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地府小官升职记

更新时间:2020-02-13 08:11:29

地府小官升职记 连载中

地府小官升职记

来源:落初 作者:千墨罹 分类:灵异 主角:苏澄星元木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千墨罹原创的灵异小说《地府小官升职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澄星元木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刚大学毕业准备考公务员的苏澄星,一朝车祸,死了……“死了?没关系,那我就继续考公务员!嗯,没错,我的目标是,成为地府小官吏,然后再升官!”诶,这地府怎么画风有些不对啊……“橙星,近来阳世晦气泄露,厉鬼横行,而去往阳世的鬼差鬼手稍稍不足,不知你意下如何?”“说鬼话。”“上头决定让你去阳世出差。”“橙星,近来阳世妖孽当道,魂不归地府,香火骤然间减少,地府里的许多鬼魂有消散的危险。”“说鬼话。”“这次上头还决定派你去阳间出差。”摔!我要的可是在地府里熬资历升官啊,谁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去阳间出差啊!阳世太可怕,让我回地府吧!ps,新书很幼小,请看官加收藏,有推荐的给下推荐票,谢谢各位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沉的夜里,你听到了吗,那血红的彼岸花在哭泣……哈~”一串诡异却蛊惑人心的歌声突然响起

“喂,你好。我是苏澄星。”苏澄星拿起桌上的手机,淡淡的说。

“我是叶辉。是这样的,你这今天有空吗?今天是你的回魂夜,按惯例说,你应该回阳间一趟。”叶辉说。

苏澄星挑眉,想了想。

她并没有回去的理由,回魂夜看的是自己的亲人,然而苏澄星的亲人早就死绝了。

只是……这样想着,苏澄星的脑海里便浮现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以及李君如那小胖妞吃货的身影。

在她成为鬼魂以来,除了第一天她还处于贫民之外,以后的基本每一天她都收到了来自阳间的钱。

除了李家,还会有谁会这么做。

苏澄星低着头,声音当中透露出疲倦:“有。我有时间。”

纵然她真的恨那个人,但是她无法否认自己接受了李家的帮助。

“嗯,那好,今早七点在鬼口登记处集合,我带你下去。”叶辉道。语毕,便挂了电话。

苏澄星看了眼手机,便快速的收拾起东西,该死,叶辉竟然说七点,现在已经六点多了。也不知道早点通知她。

鬼口登记处门口,天还没亮,叶辉站在门口,冷冷的风吹着,周围的房子里,有不少鬼蹲在窗户边盯着叶辉,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叶辉拎着手机转来转去,嘴角划过得意的笑容,啧啧,叫你那天无视我,赶不死你……嘿嘿嘿……

苏澄星可不知道叶辉的“险恶用心”,她只是很努力的赶过去,估计知道了也不以为然,哼哼,总有刁民想要谋害朕!

虽然她已经学会了飞行,但是还不熟练,速度也不快。

尽管苏澄星已经很努力的赶过去,但是奈何她学会飞行的时间还短,她最后还是到了八点多才到那里。

一到,苏澄星便看见气鼓鼓的想要杀人的叶辉。

“你终于来了。我说的是七点,你自己看看现在都已经几点啦!”叶辉忍不住抱怨道。

苏澄星淡定望天,似乎没有迟到的羞愧感。开玩笑,她这样的萌新鬼怎么可能在一个小时之内从学院赶到登记处,脑抽了吧。

叶辉看到这样的苏澄星,莫名有一种一拳打到棉花的无力感。

他哼哼唧唧的不情不愿的就要带着苏澄星去到某一处。

苏澄星看着方向,有些意外:“这不是去奈何桥的方向,我们要去哪里?”

叶辉头也不回的说:“当然不去奈何桥。奈何桥是投胎的鬼要去的地方,他们要去那里喝孟婆汤。事实上,奈何桥是只许进不许出的桥。”

每当有鬼投胎转世的时候,他们便会去往奈何桥旁的茅草屋,在奈何桥边有一处长达几尺的台子悬浮空中,名曰望乡台。

望乡台建造甚奇,上宽下窄,面如弓背,背如弓弦平列,除了一条石级小路外,其余尽是刀山剑树,十分险峻。站在上面,五大洲、四大洋都可以望见。

望乡台是鬼魂遥望阳间,最后一次和阳间亲人告别的地方。每当这时,那些鬼魂便会因为思念亲人而啼哭不止,声音悲切,催人泪下。

在望乡台流连之后,鬼魂便会来到茅草蓬排队喝碗孟婆汤。

一碗孟婆汤,忘却前尘多少事。

他们最终要从奈河坐船去往六道轮回处进入轮回。

奈河上,一叶扁舟,一介船夫。

然而,苏澄星她们并不是去往奈何桥。

他们要去的地方被叶辉这些公务员们称之为“地府后门”。当然,它真正的名字不是这个,而是另外一个,只不过早就被大家遗忘了。

它位于六道轮回的另一面。六道轮回在地府可谓是真正的顶梁柱。地府的建立就是基于六道轮回。只是比之地府,六道轮回就好像是存在于另外一个空间,据说,六道轮回是天道的一部分。

六道轮回一面轮回,另一面被阴天子设置成去往阳间的一个通道。

而叶辉就是将苏澄星带往去六道轮回的传送阵。

因为时间很紧,一路上叶辉将自己的速度放到最快,到了六道轮回也不敢有所停留,直接和苏澄星一起进入后门。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的,就算苏澄星对李家再淡漠,她内心深处早就已经松动了。而且,她如今已经死了,过往的恩怨也该消散了。

想到这,苏澄星心里生痛,她知道,即使自己想原谅他们,也很难原谅他们,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

“呼……走吧!”苏澄星站在地府与阳间的交界线上,深呼了一口气,眼神坚定的说。

叶辉有些意外的看向她,他刚刚明明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甚大,现在却又变得平静。

叶辉没有说出自己的疑惑,而是跟在她的身后。他现在的身份是监督者,监督回魂夜的鬼魂会不会留恋人间,拒返地府。

此时的阳间正值夜晚,天空中点缀着闪闪星光,那皎洁的月光一泻而下。

没有了丝纱的遮掩,这一切都显得那么清晰。

苏澄星站在地上,闭上眼,静静的感受着这熟悉却陌生的阳间。

叶辉看着苏澄星,淡定的说:“阳间并不适合你们,你在这里呆久了,魂体会消散。”

就在叶辉说的时候,苏澄星明显感觉到自己魂体的确有些消散。

她笑了笑,并没有在意。

魂体消散的可怕性她并不清楚,但是她知道,她在地府的那几天已经吸收了不少冥气,巩固了魂体。

就算进了阳间魂体有所消散,她也不惧。

循着记忆中的路线,她来到了那个她以为她忘记却烂熟于心的地方。

夜正深,人们大多都已经睡了。只剩下夜猫子还在进行自己的夜生活。

其中还有一个例外。

当苏澄星来到李家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他们都没有睡着,李君如她们现在还坐在客厅里。

李家是典型的政商结合家庭。李君如的父亲是J省的党高官,母亲是J省商界的领头人。

她家在N市最顶尖的别墅区。能住在那里的人都可以算是一方大佬,最少也是和李家差不多的人。

与其名声相符的自然有别墅区的装饰。

不过,李君如的父亲比较喜欢低调,所以这里不算太过奢华。

苏澄星默默的将自己学校的别墅和这里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扎心了。

“那是……”苏澄星看向客厅的里面,瞳孔猛地一缩。

在那里,一个小桌子上端端正正的摆着一个雕刻精致木材昂贵的骨灰盒,它的前面斜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有张黑白照,是她的。

这些东西和这栋别墅完全不搭,可是客厅里的这些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也许是想到了也不在意。

“他们竟然……”苏澄星大惊,声音有些颤抖,心中浮现了某些感动。

在阳间,她虽然有朋友,也有不少玩的还算不错的。但是,这一次,她们能做到哪一步?

她没有亲人,她以为她死了,也就是政府或是谁帮她草草收尸。

只是没想到她一直冷脸相对的那一家居然帮她做到这一步。

李宅,客厅。

所有人都脸色肃穆的围着苏澄星的遗像坐着,每个人都穿着孝服,女性的头上还别着一朵小菊花。

当年的那一次事故,他们害得苏家家破人亡。苏大哥临死前嘱咐他们要好好的照顾苏澄星,别让她心怀怨恨长歪了。

当年苏大哥托付给他的事,他一件都没有做到,还让她年纪轻轻大学才刚毕业就去了。

“澄星呐,叔叔对不起你。你们苏家,就是因为我啊!你爸爸把你交给我,我却没有照顾好你……还害得你……”李克钰微微低头,声音有些深沉,脸色平静,却莫名的让人心酸。

一个男人推门而入,他看上去二十左右,一米八左右,俊美异常的面庞此时毫无表情,黝黑的眼中满是平静,挺拔的身姿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打倒他。

他身穿一套黑色西装,胸口处别着一朵菊花。

当看到他来了的时候,围着一圈的人都下意识的让出一条道。

“您来了。”李克钰一看他来了,站起身子微微弯腰,问候道。

那个男人并没有理李克钰,而是自顾自的往前走,一直走到苏澄星的遗照前。

他一直站着盯着她的遗照,没有半点移动,挺拔的身姿仿佛是在站军姿。

李克钰看着他,眼中划过一丝忧愁,最终深深的叹了口气,向外挥了挥手:“我们走吧。”

除了那个男人外的所以人,都走光了。只留他一个,沉默的站在桌子前,一言不发。

苏澄星看着这场面,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看他的样子,他是认识自己的,可是她却对那人没有一点印象。

而且,李克钰对他的态度……很不对劲。

叶辉抬头,看了眼皎洁的月光,叮嘱道:“没多少时间了,你……还要不要继续呆着这儿,还是,去别的地方?”

苏澄星最后看了眼那男人,淡漠的说:“不用了。我们走吧。”

两鬼转身离开,她们的背影越来越模糊,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