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之青春告白书

更新时间:2021-06-21 18:11:27

我之青春告白书 连载中

我之青春告白书

来源:落初 作者:大汉小生 分类:都市 主角:薛周茵 人气:

主角叫薛周茵的小说是《我之青春告白书》,它的作者是大汉小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夜已然深寂,梁辰在月光中还会看到月老和薛姎的远去,那是他的青春远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居创来换取。

军训完了之后,学校赵烈给新生放了半天假,就这么半天,也把梁辰高兴坏了,虽然军训只有短短的一个星期,但是这群孩子头一次面对这种心灵和身体上的磨炼,太累!这半天够他们洗去疲惫了。

“放假前再说一件事儿,学校对住校的同学的寝室进行了调整,我们班女生变化不大,男生寝室换到了四楼409,另外李鑫和周涛也搬到409去,我们班八个住校的男生就刚刚好一个寝室。虽然假期短,但是还是注意安全,不要下河,要是谁一来就被抓到去网吧还有下河洗澡或者其它什么事,那不好意思自己主动走人。多的我也不说了,反正自己注意安全,好了放假!”木老师手一挥,早已做好准备的我们没多久教室就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

老师的话在我们哪里,一般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当天下午409寝室的八个孩子在石河的网吧度过了一整个下午,至于检查啥的,总不至于如此倒霉吧!

快乐真是短暂的!这半天须臾之间就过去了,梁辰迎来真正的高中的挑战,换句话,高一·七其实在这一刻才算是真正诞生啦!

“第一节是什么课啊!”周君啃了口包子问道。

“好像是语文。”旁边的梁辰答道。

“哎!”周君叹了口气。

“你又咋了。”

“梁子,你说我初中学习就不好,高中还有希望吗?”

“咱两半斤对八两,我都没开口呢!”

周君又嚼了口包子,说道;“我们又不一样!”

“你说说,我们有啥不一样!”梁辰早饭都没吃了,看着周君问道。

“我比你多一样选择,我考不上大学还能去搬砖,但是你这个瘦不拉几的样子,要是不读书了,去做鸭都没人要你。”周君一脸正经的说道。

“靠”梁辰没再搭理他,喝完粥就去教室了。

梁辰在脑子思考了无数次这个问题,自己真的不读书了,能干什么?那时候还在农村长大的他对这个世界认识太少了,受父辈的影响,或许工地和饭店是最好的两个选择,可是对于只有100零点体重的他,搬几匹砖,炒两个菜,或许就累了。那他还能干什么呢?那些坐在办公室的工作,高中这个文凭已经远远落后于平均受教育水平。梁辰想起了龙应台对自己儿子安德烈的一段话:“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在从食堂回教室的路上,梁辰第一次下定了自己努力读书的决心,但是似乎努力学习这种鬼话,他每年都在说。

第一节课大都是老师介绍自己,介绍这门课要学些什么,然后就是预习了。至于语文,老师我们已经认识了,木青,我们班主任。

数学,刘成,顶着一头中年男人的经典头型——地中海,相当的温柔,在梁辰三年的高中生活中就没看过他发过火,顶天了就是数落我们两句,列如这道题讲过无数遍了,这道题送的分有人还是不要,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英语,曾海滨,外号耙耳朵,两只独特的招风耳,梁辰最最最烦的老师,没办法谁叫他的英语总是在及格线以下呢!

政治,甘晓,七班最能震得住场子的人,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单靠体重赢了一切。七班人气最高的老师,因为许诺政治只要是年级第一,就能看电影,直接导致七班的政治成绩从高一到高三碾压了整个年级。

历史,陈飞,帅,出道仅三年,曾立下豪言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包括打架,可惜在高一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引发了一桩离别故事。

地理,黄鸿宇,从名字到性格,都露出了汉子的气息,属于轻伤不下讲台的强悍者。

梁辰他们学校就好像那种在班级里吊车尾的同学,不上不下。按照小说里写的,这种学校应该有那种制霸全市的状元,可是毕竟是小说,石河中学三十多年的校史里,上六百分的都是绝世高手了,五百分以上在年级里都算得上一流高手了。

第一次月考悄悄咪咪随着时间的流逝来到,这是高一·七班的第一件大事。

“班长,真要考试呢?”周君问道。

旁正在发作业本的班长唐蕊答道:“没听见木老师说嘛!明天开始第一次月考。”

“我好紧张啊!”周君捂着自己的胸口,又开始耍宝了。

“又不是上刑场,你少给我贫。”说着抄起自己手中的作业本敲了周君的头几下。

“嘿!班长你居然打人。”周君一下站起来,指着唐蕊说道。

“打你咋了,班长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么。”

“哟!唐班长又和周桑打情骂俏呢!”梁辰和刘秉坚手里拿着零食走了过来。

“梁子,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喜欢喝酸奶呢!”唐蕊一把抢过梁辰手中的一包猫耳朵说道。

“喝酸奶有助于消化,还有我只是一个男孩。”说完,又把猫耳朵抢了回去,撕开了包装袋,分给了众人。

“你们说第一次月考难不难?”一旁的周君问道。

“难肯定是不难的,再说了人家梁子都没说啥,你紧张个屁啊!但是我听说这次考试过后有一个天大的福利。”嘴里混着咬猫耳朵“嘣嘣”的声音,故作神秘的对我们说。

“呦呵!讲讲呗,班长。”刘秉坚说道。

唐蕊清了清嗓子,招呼我们靠拢一点,说道:“我······也不知道”

“靠!”

“滚滚滚,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哎!人心险恶啊!”

唐蕊一副吃力不讨好的模样,说道:“我好歹给你们透露了一点消息吧!没想你们是这样的人,薄情寡义,走了。”

唐蕊其实说的都是对的,这次月考真的不难,还有月考过后真有一个福利,可惜这些在之后谁也没想起来。

“啊!天杀的唐蕊不是说这次考试不难么,为啥子数学还是看不懂,苍了天。”梁辰还没进教室就听到周君开始喊冤了。

“你他妈小心点儿,唐蕊听见了,又得家法处置了。”

“在哪呢!”周君还作势左右瞧了瞧。

教室同学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三金哥呢!我今天的饭还在他手上呢!”

三金哥,李鑫,我们宿舍新搬来的,五行缺金,内心极其渴望暴富所以起了这个名字,梁辰他们知晓的是小时候算命先生说李鑫命里五行缺金。

“哦!他们溜出去吃了,你的饭估计还得有一些会儿。”梁辰答道。

“这好啊!今天还可以开开荤。”周君搓着手,两眼都冒着光,透露着饥渴的气息。吃了将近一个月的食堂,已经将他们暑假里储存的油荤消磨得干干净净了,这时外面的一顿饭菜,即使不是什么大餐,仅仅一份青椒肉丝炒饭也足以聊慰他们寂寞的胃。

“诶!”我碰了碰周君手,问道:“这次的数学考试真这么难吗?”

“咋了!怕了。”周君笑道。

“我,我有什么好怕的。我觉得这次数学这么简单。”梁辰抹了抹鼻子说道。

周君一只手搭在梁辰的肩上说道:“怂了就怂了呗!作为兄弟我是不会笑你的,毕竟你也是为了我们挺身而出的,到时候木老师批斗你的时候,我会在心里为你祈祷的。”

“我靠,你能不能说点好话,我死了,也保不齐你们不死啊!”

“我这是反话你没听出来啊!万一我一口毒奶把你奶回来了怎么说。”

“得!就你这乌鸦嘴,我还是看会儿书吧!”说完梁辰坐在座位上,听着周君说着一些宽心的话,只是他的魂早已飞回了三天前。

事儿,还要从三天前的晚上说起!一群阳气正盛的孩子,快12点了,睡不着觉,就这么天南海北的聊开了,谁知道万恶的政教处老师这时候还不睡觉,似乎就是为了逮他们。拿着手中的手电朝着寝室射了两下,哦豁!两分德育分没跑。说不定还要告诉木老师。当时梁辰他们的心一下就凉了,八个人也没了兴致,被子一搭,睡了。

第二天,做早操的时候,梁辰就瞧见木老师和几个政教处的老师聊了几句之后,回到自己班上时都是板着个脸,仿佛有谁欠她几百万似的,眼睛还时不时扫过梁辰他们几个男生这边。他们几个一对着木老师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面面相觑,都知道是完了。

早操一完,梁辰他们刚回到教室,屁股还没挨着椅子,木老师就把他们叫了出去。

刚刚出来站齐,木老师怒气一下就由心而发,大吼道:“开学才一个多月,你们几个就无法无天了。两分啊!顶了天了,你们比女生能耐啊!她们十六个人才扣两分,你们八个人一个顶两啊!真是要撑起我们班的半边天是不是?这我都不说了,知道人家政教处的老师是怎么说的吗?晚上12点了,就你们寝室还在闹海。可以想想你们有好吵,这以后还不要翻了天。”

木老师双手叉腰深吸了几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魏文明,你是室长你说一下有几个在闹,还是你们都在闹。”

魏文明低着头,本着沉默是金的原则,一句话也没说。

“不说话是不是,好,我就全当你们都在闹。不是扣了两分么,一分一百个深蹲,自己数出来,漏一个加做十个,魏文明你来数。”说完,木老师转身就要往教室里走。

两百个深蹲啊!这可不少,虽然他们刚刚经历了军训,奈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他们几个这小身板,加上都还没吃早饭更是雪上加霜,做两百个深蹲,不死也得脱层皮。几个人相互望了望谁也没下腿。

魏文明这时候倒是急了,说道:“兄弟们,走起啊!”

“我靠,早饭都还没吃,做两百个深蹲,还不得死。”周君小声说道。

“那咋办,就这么站着?”魏文明从牙齿缝里吐出了这么几个字,他是真的急了,我们不做,他作为室长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你急什么急,唐松都还发话了,他还是班长呢!”周君又说道。

周君一说完,我们七个的目光一下聚焦到了唐松身下。作为我们班两大班长之一,虽然他权小身微,只是因为木老师觉得我们班班长需要男女生各一个,所以临时而上的,但是好歹也顶着一个班长的名头。

不过唐松此时却是老神在在,一股尽在掌握之中的模样,一点也不慌。我们几个见班长如此淡定,也放宽了心,笔直站在教室外。

木老师回到教室里,久久没见到我们开始做深蹲,把书一扔,气冲冲的就出来了。

“怎么!昨晚当了一回哪吒,今早上又想演一回齐天大圣,闹一回天宫?”

木老师一说完,却只见得唐松突然朝着木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大声说道:“老师,我错了。”

梁辰他们几个当时瞬间就懵了,连带着木老师,也是一股惊讶的表情。

不过他们也不傻,脑子一转也都想明白了,这是要挟坚决的认错态度以换两百个深蹲啊。连忙齐刷刷的朝着木老师鞠躬,大声说道:“老师,我也错了。”

“老师,我也错了。”

“老师,我也错了。”

······

唐松这一招把木老师打了个措手不及,连着教室里的同学读书的声音一下就停了,几十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窗外的我们。

“早读不上了是吧!”木老师对着教室里的同学说道。

“知道错了是好事,肯认错也是一种成长。但是错了就是错了,你们必须为你们的错误付出代价,若是犯了法的人对着受害者只是说一句错了就完了的话,那还要监狱干什么。所以这两百个深蹲是为了让你们长记性,没得商量。”木老师说道,语气透露着她的强硬。

唐松他们几个一下就焉了,一股子败军之将的丧气模样。

“木老师我觉得体罚不是一个能让我们长记性的好手段。”梁辰的突然一开口,一下把众人的目光拉到了他的身上,唐松他们几个已经放在头上的手又拿了回来。

梁辰见木老师没有说话,便继续说道:“孙子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次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木老师体罚难道不是教育里的攻城之法吗?”

木老师瞥了一眼梁辰,说道:“不得已而为之嘛!”她的语气里仍旧是不可商量的态度。

“老师我觉得我们都是初犯,国家法律十六岁之前还给我们机会呢!说不得已而为之。”梁辰顿了顿,接着说道:“严重了吧!我觉得木老师您应该可以有更好的方法教育好我们。”

教室外九个人的世界一片无声,天使和恶魔在左右两边进行着拉锯战。

木老师看着梁辰,想了许久,最后笑了笑,说道:“第一鉴于你们也是初犯哈!第二呢!我都给了女生一次机会,不给你们倒是不公平,第三,体罚也确实不好,所以两百个深蹲就免了。”

此话一出,梁辰他们脸上一下开了花,连道了几声谢谢!

“先别急着谢!你们晚上不睡就是很显然精力没有完全用到学习上,过几天就是第一次月考了,要是考不好到时候我再收拾你们,特别是你,梁辰。”木老师指着梁辰说道。

梁辰当时倒是表现的信心十足,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不过一到考试,梁辰心里真的是怂了。语文倒是成竹在胸,政治本来也没教多少,一节课的功夫,梁辰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只是到了数学,梁辰倒是觉得简单,但是吃饭的时候听着刘浩和王源直呼没做完,回到教室又听到周君这小子哭丧,梁辰这心里更是没底了,看着窗外慢慢拉下的夜幕,梁辰心里一黑,手中的英语资料一丢,算了!尽人事,听天命。

英语、历史、地理一考完,梁辰长叹了一口气,心中念道:“这次怕是要死。”

“哎!做起题来直开胃,一比答案全不对。”刚收拾完桌上的书,梁辰就听得周君从办公室回来后鬼叫的声音。

“哪来的答案,这么快。”梁辰问道。

“学校老师出的题,下节课上自习的时候应该所有的选择题答案都会出现在黑板上。”周君边说边修改着自己的英语卷子,看着梁辰时不时朝着答案瞥,周君嘴角一歪,笑着说道:“梁子!要不要我帮你对对答案呀?”

“我已经在心里宣布我自己的死刑了,到时候木老师罚我的时候,我会在她面前向你美言几句的。”说完梁辰拖出自己的英语卷子,看了几眼,心中又是一阵波澜。

“梁子,你这是典型的学霸心态啊,著名外国文学家沃·兹基硕德说过‘学霸哭说他不会,结果全是学渣跪’。”周君装作民国时的教书先生,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对着胸口拿着书。

“切,你自己说的我还不知道吗,还外国文学家沃·兹基硕德,您可是越来越能扯了。”梁辰嘲讽道。

“我是说真的,刚才我却办公室,木老师还在夸你的作文写得好呢!我还瞧了一眼,你猜多少分?”周军故弄玄虚,想吊着梁辰的胃口,可是梁辰就是不吃他这一套,一摆手,“爱说不说。”

周君一下站起来,眼睛直直的盯着梁辰,撸起了袖子,说道:“你配合我一次能咋地,你说梁子,随着我两感情逐渐深入,你是不是越来越不尊重我了,是不是觉得我拿不动刀了。”

梁辰推了周君一把,笑道:“你***的到底说不说。”

“这就对了嘛!”周君贱笑道,“52分啊!据木老师说,本来想给55的,但是怕你飘了。”

“好好说话。”

“其实吧!是你的······字”周君没忍住,大笑着继续说,“你的字太······太······太丑了,哈哈哈哈哈哈。”

“有那么丑吗?”梁辰疑问道。

“这么说吧!你是用全班倒数的字,写出了全班最好的作文的第一人,了不起啊!”说完,周君还不忘对着梁辰竖了个大拇指。

听着周君的嘲讽,梁辰倒是顺心了不少,至少自己的语文还没败。接下来的两天,梁辰的心里仿佛是在坐过山车一般,一上一下的,颠得梁辰直发抖。

“英语不及格的那十个人自己自觉站起来,这次就小小的惩罚一下,这节课站着听,下次不及格的同学请自觉抄英语单词表三遍。”曾海滨一进来就带着火气,明显是对这次的成绩不满。

梁辰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干脆利落,倒是把旁边的周君给惊着了,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梁辰,慢慢的转过头,一下拖过梁辰的答题卡,鲜红的80。其实梁辰的心里有一点小小的失落即使是料到自己的英语会考成这样,可是每个学渣都有一个及格梦想,何况梁辰还面对前面未知的一难。

“梁辰,怎么,上节课站舒服没有。”木老师一上课就是一个嘲讽技能,砸在梁辰身上。

“我发现我们班上的奇人不少啊!是吧!梁辰、曾潼。”木老边说着,边抽出他两的卷子来。“这语文真是不错啊!127、121,要是我不是你们班主任,我能喜欢死你们两。但你两这英语也是可以啊!一个80、一个81。怎么还不来拿卷子,要我送到手里啊!”

梁辰依旧如英语课一般,干脆的起身,大步走向讲台接过卷子,潇洒的一个转身,只留给木老师一个挺拔的背影。

“你急什么,梁辰,回来。”木老师笑着说道。

“老师还要干吗?”梁辰疑问道。

“让你长长脸啊!”

“哎!”梁辰叹了口气,还是乖乖的走了回去。

“好了,虽说梁辰同学的字很差,但是人家的作文是真心的好,今天呢!我们就听听梁辰同学写的这篇‘你好母亲’,好好想想和自己有什么差距、有什么不同,来吧!。”说完,木老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梁辰也没啥酝酿,也不紧张,毕竟他自己不是第一次念作文了。

“母亲,中国几千万莘莘学子的学生生涯里逃不开的角色。我们正式认识她们,大多数开始于一篇写母亲的作文,那时候我们才搜肠刮肚的去回忆她们对我们的爱,而在其余的漫长的生活里,我们极少去提及她们。可是我们有时候也迷失在这回忆母爱的路途中,从小学开始,我们不知写了多少关于母亲的作文,故事总有弹尽粮绝的时候,于是我们开始编造一个个神话,塑造着世间同一个母亲的伟大形象。她们或在病床前整夜守护生病的我们、或是离家时一句句的叮嘱、再或是操持家务无所不能······

对的!我们的母亲是这样的,可她们也不是这样。我写过好多次母亲,可是我从不敢给我母亲看一眼,因为我知道她会笑,会笑自己那有那么好,那么多的事她好多都没做过,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而已。而当我们把她在作文呈现得那么至善至美的时候,母亲已经不再是母亲,而是一个活在作文里的神灵,我们真正的母亲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

母亲对于我们,是爱,是癌,是如来!”

掌声响起之时,梁辰背对着木老师,嘴角翘起,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那是对大劫远去的庆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