,路灯的间隔处稍显黑暗,尤其是挨着路边的草丛一片漆黑。

姜煜踩着影子走在回家路上,她一步一步走近小区门口,一手从口袋拿出门禁卡,一手取下耳朵上的耳机。

“姜煜!”

她停住脚步,应声转身看向身后,身后没有一个人。她皱了皱眉,犹豫地再看了一眼左右两边,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姜煜抿嘴上撅,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就顺势将手机放进背包。她漫不经心地回头并往前走了一步,却看到脚下环绕淡淡的白雾。她立刻抬头,原本在她眼前是小区门栏却成了云雾遮盖,看不清尽头的曲折形石桥。

而眼前的这个场景让她觉得有几分眼熟,她不受自己意识的控制,沿着桥,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她每走一步,眼前的云雾就会散去一点,直到她走到桥的末端。桥的末端是一扇看不到周边墙面的双开大门。

她缓缓抬起双手,摸着门上的花纹。这个花纹像是找不到主干的彼岸花和花瓣交错在一起,构成深浅不一的浮雕花纹。

这样特殊的花纹,更让她确定她一定是见过这个地方的。

突然一股强烈的意识冲到姜煜的脑海,她不由自主的双手用力推开门。

一道阳光照在屋里的时钟上,反射光照射到姜煜的脸上,让她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她抬起手臂遮住光线时顺着光线走到时钟前,抬头看了看钟面。当她刚识别出时钟显示的时间是十点十三分却意外的发现时钟背景中间居然是酒店的侧门。

她缓缓伸手,想要取下时钟仔细查看。忽然,她的身后传来一个女人轻声哼歌的声音。虽然这个声音很温柔,但来得突然,把姜煜吓得立刻把手收了回去,迅速转身寻找声音的来源。

一位女人抱着孩子坐在窗,阳光将女人和婴儿的脸照的透亮。姜煜犹豫的向前迈了一步,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要去看女人的模样。

忽然,阳光迅速变幻成暗淡的月光,虽然四周一片黑暗却也得见眼前的一切。

姜煜环视着四周,伸手摸后背,才发现背后的双肩包早已经不在自己的后背上。这时,她心里的紧张和恐惧骤然上升,她下意识抬头看窗边的女人,女人却被一件黑色西装外套捂住了口鼻,想要努力挣脱却无法挣脱。

女人双眼充满血丝的看着姜煜,伸出手向姜煜求救。姜煜看见女人伸出的手的手腕上流淌着血,一点一滴地落到地面上。

姜煜双眼大睁,深吸的一口气像是哽嗓子眼一样,让她不能正常呼吸。她不敢上前,自己的脚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她刚退了两步,脚后跟就碰到了阻止她后退的不明物。

她抿着嘴,硬生生地咽下口水。她都不敢向后看,皱着眉头紧闭双眼,打算抬脚挣脱阻力物。但她刚用力抬起右脚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重心就开始偏移,身体往后仰,可却怎么都没摔到地板上。

姜煜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床上,她迅速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暗暗的天花板。她愣了一会儿后,才渐渐从睡梦中的恢复意识,她侧头看了一眼遮得严严实实的窗帘,又看向天花板。

窗帘的另一面没有透光的痕迹,天还没亮吧……

她闭上双眼,轻叹了口气,伸出手沿着床头摸到床头柜上抓起电子钟,看到了一眼才确定自己没有睡过自己定的五点半的时间。她想闭上眼睛再眯一会儿,可她一闭上眼就浮现出那双充满血丝的双眼正看着自己。

她猛的睁开眼睛,拉了一下薄薄的被子,伸手打开了镶嵌在天花板的方形木刻花型灯。她静静地看着透着暖色灯光的灯罩,回想梦中女人的样子。

“果然,还是中招了……”

姜煜在床上翻了个身,侧着身子看着电子钟,继续自言自语的琢磨起来。:“那个钟的背景好像是……酒店的侧门吧,为什么要我梦见这样背景的时钟?难道是那个时间酒店的侧门会有什么人出现吗……啊……烦死啦……”

姜煜拉上被子蒙着脑袋,在床上翻滚蹬腿,哼唧了一会后,那张煞白的脸和充满血丝的恐怖双眼又浮现在她的面前。她无奈的掀开被子,哭丧着脸,哀嚎道:“知道啦,知道啦,帮你找出凶手就是啦,求放过啊……”

姜煜起床洗漱后,穿上运动服,沿着小区的主干道边跑边回想梦境里出现的场景。

“女人抱着孩子?看她的样子,如果是晚结婚的话,孩子也差不多要上幼儿园,怎么会抱着孩子,为什么会这样提示我呢?就算你想让我帮你找到凶手,为什么不直接让我梦到凶手的样子呢,搞得那么含蓄做什么呢?还要让我费脑子去想原因,到底为什么,有什么关联,什么关联……”

姜煜微张的嘴唇仰着头,朝着渐渐亮起来的天空深吸一口气时,一位匆匆忙忙的男人抽着烟从她声旁走过,她就这样被迫吸了一口二手烟,呛得她蹲在地上咳喘。她缓缓站起身,从口袋里取出口罩,猛地捂住自己的口鼻,扭头对男人投去了厌恶的眼神,小声抱怨道:“一大清早,天刚亮,这么新鲜的空气就被二手烟给污染了,可怜的孩子们,上学的路上就开始在这样的空气里呼吸……”

说到孩子,让姜煜突然想起十年前的梦境里,也曾梦见过女人抱着孩子,但当时的女人还没有生孩子,而是刚怀孕了。

她疑惑地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难道……她怀孕了?那捂住她的衣服是什么意思?”

姜煜顺势坐在花坛的边沿上,闭着眼睛回想梦境里女人被衣服捂住口鼻的衣服,即使觉得那是梦境中嘴恐怖的地方,但为了以后不会再梦到恐怖的女人,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反复回想。

这样反复回想,梦境里女人被衣服捂住口鼻的画面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就像是她在现场看着女人被人从身后别人用衣服紧紧的捂住口鼻一样。

此时,姜煜看到垂下的衣角上用深蓝色的线简单的绣着“LYS”三个字母,如果不仔细看,难以发现衣角会绣着字。

她睁开眼睛,皱着眉,眼珠斜向右眼角。

“我记得之前有几次,我路过B酒店的侧们时,好像有洗衣公司的收他们酒店的床单衣服之类的……难道……那个衣服……她不会是想我把衣服找到吧……那不是要去抢……”

姜煜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缓缓站起身,压着声音哀嚎:“虽说我只是一名补习班的老师,但再怎么说,我都是一名教师吧,做这种事情,太有悖师德了吧……”

她拖着身子,无奈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走。

回到家,她坐在沙发打开着电视却无心注意电视里播放的是什么。她一直抖着腿,看着旁准备的双肩背包和鸭舌帽,又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整个人魔怔了一样,自己跟自己对话。

“这就是最好的办法,嗯,是的,只有这个办法!”

“姜煜啊姜煜,你是不是傻,报警不比不跟快一些嘛!”

“要是能报警就好了,昨天让我录指纹的那个警察都说可能是自杀,我再去报警,人家不相信我怎么办。只能去抢,才能引起警察的注意!”

“那万一警察的注意没引到你身上,把杀身之祸引到自己身上怎么办!”

“所以说嘛,留下指纹嘛,他们稍微有点用,就找到我了啊,电视里面不都时这么演的么!”

“嗯,这就是最好的方法了……”

姜煜戴好帽子,背上双肩背包,换了鞋子连电视没有关就直接出了门。

酒店侧门的便利店老板整理着货架,他听见感应门一会儿开一会关,以为门出了什么问题,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正在门口来回踱步的姜煜。

“美女,你要买什么东西吗?进来看看吧……”

老板走出便利店,站在门口,微笑地看着姜煜。

听到便利店老板的询问,姜煜才缓缓的停下慌乱的脚步,看着老板,尴尬的回答:“那个,我没什么要买的……”

老板见姜煜神情有些紧张,以为是她是要买特殊的物品,但因为面对男老板害羞而不敢进门买,老板随和的一笑。

“姑娘,你是要买生理期用品还是计生用品啊?别害羞,我不会把你看成未成年的孩子,虽然你看起来年纪不大,但你昨天来取快递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一定是工作了的人啦!你要是觉得我站在你面前,你不方便挑,那没关系,我进去让我爱人出来守店子,你放心买就好了!”

说着,老板笑着走了进去,不一会儿,一个女人走到了收银台,看了一眼门外的姜煜,露出温和的微笑。

姜煜这才明白自己不该站在便利店门口,迅速的走到便利店和酒店侧门墙面的交界处。她靠着墙,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正好是十点整。

她刚将手机放进外套口袋,拉上拉链,一辆她曾经见过的面包停在了酒店的侧门。三个穿着有洗衣公司制服的男人走了下来,直接的走进酒店的员工通道。大概五六分钟过后,三人一起拖着两个撑满了的大布袋走了出来,并吃力的将包裹放到车的后箱,然后三人又走进酒店的员工通道。

姜煜拿出手机又看了看时间,心想那三个男人第一趟拿的应该是酒店的传单被套之类的,第二趟可能是衣服。可她一想到衣服可能也像那些床单一样分成几个包裹,整个人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了自己的想法了。

这样是有两个或者三个大包裹,那我怎么抢,抢了还没跑两步就被抓了啊……

她想着,无奈的按亮手机屏幕,时间显示的是十点十二分,此时洗衣公司的人也正好拖着一个大布袋和一个稍小的小布袋出了酒店侧门,往车方向走去。

“死就死吧,谁叫我倒霉呢,如果我被抓,帮不了你,你可就不要再出现在我梦里了,我尽力了……”

姜煜轻声祈祷,将手机放进口袋,拉上拉链,戴好口罩。并从另一个口袋中拿出一个小袋子,将袋子里浸好印章红墨的海绵取出,然后把自己左手的五个手指上都沾满墨。

她刚准备往前冲时,一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男人从酒店里走出来,喊住了洗衣公司的工作人员,并递给了他们一件黑色的工作服外套。

男人说了两句话后,转身走进酒店时,洗衣公司就准备将最后的小布袋和那件工作服一起装车。姜煜见情况紧急,拔腿往洗衣公司的面包车方向飞奔,狠狠地撞在小布袋上。

小布袋被姜煜成功撞到在地,衣服散落一地,就连工作人员刚那在手上的那件黑色工作服外套也掉在了地上。

工作人员看着摔在地上的姜煜,没有扶起她的意思,而是不耐烦的说道:“你是瞎吗?走路带腿不带眼睛,是吧!赶着投胎啊,你!”

半趴在地上的姜煜,用左手狠狠的在小布袋上留下一个五指红手印的同时,眼光迅速的搜索要寻找的衣服,而她一抬眼就看到刚刚男人递给工作人员的衣服一角上有绣有跟梦境中一模一样的字母。

姜煜拿起衣服就开始拼命的跑,跑得自己只听得到身后的人在喊,却听不清楚在身后的人在呼喊什么。她更不知道身后有没有人追着她跑,她只知道自己只要按照她之前预计好了的路线狂奔就可以了。

这时,在警局整合出线索的耿钺与唐铭再次到酒店搜证,恰好看到有人抢衣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