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法医夫人也妖娆

更新时间:2020-02-12 08:26:19

法医夫人也妖娆 连载中

法医夫人也妖娆

来源:落初 作者:白伊静 分类:灵异 主角:花慕兰冷玲儿 人气:

主角是花慕兰冷玲儿的小说《法医夫人也妖娆》此文是白伊静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花氏财团的唯一继承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着女人装妩媚,着男人装帅气。  她亦是T市刑侦大队的女法医,每天的工作场所不是凶杀命案现场,就是刑侦科的解剖室。  在她的眼中,只有变成尸体的男人才是可信的,其他雄性生物均不可信。  他是大家眼中的禁欲系老干部,不苟言笑,不善于交流,不善于电子网络,  他喜欢做饭,侍弄花草,还喜欢养生,每天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当她遇到他,从此一个追一个躲,在追夫的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  本文一对一,绝对宠到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子承看着蜷缩在角落里的人,也不过半个多月,父亲整个人已经瘦的不成样子,嘴角隐隐可看到血迹,头发都白了大半,看上去仿佛老了十几岁,像个垂暮的老人。身上的囚衣有污垢还混杂着血迹,想必是他们对父亲用了刑。

苏景胜紧闭着眼睛,似在梦中,却又睡的并不安稳。

“父亲——”苏子承轻喊了一声,屈膝跪了下去。

听到有人叫“父亲”,苏景胜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啊……啊……”苏景胜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毫无意义的“啊”声。

“父亲,你怎么了?”

苏子承观察着父亲的嘴巴,嘶喊出声,“怎么会这样?父亲,到底是谁干的?竟如此狠毒!”原来苏景胜的舌头竟被人割去了,对于一个厨师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不行,我不能在这里坐着等死,我一定要想办法出去,查出真相!”

听到苏子承的话语,苏景胜紧紧拽着儿子的胳膊,使劲的摇头,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啊……”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查?”

可是无论苏子承怎么问,已经不能说话的苏景胜都只是在摇头,还不停的比划着,用手拍自己的胸脯。苏子承看出,父亲并不想让他查这个案子,态度很坚决,认定事情就是他做的。

苏景胜虽说是个御厨,可是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想来真正的凶手也是想到了这点,才将他的舌头割掉。这样就算是苏景胜谋害先皇的案子真有什么隐情,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看到父亲的遭遇,而苏子承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算哪门子的提点刑狱司?

“对不起,父亲,是我没用,什么都做不了。”苏子承跪倒在父亲的面前,压制着心中的悲切,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不能倒下。

“苏提刑,时间到了,咱们赶紧离开,不然会被发现的。”萧语然派来的人准时出现在了牢门口,催促着苏子承快点离开。

苏子承起身,将父亲也扶了起来,他这才发现原来父亲挺直的背,如今看来却有些佝偻。

苏景胜紧握着儿子的手,他明白,也许这次见面就是父子俩的诀别,他们能让他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

“父亲,你要保重……”

苏景胜看着儿子郑重的点了点头,便将他推出了牢房,摆了摆手,示意他快点离开。

苏子承再次看着父亲苍老的脸,花白的头发,佝偻的身子,……

回到牢房,苏子承伸开方才一直紧握着的手,一把钥匙赫然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苏子承认得这把钥匙,那是只有他和母亲知道的地方。

他记得自己以前因为不喜欢做菜,而经常偷懒被父亲罚不许吃饭,母亲就偷偷给他留一些吃的在一个地方,不让父亲知道。那个地方有专门的箱子,有两把钥匙,一把在他的手里,另一把在母亲的手里。后来那个箱子用不到了,钥匙也不知道被自己丢哪里了。

苏子承借着地牢里微弱的火光,观察着手里的这把钥匙,尾处有一道被刮的痕迹,正是之前被自己弄丢的那把。

原来父亲一直都是知道的,可是他却从来没有阻止过母亲,父亲对他的关心和爱都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知道了这些,苏子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父亲绝对不会在他大喜的日子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的,他更坚定了要查出真相的决心,他一定要揪出真正的凶手还父亲一个公道。

又过了半个月,关于苏景胜的一家的裁决终于下了旨意。苏景胜谋害先皇,本应斩立决,但因为是迫于废太子的威胁,实属无奈之举,再者现在属于新君登立,大赦天下,最终苏景胜被判流放边疆,苏子承被罢官,逐出盛京,永不录用,其余女眷均被罚为官奴。

圣旨下来的第二天,被逐出盛京的苏子承早早便等候在了城门外,多日的焦虑使他本英俊的脸庞显得格外憔悴,人也消瘦了。

初秋的早晨,已经有些许寒意,空气也潮湿着。

卯时的时候,苏子承终于看到了带着枷锁的父亲被押解出了城门。

几天不见,苏景胜更显老态了,路过城门口一个茶棚的时候,趔趄了一下。

“父亲——”苏子承紧跑了几步,上前将父亲搀扶住。

“官爷,这个你们拿着,一路上家父的一切就靠你们照应了。”苏子承从怀里取出一包银子,递给了领头人。银子是离开盛京时,萧语然拖人给他的,他本来是拒绝的,可是想到父亲一路上都需要打点,所以他才收下。

“苏提刑,万万不可。你的盛名谁不知道?向来断案如神,从无冤狱!如今即便你不做提刑了,可我们也不是拜高踩低的无良人,你放心我们会照顾你的父亲的。”那个领头人毫不犹豫的将银子推了回去。

苏子承再次将银子放到领头人的手里,“你还是收下吧,这样我也放心!”

“这……好吧!”

“家父就拜托了!”

……

把父亲送走以后,苏子承找了个僻静的地儿,乔装了一番,混进了盛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