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赤地正是雨季

更新时间:2020-10-18 00:27:57

赤地正是雨季 已完结

赤地正是雨季

来源:落初 作者:吴岩WY 分类:都市 主角:殷欣红梅 人气:

新书《赤地正是雨季》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吴岩WY,主角殷欣红梅,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殷欣在准备与肖军结婚之际,在朋友的帮助下意外地得到了一个到新加坡工作的机会,让她这个从来没有离开过故土的北京人,独自在新加坡开始了两年的独立生活,她在克服了工作和生活上不适的同时,也经受了精神上和心灵上的一次次打击,最终带着累累的伤痕,也带着她的希望,离开了新加坡这块燃烧着的热土,飞去了那个飘着枫叶和白雪的童话般的国度,开始了她另一段的人生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飞机在下午三点半准时起飞,殷欣坐在靠窗口的位置,从飞机启动开始,她的眼睛就一眨不眨地盯着机场大楼,她知道她的亲人们也正在那里注视着她。当飞机在跑道上滑行的时候,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舍之情。在离境大厅,当着亲人们的面她强颜欢笑,不想让亲人们看到她的离别愁绪,刚才在候机室因为赵大哥在身边,时间在两个人的闲聊中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而此刻看着逐渐远去的机场大楼,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在飞机飞离地面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为了不让赵大哥看到自己流泪的脸,殷欣尽量把脸侧向舷窗,一动也不动。过了一会儿,她感觉有人碰了她的肩膀一下,接着,一只拿着蓝色格子手帕的手伸到她的面前,她知道这是赵大哥猜到了她的状况,递手帕给她。她接过手帕并没有回头,依然面向着窗外说了声:“谢谢!”她用手帕擦了擦面颊。

赵子伟轻声问道:“第一次出国吧?”

殷欣把身体稍微转过来一点,点了点头,依然没有看赵子伟,她不想让赵子伟看到她的泪眼。

“可以理解,我第一次出国的时候也挺紧张的,不过不是想家,是怕飞机掉下来。”赵子伟故意轻松地说。

殷欣好像对他讲的话很感兴趣,她看了赵子伟一眼,问道:“你出过国?”

赵子伟没看殷欣,她知道殷欣此时也不想他看到她的囧态,他微笑着看着前面说:“我不仅出过国,还出过两次。”

殷欣此时已经完全缓过神儿来了,她把手帕递给赵子伟,说了声:“谢谢!”接着又问道:“你出过两次国?”

赵子伟看了看殷欣,接过手帕,微笑着说:“是啊,第一次是刚毕业分到设计院不久,刚好有一个援外项目去科威特,我年轻没有拖累,所以就去了。第二次是我从科威特回国大概两年以后,又有一个机会去也门,那里的条件比较艰苦,大家都不愿意去,我是自告奋勇去的。”

“哇!”殷欣感叹了一声,看得出她很钦佩这位“赵大哥”。停了一下,她问道:“你去了多久啊?”

“科威特两年,也门两年。”赵子伟答道。

“那就是四年。”殷欣看着赵子伟说。

赵子伟点了点头。

“那你爱人舍得让你这么一走就是两年两年的?”殷欣感到很疑惑。

“就是因为一直出国在外面,我还没有成家。”赵子伟平静地回答。

“啊?你还没结婚啊?”殷欣惊讶地问。

赵子伟又微笑着点了点头。

两个人正说着,餐车推过来了,空姐微笑着问两人是要吃面还是吃饭,殷欣说她要吃饭,赵子伟点的是面。

殷欣对飞机餐也是感到新奇,她已经把想家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吃饭的时候,赵子伟跟殷欣讲起了他在科威特和也门的一些趣事,殷欣简直听得入了迷,她感到自己非常幸运能跟“赵大哥”同机飞往新加坡,不仅旅途不寂寞,还可以听到这么多有趣的事。

晚餐后,多数的旅客开始休息,有的旅客戴着耳机听音乐或者看飞机上播放的电影,殷欣和赵子伟降低音量继续着他们的对话。

殷欣看了看赵子伟,问道:“赵大哥,你介不介意告诉我你多大了?”

“猜猜看?”赵子伟微笑着说。

“你说我进校读书的时候你研究生快毕业了,按正常情况来算,研究生毕业应该是二十五六岁,加上你在国外四年,两次出国中间隔了两年,你又不是刚从也门回来,我看你现在三十四五岁。”殷欣一本正经地说着。

殷欣说的时候,赵子伟一直在微笑着听她说,等她说完了,他“哈哈”笑了起来,说:“你快赶上福尔摩斯了!你说的没错,我今年35岁,还有两个月就36了。我高中毕业以后先工作了两年才上的大学,所以我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快28了。”

殷欣自鸣得意,过去这五年多,她一年得有半年在外地出差,见过的人很多,她一看赵子明的脸和听他说话,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她问道:“你的父母没有催你快点结婚啊?”

“我的父亲十多年前已经去世了。”

“噢,对不起。”殷欣满脸都是歉意。

“没关系。不瞒你说,我父母就是晚婚的,他们结婚的时候都三十多岁了,我有个姐姐,今年38了,也还没有结婚。”

“啊?为什么?”

“我姐是插队知青,几年前刚调回沈阳,她自学了一个图书馆专业的大专,现在在沈阳的一所大学的图书馆工作。我母亲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我姐姐在照顾。”

“那还好,要不然你一直飘在外面,也没有时间照顾家里。”殷欣一边说一边点头,接着她又好奇地问赵子伟:“你这一出国不是更没机会谈恋爱了?”

赵子伟笑着说:“其实半年前我单位的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也是因为她我才想出国的。”

“哦?”殷欣更加好奇。

“我同事给我介绍的这个女朋友是她的外甥女,现在在美国的洛杉矶工作,在美国读的研究生,跟我同岁。”

“那你直接去美国好了,干嘛要去新加坡呀?”殷欣更加不解。

“我见过那个女孩儿的照片,也通了几次电话,感觉还可以,但是我不想通过她去美国。”

“为什么?”

“如果我去了美国不喜欢她怎么办?”赵子伟看了看殷欣,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殷欣看着赵子伟,停了一会儿,她恍然大悟,说:“噢,我明白了,你是不想以结婚这种方式去美国,因为你不想欠她的人情。”

赵子伟看了看殷欣说:“你很聪明!办去美国的签证很难,我想从新加坡去,如果我跟她有缘,我们还会在一起。”

殷欣没有说话,她若有所思,赵子伟的思维方式跟她周围的很多人为了出国跟别人结婚完全背道而驰。

赵子伟见殷欣没有说话,问道:“机场送行的那个人是你的男朋友?”

“算是未婚夫,本来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

“啊?勇气可嘉!”赵子伟佩服地看了看殷欣,又接着说:“你知道吗?北京的这两批申请来新加坡的,只有我们两个出来了,其他的人不是因为家里不同意,就是刚结婚,或者刚生孩子等等各种理由,都没来。我在新加坡不会呆久,倒是你,婚期都推了,着实让我佩服!”

殷欣苦笑了一下,说:“我也是挣扎了很久才决定的。我是想反正合约只是两年,做得好就接着做,做的不好就两年后回国,要不然就看看有没有机会让我的未婚夫也来新加坡。”

赵子伟问:“你未婚夫学什么专业的?”

“档案管理。”

赵子伟看着殷欣,认真地说:“我不是给你泼冷水,出国前我去图书馆查过资料,新加坡主要是讲英语,这个专业恐怕他们不需要,新加坡现在需要的是技术人才。而且,新加坡的移民法令跟美国不一样,在新加坡,男的有工作准证,老婆和孩子可以拿亲属准证,如果是女的拿工作准证,男的是不可以申请亲属准证的。”

“啊?”殷欣目瞪口呆,其实出国前她根本没想太多,她周围去美国和欧洲的人很多,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是女的先出国,然后老公和孩子才出国的,她没想到新加坡的移民法令会跟别的国家不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也只有看看工作情况再说了,不行就回国。

赵子伟看殷欣好像泄了气的皮球,又打气道:“我也是就这么一说,可能新加坡的真实情况会不同呢?”

殷欣看着赵子伟点了点头,她也希望如此。

六个小时后,飞机开始降落。殷欣的目光又转向了窗外,透过挂着雨滴的舷窗,她先是看到眼前一片漆黑,接着就看到像星星一样的点点灯光。随着飞机越降越低,她看到了灯光璀璨的道路和楼房。最后,随着脚下的轰隆声,飞机在雨中安全降落在了新加坡樟宜机场。

走出机舱后,殷欣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入境新加坡后会是什么情况,好在有赵子伟在身边,减轻了一些她的紧张情绪。她跟随着赵子伟办理了入境手续,然后两人快步走去行李输送带拿行李。

赵子伟的内心比殷欣紧张多了,出国前他办理了辞职手续,单位的宿舍也退了,日常用品该扔的扔了,该送人的送人,他只整理了一些必要的衣物和重要文件,装在一个行李箱里。北京他没有任何亲戚,也没有朋友,所以这次出国,他是“背水一战”,如果入境新加坡出了问题,他的情况比殷欣尴尬得多。

赵子伟和殷欣拿好了行李,各自推了一辆行李车走出入境大厅,他们站在出口处东张西望。

殷欣问道:“中介说这边李先生会来接我们,你看到有人举牌儿吗?”

赵子伟有些紧张,答道:“没有。”

两人站在出口处已经等了十几分钟了,可是依然没有看到有任何人拿着牌子或写着名字的白纸。

接机的人逐渐散去,赵子伟和殷欣看上去明显地越来越紧张,甚至有些慌乱。

赵子伟对殷欣说:“你在这儿看着行李,我四处看看。”

殷欣紧张地说:“我跟你去。”她的内心充满恐惧,在这人地生疏的异国他乡,赵子伟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赵子伟看了看殷欣,笑着说:“你还怕我跑了不成?我的行李都在这儿。你等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殷欣勉强点了点头,说道:“快点儿啊。”

赵子伟大步向着大厅的一侧走去,他的内心十分着急,而且开始做了最坏的打算。

殷欣在出口处焦急地等待着。

十几分钟后,赵子伟从大厅的另一侧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他眉头紧锁,看上去很失落。他看着殷欣摇了摇头,说:“没有。”

殷欣快要哭了,问道:“怎么办?该不会是骗局吧?”

赵子伟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说道:“别急。”接着又问道:“你带了多少钱?”

殷欣的眼里含满泪水,她带着哭腔答道:“中介说公司会预支工资,所以我只带了100美金。”

“100美金?”赵子伟哭笑不得,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他本来想说殷欣几句,可是见殷欣满眼是泪,他就有点儿手足无措了,说道:“你先别哭。我这里有几千美金。我们在这里再等一等,如果李先生还没有来,我们给他打电话。”

殷欣边哭边问:“你有他的电话号码吗?”

“有,来之前我跟中介拿了他的电话号码。”赵子伟快速地回答。

殷欣感激地说道:“赵大哥,幸好有你。”

赵子伟想了一下,问殷欣:“等一下不知道会怎样,你有没有新加坡公司的电话?”

殷欣赶紧回答:“有,在行李箱里。”说完她就要开行李箱。

赵子伟说:“你先别拿了。”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子,又拿出笔在本子上写着,然后他把写了字的纸撕下来递给殷欣,说:“这是我新加坡公司的电话,有事儿可以打给我。”

殷欣着急地问:“如果等一会儿打电话还找不着李先生怎么办?”

赵子伟看着殷欣,皱着眉头说:“我们……买机票回国。”很显然,这是他不希望的结果。

“啊?回国?”殷欣的眼泪流了下来。

赵子伟一看殷欣,着急地说:“我是说如果,你怎么又哭了?”

这时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瘦小、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走近赵子伟和殷欣,他上下打量着二人,操着浓重的南方口音问道:“请问是赵子伟和殷欣吗?”

赵子伟和殷欣一起向着来人看过去,面露兴奋,异口同声地说着:“是,我们是。您是李先生?”

李先生点了点头,说着:“对不起,天气不好,下大雨,路滑,车开不快。”

赵子伟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没关系,没关系。”

殷欣的脸上也好像见到了救星一般,露出愉悦的表情。

赵子伟和殷欣推着行李车,跟随在李先生的身后,向大门口走去。

一走出大门口,殷欣明显感觉到了室外湿热的空气,跟她上飞机前北京凉爽干燥的气候有着很大的区别。刚才飞机着陆的时候她只看到在下雨,没想到现在却下起了倾盆大雨,透过灯光可以看到雨丝在风的吹动下飘摇。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拿车。”李先生说完走向大门一侧。

“新加坡地处热带,属于热带海洋性气候,潮湿多雨,北京的气候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所以比较干燥少雨。”赵子伟看着飘着雨的夜空像是在自言自语。

殷欣没有说话,独自想着心事:北京跟新加坡的天气都相差如此之大,那其他的呢?

不一会儿,李先生的轿车开过来了,是一辆崭新的丰田轿车。赵子伟帮着殷欣把行李放进后备箱,然后两人一前一后坐进了轿车。

车窗外雨越下越大,轿车车窗上的雨刷来回摇摆着。殷欣向车外望去,雨水从车窗上流下来,遮挡住了她的视线。

赵子伟坐在副驾驶的位子跟李先生攀谈起来。

李先生边开车边说:“现在正是新加坡的雨季,几乎每天都下雨。”

赵子伟问:“新加坡是不是常年这样啊?”

李先生答道:“不是。新加坡没有四季,只有旱季和雨季,一般上每年的九月到来年的二月是雨季,三月到八月是旱季。”

赵子伟笑了笑,说:“新加坡在赤道,我还以为有多热呢!现在感觉比北京的夏天凉快多了。”

李先生又说:“新加坡就是比较潮湿,习惯了就好了。”

停了一下,赵子伟问:“这边的食物怎么样啊?”

李先生回答:“噢,食物跟中国南方的差不多,什么食物都有,世界各地的也有,人们都说新加坡是美食天堂,想吃什么都吃得到。”

殷欣安静地坐在后座,一直没说话,她侧转头透过湿漉漉的车窗看着车窗外的景物。现在的雨小了一点,借助路灯的光线,她可以看到道路边上的椰树和一些绿色植物,还有青草地。

轿车很快开进了一片楼群里,之后缓缓停在了一座楼房下。

李先生转头看着殷欣,说道:“你在车里等一下,我先送他上去。”

殷欣一听,面露惊慌之色,问道:“我们没住在一起吗?”

李先生说:“你住在新加坡的另外一边,靠近你的公司。”

殷欣顿时手足无措,她的眼圈儿红了,用手拍了拍副驾驶位的赵子伟。

赵子伟转过头,微笑着安慰着殷欣:“没事儿,别紧张,有事儿给我打电话。”说完他打开车门下了车。

这时,雨已经停了。殷欣眼巴巴地看着赵子伟从后备箱拿了行李,跟着李先生走进楼房,她跟赵子伟没住在一起,这是她始料不及的,她还以为他们是由同一间中介公司介绍的,应该被安排住在同一间公寓里,哪里知道来了以后却是分开住的。她一直看着赵子伟和李先生走去的方向,脸上满是紧张与不安。

不一会儿,李先生从走的方向又走回来,他坐进轿车,关了车门,说道:“好,现在我送你。”接着他启动了轿车。轿车先是缓缓行进,不一会儿便上了高速路,车速明显开始加快。

殷欣一直没有说话。

李先生看了看殷欣,笑了一下,说道:“你好像很紧张,要听音乐吗?”

殷欣小声应了一声:“好。”

李先生打开了车内的音响,车内响起了悠扬的小提琴曲。

听着音乐,殷欣紧张的心情好像平复了一些,她看向窗外,从高速路放眼望去,时不时会看到一些亮着灯光的楼房,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这里就是我将生活的地方。

轿车很快开进了另一片楼群里,缓缓停在一座楼房下。

李先生说道:“好了,我们到了。”

殷欣从车内向外看去,这是一座红色外墙的楼房,出于建筑工程师的职业习惯,她首先注意到的是楼房的结构和外观。楼房有12层,虽然是住宅建筑,但是跟中国的住宅有明显的不同:中国北方的住宅一般没有走廊,而是一个一个的门洞,而这里每一层都有长长的开放式的走廊;中国的住宅一楼是有住人的,而这里一楼却是空的,只有几根粗大厚实的柱子撑起了整座建筑,殷欣猜想应该是为了防潮才这样设计的。

李先生帮殷欣从后备箱拿出了行李箱,殷欣这才缓过神儿来,赶紧下车,向李先生连声说着“谢谢”。她拉着行李箱,跟着李先生走向楼房的电梯间。

新加坡80%的民众都是住在这种政府组屋里,按照房屋的面积分为两房式、三房式、四房式、五房式和公寓式几种类型,因为政府有津贴,所以对购买政府组屋的家庭收入有限制,一般来说,只有家庭收入低过某一标准的家庭才有资格购买这种组屋,否则就需要购买私人房产。

殷欣拉着行李箱跟着李先生来到了电梯间,李先生按了电梯按钮,电梯门开后两人走进了电梯。

殷欣注意到,电梯里的楼层按钮只有两个6和11。李先生按了6的号码,说道:“还好,你住的屋子在电梯层,要不然还得爬楼梯。”殷欣笑了笑,没说话。

殷欣跟着李先生走出电梯,来到一户人家门口。李先生按了门铃,很快有人来开门。殷欣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后。

李先生满脸是笑,跟对方打着招呼:“Hi,MrLim,她是新的房客。”

林先生笑着说:“请进,请进。”

殷欣向林先生微笑着点了点头。

李先生小声对殷欣说:“进新加坡人的屋子要脱鞋。”说完他把皮鞋脱在了门口。殷欣也赶紧脱掉了旅游鞋,提着行李箱跟随李先生走进大门。

走进客厅后,李先生帮着办理了殷欣与房东夫妇之间的租房事宜,租房合约一式两份,房东夫妇拿一份,殷欣拿一份。中介公司说的没错,殷欣的公司通过李先生给她预支了500元新币,400元用来交房子的押金和房租,100元作为暂时的生活费。房东夫妇将房间和大门的钥匙交给殷欣后便走进了他们的房间。

李先生走到另一个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叫了声:“王英。”

房间里一个女子答应了一声,很快门开了,一个年轻的女士站在门口。

殷欣很快地打量了一下王英:王英个子不高,不到一米六,皮肤微黑,高颧骨,眼睛不大。

李先生对王英说:“她是殷欣,你的新室友。”

殷欣面露微笑,伸出右手,说道:“你好!”

王英也微微一笑,伸出右手跟殷欣握了一下,说道:“你好!”

李先生对殷欣说:“明天早上九点我会来带你去公司,记得带上你的护照。”

殷欣问:“九点?这么晚?”

李先生答道:“我得先去带赵子伟,送他去公司后再来带你。”

殷欣点着头应道:“噢。”

李先生走向门口,殷欣和王英也跟着来到门口。

李先生回头对殷欣说:“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王英,她来的时间比较长。”

殷欣点着头答应着:“好。”

李先生在门口穿好鞋,快速离去。

王英帮着殷欣把行李拉进了房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