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民国之国术宗师

更新时间:2020-02-04 12:07:27

民国之国术宗师 已完结

民国之国术宗师

来源:落初 作者:王清谈 分类:军事 主角:王洪赵 人气:

主角是王洪赵的小说《民国之国术宗师》此文是王清谈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是个国术高手手撕鬼子的故事,注意,不是抗日神剧,如果你了解国术,会发现,这是真的!真实的国术!真实的国术圈!真实的国术大师!书写真实的国术魂!书友群:696547552,用于书友交流国术、讨论剧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洪跑在山路上,由这不怎么样的日本刀法又想起了那抢占家园之恨。

日本人修建安奉铁路时,被重金买通的官府,竟派出衙役配合日本人强买土地,中国人有反抗的,就交给日本人按军法处置,里应外合的,把几百户老百姓赶出了家门。

面对全副武装的日本军警和那些充当爪牙的差役乡保,男人们抗争无望,妇孺惊嚎不已,却只能拿着些细软,含泪离开家园,场面惨不忍睹。

王洪的母亲当时怀着孕,抱着东西过桥时,被一队横冲直撞的日本士兵挤到了河里,孩子没保住,还伤了身子,寻医求药七八年,这才有了他。

所以王洪打小的体质就不大好。他从小跟姥爷学习武艺,开始只为了强身健体,等姥爷发现王洪有习武天赋时,才开始教他战阵剑法。

经历了这场无人知晓的比武之后,王洪决定亲眼看下日本人所谓的剑道和剌刀术,下午自习课时就溜到六道沟日本兵营那里。

姥爷说过:军队的剌刀术短平快且速成,虽粗糙,却无虚招,全力的一剌更不能小视。

可毕竟姥爷使出来的剌刀术和剑道过于老道,他除了力抗,别无他法。

经历了这场无人知晓的比武之后,王洪决定亲眼看下日本人自己演练的剑道和剌刀术,就在下午自习课时就溜到六道沟日本兵营那里。

在外面守了很长时间,剑道没看到,只看到有队日本兵拿着真枪剌刀训练了一会剌刀术。

王洪觉得,要是自己面对这些人拼命,不考虑开枪的话:

一对一,那剌刀术直线十分勇猛,但对他而言,还是不难抓到机会欺身而进。

一对二,要耗上不少时间,要不断的走位来寻找机会。

一对三,走位不管用了,搞不好就得以刀换命。

王洪摇着头离开了这里,心道,还是自己的身法不够快啊。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能看到人影,王洪又跑上了元宝山,随意找了块林间平地当做自己的武场,抻筋拔骨后,拿起半米长小木棍,以棍化剑,开始了新一天的功课。

身随脚动,腾挪闪转,三门转换,九虚一实。

练到后面,龙虎相交,剑花一个接着一个,棍头渐隐,轨迹几实,勾勒出花的轮廓。偶尔间一个白蛇吐信,如花蕊横出,一闪过后却又回到了花中,只余低低的龙吟虎啸声。

见手上已经有了拈花伤人的能力,王洪满意的收了架式,在树林里又练习起各种身法。

短剑全靠身法速,足如狡免身如风。

习武的人最看重的就是身法,最难保持的也是身法,除了天天练习,别无他法。所以武术圈的老人们与年轻人说招,都用接手方式,最好是推手那样粘在一起,这样不用大动身体,就能玩年轻人于掌股之上。虽然劲路确实用此方式传授,但没了年轻时的身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只能迁就着来。

这两天,王洪转到了这个位置,原因无他: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女佳人就住在这山下。

女中新转来的江南女生不但人白貌美眼有灵气,委婉秀丽的气质更是让他不能自拨。

他不由的就知道了她的名字、她的住址、她的上学时间、她的上学路线。

然后,他就跟着转到了这山上练武。

练完下山时,正好是与他的女神赵婧之出门上学的时间。

跟着赵婧之一路走到了女中,再走几步就又回到了学校,每天早上转这么一大圈,就为了能能多看几眼,陪着根本不搭理她的赵婧之走上这一里多路。

可这,却是在这男女分校的时代,他唯一能近距离接触女同学的机会。

今天下山,自然又是一个‘偶遇’。

王洪今天厚着脸皮,跟刚出家门的赵同学打了声招呼,就跟在了她的后面。

赵婧之经历了两次‘护送’,马上就同学告诉她,这是对面中学打架最厉害的王洪。她抓紧了书包,连翻两个白眼,在心里说着:真是死皮赖脸的蛤蟆王。

暗哼了一下,自顾自的快步向前走去。

王洪的手里还揉着小木棍玩,眼睛却紧盯着她的倩影。

天青色的上衣,百褶黑裙,黑色长袜,小黑皮鞋,配上一头短发,柔茹优雅,神彩怡然。

路上只有他们两人,一个在前面默默的走着,一个在后面呆呆的看着。

走过山边的两个胡同口,却看到前面路口处站着三个日本兵,全副武装的,堵在那里。

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赵婧之迟疑的往前走着,可是三个日本兵看到她,却迎了上来。

王洪赶紧跟了上去。

今天是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天,凌晨三点时,日军就已经在安市重点位置开始了戒严,天大亮后,街道上只有日本士兵。

寻常老百姓的消息没那么灵通,多是出门被日本兵挡了回来,才知道时局变了。

三个日本兵站在赵婧之面前,笑嘻嘻的,对赵婧之比比划划的,示意她把手举起来,赵婧之羞恨不语,却也照着做了。

一个日本兵,把枪往身后一背,伸手对着她的胸口就抓了过去,赵婧之吓的往后跳了一步。

另一个日本兵吼叫了一声:“動けない!”手上的长枪挂着明晃晃的剌刀,一下子顶在了赵婧之的胸前。

抓空了的日本兵哈哈笑着,又把手伸了过来。

赵婧之慌忙用手中的书包挡住,那个日本兵狞笑着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后面的同伴也把枪背在后面,跑过来,拧着赵婧之的另一只手,跟后面拿着剌刀同伴说了句什么,两人合力就把赵婧之往边上的胡同里拖。

赵婧之手中的书包掉在了地上,尖叫着挣扎起来。

王洪愣了下,立刻冲了过来。这时的他,只恨身上没把铁家伙。

留下来的那个日本兵把剌刀一横,拦住了王洪。看着王洪,却先高声先跟拖着赵婧之的两个日本兵说了一句,听到那两个日本兵哈哈笑的回应后,他才正眼看了下王洪。

看着赵婧之无力的挣扎,王洪汗毛倒竖,他明白赵婧之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却装做不敢乱动的样子,丢下手中的小棍,眼皮低垂,看向面前的剌刀,余光却在留意着面前的日本兵一举一动,在心里合计着动手抢剌刀的时机。

这日本兵见这个学生老实的站在了原地,鄙视的骂了:“**豚”,心里却长了草一样,小眼睛眯起来,扭头看向两个同伴的方向。

王洪见他扭头,立刻上前一步,横身左手抓住枪身,右手按住刀柄上的卡簧,一扯,就把剌刀拆了下来。

这日本兵感觉手里的步枪要脱手而去,心里一惊。可到底是训练有素的日本常备军士兵,小眼睛看到剌刀被拆,立刻身子一拧,双手一较劲儿,枪管挣开王洪的左手,枪托带着风声砸向了王洪的脑袋。

不仅如此,他的后腿也阴损的踢了出来。

王洪抓住剌刀,却直接翻肘,瞬间,刀尖劈向了日本兵的眼睛。

这刀只要日本兵往后闪一些就能躲开。

可这样,刀尖又会落在日本兵那握枪的右手上。

极简的一刀,惊心神,取其要。

这日本兵横枪扫了一半,后脚也离开了地面,见状先仰脸准备闪开这一刀。却发现剌刀还在下劈,这才反应过来,那刀在劈向自己握枪的右手,小眼睛吓的睁个溜圆,身子生生地强拧了一下,本来想抬腿撩裆的后脚顿了下,就要后撤一步。

可这日本兵的动作再快,也比不上王洪翻肘抖腕的速度,刀光一闪,“咔嘣”一声,步枪上就掉下来两根手指。

日本兵大骇,不起眼的一个中国人竟如此厉害?他张开大嘴就要喊同伴,却见剌刀又一闪,没入了他的胸口。

王洪从小练破甲剑,多年的磨砺,剑法早已成了本能,剑路因势而生,身体比脑子还快。

剌刀顺势而进,豁绞而出,手腕一抖,又划着弧儿,砍进了这日本兵的脖子,血珠子一下子飞窜出来。

这日本兵发现自己的力气一下子就全消失了,不甘心的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捂着胸,咬牙站在那里硬挺。

王洪却顾不上给他补刀,立刻冲进了胡同。

这时两个日本兵刚把赵婧之按倒。

王洪看着赵婧之在又咬又踹的拼命挣扎,血一下子涌到了头上。他蹿到了背对他的那个日本兵的身侧,一刀从他右侧软肋斜斜向上捅去,刀尖往胸口方向猛的一挑,抽刀时,又绞了下刀口,借着肋骨的捌挡,剌刀在胸腹腔子里,划了个大圈。

这一捅一挑一划,看似复杂,却只是手腕摇了一摇。

那日本兵正看着赵婧之俏丽的脸颊,心跳的飞快,正满身都是动力的时候,就挨上了这一刀,胸腹腔里的压力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肉渣血沫涌向了不大的刀口。不等剧痛传进他的大脑,身子就倒在了地上。

他看到了自己身侧喷涌出来的血水,又看到那几尺远的美丽的少女,想起了家乡的老话:别人的樱花只能看不能碰。

下一刻,就进入了永夜。

对面的日本兵看到了王洪的剌刀捅进了同伴身体,吓的大叫了一声,放开了赵婧之,弯腰就抓向地上的步枪,一个大转身,剌刀怪啸着扫了过来。

王洪腿带身,身赶步,身体抢进了枪口之内,那近乎一人高的步枪,顿时就成了无用的烧火棍。随后,手心一揉,半米长的剌刀画着花儿,“嗒”,“嗒”,“咔嗒”,连续三声打在了枪身上。

前两下,刀花流转中,剌刀砍在了步枪身上。第三下,剌刀把这日本兵的大拇指砍了下来。

这日本兵忍着剧痛,松开步枪,就要合身扑上来。他想抱住王洪,再大喊外面的同伴过来帮忙。

却不想,王洪应拍变位,脚往外一横,转到右边虎门,突然近身挑剌,剌刀“噗嗤”一声,从他的胳膊底下钻进了他的侧肋。

刀身斜扭着一抖,刀尖在心肺处绞了拳头大的一圈后,王洪横开了身体,让开刀口,这才斜抽出剌刀。

血柱一下子喷了出来。

这日本兵感觉心脏那里出现了口哨声,不知所措的就用手去捂伤口,可心脏的口子开的太大了,血跟水笼头放水一样往外喷着,三四次心跳,就把全身的血液泵出去个七七八八。他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此蜷跪在了那儿。

杀了这三个日本兵,王洪也急喘了几口,这才感觉到身上汗如浆涌、心跳如雷。

这也是他第一次杀人。

格杀时,血气撑着还好,等没了对手,他的腿也在发软。

赵婧之只感觉两个日本兵一个突然松开她,倒在了她身边,另一个与突然出现的王洪撞在了一起,几声轻响,就跪在地上不动了。

她知道这是王洪救了他,心里一松,不由的先仰起头,看了过去。

王洪提着剌刀站在那里对着她,一缕阳光穿过树林,斜入胡同,照在了他的身上,天地间瞬间只余下他高大威武的模样,一下就把她的心神摄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