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天造地设

更新时间:2021-04-05 02:02:16

天造地设 已完结

天造地设

来源:落初 作者:三千界 分类:科幻 主角:阳光明媚花香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造地设》是三千界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阳光明媚花香,书中主要讲述了:简丹是个伪萝莉,再世为人,外嫩里焦,泰山崩于前,眉毛也不挑一挑。  唐劲是个娃娃脸,扛着一毛二,捅个娄子就冲人笑。  简丹打定了主意要好好养老、享受新生,却习惯使然,把日子过得像打仗。  唐劲打仗就是过日子,一有空儿就练两趟,再有空儿就温个片儿,还有空儿就盼盼他的媳妇儿——应该已经出生了吧?在哪儿呢!  然后,有一天,这两人遇上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预提骨干集训四个月,季挺亲身演绎了什么叫“爽歪歪”。

——与别人咬牙坚持、狠心苦干不同,季挺是彻底在享受这个高强度的集训。

这不是季挺变态,这是人之常情。

如果将一个人绑在椅子上、关在一小黑屋里十天半月,他在松绑站起来、走出屋子见到阳光的时候,会有多么欣喜快活,那是不必提的。

哪怕他腿脚麻木、走得趔趄;哪怕烈日当空、阳光刺眼。

而季挺“上辈子”,乃是一个基因工程的产品。

高端产品。

更确切而言,有高等智慧的产品。

但也是产品——不被人们视作同类!

那会儿,在一系列特殊手段的刺激作用下,季挺与星网直接接驳的大脑十分发达,使用率也开发到了极限。

一方面,星网上有无垠的资料与数据,大脑的资料容量相比之下实乃沧海一粟;另一方面,星网不会思考、不会创新,大脑却可以。

若把星网比作柴草,大脑就是那火花。

没有柴草,火花只能闪烁几下;没有火花,柴草也无法被点燃。

两者接驳,优势互补、强强联合之下,成就了一开始的“红蓝双星”,令它们成为了后来的“碧蓝五珠”;成就了那个制造季挺的地下家族,令它成为了强势崛起的新世家;也成就了那个处境窘困的民族,令它以前所未有的高速、走向了前所未有的强盛!

当然,他们从季挺身上得到的,最后又覆灭于季挺手中。

但季挺的痛苦,却是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

大脑越是发达、开发程度越高,那就越需要营养物质、需要供氧供能。

这导致大脑与小脑争夺营养,进而压制了小脑的发育,后来甚至令小脑开始萎缩。

以那儿的医疗技术,完全可以解决这种脑部失衡。但那会削弱大脑的“过人优势”,影响到制造这个“产品”的目的。

制造出季挺的人们自然不会那么选择。

所以季挺四、五岁之前,从外表看,还只是个“运动神经欠发达”的孩子——在海量信息的冲击下,季挺的心智早已成熟了——之后却越来越虚弱了;到了青Chun发育期,最后一次对大脑的刺激计划实施完毕,季挺瘫痪,连呼吸都需要依靠医疗设备,心跳更是一天到晚被重点监控。

而从季挺出生,到实施疯狂报复,他一直、一直在那个秘密地下基地里。

从不曾得以踏出一步。

只有最为位高权重的三到五位家族核心成员,才知道季挺的存在。

他们畏惧季挺、憎恶季挺,却又离不开季挺。

于是他们囚禁季挺。

季挺唯一通外外界的窗口,是星网。

星网上的模拟游戏,当然很有趣,拟真度也很高,什么都可以做,杀人、救人,周游世界、谈情说爱,乃至开疆拓土。

然而,那个时候的季挺,那个“生物半脑”,还是想亲眼看一看真正的蓝天、真正的白云。

这是高等智慧生物向往自由的本能,不是任何技术能够抹杀的。

所以对季挺而言,如今能用自己的双脚走路、蹦跳,这种享受,实在无法用语言描述。

这就是幸福。

季挺的幸福。

至于训练中冲击身体现有上限所带来的区区不适……

那只能衬得这幸福更为甘美!

**************************

这个集训又叫“班长集训”,其目的是从各连队抽调一批思想素质、军事素质“双过硬”的战士,集中给予高强度、高水平的教导,从而培养出一批基层骨干士官。

季挺的军事素质,那是没话说的,同期新兵也就在纯体能的项目上,还有几个人能与季挺比一比;而在射击、踢正步这种技巧Xing占主要因素的项目上,季挺已经足以与最好的教官媲美。

至于季挺的思想素质……

考量到没有多少人际交往的实际经验,为了应对现有环境,季挺背下了入伍以来所有政治课的讲授内容,重点分析了个个口号;另外,季挺还在晚上的自由时间去阅读室看书默记,从而进行了大量补充。

这点东西,在季挺的评估里,只能说是“蛛丝马迹”,压根称不上“历史资料、社会资料”;但搁在战友们面前,足以令季挺成了“活党史、活军史”。

况且季挺军歌又唱得嘹亮饱满……

谁会认为这样一个战士,思想素质不过硬,嗯?!

于是季挺闷声发大财。

闷声发大财的季挺,闲话不多,往往是别人问他,他才开口回答。但一旦开口,诚恳坦率,给人印象很好。

这样的季挺,气质内敛凝重,举止沉稳从容,很符合这个国度的传统标准。

所以战友们信赖季挺,教官们欣赏季挺。

此外,季挺“练”出了一手绝活——心算。

……

侦察兵方向的骨干们,所需训练的军事项目,除了射击、投掷、格斗等等之外,还有一个基本功,是算地图。

既然是骨干,往后当了班长排长,带了人出去,总不能迷路吧?!

若是在城镇里,找个门牌,看了街名查地图就是,当然不会迷路;但在野外,为了“不迷路”,除了指南针与行军地图,还需要计算能力。

比如,一个班从大本营出发,奉命往八点钟方向行军五公里,接着往十二点钟方向行军十公里,又往十点钟方向行军二十公里,最后往九点钟方向行军五十公里。

请问,这个班目前在大本营的哪个方向?距离大本营几公里?

这是最简单的情况,只有角度方向的变换,行军距离也直接给出来了。

在此基础上,还有上下斜坡、顺河逆流;又或者不给出距离,给出地形、昼夜,以及不同地形、白天黑夜的队伍行军速度表,多一层步骤。

接着深化,还有更灵活的综合题目。典型的,就是给出一份两军对垒的军事地形图,要求找出侦察兵独自行军的最快安全路线——安全,意味着不能与“蓝军”发生直接接触!

还能加入保护老百姓转移、运送物资、侦查特定地区等项目。

等等等等,素材丰富得很,所以题目也多样得很。

季挺心算这些,跟心算“1+3+2+7”这样的个位数加减没什么区别——因为季挺的大脑使用率与这里的“本地人”不同。

季挺当然不会允许自己的大脑再次过度强盛以至于小脑孱弱,但在目前的身体能够承受的限度内,合理发挥优势,又有什么不妥?

当然,心算绝活是好的,但表现出来的速度可不能太快。

**************************

算地图是“文功”,不是“武功”。

而文功,实乃绝大多数新兵头疼的项目——他们文化基础课的水准摆在那儿。

所以新兵们喜欢问季挺。

而季挺来者不拒,统统给出详细步骤,还将一些简化计算的小技巧——新兵们能用的——倾囊相授。

于是新兵们更爱问了。

随着流畅的算式在草稿纸上一行行写下来,一同集训的新兵骨干承情之外,渐渐心服口服。

季挺的人缘,随之更好。

只是……

这种题目算多了,季挺就想吃甜食。

因为能量损耗厉害,需要补充糖分。

别看人的大脑里没长肌肉,但它一旦高速运转,就需要充沛的血糖与氧气,因为耗能提高了。

这不是季挺体质特殊。

事实上,无论什么人,在紧张用脑的时刻,体温会比平时略高一点。比如全神贯注考试的时候、与看电视的时候。

这个差距,一般而言,不足一摄氏度。但仔细使用体温计,足以测量出来。

这就是大脑高速开动所需要的代价。

发动机要柴油和空气,核反应堆要核料,大脑要氧气与糖份。

季挺不像他的同期新兵们、不像这些大男孩们那样有“小姑娘才爱吃甜食”的忌讳。为了大脑所需的糖份,休息时间如果找他问计算题的战友较多,季挺会去小卖部买点糖。

水果硬糖。

这是季挺的津贴唯一的非必要支出。

结果,没几天功夫,季挺的心算绝活,连带季挺吃一个硬糖会算得更快的奇怪小癖好,已经成了新兵学员与老兵教官们人人皆知的新闻。

很好,这家伙也是有弱点的。

是人,不是神。

……

等到四个月后,集训结业考核时,季挺取得了全优成绩。

而且,除了武装越野第四,其余项目,季挺清一色摘得桂冠。赢得漂亮、赢得干脆。

季挺对此感到满意。三个月新兵训练,在连队的数周,加上四个月班长集训,他在耐力这一方面,尚且比不过三个新兵骨干十几年漫山遍野乱跑得来的好身板,也是正常。

他已经尽力了,不求完美。

其中射击项目还出了一个小小的争议。

因为季挺亮出了一手“单手换匣、无隙连发”——这是老兵们用子弹喂出来的实用动作,但并不是教科书上所规定的战术动作!

没办法,这个动作虽然能令射击更连贯,却不是小心翼翼换下弹匣,而是用后一个磕开前一个、顺势接上对口,据说这样做会提高Qiang支损耗……

射击考核使用的乃是“八一杠”。八一杠乃仿AK47Qiang支。这一类Qiang支的特Xing决定了,如果在前一个弹夹已空、最后三四发子弹在时,迅速换上新的弹夹,那么就可以做到——

无限连发!

当然,这是理论上的效果,没考虑枪膛过热的问题……

但至少“无隙连发”是毫无问题的!

季挺就做出了活生生的示范!

然而毕竟与教程不符。

可是,季挺的表现,事实上比教程更好!因为作为军人,射击除了要“准”,还得“快”——后者在结业考核上并没有作为评分标准抬出来,是因为那样太难了,对只摸过这么几次枪的新兵而言不切实际;但以实战Xing而言,“快”是毋庸置疑的优势!

所以裁判们有些为难,秉着服从上级的原则,当即请示了在场的军长、政委。

结果军长发话,将第一判给了季挺。

季挺静静站在那儿,面无表情。

人人都以为季挺在紧张,没人知道,季挺是在试探。

试探这支部队的领导们,是否还重视“实用Xing”,是否已经严重沦于形式主义,古板到忘记了战场是什么、战争是什么。

因为等到两、三年后,季挺为自己安排的训练,会需要上级的支持——物资支持。

这支持,营长团长,不够;军长,或许够了。

当然,作为回报,季挺不介意把自己所用到的训练方法倾囊相授。

而作为一个小兵、一个士官,如此近距离直接接触到军长的机会,可不多。

幸运的是,这一次试探,季挺没有失望。

相对地,季挺不得不多展现了一部分实力。

结果最后,季挺不仅捧着个“优秀学员”回连队,更在年年举行的“预提骨干集训”学习班里,留下了一段传说。

**************************

季挺对这些并不在意。他正期待他接下来的生活——练功,带兵,练功,转士官,带兵,练功,练功,继续练功,接着练功,还是练功……

参加了这个集训,如果以后没有进一步发展,一般到二期士官结束,才能退役——毕竟部队下了本钱培养你。

季挺对此感到满意。从新兵入伍到二期士官任满,一共八年。

八年的时间,有管饱的食堂,有广阔的场地,有各种简单器械,还有侦察营的好战友、好对手,足够让他将这具身体彻底调理过来,训练到“当地”所能达到的最好状态,并为以后的发展打下扎扎实实的基础。

到时候,他二十六岁,正是退伍的好时候。

万事开头难。要想建高楼,先要打地基。这八年,会十分辛苦,也将十分重要。

而军队里什么都简陋,但却有一个大优点——供给制。

衣食住行,甚至医疗,不用分心。

不过,季挺回到连队没几天,被连长叫了去。

……

“报告!”

“进来。”

“连长,你找我?呃……营长?”

“嗯。集训成绩很不错呀,没丢了我们铁骨营的脸!”

“嘿嘿。”

“军区每年有比武大赛,你想不想去?”

“哈?”

“怎么,惊讶了,还是对自己没信心?你一直表现得挺好,加油干,再接再励,争取再拿个第一!在荣誉室里,占它一个位置!”

“是!”

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这样?!

果然是原始社会……

**************************

营长并不是特地为季挺来的,他找连长有事,顺带鼓舞了几句,说完就走了。

连长接着勉励了季挺一番,让季挺去找副连长。

副连长兼着连指导员,他问起了季挺对“团生活、党生活”的感想。

季挺明白了。

季挺当然无法信仰这个政党。但季挺毫不介意多个身份。

只是,入党申请书写起来有点两难。

如有必要,季挺能够毫不费力地撒谎,但眼下还没那个必要——比起撒谎,季挺宁愿不入党。

因为不值得。

不值得不是因为季挺认为撒谎乃坏事,而是因为撒谎可能会带来麻烦。

撒谎就是一种手段、一种方法。而手段与方法都是中Xing的,没有褒贬之分。

就像刀子。

刀能救人,也能杀人。是好是坏,不在于刀,在于持刀的人。

类似地,撒谎既能被人贩子用来拐骗天真的小孩,也能被勇敢的情报工作者用来为自己的祖国谋求利益——当然,如果别国的情报工作者来我们的祖国干这个活儿,我们斥之为“无耻的间谍”。

但季挺很清楚,“撒谎就像滚雪球,一个谎言没准需要无数个来遮盖”。

所以季挺的入党申请书,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中心思想——他会努力不懈,一步一个脚印地成为最好的侦察兵!

至于这是“为党为国为人民”,还是为了享受身体健康、能蹦能跳还能格斗打架的乐趣,那就只有季挺自己清楚了……

……

申请书交上去后,季挺就没再想它了。

他忙着练功。

军区比武有团体项目也有个人项目,而想要去军区比武大赛上露脸,必须得过选拔关——整个团先有一轮筛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