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禁忌之吻:豪门少主是恶魔

更新时间:2021-01-21 18:10:28

禁忌之吻:豪门少主是恶魔 连载中

禁忌之吻:豪门少主是恶魔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静月 分类:都市 主角:洛雨笙白羊 人气:

主角是洛雨笙白羊的小说《禁忌之吻:豪门少主是恶魔》此文是静月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夜舞会,枫叶国留学少女初次邂逅豪门少主。 同居以后,高冷禁欲?绅士风度?不不不,都不存在的! 这个慵懒淡漠、披着贵公子外衣的男人……其实就是一个衣冠禽兽级的大魔王! 女(郁闷):少主,为什么我居然会看上你这种男人呢? 男(淡定):嗯?难道又帅又有钱可高冷可暖宠可卖萌撩妹技能满分都是我的错吗? 女(扶额):……拜托你有点自知之明好吗?除了能力超一流以外,你这家伙目中无人、个性恶劣、毒舌还总是自作主张自以为是…… 男(邪笑):是又怎样?反正你早就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有甜有虐,糖刀齐飞;HE结局,诚意虐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时候,洛雨笙的表现反而比她平静得多。手里死死抓住把柄,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祁夜的侧脸,似乎要永远记住这个男人此刻的表情。 这一瞬,再没有任何语言能够描述她的心情。仿佛天地万物都褪去了色泽,除了他英俊的侧颜外别无一物,即便时光也为之凝固。 “安心。”这个瞬间他居然还微微一笑,淡淡地说:“你不会死的……”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车身轰然一震,前轮陡然撞上了地面。巨大的反作用力让洛雨笙浑身一阵难受,呼吸困难,胸口气血翻腾。但她完全没在意,死里逃生的巨大狂喜压倒了其他一切情绪。奔驰S600在地面微微一顿,再次风驰电掣般启动,向终点狂飙而去。 与此同时,已经完成转弯的巴雷特少爷脑子一片空白。璀璨夕光里,那辆普通奔驰车飞跃峡谷的一幕真的宛如神迹。即使倾尽一生,他也无法忘记这个炫目到极致的瞬间。 峡谷飞跃…… 不是电影,不是电视,而是在现实中,真真正正上演了这样一幕。 从来对一切都悍然无畏的巴雷特少爷,心底居然泛起了一丝寒意。这种事,真是人类会作出的选择么?只要有一根头发丝那么细微的失误就肯定会摔得粉身碎骨啊! 除非这家伙真的是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饶是他性格再高傲,也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车技,还有那常人难以想象的胆魄。 * 当巴雷特少爷开着布加迪威龙来到终点时,竟没有发难,眼里闪烁着一种莫名的神采:“你赢了。” “但是,总有一天……”他深深地看了这个疯狂的对手一眼,“我会再次挑战你!” “真有那天的话,你还是会输的。”祁夜下车,用很平淡的语气提醒了一句,“记得你的承诺。” “从今往后,学生会上下不会有一个人再来找你麻烦。”巴雷特少爷没有再废话,猛一挥手,“我们走!” 金黄色的布加迪威龙加速离去,跟来的二三十个小弟也各自上了车,偌大的谷地瞬间变得空空荡荡。 “恭喜你了。”在丹妮的搀扶下,脸色一片苍白的洛雨笙走下了车。虽然说不上柔弱,但她毕竟没有丹妮那么好的体魄,此刻也是头晕目眩,胸口闷得难受。 祁夜侧过头看了她一眼:“没事吧?” 洛雨笙虚弱地摇摇头,“没事。” “哦,那就好。”令丹妮目瞪口呆的是,这家伙就像没事人一样说了这么一句,随即面不改色地坐上了驾驶座。 “我还有事,先走了。”没给她们任何说话的机会,黑色奔驰一骑绝尘而去。 “Fuck!” 想了好半天,丹妮才吐出这么一个不雅的词汇。实在是难以想象,居然会有个大男人把两个女孩扔在这偏远郊区,自己却万分坦然地开车回去? 他怎么好意思?! “算了。”洛雨笙先是惊讶,继而一阵苦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次想起祁夜,她都会感到心里一阵无力,难道这个男人真是她命中注定的魔星么? “怎么能算了!”丹妮完全没有这种觉悟,气得跳脚,“这家伙太没绅士风度了吧?居然把我们扔在这种鬼地方!混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我一定……” 话未说完,女孩突然瞪大了眼睛,像见了鬼一样指着那道从远方袭来的黑色闪电:“搞什么……” 话音刚落,奔驰在她们面前急刹,像是童话里的魔法马车。车窗降下,露出半张冷峻又不失清秀的侧脸:“上车。” “不是说很忙吗?不是说连把我们送回学校的时间都没有吗?”丹妮一边嘀咕,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拖着洛雨笙上了车,唯恐这位少爷又什么发神经。 “顺路而已。”祁夜懒懒地说着,松开刹车,深深踩下了油门。他点上一根烟,一点暗红的火光微微照亮了侧脸,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晕眩中,洛雨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只见巨大而温暖的夕阳下,祁夜浓密的睫毛低垂着,眼神介于成人的冷硬和男孩的孤独之间。 * 2016年,12月初。 由于北面没有高山阻隔,每个冬季,来自北极的寒冷气流都会毫无阻挡地横扫渥太华大地,长驱直入,带来长达数个月的严寒和风雪。 铁灰色的天穹下风雪翻飞,穿着黑色大衣的年轻人站在大厦顶端,犹如一只临风剔羽的黑枭。零下十多度的严寒里,他默默饮着一杯混合着北极坚冰的伏特加,烈酒烧热了全身的血脉。 “Russo-Baltique Vodka?真是好酒啊。” “不愧是坦格利安家族的少主。这种动辄百万美元的名酒,全世界也没几个人能喝得起吧?” 风声里忽然响起一个女孩酸溜溜的声音,鲜活而温暖,“名震地下世界的超级杀手‘夜王’果然变成贵公子了啊……真是奢侈。” 渥太华的冬夜很冷,高空中更是冷得彻骨。可这个声音响起时好像一切都被一股暖意所笼罩,冰河解冻,春暖花开。 他的搭档“王女”就是这样一个绝世妖姬,光凭声音便能魅惑众生。有时你会觉得这女孩是个身材绝好肌肤诱人的女妖,有时又像浸在日式温泉里温柔甜美的大和抚子。但偶尔她也会正经起来,高寒凛冽,仿佛一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雪女皇。 她是人心里生出的鬼魅,可以轻易幻化成你心底最深的那个影子。纵使明知只是虚幻,世人依然飞蛾扑火。 第一次见到王女是在七年前,极寒的北极圈永冻冰层。那也是迄今为止,他们唯一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当时祁夜只有十四岁,就被送进了远在西伯利亚的朱可夫训练营。那是为黑市培养拳手的五大格斗训练营之一,被电网、地雷和荷枪实弹的警卫包围,学员们从第一天起就在时刻面临生死抉择。 训练营采用极度严酷的管理,远远超过任何军队组织。教练随时可以枪毙学员,哪怕学员只是起床晚了一分钟。死去和重伤难以医治的人都被埋掉,拒绝训练的人会被当场处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